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一夜锁情,总裁先生请温柔 >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你的命我们说了算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你的命我们说了算

  听了齐辛的话,关晋则是扯了下嘴唇。道:“你原来不也是如此吗?所以我们才是天生一对!”

  闻言,抱着小花的齐辛用冷冷的眼眸盯着关晋,气得半天没有说上话来。

  随后,齐辛倏地抱着小花站了起来,便道:“现在和你天生一对的是蒋丽莎,小花是我的狗,现在物归原主了,我告辞了!”

  说完,齐辛抱着小花转身就走。

  可是,关晋却是眼疾手快的伸手用拐棍拦住了齐辛的去路。

  看到横在自己面前的拐棍,齐辛转眼盯着关晋问:“你还想干什么?”

  这时候,关晋便道:“这里是我为你和小花准备的,你和小花都要住在这里!”

  关晋的语气透着不容置疑,直接用命令的语气,这让齐辛很不舒服。

  这时候,齐辛都被气笑了。“关晋,你是我什么人?你没有资格决定我的一切,也没有资格决定小花的一切!”

  “可是我就要决定你的一切,决定小花的一切!”关晋迈步走到齐辛的面前,脸色阴沉。

  “你凭什么?”齐辛此刻不禁怒目圆睁,死死的盯住关晋。

  这时候,关晋的眼眸灼热的望着齐辛道:“就凭你是我关晋最爱的女人!”

  听到这话,齐辛抱着小花的手一僵!

  这时候,小花趁机便跳下了齐辛的手,转而跑到一棵树下去玩耍了,丝毫没有察觉它的男主人和女主人的情绪变化。

  关晋的这句话让齐辛整个人都傻了!

  她知道关晋还是爱着她,从这几天他的表现,她就明白。可是知道是一回事,他自己主动承认并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她没想到关晋竟然主动说了出来,她自然诧异,因为这是以前关晋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过了一刻,齐辛不由得冷笑道:“我是你最爱的女人?那蒋丽莎又算什么?”

  闻言,关晋蹙了下眉头,然后上前迈了一步,手指想去碰触齐辛的脸。

  齐辛却是本能的别过脸去,避开了关晋的手。

  关晋的手在空中僵了一下,然后缩回了自己的手,说:“齐辛,你赢了!”

  听到这话,齐辛不由得一愣,不明白关晋到底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关晋便一步一步的逼近齐辛道:“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是我违背不了自己的内心,我仍然放不下你,就算我娶的是别人,你也是我的最爱,所以我是不可能放弃你的!”

  听到这话,齐辛不由得蒙了!

  半天后,她才苦笑道:“你是告诉我,你娶的是蒋丽莎,爱的人是我,那你和蒋丽莎结婚以后,我算什么?我算你什么人?”

  “你算我的爱人!”关晋上前握住了齐辛的肩膀,眼眸专注而灼热。

  “你的意思是说你要金屋藏骄,让我做你的情妇、二奶?”齐辛的眼眸锐利的盯着关晋。

  此刻,齐辛的自尊心严重受挫,她没想到关晋会对她提出这样的要求,真是好滑稽。

  闻言,关晋却是道:“你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你是我的爱人,这里是我的另外一个家,以后我会时常来看你和小花。”

  “这和情妇和二奶有区别吗?”齐辛被气消了。

  她没想到关晋也可以这样来蒙蔽她,将她从前妻变成二奶和情妇,呵呵,他真的想得出。

  “除了妻子这个名分和你进入关家,别的我都可以给你,包括我的心!”关晋望着齐辛坚定的道。

  这时候,齐辛猛地甩开了关晋的手,激动的道:“关晋,你忘了?我和你是仇人,我不可能做你的情妇,你家里人也不会允许你和我在一起!”

  说完,齐辛便转身跑进了别墅。

  “齐辛!”看到齐辛跑进了别墅,关晋的眉头蹙在了一起,然后拄着拐棍深一脚浅一脚的尾随齐辛而去。

  齐辛跑进了别墅,环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自己的行李。

  这时候,小娥走了过来,笑着问:“小姐,您在找什么?”

  “我的行李呢?”齐辛拧着眉头问。

  “在楼上主卧室里。”小娥回答。

  闻言,齐辛便转头冲上了楼上。

  这时候,走进客厅的关晋看到齐辛上了楼,便拄着拐棍一步一步艰难的往楼上走去。

  小娥见状,茫然的望着这一前一后上楼的男主人和女主人,看他们脸色都很阴沉,大概是吵架了吧?

  齐辛找到那个最大的卧室,推门而入!

  一步入这间卧室,齐辛便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

  因为这间卧室里的家具、窗帘、摆设,甚至连床品都是那么的熟悉,齐辛不由得愣在了当场!

  这时候,关晋的脚步已经一深一浅的走了进来。

  看到齐辛发愣的样子,关晋便道:“这些家具、窗帘和摆设以及床品都是以前我们结婚的时候你亲自挑选的,我知道是你喜欢的,所以便叫人将它们都搬过来了,这样你用起来会舒服一些。”

  听到背后的人的话,齐辛一时心内如同乱麻一般,关晋对她其实也是情根深种,只不过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仇恨和误解太深,他们之间终究隔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永远难无无法跨越。

  随后,齐辛便满眼热泪的背对着关晋道:“你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你何苦做这些?”

  这时候,关晋迈步走到了齐辛的面前。说:“我以前也认为不可能,我也不想让它成为可能。可是,当你的手腕流着血躺在我怀里的时候,我知道,我这辈子不能没有你,没有你,虽然我还能呼吸,但是终究是一具行尸走肉,我的生活将变成黑白色,不会有任何色彩。”

  闻言,齐辛的心痛无比。

  她何尝不是如此?没有他,她的生活何尝有过颜色?可是那又怎么样?她和他谁都无力去改变现实。

  随后,齐辛便用手背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说:“那又怎么样?这都是你我的命!”

  说完,齐辛提起自己的行李,转身就走。

  因为她害怕,她害怕自己再不走,必将沉沦在他的情网中不能自拔。

  “你我的命是我们说了算的,不是老天爷说了算的!”背后的人大声吼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