笔趣读 > 幕后 > 第788章:下定决心
  中午,闫磊备车送陆希言去了温莎旅馆。

  温莎旅馆经过重新装修后,已经正式对外开业了,但依旧是很低调,里面的布局倒是跟之前不一样了,尤其是三楼。

  三楼弄成了两个区域,相互隔离起来了,还有一部单独的楼梯上去,楼梯平时是上锁的,只有经理和唐锦等人配有钥匙。

  而且楼梯是直通三楼。

  还有报警装置,一旦楼下有事,可以直接通知楼上,楼上还有逃生通道,在套房内,有一个直通地面竖井……

  已经是将安全设计的没有任何死角了。

  唐锦可是把这里作为他的坚固小堡垒的,政治处在外面有个秘密的机关,这也是很正常的。

  重新装修开业,陆希言还是第一次过来,齐桓下来接他的,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怎么上去。

  套房内的布局也做了改变,据说墙内还加了钢板,当然,这代价有点儿大了,而且这栋老楼也未必能承受得住。

  “老陆,我以为你不来了呢。”唐锦见到陆希言,站起来,走到门口迎接。

  “别人的饭局,我是肯定不会去的,但是唐兄请我,我无论如何得来。”陆希言脱去西装外套,交给齐桓挂在衣架上。

  “坐,齐桓,下去厨房催一下,赶紧上菜。”

  “是。”齐桓答应一声,又下去了。

  “听说你今天上午去了‘76’号,见到林世群了?”唐锦坐下来,问道。

  “见到了,不肯放人。”陆希言点了点头。

  “很麻烦吗?”

  “他们想给孟浩扣上一顶重庆分子的帽子,我看,醉翁之意不在酒。”陆希言坐下来,拿起桌上的倒好的茶水喝了一口。

  “冲你来的?”唐锦惊讶道。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我手上掌握了从欧洲进口药品的渠道,当然,他们可以切断我进口药品,但这个渠道他们就未必能拿到了,至少我还有香港和河内的公司可以运转。”陆希言道。

  “还是你厉害,未雨绸缪,居然早就想到这一步了。”唐锦惊叹道。

  “东南亚的市场其实也不小,上海的进口药品市场,其实我占的并不多,日本人暂时还不敢动英美的进口商,但会限制,可他们如今在国际上的处境是也不见得有多好,日本是个资源小国,这一点,是他短时间无法弥补的短板。”陆希言分析道。

  “也就是说,他们需要你这种有海外直接关系的人,帮他们通过非官方的渠道购买物资?”唐锦明白了。

  “这些也只是我的推测,他们一直不直接对我下手,反而不断的纵容,甚至给我脸上贴金,增加光环,如果仅仅是捧杀的话,有这个必要耗费这么多的心力和资源吗?”陆希言反问道。

  “有道理,有道理……”

  “那他们是利用孟浩这件事,让你低头答应他们的条件吗?”曹斌也听明白了。

  “应该是这样把,具体有什么计划,目前来说,我也不是很清楚。”陆希言道,“我又不是日本人肚子里的蛔虫,哪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呵呵呵……”

  “唐兄,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陆希言开口问道,他可不想把问题都集中到他的身上,容易言多必失。

  “老陆,你觉得这真的能成吗?”说实话,陆希言那个提议,让他昨晚辗转反侧,一宿都没睡好。

  “不试试怎么知道?”陆希言道。

  “如果我当上华人副总监,那谁来担任政治处的高级督察长?”唐锦问道。

  “可以提拔齐桓担任督察长。”陆希言道,“齐桓完全可以接替你的位置,至少三五年内没有问题。”

  “嗯,齐桓不错,可我担心他未必能压得住下面的人。”

  “不是还有马莱处长,只要他支持齐桓,在政治处,咱们还是能占据优势的。”陆希言道,“不过,你想要控制政治处只怕不可能了,这有得必有失。”

  “我知道,但这不一样,我这个副总监可以要求分管政治处。”唐锦道,基本盘他必须要抓在手里,否则官升上去了,手里的权力却没了,那还有什么意义?

  “这倒是可以,如果你下定决心的话,那我就陪你搏一把,就算输了,也没什么损失。”陆希言道。

  “好,那就搏一把,不过,现在这个事儿,仅限于我们四个人知道。”唐锦终于下定决心了。

  “组长,这么大的事情,要不要请示一下戴老板?”

  唐锦犹豫了一下,他能保证这事儿戴雨农肯定不会反对,他位置越高,对潜伏小组的工作帮助越大,这一点是肯定的。

  但是总部那边知道的人越多,也怕泄露风声。

  “先还是不说吧,等有几分把握的时候再汇报,免得让戴老板空高兴一场,也不好。”陆希言看得出唐锦内心的为难,替他说道。

  “来,来,先吃饭……”瞧见餐厅内,齐桓指挥手下将饭菜拿了进来,唐锦站起来招呼一声道。

  “老陆,今天你不上班,要不喝点儿?”

