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苏子诺战勋爵小说 > 第五十一章 她不是你该碰的
  苏子诺被吓了一跳,急忙推开战勋爵,一转头望去,正好看见哎嗨像颗小炮弹一样冲了过来。

  她没看到的是,不远处一群人也正缓步走来,不仅有梁靳西和薄悠羽,还有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人。

  这会苏子诺脑子里只想到战勋爵的伤,要是哎嗨这样冲过来撞上去,刚复合的伤口又要裂开了。

  于是苏子诺想都没想,眼看哎嗨就要冲到眼前,反手一把搂住了战勋爵的腰,挡在他面前。

  “快放开我妈咪!”哎嗨眼里怒火冲冲,只看得到两个人抱在一起,那肯定是战二抱的!

  他跑得太快,都到眼前却刹不住脚步,硬生生撞到了苏子诺的背。

  苏子诺虽然抱着战勋爵,可是顾忌到他的伤口,支起身体刻意拉开了距离,哎嗨这一下撞过来力道不小,她闷哼出声,有些痛。

  战勋爵瞬间就发现了,胸口一紧,一只手抵制了哎嗨的额头,一只手拦住苏子诺的肩膀,拉开查看“哪里痛?”

  “你放开我放开我!”哎嗨像个被激怒的小兽一样,张牙舞爪的叫起来“不准碰我妈咪,不准抱我妈咪,不准占我妈咪便宜!”

  他的话像是一道惊雷,砸到地上让走过来的一群人都愣住了,抬眸看去,那一刻只觉得被眼前的画灼痛了双眼。

  苏子诺抱着战勋爵的腰,而他则搂住她的肩,两人看起来如此亲密,周身流动着让人无法融入的专属气息。

  而在他们身边,哎嗨像是个闹别扭的孩子嚷嚷个不停,战勋爵却没有一点不耐,反而是低头看着苏子诺,眼神专注。

  他们就好像一家人一样,父母恩爱,孩子调皮却又不失可爱。

  薄悠羽握紧双手,指甲掐入掌心,她却感受不到疼痛,震惊又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而她身后的雷靳炎,一双玩世不恭的脸也变得晦暗起来,眼中快速涌动着什么,转瞬即逝。

  唯一还算正常的是梁靳西,他虽然觉得有些怪,但是也没多想,反而对苏子诺的喜爱又上了一个台阶。

  在他眼里,就如同苏子诺做的那样,他也认为是苏子诺为了避免战勋爵被冲撞之后伤口加重。

  于是梁靳西走上前去,打断了那‘一家三口’的‘其乐融融’。

  “爵少,你的伤复原得还好吧?”

  苏子诺一惊,这才发现自己和战勋爵的姿势多么亲密,她脸色微红,再也顾不上别的,急忙后退站起身来“老师,您……”

  话卡住了,苏子诺看到了后方的薄悠羽。

  脸色瞬间变白,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刮过一样,有些疼“老师,您回来了。”

  “怎么?”梁靳西皱眉看着她“是太累了吗,脸色不太好看。”

  “没事。”苏子诺勉强的笑了笑,一把抓过还在和战勋爵互相瞪眼的哎嗨“只是昨晚有些没睡好。”

  梁靳西点点头,倒也没多问“作为医生首先要注意的就是自己的身体健康,我先去整理一下,等会你来找我。”

  苏子诺下意识的点点头,反应过来后正要张嘴说现在就可以去,但是梁靳西已经走了。

  他一走,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明明有好几个人,却没有人说话,死寂得仿佛针掉落在地都能听得清晰。

  苏子诺几次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解释吗?解释这只是一个误会,解释这只是怕战勋爵受伤?

  她有什么立场?

  苏子诺脸色越来越白,到了最后几乎变得透明,没有一丝血色。

  战勋爵的视线不受控制的看向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的眼神是多么的幽沉,仿佛装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薄悠羽心中一跳,莫名感到恐慌,她僵硬的笑着,正要说话,却被雷靳炎抢了先。

  “我还当你在这里受苦,所以来看看你呢,想不到你倒是过得如鱼得水嘛。”

  雷靳炎一双眼睛微挑,意义不明的扫流量战勋爵一眼,最后落在苏子诺身上的视线,充满了张扬,却隐含冰冷。

  苏子诺眉头微皱,心里却松了一口气“你怎么过来了?”

