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九龙圣祖 > 第1606章 现在你明白了吗?
  “云笑师兄的灵魂之力,还真是磅礴啊!”

  司墨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他原本就想要放弃炼制这枚毒丹了,此刻云笑强行接手,他也只是在心中感慨那股灵魂力量的强大而已。

  所以下一刻,司墨便想要收回自己的灵魂之力,在云笑那浩瀚如大海般的灵魂力量之下,他只觉自己那点灵魂之力,实在是太过渺小。

  然而就在司墨刚刚想要收回灵魂之力的时候,却是发现云笑那磅礴之极的灵魂力量,赫然是倏发倏收,瞬间就又从药鼎之中撤出去了。

  “嗯?”

  突如其来的一幕,将司墨都搞得有些糊涂了,一时之间根本想不清楚云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怎么只是用灵魂之力来药鼎之中转一圈呢?

  “我只是帮你控制一下太阴草和雏丹之间的冲突,接下来的过程,还需要你自己来完成。”

  收回灵魂之力的云笑,总算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司墨并不是傻子,从其这两句话中,已是听出了潜在的那一层意思。

  “原来云笑师兄并不是要接手成丹,而是在给我铺路!”

  司墨心中很是感激,但这个时候却是没有丝毫怠慢,他还真怕自己一个不慎,让云笑师兄铺出来的道路功亏一篑呢。

  原来刚才云笑之所以祭出强悍的灵魂之力,并不是想要接手炼制成丹,而只是想帮司墨控制一下药鼎之中的能量冲突。

  因为云笑清楚地知道,那样至刚至阳和至阴至寒力量的冲突,绝不是司墨这个地阶高级灵魂所能控制的,一个不慎,或许连灵魂之力都会受到极大的损伤。

  既然是来帮司墨的,那云笑肯定是不可能让其出现什么意外了,对于这个曾经的天毒院第二天才,他还是相当有好感的。

  以云笑的见识眼光,自然第一时间就感应出了司墨炼制的,到底是哪种类型的丹药,所以他才会直接开口。

  这并不仅仅是想让司墨这一次的丹药炼制成功,最重要的是,云笑是想用这一次丹药的炼制,让司墨真正突破到地阶高级炼脉师的层次。

  有着云笑这一次的出手,再加上他在旁边的出声指点,司墨就像是一个牵线木偶一般,遵循着云笑的命令而行。

  蕴含着至阴之力的太阴草,被司墨祖脉之火一卷,最终在一个时辰之后,化为了一蓬阴寒药粉,然后在他脸现异色之下,依云笑之言,将之打入了那枚丹药雏形之中。

  轰!

  又是一道强悍的能量波动从药鼎之中传将出来,正是那阴寒之力和阳刚之力冲击所至,虽然只是一枚废丹,但此刻的情形完全不一样了。

  而这一次云笑并没有祭出自己的灵魂之力,再去相助司墨,因为他知道这一次只能靠司墨自己,若是不成功,或许对于其以后的炼脉修炼,都是一重心魔障碍。

  司墨能成为天毒院曾经的第二天才,在毒脉一道上也是有着自己见解的,感应着那股强悍的能量波动,他都没有要云笑提醒,灵魂之力瞬间全开,打入了药鼎之中。

  这股力量说起来并没有刚开始的那道冲突强悍,至少在云笑的感应之中,司墨是有可能坚持掌控的,当然,这也要看那最终的一个度了。

  如果司墨能够坚持过去,那这一枚剧毒丹药在太阴草能量的中和之下,必然能够成形,而司墨自己的毒脉之术,也能一举突破到真正的地阶高级。

  但要是他坚持不过去,不仅是毒丹不能成功,或许连带其信心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从此之后就得萎靡一段时间了。

  “注意各个方向的火候!”

  云笑自然也不是全然不管的,当他感应到药鼎之中的祖脉之火,某个方向似乎有些偏离之时,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一句。

  这一句提醒,让得司墨心头一凛,紧接着咬紧牙关,再次祭出一股灵魂之力,总算是将那可能会出现的意外,扼杀在了襁褓之中。

  约莫一个时辰过去,司墨额头脸颊之上满是汗水,但是那眼眸之中的光芒却是越来越兴奋,因为他知道,自己可能很快就要成功了。

  轰!

  当某一刻来临之时,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似乎有一股天地能量,袭入司墨面前的药鼎之中,他们尽有所感应,那个毒脉天才,竟然真的成功了。

  地阶高级丹药,自然是不可能引来天道丹劫的,却依旧会在成丹之时,吸收一些天地能量,来让这枚丹药达到完美的状态。

  当众人想到那原本是一枚已经被司墨炼废的废丹之时,心头脑海都不由掀起了惊涛骇浪,同时将目光转到了某个粗衣少年的身上。

  “这家伙,果然不能以常理来推断啊!”

