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官路女人香 > 第087章 行动
  “十万的假钞?”聂飞听到这句话,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自己不就是拿着十万块来存钱的么?聂飞朝着陈欣欣看了一眼,这妮子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聂飞这才急忙转身朝柜台奔去,猛的一下子就趴在了柜台上面,伸手就想去抓工作人员还放在里面的那一叠子钱,想要确定一下自己拿的是不是真的假钞,可惜柜台的窗口太小,聂飞的手根本不能伸进去。

  工作人员眼疾手快,一把就将那叠子钱给拿开了,而跟着邵波来的几个警察也赶紧跑上前,将聂飞一把给抓了过来。

  两个警察一前一后地将他手臂给拉着,手铐咔嚓一声便铐在了聂飞的手腕上行,包括陈欣欣也同样被控制了起来。

  “邵哥,这不可能的,我那钱是昨天果园子下李子客户给我的,不可能是假的啊!”聂飞喊得有些歇斯底里,声音在空荡的营业厅里回响,陈欣欣没有说话,但那眼泪却是一个劲地往下流。

  争取了这么多天的客户,结果却送来了十万的假币,难怪李*付钱这么爽快,一般客户是先付三成的定金,等发货的时候再进行转账。

  但李*很直爽地就拿了十万的现金过来,而且说的是一手钱一手货,陈欣欣还以为是自己把李*给陪到位了,毕竟以前那么多客户陈欣欣都拿下了,这次她觉得也不例外。

  而且陈欣欣也没想过这会是十万的假币啊,要知道持有巨额假币是要负刑事责任,要判刑的,一般人也没那么大的胆子啊,况且李*还是个生意人。

  偏偏这李*还就拿了十万的假币过来!这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地方,聂飞昨晚还抱着一堆钱美美地做了一晚上的梦呢,没想到今天就变成了惨痛的反面现实。

  “聂飞,按照程序我得先把你带走。”邵波走上来道,虽然聂飞现在变成了嫌疑人,但好歹也是很要好的朋友,而且在没定案之前,聂飞还可以算是清白的。

  像这种十万块的假钞案,别说港桥乡了,连整个洪涯县都没出过,所以在接到储蓄所电话的时候,邵波一边出警一边就报告了县公安局刑侦队。

  不过作为朋友,邵波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将聂飞从储蓄所带出来后,他立刻就给苏黎发了一个信息过去,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地说了一下,这已经算是违反办案纪律了。

  苏黎接到邵波的信心也是脸色一变,特别是看到十万假币几个字,心脏跳动得更加厉害了,惊吓得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罗主任,聂飞出事了。”苏黎现在只能告诉罗伊,让罗伊帮忙,因为苏黎知道罗伊的背景,她的老人公是公安局的局长。

  “你不要着急,慢慢说!”罗伊一见苏黎着急的样子,便劝慰道。“他不是去银行存钱去了么?”

  “银行说那十万块是假钞,现在乡派出所已经派人来把聂飞和陈欣欣都给带走了。”说道这里,苏黎的脸上一滴眼泪便滑了下来,她是体制中人,对法律也是有所了解的,持有巨大数额的假币罪,那足够坐几年的了。

  “你先不要慌!”包括罗伊听了这消息也是心中一震,她出身警察之家,就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了,整个洪涯县从来就没出现过这种案子,恐怕这次她老人公要亲自挂帅来处理此事了。

  “张宝林呢?怎么还没来上班?”罗伊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脸上的神色就不太好看了,要是平时的话罗伊还不怎么管张宝林,毕竟在一起工作时间也挺长了,大家合作还算愉快。

  但是现在不一样,聂飞面临的可能是牢狱之灾,就必须让张宝林来出把子力气了,现在这家伙还不来上班,罗伊怎么不恼火。

  “赶紧给张宝林打电话,让他赶紧滚过来!”罗伊朝着苏黎喝道,连声调都提高了几分,吓得苏黎赶紧点头翻出手机找张宝林的号码,接连拨打了好几次,电话才接通,不过刚开口问了一句,苏黎就感觉到自己的手一松,电话就被抢了过去。

  “张宝林我限你五分钟之内滚到大门口,晚一秒钟你就自己大铺盖卷滚蛋!”罗伊的声音咆哮着,看样子已经是很着急了,苏黎看了看罗伊的脸,心中泛起一丝不明所以的担忧。

  本来刚在温柔乡出来的张宝林还意犹未尽,不过接到罗伊的电话后便一下子清醒了,三并做两步跑到了乡政府大门口不断地朝里面张望,就看到罗伊和苏黎的身影急匆匆地里面走来。

  “罗主任,发生什么事这么着急?”张宝林好奇地问道,平日里乡大院里的人都是温吞水,干啥事都慢慢悠悠的,今天怎么会这么急。

  “聂飞昨天收到的十万块钱货款全部是假币,现在已经被派出所的人给带走了。”罗伊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一下。“现在得证明这笔钱跟聂飞没关系,他也是受害者,所以你赶紧去靠山村找朱队长!”

  “十万假币?”张宝林听后也非常震惊,不过也容不得他多想。“我马上就去!”说罢,转身就往靠山村跑。

  “走,我们去派出所!”罗伊沉思了一下,估计等不了多久,县局就会过来提人了,到时候罗伊就打算跟着县局的人一起去县里。

  乡派出所现在也挺紧张,毕竟以前他们处理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港桥乡这么多年连打架斗殴的事件都很少,更何况还是这么大的假币案,所以派出所把乡里联防队的人都叫过来了。

  聂飞暂时被关在一间办公室里,铐着手铐,有三个人在看守,陈欣欣则是关在另一间办公室,也戴着铐子,以防两人窜供。

  苏黎打了邵波的电话,邵波让他们在门口等着,这如果贸然一进去,不就表示邵波暗自通了消息吗?说不定邵波还要受到连累。

  “现在所长和副所长正在问话。”邵波将大概的情况说了一下。“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这笔假币是聂飞的,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找证人,证明这批假币跟聂飞无关。”

  “这方面我们已经在做了。”罗伊点头道,这件事情说复杂也不复杂,只要能证明这假币不是聂飞的,就能以证据不足为由将聂飞释放。

  “现在聂飞最大的问题,就是看非法持有、使用假币罪能不能定性。”听见罗伊说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了,也放心了一些。“只要无法定性就好办!”

  说话间,远处几辆警车就已经风驰电掣地赶了过来,县局的速度也很快,已经过来提人了。

  “苏黎你先回办公室,我跟着去一趟县里!”罗伊思索了一下,人多不一定能办成事。“等张宝林找到朱朝洪后,你立刻就让他带来找邵警官!”

  “那我就在这里等着吧!”苏黎立刻答应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