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惜花芷 > 第三十一章 伊始
  念秋哽声应是,她明白的,六公子粘在小姐身边长大,姐弟之间的感情不比爹娘差,小姐对六公子有多不同她们这些侍候的人再清楚不过。

  小姐都是知道的,知道她们的自责,知道她们想捂住她的耳朵遮住她的眼,是她们逾越了。

  “起来吧。”花芷点到即止,好意她心领了,却并不能真的就顺着她们的心意这么做,果子马上要下树,耽误不得。

  念秋站起来,想着小姐刚才的话心里难受得慌,“小姐,六公子不会那么对您的,就算以后他娶妻不贤老夫人也不会允,她答应您了的。”

  “柏林自是不会,可我又怎么舍得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祖母就是为了家中安稳着想也不会旗帜鲜明的一直站在我身后,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真到了那时候我别府另居便是,真能悠闲度日我才欢喜。”

  花芷是真盼着这一日快点到来,忙碌的日子她早就过够了,“你也替我开解开解那几个,这事过去了。”

  “是婢子们不懂事,还让小姐操这个心。”

  “替你们操心倒也甘愿,等事情都顺了我再操心操心把你们都给嫁出去。”

  “小姐!”

  “行行行,不说这个。”花芷笑,“你们就都做老姑娘和我做伴吧。”

  “婢子们愿意!”她们巴不得呢,念秋心想,怕小姐真在这事上上了心,她赶紧将话题扯开,把小姐想知道的一一道来。

  “照您的吩咐已经挖好了四个地窖,前院三个,后院一个,吴三还在带着人继续挖,地窖里第一层撒的石灰,第二层撒的木屑,防水防潮的措施也都尽量做到最好,刘齐那边已经做好安排,到时候男人负责重力活,细活由女人来做,您订做的那些蒸锅之类的东西今儿一早就送到了,也都已经装好,柴火是从佃户手里买的,我怕不够,让刘江帮着找了几户人家继续送来。”

  花芷点点头,“挺好。”

  念秋神情轻松了些,“刘齐找老农瞧过了,说是有些熟得早的果子已经能下树了,他打算明儿一早就带人去采摘,不过您新添置的那些东西都是大家没用过的,没人知道用,他怕弄坏了,想请问您能不能请个会用的去教上一教。”

  “那东西容易使得很,等明儿肉桃摘回来了我去一趟,他照着我说的做上一遍就会了。”她那个母亲许女士就喜欢表现温柔贤惠的一面,时不时会做些这个那个的,她都看会了,唯一不同的就是家里做的是少量,现在则量大了许多,总归做法还是一样。

  “是。”

  “不紧要的事就不用报到我这里来了,你们自己处理了就是。”

  “是。”

  正说着刘香进来禀报,“小姐,刘月明来了。”

  “肉桃都能下树了,他是该回来了。”花芷坐起来,两人忙上前服侍她下床。

  花芷看着低头忙碌的刘香突然道:“刘香,那晚……你有心了,我记在心里。”

  刘香抬头,眼眶顿时有点红,她不后悔那日自己的所为,但事后心里却也是后怕的,她怕这事传出去她会没脸见人,怕被人看轻。

  虽然已经被姐姐们安慰过了,可这会听到小姐的话依旧觉得慰贴,但也愧疚,她之所以会那么做是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

  她母亲侍候的是大夫人,父亲是大老爷身边的管事,弟弟是六公子的书童,还跟着学了几个字,他们一家人的身家性命都是维系在长房这一枝上的,一旦大小姐有个万一她没有活路,她的家人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如果她牺牲了自己,就算小姐真的有个万一,至少她的家人不会被牵连。

  花芷未必就不知道这一点,可她更清楚在危急关头逼出来的人性更值得相信,刘香这样的品性已经很好。

  前院如今一团乱,后院住的人也多,花芷索性让刘月明来了后院见她。

  刘月明只以为大姑娘是生了病才气色不好,也不多敢多看,微微躬着身体道:“不负大姑娘所望,小的将手里的银子全撒了出去不够,还定下了一些散户人家,大概三两天之后便该有人往庄子上送肉桃了。”

  “没给定金人家也愿意?”

  “小的把定金集中下到了果园,虽然果园都不大,比起散户来却也多了不少树,小的是敞敞亮亮做的这事,稍一打听就能知晓,他们便也都愿意信小的一回。”

  “空手套白狼,倒也不错。”花芷尚算满意,“你这段时间住在庄子上,后续事情依旧由你负责。”

  “是。”

  “辛苦了,下去好好歇上一日,今后还有得忙。”

  刘月明高兴的应是,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大姑娘这是以后还要用他呢!

  冰块是傍晚时陈情亲自送过来的,二十辆板车,用油纸盖着,自那场雨过后温度就下来了,一路来并没有化掉多少。

  花芷刚吃好饭,听到消息便想亲自前去接待,吃太饱的芍药压住她不让她起身,“我和他熟,我去。”

  花芷失笑,你们自己人,不熟才是怪事,“那就麻烦你了,抱夏,你叫刘齐点了人手帮忙,四个地窖平均放开。”

  “是。”

  等两人离开,花芷才又道:“拂冬,你去看看来了多少人,吃的喝的送点去。”

  “是,婢子之前做了不少百合莲子羹,正好能用上。”拂冬加快收拾的动作,刘娟也是手脚利落的跟着忙活,眉眼间尽是轻快。

  陈情虽然意外于花家的客气,但也没推辞,示意所有人接下东西,向过来道谢的大丫鬟道:“主子说如果还需要让芍药带句话即可。”

  抱夏屈膝行礼,“是,婢子代小姐谢大家辛苦。”

  陈情连道不敢,他对花家大姑娘观感颇好,对她们这些忠心护主的下人也挺有好感,说话间都带着笑意。

  稍晚一些花芷让抱夏扶着去了地窖,地窖在地下,温度本来就低,放入大块的冰后更是冷了不少,下来之前多穿了一件衣仍然寒毛倒立,进去没一会就被抱夏强行带出来了。

  每个地窖都去瞧了一眼后花芷心里有了数,温度不能再低了,太低水果也会冻坏。

  PS:快月底了,这个月只有二十八天,求个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