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抗战之英雄血 > 第三二九章 不按套路出牌
  听着城门口传来的炮击声,待在城内的武田大佐跟百姓,内心无疑还是充满担心的。可眼下天黑,城中百姓也不敢随意走出家门,驻城的小鬼子更不可能撤退逃走。

  百姓之所以担心,是担心攻城部队进来后,会纵兵抢劫做祸害百姓的事。小鬼子担心,自然是攻城部队打进来,他们的小命难保。可没上面命令,鬼子又岂敢撤离!

  正当所有人觉得,城门口战斗持续越久越安全时,城中突然传来的枪声跟爆炸声,却令所有人吓一跳。甚至武田大佐听到枪声,立刻询问那里传来的枪声。

  负责保护守备司令部的警戒部队,也很快冲过来汇报道:“大佐,是军营那边的街道!”

  “八嘎!难道有人渗透进来了吗?”

  “枪声已经停止!想来,是小股部队的袭扰!我们的巡逻部队,正在追击中!”

  在守备司令部的日军,关注着军营方向传来的枪声时。制造这起突袭的胡敏义,正是奉胡彪的命令,带领麾下的作战队员,突袭正在街道巡逻的日军小分队。

  潜伏在暗处对着巡逻队连开数枪,击毙数名小鬼子后又扔出几枚手雷,再次撤到阴暗的巷道中。近在咫尺的枪声,无疑令军营门前的小鬼子心中为之一紧。

  原本一些站在阵地附近的小鬼子,也赶紧趴到堆起的沙包阵地中,眼神警惕的注视着军营门前的街道,却忽视了来自身后的致命威胁。

  恰恰就在这时,军营门前的探照灯突然暗下来。正当营前阵地的小鬼子惊讶时,胡彪一行已然快步冲刺,嘴里还嚷嚷着‘敌袭!支援!’的话!

  视线不明的情况下,趴在营前机枪阵地中的小鬼子,自然误以为胡彪是来增援的。对这些小鬼子而言,或许他们从未想过,此刻除他们外,军营已经没其它活着的小鬼子了。

  加上胡彪一行说出的扶桑语,这种熟悉的语言,进一步瓦解小鬼子的防范之心。先前距离阵地不足百米的胡彪一行,径直冲进了小鬼子设在营前的机枪阵地。

  正当有小鬼子询问道:“仓库那边没事吧?”

  冲到阵地中的胡彪也很直接的道:“没事!应该是我们的哨兵太紧张了!”

  回了这么一句话的同时,跟着胡彪冲进阵地的秦天佑等人,已经掏出携带的军刀,将控制的小鬼子抹杀。那怕过程中有小鬼子反抗,却依旧只能成为刀下亡魂。

  “清除!清除!安全!安全!”

  解决完目标的队员,不时报出‘清除’跟‘安全’的话,确认机枪阵地内的小鬼子解决完毕,胡彪也很迅速的道:“天佑,接管阵地!把弓弩队调过来!”

  “是,队长!”

  接管小鬼子布置在军营门前的机枪阵地,等于阻死小鬼子返回军营的途径。调弓弩队过来,也是为射杀闻讯回援的小鬼子,在军营门前开辟第二战场。

  除了军营仓库附近,布置少量的警戒队员外,胡彪带进城里来的作战队员,全部集结到军营门前。先前制造混乱的胡敏义,也重新回到了军营之中跟胡彪汇合。

  负责追击的小鬼子巡逻队,看着被打死在街道上的巡逻队员,自然也是极其气愤的。可追了一段路,他们发现袭击者早已经不见踪迹,想追也不知往那追。

  “回军营,看看军营那边有没有事!”

  带队的军曹,担心军营那边有可能出事,立刻带领麾下的士兵赶往军营。看着灯光昏暗的军营,军曹心中顿时一紧。就在这时,暗中突然传来声音道:“来人止步,口令!”

  暗中传来的声音,还有询问口令的话,带队的军曹反倒长松一口气道:“长治,回令!”

