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寂灭圣主 > 第二百二十五章坑死李家
  看到李寻康身体缓缓倒地的众人都被惊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昊,心中俱都是浮现出一个念头——这丫的是在找死吗?

  面对一个即将到来的天罡境强者的阻拦都敢动手,这丫的实在是胆大包天了。

  “尔敢!”即将到来的那一位天罡境强者,在看到秦昊居然在他出声制止之后还敢将李寻康干掉,顿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暴喝,同时自身的气势也直接向着秦昊碾压了过去。

  天罡境九重天强者的气势那是极其可怕的,虽然没有用领域进行增幅,但是那威压依旧可怕。

  在这一股威压之下,在场天罡境以下的武者俱都被压趴在了地上,即便是一些天罡境的武者也面色苍白的运功抵抗,甚至都有人将领域展开进行抵抗了。

  而在众人或是趴在地上,或是勉力运功抵抗的时候,秦昊却鹤立鸡群般的站在那里,一脸的轻松淡然,就好似那位天罡境九重天强者的威压是一股微风一般。

  踏步走来的那一位天罡境九重天的中年男子看到秦昊居然完全无视了自己的威压,顿时就是一惊,随后便是一怒,直接将领域套在了秦昊的身上以增强自己的威压。

  而这一下周围那些还在支撑的天罡境武者是再也抵挡不住了,直接和之前那些地煞境的武者一样,被压趴在了地上。

  但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中年男子吃了一惊,只见秦昊依旧淡然的站在那里,好似他的领域与威压完全不存在一般。

  看到这一幕的其他人是更加的震惊了,连他们这些地煞境天罡境的修为都被压趴在了地上,你一个蜕凡境的菜鸟却不受丝毫影响?

  还有你面上那一抹淡定的笑意是几个意思?

  在嘲讽他们吗?

  这一下众人对秦昊完全没有了一丝一毫的轻视,这丫的不仅实力妖孽,这意志力也是强的变态。

  众人表示这种妖孽加变态的存在已经不是他们能够理解的了。

  而众人不知道的是秦昊此刻心里面都快要骂娘了,他有着造化青莲护身,虽然不惧精神上的威压,但是这领域就不一样了。

  领域那可是对天地元气的运用,此刻碾压过来秦昊就感觉身处于百丈深潭一般,被挤压得骨骼都似乎要碎掉了。

  不过似乎是受到了这一刺激,存留在秦昊体内蕴神琼浆的药力开始疯狂的挥发起来,溶于他的精神力之中。

  有着这一海量的药力支撑,秦昊的精神力以一种疯狂的速度成倍激增了起来。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那些存留的药力便尽数挥发了开来,同时秦昊的精神力是再次翻了好几番。

  此刻秦昊都几乎已经难以感知自己的精神力有多么的强大了,甚至有种无穷无尽,天地尽在手中的感觉。

  当然,这完全是一种错觉。

  是秦昊精神力在短时间之内暴增,无法对之完美掌控所产生的错觉。

  这就跟身体力量暴增之后那种一拳能够轰破苍穹的错觉一样,只要适应之后便会恢复过来的。

  不过即便是还不能够进行完美的掌控,但激增的精神力也足以使得秦昊能够勉强的抵抗中年男子领域的压制了。

  “哦?”察觉到秦昊的异样,中年男子有些讶然了,随后看领域与自身威压都不能将秦昊怎样,最后也只能无奈的收回了领域与威压。

  至于说动手灭掉秦昊,中年男子压根就没有想过。

  现在秦昊可是一个香饽饽,整个天下所有的势力都等着这位到燕州去抵挡那些蛮族呢!

  若是他敢动手灭了秦昊,那么保准会在下一刻被暴怒的各大势力轰杀成渣,甚至连他背后的势力都会被毁灭。

  所以于公于私他都不能对秦昊动手,至多是用自身威压压一下秦昊,再多的就越界了。

  但谁想秦昊这么一个怪胎居然扛住了他的威压与领域的压制,甚至似乎还借助着自己的压制突破了一下。

  这他大爷的自己想要教训一下这小子,到头来却成全了这小子。

  见拿秦昊没办法,中年男子伸手一挥,将被压趴在地的灰衣老者吸了过来。

  说起来这也是灰衣老者的幸运,就在他快要抵挡不住二长老疯狂的攻势之时,中年男子的威压直接将他和二长老都压趴在了地上,也让他避过了一个死劫。

  其实要真的论起来,灰衣老者也不一定会死,因为他还有着一些底牌。

  他毕竟是一个天罡境的武者,所拥有的秘术玄法绝对不少,适合拼命的也不在少数。

  只要爆发出那些底牌即便是不能干的过全副武装的二长老,却也能够脱身。

  但问题是那些底牌都有着巨大的副作用,他想要用出来的话,那付出的代价可就太大了。

  当时他就在犹豫着要不要爆发一些底牌,这不那中年男子就赶到了。

  待回过神来之后,灰衣老者一看到李寻康的尸体顿时就面色一变,而后向着那一中年男子哭叫道:“二长老,你要为少爷报仇啊!都是那个小畜生杀死了少爷,现在就斩了那小畜生的脑袋以祭少爷的在天之灵。”

