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工作时间!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工作时间!

  四名由赌场负责人派来的安保人员,当场就被别墅内的魁梧壮汉格杀了。

  就跟杀一只鸡那样简单,没有半点心慈手软。

  掏出安装了*的手枪,砰砰几声,那几名守护在唐欢身边的安保人员,便应声倒地。

  八号小姐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

  反观唐欢,却从容淡定,尤为平静。

  “叶先生,这边请。”

  一名孔武有力的黑人壮汉走上前来,还算客气地邀请唐欢进入别墅。

  可这所谓的客气,也实在没办法让人感到心安。

  更甚至,这所谓的邀请,像极了请君入瓮。

  面对黑人壮汉的邀请,唐欢微微点头道:“好的。”

  他与八号小姐一同进入了别墅,而且,连客厅都没逗留数秒,便径直带上了二楼的书房。

  宽敞,奢华,近乎金碧辉煌的书房。

  以唐欢目测,光是谢菲尔先生这书房,就足有一百多平。巨大的书架仿佛在彰显着书房主人的文化气质。

  可众所周知,谢菲尔是靠非法生意起家的。哪怕到了今天,他也没能完全洗白。走着黑白两手抓的路。

  文化气质?

  有内涵底蕴?

  不存在的。匪类就是匪类,哪怕花钱买再多名校学位,也改变不了这一现实。

  将唐欢引入书房之后,那黑人壮汉并没离开。

  而是负手而立,挺胸抬头地站在了书房门口。

  像是要保护谢菲尔的安全,更像是防止唐欢有什么不轨行为。

  除了他之外,偌大的书桌前,同样站立着四名精壮的西装大汉。

  看腰部的轮廓,都是携带了武器的猛人。

  而谢菲尔呢?

  他正蹲在书房角落,向两头凶悍匍匐的藏獒投喂生肉。

  那生肉血淋淋的。

  扔进狗盆里,瞬间便被藏獒狼吞虎咽。

  “在旧金山,从来没人能赢我这么多钱。”谢菲尔拿起白色手帕擦了擦手掌,随手端起一杯威士忌。另外两杯,则被人送到了唐欢与八号小姐的手中。

  “叶先生,不得不说的是,你的赌术虽然奇特,但也非常精湛。”谢菲尔抿了一口红酒,气定神闲地说道。

  看起来,他一点儿也不因此生气,或者愤怒。

  而是用一种极为平静的口吻阐述着今晚发生的事儿。

  “随便玩玩。”唐欢微笑道。“也许我只是今晚的运气,比谢菲尔先生略好一筹。”

  “回家的路上,我仔细分析过了。”谢菲尔先生摇摇头,口吻平静道。“叶先生绝对不是新手菜鸟。而是真正的赌术高手。”

  “哦?”唐欢笑了笑。也不怕这酒里有毒,很从容地喝了两口。

  “你不看底牌,我就不能从你的表情、小动作之中,分析出你的底牌是什么。或者说,你拿到了怎样的一副牌。”谢菲尔一字一顿道。“哪怕我比你拥有更高明的牌技。只要你不看底牌,那我们之间的这场较量,就是纯粹的运气之争。”

  “所以我说了——”唐欢微笑道。“我只是运气比你好一点。”

  见话题兜了一圈,又绕回来了。

  谢菲尔愣了愣,随即点头:“也许吧。”

  啪嗒。

  谢菲尔点了一支烟,缓缓走到了书桌前。

  他那深褐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唐欢:“叶先生猜得到我为什么要杀了那几名赌场人员吗?”

  唐欢摇头,唇角微翘道:“还请谢菲尔先生指点。”

  “任何一家赌场,都不会允许如此大额的资金流出去。”谢菲尔慢条斯理地说道。“赌场负责人,已经看上了叶先生账户里的那笔巨款。我甚至可以打包票,当叶先生从我家中拿走那五个亿之后,这几名赌场人员,一定会想尽办法从你手中夺走。并且——”

  “会要了你的命。”谢菲尔一字一顿地说道。

  “听起来,很符合逻辑。”唐欢抿了一口红酒,点头说道。

  “所以,叶先生欠我一个人情。”谢菲尔口吻平缓地说道。“或者说,欠我一条命。”

  唐欢笑了,玩味道:“那我应该如何还给谢菲尔先生呢?”

  “那就要看叶先生这条命,究竟值多少钱。”谢菲尔意味深长地说道。

  嗯——

  欢哥终究还是低估了这谢菲尔的文化水平。

  原来,他是个有点文化涵养的土匪。

  唐欢笑了笑,随意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然后,翘起二郎腿,点上了一根香烟。

  很自来熟,仿佛将这书房当成了自己的家。

  “我的命,应该挺值钱的。”唐欢微微一笑。“谢菲尔先生。按照你这个逻辑,我要是再找你追讨赌债,是不是就有点不上道了?”

  谢菲尔坚定地摇头:“该还给你的钱,我一定不会少给你一分。”

  唐欢面带微笑。

  八号小姐的表情,却变得诡异起来。

  你这老东西就差明着耍赖了。还在这儿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干什么?

  谢菲尔缓缓走到了书桌前,并拉开了抽屉。

  然后,他拿出一把枪,还有一个皮纸袋。放在了书桌之上。

  “叶先生。这纸袋里有价值五个亿的债券。你可以拿走。”谢菲尔眯眼说道。“这把手枪里,也有一颗子弹。”

  面对谢菲尔给出的选择,唐欢仍是气定神闲地笑了笑:“谢菲尔先生给我出选择题吗?”

  “是选择题。”谢菲尔慢条斯理地说道。“但叶先生也可以多选。”

  “哦?”唐欢问道。“谢菲尔先生的意思是,我既可以拿走这债券,也可以拿走这手枪。”

  谢菲尔点头。

  “我拿枪干什么呢?”唐欢问道。

  “干掉我。”谢菲尔先生轻描淡写地说道。“不然,你走不了。”

  来了。

  这老东西开始耍无赖了。

  八号小姐很不服气,不甘心。

  欠了赌债,不给就算了。

  非要来这一手恶心人,有意思吗?

  “我记得,谢菲尔先生之前说过。您的赌品在旧金山,是人尽皆知的。”唐欢玩味说道,踱步朝书桌走了过去。

  “可您现在,却在逼我放弃赌债。是吗?”唐欢眯眼问道。

  “我没有逼你放弃,你也不能放弃。”谢菲尔一脸严肃地说道。“这事关我的赌品,在旧金山的声誉。”

  “你这是老赖行为!”八号小姐忍不住说道。

  谢菲尔摇摇头,一字一顿道:“这位美女,你误会了。我只是把休闲和工作,分得很清楚。”

  说罢,谢菲尔看了唐欢一眼:“拿走债券,我还赠送你一把枪。”

  “你我之间的赌局,就到此结束了。”

  “接下来,是我的工作时间。”谢菲尔面露阴寒之色。“叶先生,你应该对我的工作性质,有所耳闻吧?”

  ~~

  @R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