  神晓门天才聂晓生发出一道感慨,虽然他见过了云笑无数的奇迹,可每一次依旧还有着震惊之感,那个少年,总能做出一些常人做不到的事。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炼脉师,遇到了和司墨一样的情况,哪怕是天阶炼脉师,也只能是饮恨放弃了。

  偏偏那少年一来,只是用了一株太阴草,再施展灵魂之力控制了一下药鼎之中的狂暴能量冲突,然后司墨就真的让一枚废丹起死回生了。

  甚至在叶枯和那些毒脉天才的心中,更是百思不得其解,暗道一枚已经成为雏形的丹药,还能打入另外一种特殊能量的吗?

  大陆之上的丹药,都是经过前辈炼脉强者不断的改进才成方的,所以每一张丹方都是严谨之极,所用的药材份量,甚至是成长年份都有一定的考量。

  叶枯他们心中都清楚,以司墨的炼脉之术,炼制地阶高级的毒丹,总不可能会漏掉一株太阴草吧,他肯定是严格按照丹方来炼制那枚毒丹的。

  也就是说云笑刚才让司墨加入太阴草的举动,就是在改变已经成型的丹方,这在以往的炼脉师看来,是如何地惊世骇俗,又是如何的大逆不道。

  要是其他的炼脉师敢于这样做,,恐怕早就被叶枯他们喷得狗血淋头了,偏偏是那个叫云笑的少年开口出声,让得所有人都不敢开口质疑。

  就是这看似大逆不道的举动,让得司墨原本已经被宣判了死刑的丹药雏形起死回生了,此刻药鼎之中的能量波动,都在证明着这一点。

  如此来看的话,云笑刚才的举动并不是在瞎搞乱搞,而是有着一种无人知晓的特殊理念。

  想到司墨炼制的丹药,和那太阴草的药效,像叶枯这样的毒脉天才,似乎隐隐间已经明白一些什么了。

  砰!

  再过片刻,司墨已是一拍药鼎之盖,然后将一枚散发着炽热气息的圆润丹药抓在了手中,眼神却似乎在这一刻有些茫然。

  因为被司墨抓在手中的这枚丹药,气息和他心中所想并没有太大区别,但他总觉得加入了一枚太阴草的丹药,有着些许的不同。

  可到底是哪里不同,一时之间司墨又感应不出来,他唯一知道的是,这一次自己是真的将这枚原本已经失败的丹药,重新炼制成功了。

  “现在,你明白了吗?”

  就在司墨脸色复杂的同时,旁边不远处却是传来一道声音,让得他心头一个激灵,第一时间脸现茫然地抬起头来,盯着那个粗衣少年。

  “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既然如此,那我就再提醒你一下,知道为什么要加一株太阴草吗?”

  云笑看着司墨的脸色,知道自己属于九重龙霄的炼脉理念,想要直接灌输入这些腾龙大陆炼脉天才的脑中,恐怕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

  因此云笑再次问声出口,而这一次,就连广场外围那些毒脉师们,都是若有所思,他们似乎隐隐间抓住了一点东西,却又始终抓之不住。

  “应该是用来中和我这至阳毒丹中的能量吧?”

  司墨好歹也是一名实力不俗的毒脉天才,这个时候终于是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喃喃出声的同时,感悟也是随之提升。

  “你所炼制的这枚毒丹,虽然是严格按照丹方之上炼制,但限于你自己的炼脉实力,最终只能是失败一途!”

  云笑侃侃而谈,声音并没有如何掩饰,听得他说道:“加入太阴草,用其中的阴寒之力,来缓解一下那因为狂暴而即将失败的力量,也就是唯一的一条正道了!”

  此刻的云笑,就像是开堂授课的老师,无论是广场内里的司墨,还是外间如叶枯等毒脉师,都是听得极为仔细。

  用阴寒之力来中和阳刚之力,这说起来很是简单,但真正到炼制丹药的时候,谁又敢冒这个险呢?

  何况刚才众人都看得清楚,如果不是云笑用自己的灵魂之力压制,恐怕司墨最终也只能是失败一途,又谈何成丹?

  只是这些围观众人都不知道的是,云笑这一次的目的,并不是只想让司墨成功炼制这枚丹药,而是想让这样的手段,来让其有更多的感悟,从而达到另外一个更高的层次。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