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小山村的诱惑 > 第598章 杨树岭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王寡妇家的炕上。

  王寡妇的家我来过两次,今天应该是第三次了。

  还那样,房子很不好,茅草房,土打墙,木头窗户棂子,夏天钉纱窗,冬天糊塑料布。

  现在是春天,塑料布还没拆,上面都是破败的窟窿,春风一吹呼呼啦啦作响。

  一个轱辘爬起来,我赶紧呼喊:“红霞,红霞咋样了?我媳妇嘞?”

  王寡妇就在旁边,坐炕头上纳鞋底子,旁边还放着线拐子。女人噗嗤笑了:“醒过来就找媳妇?亲不够啊?”

  我上去抓住了她的手,继续问:“红霞到底在哪儿?她伤得怎么样?”

  王寡妇说:“先瞅瞅你自己吧,一身的伤,血流了有半洗脸盆,不是俺把你拖回来啊,你就死定了。”

  还真是,我发现全身的伤口都被包扎了。

  肚子上的刺伤,伤口一寸,差点露出肠子,被王嫂抹了香灰,贴了一块胶布。

  手臂上的刀伤同样被抹了香灰,用手巾包裹着。

  最危险的是后背上两条口子,都一指来深,半尺多长,包裹的是王嫂家的褥单子。

  她把褥单子铰了,扯成两半,将本少爷抱得像个木乃伊。

  乡下人就这样,医药短缺,治疗割伤都用香灰,香灰又被称作神仙土,有止血止疼的功效,唯一不好的,伤口愈合会留下疤瘌。

  动一动全身痛,哪儿都不得劲,浑身酸软无力,一脑门子汗。

  女人说:“你别动,别动!伤还没好嘞!”

  我继续问:“我媳妇红霞在哪儿?告诉我,快点!“

  王寡妇说:“瞧你急嘞?在里屋呢,还在睡觉。“

  我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直奔里屋,果然,看到红霞躺在里屋的一张软床上。

  这是王寡妇家的粮仓,四周堆了一些玉米跟稻谷,软床在中间。

  媳妇儿的面容很敲碎,脸上的血已经被擦干净,衣服没换,上面的血迹都凝固成为了血块儿。

  “红霞,你咋了?伤到哪儿了?醒醒,醒醒啊……。”我不知道咋办,慌乱地好像受惊的蚂蚱,抓着红霞的手仔细摸,摸了她的脉,摸了她的脸,也摸她的前胸跟后背。

  红霞身上的划伤很多,但都不致命,她的脉搏依然微弱,显然是受了内伤。

  我说:“不行!一定要送她去医院,快呀!”

  王寡妇跟过来怒道:“不行!她不能动,俺已经让村子里的郎中看过了,郎中让她休息。”

  “休息个毛!她受的是内伤,很严重!再不治就遭了!”说着,我上去扯红霞的身体,打算将她抱起来。

  王寡妇忽然怒了:“杨初九,你都伤成啥了?自身难保,怎么抱得动她?”

  “那……你去找一辆车,我知道你们村有三马子,我出钱!!”

  女人说:“出钱也没用,你跟红霞都逃不出去了!”

  “为啥?”

  “因为山路已经被封了,追赶你的那些人堵住了所有出山的路,根本出不去!”

  “你说啥?大金牙把山路封了?”

