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惊雷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疑点
  孔晨说的解决之法,算是不得已而为之。

  如果这个所谓的凶手真的被特务科抓到了,特务科和日本人都不会可能放人,那么这种情况下,让那些老先生继续给日本人压力,算是最好的结果。

  对于这个人来说,他只能听天由命,如果特务科和日本人抓不到他,组织也不会故意害他,但是如果被抓到了,就很难救了。

  人都到了特务科手里,特务科怎么可能放人?

  到时候只能顺其自然,顺其自然是不得已而为之。

  余惊鹊苦笑着说道:“难怪闫清辉说我们是可怕的人。”

  闫清辉的事情孔晨知道,但是闫清辉说他们可怕,孔晨是第一次听说。

  但是听到之后,孔晨反而是点头说道:“有点。”

  “好吧,我知道了。”余惊鹊没有继续说什么。

  既然不是组织的人做的,那么你现在也做不了什么,如果是组织的人做的,你是保护撤离转移都可以。

  可是不是组织的人做的,你现在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你想保护都保护不了。

  和孔晨的谈话很简短,之后就离开。

  现在只能等待,看看事情到底作何发展。

  离开之前,余惊鹊告诉孔晨,组织的人千万不能动。

  学校现在是多事之秋,组织的人不要这个时候出来,现在出来起不到任何帮助,还会适得其反。

  之后的几天,余惊鹊一直在学校负责调查,组织的人可能是因为余惊鹊送了情报,所以调查没有发现谁有地下党的嫌疑。

  这个让余惊鹊比较放心。

  而且余惊鹊在学校里面,出手很重。

  只要稍微对特务科,或者是对特务科的警员,有不满之处的学生,余惊鹊都会让警员打一顿。

  为什么余惊鹊要这样做?

  这样做不是会激发学生们的愤怒吗?

  余惊鹊自然知道,可是他更加担心的是,特务科借机抓学生。

  现在的学生,只要被抓,那么一定是死。

  所以余惊鹊直接在学校里面打,一方面是威慑力,好像余惊鹊在学校里面作威作福一样。

  让日本人看了,心里也舒服。

  另一方面是想要让学校的学生明白,特务科的警员,可是不会讲道理的,你们最好都老实一点,不然下一次打的就是你。

  乱是乱了一点,但是有效果,很多学生就算是心中对特务科警员不满,也不会当面表达出来。

  不想被警员打,那么警员也就没有了抓人的借口。

  但是这样做的话,也有一点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担心之前动手杀人的学生,会因为不满特务科警员的所作所为再一次出来作案。

  作案次数多了,留下的线索就会多,那么被抓到的可能性就会大。

  学校里面的学生,现在提起来余惊鹊,那都是恨得牙痒痒。

  余惊鹊宁愿被他们恨得牙痒痒,也不愿意他们被抓到特务科去。

  去了,就是死了。

  名声反正本来就不好,也就不在乎这一点了。

  只是他们的重金悬赏,却没有线索。

  重金悬赏,居然没有线索,这是余惊鹊完全没有想到的。

  学校人很多,就算是后山偏僻一点,可是死掉的警员去后山的路上,总会有人看到吧。

  你就算是没有看到凶手,警员你总是看到了吧。

  悬赏的金额是很高的,哪怕是没有提供凶手的线索,警员的线索你提供一下也可以,但是却没有人来提供线索。

  只能说这个凶手很高明,高明到他引警员过去的时候,居然没有人发现他。

  但是这就出现矛盾了啊。

  从警员被凶器捅伤的地方看,余惊鹊认为凶手就是普通的学生。

  现在想想,那是因为事情发生在学校里面,余惊鹊先入为主,认为就是学生做的。

  可是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问题好像不太对。

  一个学生,如果是新手,不太擅长这些,捅伤的地方都是肚子,很难致死,可能还会被救活。

  那么这个学生,怎么可能做到,将警员引去后山,但是又不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注意呢?

  他又怎么做到,只留下警员的脚印,自己小心翼翼一个脚印都没有留下呢?

  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你说是新手,因为有的细节表明就是新手。

  可是既然是新手,为什么还有细节表明不是新手,反而是经验老到。

  这让余惊鹊突然愣了神。

  这不是矛盾所在吗?

  新手是可以装的,但是经验丰富你是装不出来的。

  所以余惊鹊是不是可以认为,捅死警员的伤口,其实是故意伪装的,凶手想要表现的,自己像是一个学生。

  但是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将人引去后山,他没有留下脚印,而且现场上没有打斗挣扎的痕迹。

  是不是说明这个人不是新手?

  而且他还真的杀了警员,并没有出现以前的一种情况。

  最早的时候,余惊鹊刚来特务科,负责过一个任务。

  那就是一个学生,捅伤了警署的警员,将警署警员的配枪给拿走了。

  当时的警署警员好像还喝了酒,就这样,也只是捅伤,学生都不知道警员究竟死了没有。

  拿着枪就给跑了。

  而且还是稍微有点经验的学生,都没有将人杀死,被医院抢救了过来,那么这个学生直接就杀了人?

  那个可是警署的警员,还有点醉。

  这个可是特务科的警员,清醒的状态下。

  那么这样想的话,这不是新手。

  学生有可能,但是绝对不是新手。

  因为很多人,年纪很小就会开始训练,比如剑持拓海和鱼向海之类的,军统也有这样的情况存在。

  他们既然不是学生,为什么要装作是学生。

  想了想,余惊鹊认为,会不会是担心被特务科抓到,所以伪装成学生。

  毕竟冰城工业大学里面的学生是最多的,伪装成学生,会更加安全。

  这样都能解释的通,可是组织说了,不是他们发展的学生,也不是组织的人,那么这个经验老到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难不成是军统的人,看不惯特务科警员的做法,所以杀人?

  有这个可能,余惊鹊打算回去问一问韩宸,看一看能不能打听到这个消息。

  韩宸虽然在警察厅,只是两人也挺长时间没有见面,余惊鹊打算去问问。

  这个疑点的发现,让余惊鹊觉得,之前的解决之法是不太可能了。

  如果这个人被抓,他们没有办法营救,只能借口让特务科离开学校。

  可是这个人看起来,好像并不会被抓,因为他很有经验。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