  “不了,没心情,你们喝吧。”陆希言摇了摇手。

  “行,不勉强,我们也少喝点儿,下午都还有事呢。”唐锦招呼三人坐了下来,出了陆希言,三人都倒了一杯酒。

  “咱四人好久没聚了,来干一杯。”

  “我就以茶代酒了,不好意思了。”陆希言端起茶杯,他中午不喝酒,何况今天他也没这个心情。

  “陆顾问,您也别太担心,小浩他聪明机灵,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这76号若是敢对咱们的人用刑,我齐桓第一个跟他们没完!”齐桓道。

  “我已经见过浩子了,没用刑,就是吃不好,睡不好,精神差点儿。”陆希言点了点头。

  “陆副组,您下一步怎么做?”

  “我会督促76号要么让我保释放人,要么将案子移交给工部局警务处,同时找寻有利于孟浩的证据,至少我不能让76号的人诬陷他。”陆希言道。

  “这可不容易,要证明孟浩不是枪手,除非能抓到那四名真正的枪手,或者人家自首指证,但这肯定不可能,何况,76号现在掌握了人证,就算我们现在能找到人证,人证只怕也未必会改口供。”曹斌道。

  “人证虽然没办法,可物证呢,没有物证,证据链就不完整,我也可以说人证被收买了,要是能拿到人证被收买的证据,那人证就不足以采信?”齐桓道。

  “老齐不愧是办案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了,这一点,与我是想到一块儿了。”陆希言点了点头。

  “这么说陆顾问您已经在行动了?”

  陆希言笑了笑,他可从来没有说,一定要让孟浩北上刺杀丁默村的罪名,若是能找到漏洞,洗脱孟浩的罪名,那是最好不过了。

  “老陆,难道你去求了军师?”唐锦惊讶的问道。

  这个时候,除了法捕房之外,也就只有“军师”能帮他做到这件事了,而且还不会让76号察觉。

  “军师我没见到,只见到五哥,五哥答应帮我,但能帮多少,他也说不准,而即便是拿到证据,我也只能对外说是你们帮的我。”陆希言提前招呼道。

  “这个没问题,只要能拿到有利于孟浩的证据,这锅我齐桓一个人背都没问题。”齐桓拍着胸.脯,义气道。

  “好兄弟,老齐,谢谢你了。”陆希言轻轻的在齐桓肩膀上拍了一下。

  曹斌是包打听的头儿,在暗,不能露面,唐锦是法捕房高层,有顾忌,也不能随便承认,只有齐桓,位置不高也不低,帮自己过去的同事兄弟收集证据,这谁都没办法指责。

  “老曹,你也多留意一下有关消息,有什么有用的,第一时间通知老陆。”唐锦吩咐一声。

  “好的。”

  “那个戒指后来找到了吗?”陆希言问道。

  “别提了,一点儿线索都没有,那个拍我肩膀的人,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我到处打听了,都说没见过这个人,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曹斌苦笑一声,“这事儿八成跟**有关,我们扣押肯特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消息了,正通过各种渠道给高层施压呢。”

  “那援华医疗小分队怎么办?”

  “没了戒指,我们哪里找什么‘南希’,兴许人家已经接上头了,信物已经没作用了。”曹斌道。

  “这样一支医疗小分队,全部都是西方人面孔,想要通过日占去,进入他们的控制区,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吧?”

  “这倒也是,不知道日本人知不知道这个情报?”

  “这事儿不能这么干,就算他们是去**的地盘儿,我们阻止不了,也不能把人家送到日本人的虎口中,他们又不是**。”唐锦道。

  “组长说得对,咱们不能做昧着良心的事情。”齐桓附和道。

  “唐兄说得对,不管怎么样,兄弟之间打架,不能连累人家劝架的吧,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这以后谁还会帮我们?”陆希言道。

  “陆顾问说的有道理。”

  “老陆,前线战报,赣北会战失利,**损失不小,薛伯陵本想再打一次万家岭那样的胜仗,全歼日军106师团,结果还是让人家给跑了,鄂南方向日军33师团企图绕开我新墙河、汨罗江两道防线,与湘北日军夹击我守卫这两道方向的第15集团军……”

  “唐兄,你的电台跟重庆方面是有固定联络时间的吧?”

  “嗯,这么了?”

  “没什么,我觉得最近我看到不少背着便携式测向设备的便衣在法租界巷子里走动,所以提醒一下,别让日本人发现我们的电台的位置。”陆希言道。

  “有这样的事情?”唐锦一惊。

  “陆顾问说的没错,最近一段时间,的确有不少这样的便衣化妆成小商贩,走街串巷,实际上是侦测电台位置,然后潜入打击。”曹斌点了点头。

  “电台的安全一定不能忽视,必须错开联系时间,还有更换地点,尤其是岗哨布置一定要加明暗双哨。”唐锦命令道。

  “是,组长。”曹斌答应一声。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