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我心有猛虎 > 第十章一浪接一浪
  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咯噔一下,就像骤停了一样。

  我哆嗦着手想把照片放进书包里,却发现照片的背后还写着一行字:明天中午放学别走!

  我猛地一抬头,就跟条件反射一样,因为我觉得刚刚好像有人在偷看我!

  但是此时此刻大家都在埋头看着书,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往我这边瞅。

  我对给我照片的这个人充满了恐惧,他为什么要照这张相片?是怎么照的?照了后又为什么送到我这里?他有没有给警察局也送一份?

  所有的问题一下子充斥了我脑袋,就像一根根刺,扎得我生疼。

  我的呼吸越来越重,手中的照片似乎也变得有千斤重,恨不得一把将它撕个粉碎!我很想大声地吼一句是谁他妈的在我桌上放了张信封,但是我不敢,因为我还不知道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激怒了他,我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怎样的报复!

  我一刻也不想呆在班上,就想马上回家然后蒙在被子里面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呆着。

  于是,我一把抓着书包便像一阵风似的逃离了学校。

  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慢慢地暗了下来,不少人家也已经开了灯,整个村里变得非常地静谧祥和,偶尔还有几声狗吠声传来。

  正当我想打开门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我家的锁好像被撬开了!

  他娘的,不会这么倒霉吧,家徒四壁的房子也会被贼惦记?

  我一脚踢开虚掩着的门,直接冲了进去,然后迅速地抄起在地上放着的一根扫把,举在胸前防御着。

  “快滚出来!”

  我硬着头皮大声地喊了出来,心脏在砰砰直跳,连握着扫把的手掌心也不断地冒出冷汗。

  就这样,我拿着根扫把一间房一间房地去去检查,好在我家不大,也没有什么大家私,根本就藏不住人,所以很快就被我清了一次。

  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屋子里连只老鼠也没有,更别谈人了!

  而且屋里的东西都没有被搜略过的痕迹,甚至没有被翻一下,因为我这段时间都没有打扫,上面的灰尘仍然很是明显。

  这就奇怪了,不偷东西那闲着没事干嘛来撬我家的锁头,要知道这换一个锁都得十几块钱呢!

  我的心不禁一阵肉痛。

  随即,我把手中的扫把随便一扔,气呼呼地坐在桌子旁边,正想倒杯水来压压惊的时候却发现茶壶底下竟然压着一个黑色的皮包,皮包里面鼓鼓囊囊地似乎装满了什么东西。

  “不会又是照片吧?”

  我战战兢兢地打开了皮包,才刚开一条缝,就把我吓得连忙闭了起来,额头不断地渗着冷汗。

  里面竟然全是钱,满满的一包,全都是红灿灿的红太阳,约莫能有好几万块!

  我的眼中尽是不可思议,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被煮得沸腾,滚烫滚烫的。

  甚至我觉得鼻子的呼吸已经不足以给我提供足够的氧气,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我长这么大,连一百块的钱都少见到,更别谈这么一大包的人民币!

  我使劲地掐着自己的大腿,直至感觉到钻心的痛后,才肯相信眼前的事是真的。

  但是很快,我又像握着一个炸弹一样突然把那个皮袋猛地丢回桌子上去。

  双腿腾腾腾地往后退,把刚刚坐着的椅子都撞倒在地上。

  会不会是有人想用来栽赃我盗窃或者抢劫?要不然这些钱怎么会这么诡异的出现?

  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些钱,我是拿还是不拿?

  我不断地吞咽着口水,脑袋一片空白,但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看见我的话,他一定能够看到我双眼在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不拿白不拿,拼了!

  于是,我慌忙地一把抓住这皮包,然后把它丢进床底下,紧接着再将门给关上,用尽一切可以堵门的东西把门死死地堵住,然后才恍恍惚惚地躺在床上。

  我的身体还是在止不住地颤抖,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怕。

  模模糊糊中,我似乎梦到了我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大家都用尊敬的眼神看着我,甚至连龅牙和陈疯子都跑过来跟我道歉,但是画面一转,我就突然被一群穿着制服带着手枪的警察给铐住,他们说我涉嫌抢劫致人死亡,要枪毙!

  顿时把我吓得直接从床上弹起,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床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