  王寡妇点点头,终于告诉了我事情所有的真相。

  其实我已经昏迷一天一晚了,昨天晕倒以后,附近的山民就过来营救。

  碰瓷村本不叫碰瓷村,只不过是个外号。它的真实名字叫……杨树岭,是大山里一个很普通的小山村。

  因为是山沟,四周全长满了杨树而由此得名,前前后后几个村子加起来,一百来户人家。

  起初,这儿的山民是很善良的,跟仙台山一样,没有路,通向山外的哪条狭窄山道,是山里人几辈子,花费了近百年一点点修出来的。

  跟外界接通,祸事也接踵而来。

  首先是收三体六统的来,然后是搞人口计划的来,接着,一些素不相识的人也踏入山村,觉得这儿风景好,风水也好,要在这儿修火葬场,做墓地。

  大量的罚款,人口控制小组推房子,捣灶火,牵牛羊,强制拉着这儿的妇女做流产,把这一代的山民激怒了,愤慨了,也逗乖了,显出了原始的野性。

  所以,他们就变得野蛮,暴力,贪财,开始跟山外人为敌。

  只要是进入杨树岭的山外人,全都被讹诈过,被敲诈过。

  为了生存,他们还跑山道的公路上碰瓷,甚至成群结队,跑附近的乡镇跟县城碰瓷。

  碰瓷成为了这一代人的副业,一笔巨大的额外收入。

  碰瓷的名声越传越远,以至于大都市的人将山村的真实名字都忘记了,就叫杨树岭为……碰瓷村。

  大金牙前不久就来过,准备在这儿建火葬场,勘察地形。

  刚刚进村同样遭遇了碰瓷,跟我上次一样,被王寡妇拉进家门,扯衣服,拉炕上,按倒……。

  女人按倒大金牙就呼天喊地,将附近的邻居喊过来,把大金牙堵在了屋子里。

  大金牙无奈,只好认倒霉,赔了王寡妇五千块。

  五千块,他可以在城里找一百个小姐,都不带重样的。

  还好大金牙有钱,不在乎。

  离开杨树岭没多久,张德胜就安排孙大志总经理来到L市,展开了对我的陷害计划,打算用工厂中毒事件,将我的两个工厂一举击垮。

  大金牙呲着金牙一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寡妇,还有碰瓷村的村民。

  于是,他又来一次杨树岭,把王寡妇跟附近几个碰瓷高手请进了L市。

  兵分两路,一边是王寡妇假意食用猪肉,造成中毒的假象,一边是那个老不死假意服用罐头中毒,躺棺材里不出来。

  这伙人其实都是碰瓷村的,那口棺材也是租来的。他们还在L市的城郊租了房子,晚上住在哪儿,白天对我的工厂进行围堵。

  无知的村民也随声附和,加入了碰瓷大军。

  让他们想不到的是,我杨初九绝不白给,当场就识破真相,提着刀子非要给他开膛破肚。

  计划破产,大金牙恼羞成怒,开始杀人灭口,王寡妇就成为了他追击的对象。

  王寡妇气坏了,心说:娘隔壁嘞!你不仁别怪我不义,姑奶奶跟你拼了!你要杨初九死,老娘非要他活!这小帅哥本寡妇还保定了……。

  于是,女人咬咬牙,一下子将我背起来,拖上就走,非要拖自家的炕上不可。

  其中几个村民问:“王寡妇,这一对男女是谁呀,你咋跟他俩恁亲?”

  王寡妇背着我气喘吁吁道:“俺弟,表弟,亲滴溜溜的表弟,真正的亲戚。”

  “我说看这小子恁眼熟,原来是亲戚啊?”

  “废话!他从前来过的,能不认识?”

  听说是亲戚,那些山民赶紧过来帮忙,将红霞也抬了起来。

  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不能随意敲诈亲戚,山里人的善良在那一刻爆发,纷纷过来帮忙。

  大金牙的手下是将山道清理以后,开摩托车进来的,受伤的四个人被拉走了,那辆路虎车也被开走,救护车当场销毁,免得警方查到证据。

  然后,他们呼啸着蜂拥而至,呼呼啦啦来了四五十个人,王寡妇跟那些村民还没走进村子,就被那帮小阿飞包围了。

  一大群小阿飞举着砍刀嚎叫:“把人留下!杀了杨初九!!”

  王寡妇一瞅不好,大喝一声:“乡亲们!抄家伙,谁保护俺弟,老娘就跟谁上炕!冲啊!”

  女人放下我,是第一个冲过去的,抢过一把锄,直奔那些小阿飞就砸。

  其他的山民一听,只要帮忙就能跟她上炕,一个个屁颠颠乐得不行,同样抄起武器蜂拥而上。

  五六十个年轻力壮的大汉,青壮年抄起铁锨,锄头,石块,将那些小阿飞砸得抱头鼠窜。

  二十多辆摩托车的后座上都是手持砍刀的小阿飞,被山民用石块砸蒙了,也被那些锄头跟铁锨砸蒙了,抱着脑袋东南西北都找不到。

  他们知道这一代的山民不好惹,于是只能封闭山道,阻挡了我跟红霞出山的道路。

  大金牙的手下一点也不含糊,前前后后又叫来近百人,将所有的山道堵得水泄不通。

  山民们只能跟他们僵持,不能硬碰硬,也无法出去报信,杨树岭穷,大队部没有电话。

  手机对山里人来说是奢侈品,偌大个杨树岭,竟然没有一部手机。

  有手机也不行,没信号啊,这附近也没有修建手机信号塔,平时打电话,只能到五十里以外的乡里去。

  我道:“王嫂,这么说我昏迷已经超过了24个小时?”

  王嫂说:“是,俺想跟你城里的兄弟报信来着,可真出不去,那帮小阿飞把山道堵死了,手里都有武器,他们还有……枪!”

  奶奶隔壁嘞,大金牙这是想干啥?难不成真的要把老子困死在这儿?

  一身的伤痛让我死去活来,红霞又昏迷不醒,真是到了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

  咋办?咋办?

  我愁眉不展,心塞地不行,苦苦思索。

  天色黑透了,整个杨树岭一片漆黑,王寡妇点上了油灯。

  我问:“你们这儿咋没电?难道还没通电?”

  王寡妇说:“通了,可惜又给停了,停三个月了。”

  “为啥啊?”

  女人晃晃燃烧殆尽的火柴,将火苗甩灭,说:“没钱呗,交不起电费呗。”

  “这么穷?电费也交不起?”

  “是啊,就是没钱交电费。最近天旱,满坡的田地还等着浇嘞。”

  “那你们村平时碰瓷得来的钱呢?地里庄家没收入?没有其他副业?”

  女人说:“碰瓷能挣几个钱?……屁副业!养个猪吧,要交养殖税,养个牛羊要交副业税,种庄稼要交各种提留。

  小猪仔买回家,没进圈,收税的就来了。地里的粮食产出来,没进仓呢,就被各种提留要走了。干脆,地将就着种了,猪羊不喂了,大家一起吃屁喝风吧……。”

  “那你们就没搞点别的副业?”

  “搞个屁!有本事的男人都出去打工了,村子里剩下的,都是没能耐的,一村的光棍。女人全走了,要嘛打工,要嘛嫁到山外去,谁乐意留在这鸟不屙屎的山窝窝?

  知道老娘为啥这么丑,还是香饽饽吗?就是村子里女人少,男人大多娶不起媳妇,所以那些光棍哭着喊着要跟老娘上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