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帝姬传奇:华都幽梦 > 【九】南柯怅12┇皇后的手段愈发高明了
  咲妃泰然正色道:“是的娘娘,她已在多日前被人毒死,埋尸于春晖苑的花圃中。”

  皇后眼中疑窦丛生:“那丫头不是得你求情免死,已经被宽恕了么?怎么好端端的又死了?”

  “这也正是臣妾费解之处。一个被赦免的宫女,为何会不声不响死在宫中?又是死于何人毒手?”咲妃谦逊俯面,“臣妾觉得此事蹊跷,不敢妄断,特来请陛下和娘娘裁决。”

  姬舜沉默半晌终开口:“那日凤藻宫众人散了,杜鹃是何去向?”

  “她是春陵君带来的人,臣妾看到她后来也是被春陵君给领走了。”皇后在旁提议,“陛下,您看是否需要召春陵君入宫一问?”

  “春陵君那,臣妾已经着人去问了,很快就会有消息。”咲妃略作迟疑,“不过臣妾的婢女凉儿,她曾在那日见过杜鹃最后一面。”

  凉儿应声上前跪落。

  “凉儿?”皇后看到她便有了印象,“你不也是被春陵君带进宫的证人么?怎么摇身一变成了咲妃妹妹的婢女了?”

  咲妃温润淡笑:“哦,也算是有缘吧,那日我见这丫头乖觉耿直,又精通花艺,甚合心意,便向晋璇公主讨要了来。”

  皇后无话可说了。姬舜肃然审视凉儿:“杜鹃后来如何了?你从实道来。”

  “当时毓秀宫的辛夷姑姑来接奴婢去见咲妃娘娘,得晋璇公主恩准,那会杜鹃一直是与奴婢在一起的。”凉儿沉着道出,“可春陵君与晋璇公主似有话相谈,便嘱咐杜鹃先去,在后宫门外的马车上等候,奴婢与她自此分别。”

  姬舜沉吟一声,认同地点了点头:“那日是朕将皇姐和春陵君留下聊了聊,他们是夜里出宫的。”

  “如此说来,杜鹃的最终去向也就没人知晓了?”咲妃眉心含住一丝忧虑。

  “会不会是她自己走丢了?”皇后漫不经心道,“又或者……是被什么人给骗去了,再暗中对她下手?”

  “娘娘说的确有可能。”咲妃道,“只是行凶总得有个动机,试想合宫上下,谁能和她有这般的深仇大恨?”说着有心无意地抬眼望向皇后。

  皇帝的脸色倏而变得凝重。

  咲妃又言:“她本是甘泉宫的宫人,按理说咱们宫里没几个人知道她,若非春陵君这次把她带来,恐怕就连她曾对太子偷用依兰这样的事,都将永远石沉大海,不见天日了。”

  她的话发人深思,局势被牵引而向某处偏移,却句句被她说得好似无心一提。

  姬舜转过脸,耐人寻味地看皇后:“想不到如今皇后的手段变得愈发高明了。”

  “陛下此言是何意?”皇后心自一沉,“难道您认为,是臣妾在殿上未能除掉她,又在暗中将她害死么?”

  姬舜沉色道:“当日你在大殿对她动辄打骂,毫不留情。你对她多少恨之入骨,在场皆是有目共睹。”

  “臣妾是恼怒,的确是恨毒了这狐媚惑主的贱婢,但后来不还是看在咲妃妹妹的情面上,放了她一马?”皇后微露冷笑,“若事后再下黑手,这难道不是昭示世人是本宫所为,本宫小肚鸡肠,岂非愚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