  “当然是来看你啊。”雷靳炎笑眯眯的走到她面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故作深情的说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么多天没见你,我都患上相思病了。”

  战勋爵眼神一沉,宛如出窍的利刃一般,直盯在雷靳炎的手上,像是在打量着怎么划下去比较顺手。

  雷靳炎嘴角挂起挑衅的微笑,下一秒却被苏子诺啪的一声,拍开了手。

  “我有事,没空陪你完。”

  她当然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雷靳炎之所以不敢来,不过是因为这里现在是战勋爵的地盘,还有部队驻扎,他要是敢来,离开的时候不脱一层皮才怪。

  “这么绝情?”雷靳炎看着自己的手背,啧啧有声“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懂得温柔。”

  苏子诺翻了个白眼,不想再理会他。

  主要是战勋爵的眼神一直放在她身上,让她觉得毛骨悚然,一秒都不想待在这里。

  “我还有事先走了。”冲冲丢下一句话,苏子诺拉着哎嗨近乎落荒而逃。

  越过薄悠羽的时候,她脚步顿了一下,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雷靳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笑得兴味十足“果然不愧是苏子诺,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这话说得太暧昧,战勋爵身上的气息瞬间压过来,逼得人无路可逃。

  他冷冷的看着雷靳炎,声音像是涂上一层寒铁一般,冰凉刺骨“管好自己,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

  雷靳炎被压得后背一凉,脸上的笑却越发扎眼“爵少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懂。”

  战勋爵没说话,收回视线,仿佛看他一眼都嫌弃。

  雷靳炎咬牙压下火气,皮笑肉不笑的死死盯着战勋爵的脸“我也有句话要送给爵少,手不好伸得太宽,特别是不属于你的东西,或者人!”

  事情的确是如苏子诺所猜想的那样,雷靳炎知道苏子诺来这里的时候,就想跟着来参合一脚,但是他也清楚现在这里的状况,过来简直就是浪入虎口。

  所以他只派人盯着这里,在接到事情已经差不多完结苏子诺要回去的时候,雷靳炎立刻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而现在看到战勋爵这幅样子,甚至新仇加旧恨,雷靳炎幸灾乐祸的上下打量着他,最后看着他受伤的部位“想不到我们赫赫有名的战神,也有这么‘柔弱’的时候,爵少可要好好修养啊,避免以后还要被女人保护。”

  战勋爵脸一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雷靳炎便潇洒的跑去找苏子诺了。

  他一双隐含戾气的双眸紧盯着那个方向,散发的气场让人胆战心惊,只想逃离得远远的。

  “勋、勋爵……”

  细小较弱的呼声在耳边响起,战勋爵回过神来,却又愣住了,他自认自己的控制力很强,就算是在战场上面对敌人,再痛他也能面不改色。

  但是为何只是被雷靳炎短短两句话,就差点失去理智。

  薄悠羽苍白着一张脸,双眼含泪,除了愤怒和心痛之外,她现在是真的有点害怕了,战勋爵从未在她眼前露出过这样杀伐决断的气息。

  短短几秒,战勋爵稳下心神,再睁开双眼时又是那副淡漠的样子。

  “你回来了,前方还好吗?”

  虽然只是很冷漠的询问,却让薄悠羽笑了起来,还好,她的勋爵还在。

  “都挺好的。”薄悠羽款款走上前来,含情脉脉的看着他,诉说着自己的思念“你知道吗,这几天我好想你,又好担心你。”

  “没事。”战勋爵眼中的寒冰划开一角,语气也温和了几分。

  薄悠羽见他这样,心顿时安了,可是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却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她心里。

  她小心翼翼的看着战勋爵,半蹲下身来把双手放在他腿上,声音越发轻柔“我来的时候看到病人好了很多,想必这里被苏小姐照看得很好,苏小姐她……一直都是她照顾你吗?看来我要好好感谢感谢她才行。”

  薄悠羽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自然一点,可是一提到苏子诺就想到刚才那一幕,气息不自觉的就带上了酸意。

  可是她丝毫没有察觉,佯装不在一起实则非常紧张战勋爵的回答。

  可是薄悠羽却发现,战勋爵的脸色变得非常奇怪,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像是陷入了什么里面。

  薄悠羽立刻感觉到了不安,急忙开口想打断他的回想“既然我已经回来了,就不用再麻烦苏小姐了,你觉得呢勋爵?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嗯。”战勋爵淡淡的应了,明显心不在焉。

  薄悠羽握紧双手,眼中浮现幽怨和怒气。

  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苏子诺到底做了什么!

  而此时此刻的苏子诺,却被雷靳炎缠得想发火,偏偏又无从下手。

  “你能不能别再问我了?”苏子诺无奈了,停下脚步打算一次性解决好。

  “那你别说话不算数!”雷靳炎毫不妥协,非要一个结果才算罢休。

  但是偏偏他要的结果,苏子诺已经说了多少遍了,人家不信她能有什么办法。

  “我没有!”苏子诺只想叹气“我再最后说一次,我和战勋爵之间什么都没有!我也没有要放弃哎嗨!听到了吗?”

  她是真的搞不懂雷靳炎怎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就因为刚才那个误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