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官谋 > 第205章 灰色收入
  两人离开警务室,那个辅警说:“有车吗?”

  “有,在那里呢。”罗子良指了指外面。

  “靠,是小车呀,我以为是摩托车呢。”那名辅警准备去开他们的巡逻摩托车,看到罗子良开的是小车,索性也不骑了,就上了他的车。

  “来,抽烟。”在车上,罗子良并没有着急开车,掏出烟来,分了一支给那辅警。

  “你车不错哟,挺好!多少钱买的?”那名辅警左右看了看,还在坐位上跳了跳。

  “多少钱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一开车的。”罗子良并没有说慌,他是真不知道。

  “你一个司机去找我们警长干什么?”那辅警嘴含香烟伸过头来点上。

  “咳,司机怎么了?司机也可以做中间人嘛。”罗子良明白他的意思。

  “其实嘛,你去找我们警长也没什么屌用,那个中年妇女被打晕的事情,可能很难查到凶手。”那辅警吸了一口,靠在座椅上,才慢慢地吐了出来。

  “为什么?”罗子良问。

  “今晚出事的时候我也去过,那地方偏僻,是市里和开发区的接合部,没有监控,来往的人也不多,很难取证。依我说,如果伤得不重,那就算了,何必折腾呢?”那辅警说。

  “可是,听说丢了很重要的东西。”罗子良说。

  “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钱吗?”那辅警问。

  “是一本账册。”罗子良说。

  “一本账册?拿走账册的人,不可能是街上的小混混,肯定是仇家。如果真是仇家夺走的,想找回来,困难大了。”那辅警推理道。

  “你就说能不能找回来吧?”罗子良问。

  “找回来呀,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得意思一下,毕竟谁也不想多事嘛。”那辅警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只要能帮我找得回来,什么都好说。”罗子良一脸认真。

  “好,我帮你问问。你的电话是多少?我找到了就联系你。”那辅警说。

  罗子良撕下随身带的笔记本,写下自己的号码,给了那个辅警。不过,他却知道,这个笔记本是永远要不回来了,因为里面涉及很多隐秘的东西,谁拿到手,谁就会占为己有,拿去报功请赏了。

  “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罗子良转了个话题。

  “三千多吧。怎么了?”那辅警一怔。

  “有编制的干警呢?”罗子良又问。

  “基本工资五六千,还有各种补贴,年终奖啥的。”那辅警说。

  “那就奇怪了,我今晚上在你们警务室里怎么一个正式干警都没有看到?”罗子良很好奇。

  “唉,这年头,有编制的人谁他妈的干活呀?都是朝九晚五,公司白领似的,很少上夜班的。”那辅警脸上出现了不平。

  “那你们警长还不是一样带夜班吗?”罗子良问。

  “这是名义上的,每次他上夜班,他都在他老相好那里,上下班的时候来晃一圈而已。”辅警满是羡慕嫉妒恨。

  “老相好?就是我们要去的三桥浴足店?”罗子良问。

  “对,那家店的老板娘就是他的老相好,他常常在那里洗他的大头小头。”知道罗子良只不过是一个司机后,那辅警打开了话匣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噢,有权真是好呀。”罗子良感叹道。

  “可不是呢,如果不是为了这一点,谁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呀?”辅警说道。

  “我看你们油水挺足的嘛,今晚上罚了那么多的款,发票都没有开,这还不是揣兜里了?”罗子良笑笑。

  “也不全是我们的,我们只抽百分之二十,剩下的交警务室账上。”辅警说。

  “交警务室账上?那就是交公了。”罗子良恍然大悟。

  “公个毛线,都被那些有编制的人大吃大喝掉了……喂,你怎么还不走?”到了这时,那辅警才发现一直坐在车上,这让他很恼火。

  “我这不是和你说话投缘么?聊一聊怎么了?”罗子良只好开车。

  “我可没时间和你瞎扯淡,再说,惹我们警长生气,后果很严重。”辅警叹了口气。

  “难道为这么一点小事,会开除你不成?”罗子良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这可说不准,在警务室,一个警长要是开除一个辅警,那是很简单的是。”那辅警说。

  “一个警长的权力那么大呀?”罗子良不由有些好奇。

  “有编制的他动不了,像我们这些人,一旦被开除,他又有一笔收入了。”那辅警说。

  “开除别人,他会有收入?”罗子良有些不相信。

  “咳,这你就不懂了吧?把人开除了,就少了人,他就上报招人。虽然招录人员明面上有一定的程序,但你不意思意思,谁会要你呀?”那辅警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如果我也想成为一名辅警,得花多少钱?”罗子良问,他把车速降得很低,尽可能了解多一点这些内幕。

  “这就看你有没有熟人了,如果有熟人,三万块钱就够了,没有熟人,最少得五万。”那辅警说。

  “五万?你一个月工资才三千多,那意思就是白干一年了?”罗子良问。

  “如果仅靠这点死工资,一年不够呢,不过,有油水的地方多了,勉强还行吧。”那辅警说。

  “不就是抓那些寂寞的男人么?抓多了,别人怕了,自己解决,你们上哪找油水去?”罗子良又笑了笑。

  “除了这个,还有抓赌,抓车……唉,反正不跟你多说了,如果你也想加入这一行,到时你就知道了。”那辅警说话还是有所保留。

  “那就说说你们宋警长吧。他和那个老相好的事情。”罗子良说。

  “他那老相好真是漂亮,我们宋警长把她睡也睡了,每个月听说还拿到一笔保护费……”那辅警对这个也很清楚。

  “这就是老相好?又吃又打包!”罗子良呸了一声。

  “叫是那样叫嘛,实际上就是那个开浴足店的老娘们有点姿色,想要找个保护的,就搭上了我们警长,不给好处费,谁搭理她?倒贴我们警长的人多的是!”辅警说。

  说话间,车子开到了三桥浴足店。

  车子一停,店里面走出一名三十多岁身着便装的男子。这名男子看了看这辆车的车牌,脸色变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