  说着灰衣老者一双老眼阴狠的盯着秦昊,内中闪烁着疯狂的杀意与怨恨。

  他这次是作为保护李寻康的存在,但现在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李寻康却被人给干掉了,这绝对是严重的失职,他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回去之后会遭受到何等凄惨的刑罚了,那绝对是生不如死。

  至于说逃跑,他根本就没有想过。

  毕竟站在他身旁的就是李家的二把手,还是天罡境九重天的修为。

  在这种存在面前,你说哪能有逃跑的机会?又或者能逃到哪里去?

  出现了这种境况,你说他能不怨恨秦昊吗?

  他现在唯一的执念就是弄死秦昊,让秦昊给他陪葬。

  对于灰衣老者的怨恨秦昊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便不再理会,而后将目光落向那个中年男子,双手抱胸,冷声道:“你就是李家二长老李德业是吧?说说今天这事该怎么解决吧。”

  此话一出不仅是李德业愣住了,周围刚刚爬起来的人也愣住了,俱都傻傻的看着站在那里的秦昊。

  这他大爷的也太嚣张了,你都将人家嫡系子弟干掉了,而且还是当着人家的面干掉的,这不跑也就算了,还反过来说出这种狂妄的话语。

  这丫的是在作死吗?

  这肯定是在作死!

  还有你那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众人在郁闷的同时也有些茫然了,他们表示对妖孽加变态的思维有些搞不懂了。

  “这句话应该是老夫说才对吧!你现在得给老夫一个交代,否则这件事情没完!”强压下心中的怒气,李德业寒声道。

  虽然秦昊现在的身份很特殊,他不能拿这家伙怎么样,但是他的颜面,他们李家的颜面不能丢,否则日后必将成为他人的笑柄,这样更是会让他们李家损失很多的利益。

  所以尽管现在有些骑虎难下,但他还是不能退缩。

  秦昊面色转寒,不善的冷笑道:“想要我给你一个交代?你们李家派人袭杀于我,今日若不是我还有点实力,早就被那什么李寻康给剁了,你还想让我给你一个交代?你想让我给你一个什么交代?”

  听到这话李德业立马就愣住了,他之前只是听手下说李寻康和人在皇宫之外打起来了,所以皇后李冰蓝才让他过来看看。

  而他一到场便看到秦昊击败而后击杀了李寻康,至于这里面的原因,谁是谁非他却不甚清楚。

  现在听到秦昊这么一说,似乎还是李寻康自己找人家麻烦的,然后被人家给反杀了。

  这种事情若是真的话,那么于公于私他们都不占理了。

  如果是一般人,那么即便是他们再不占理的也可以强行灭了他丫的,毕竟那李寻康可是他们李家的嫡系子弟,代表着他们李家的脸面,这个亏当然是不能吃的了。

  但问题是这个秦昊的身份不一般啊!

  现在整个天下所有势力都盼着这位大爷去抵抗蛮族呢!

  你让他怎么动手?

  即便是动手了,这后边事情该怎么解决?

  难道让他们李家代替这小子去燕州那个绝地和蛮族血拼?

  这不用想是肯定不可能的,那个燕州已经是成为一处绝地了,可以说是谁去谁死。

  现在那里的人都想着该怎么逃出来呢?

  谁会傻得往里面冲啊?

  也就秦昊以及其背后的周家以及那个长乐郡主,哦不,应该是长乐公主那种忠勇之士才会向那一个绝地扑。

  虽然他很佩服这种人,但并不表示他就愿意和这些人一样去送死啊!

  而完全没有注意到李德业神色变化的灰衣老者盯着秦昊,恨声道:“你个小畜生,就算是我们袭杀你又怎样?像你这种小畜生早就应该去死了,而今天你必…”

  然而还不待他将话说完,面色黑如锅底的李德业一巴掌就将他给扇飞了出去,人在半空之中就轰然爆成了一片肉沫飞洒了下来。

  看到被轰击成漫天肉沫的灰衣老者,秦昊冷笑一声,随后看向那李德业,冷笑道:“李德业,你这么急着出手可是有点杀人灭口的意味了,而且刚刚我没听错的话,那老家伙说我早就应该去死了,他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似乎以前都没有见过面的吧?莫非我们以前有什么仇恨?”

  说到这里秦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自顾自的说道:“我想起来了,你们李家就在燕州风雷谷南边不远处,这样一来正好可以在某些时候派人封死风雷谷,也正好可以进行一些谋划。”

  “郡姥爷,老夫也明白了,与蛮族勾结的肯定就是李家了,即便不是李家主导的,他们也绝对参与了!”恢复过来的二长老听到秦昊这么一说,一双老眼精光一闪,随后立马闪身来到秦昊的身旁盯着那李德业恨声道,那样子就好似在看杀父仇人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