  结果令军曹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等待对方回令时,等到的不是回令,而是从暗中射来的索命弩箭。当弩箭射进喉管时,军曹才意识到军营果然出事了。

  只可惜,他们连示警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密集的弩箭给射杀。唯数不多的惨叫声,依旧无法提醒城中其它日军。等暗中的人冲出来补刀,惨叫声很快平息了下来。

  “尸体拖走!敏义,带一队人,冒充小鬼子的巡逻队,开始清理城中的巡逻队!”

  “是,队长!”

  让秦天佑留守军营,确保军营不失跟物资安全。胡彪跟其余作战队员,则以巡逻队的方式,开始向城中扩散出去。途中碰到的小鬼子,一律全部解决掉。

  带领狙击队同样外出的胡彪,临行时也吩咐道:“小武,给城外发报,开始攻城!”

  “是,队长!”

  尽管从军列上又缴获了不少炮弹跟火炮,可胡彪觉得炮兵连炮击了这么久,只怕城墙上已经剩不下几个小鬼子。为了让城中日军更紧张,必须施加更多压力。

  这种情况下,攻城就势在必行。早前进城前,胡彪也跟徐三刀交待过。接到胡彪发来的电报,徐三刀也很直接的挥手道:“狙击队、机枪队掩护,爆破组,上!”

  几名携带炸药包的作战队员,看着前方不远的城门,很快抱着炸药包便冲了出去。这个时候,城墙上已经没有探照灯,剩下坚守的小鬼子也不多。

  躲在隘墙中的小鬼子,看到有人朝着城门位置发起了冲锋,立刻尖叫道:“反击!反击!”

  问题是,剩下数量不多的小鬼子,根本无法形成有效反击。在爆破队员冲锋时,位于他们身后的狙击队跟机枪队,正在替他们进行火力掩护,城墙上小鬼子根本抬不起头。

  双方激战了一会,几名负责爆破的队员,很顺利冲进了紧闭的城门内。点燃炸药包上的导火索,带队的爆破组长立刻道:“兄弟们,撤!”

  从城门口迅速撤离的爆破组,跑到安全区域重新趴下,便听到城门口传来的剧烈爆炸声。看着轰然倒塌的城门,正在城内布置防御措施的小鬼子,也知道攻城战即将打响。

  让人有些意想不到的是,看着炸塌的城门,徐三刀很快道:“步兵炮排,顺着城门方向,进行炮火延伸。我倒要看看,小鬼子在城门街道上,布置了多少兵力!”

  按理说,城门被炸开,便是步兵冲锋的时候。可胡彪知道,小鬼子在城门街道,布置了大量的防御工事。一旦步兵冲锋,等待步兵的将是小鬼子的机枪扫射。

  这种情况下,先用炮兵犁一遍,在胡彪看来也是非常有必要的。那怕浪费一些炮弹,能减轻一些部队的伤亡,在胡彪看来也是值得的。

  看到城门被炸开,早前从城墙上撤下的小鬼子中队长,也很直接的道:“准备防御!”

  结果等硝烟散尽,依旧没看到从城门内冲进来的进攻部队。反倒是,令他们再次震惊的炮火打击。再次呼啸而至的炮弹,以城门街道为基点不断延伸。

  很多趴在防御阵地内的小鬼子,看着从天而降的炮弹,也只能死死趴在阵地内。倒霉一点的,直接被坠落到阵地中的炮弹给炸飞。而城门洞中,依旧没进攻的步兵出现。

  如此不符常理的攻城战,令小鬼子的中队长也很无语的道:“纳呢!他们怎么不进攻?他们究竟有多少炮弹!八嘎!难道他们想将这座城彻底炸烂吗?”

  原本指望凭借临时修建的防御工事,好好阻击一下攻城部队。结果城门都被炸开,攻城部队的步兵却始终不露面。依旧用他们头疼的炮兵,不断炮击他们所在的位置。这明显是不按套路出牌嘛!

  待在日军中队长身边的小队长,却有些担心的道:“中队长,只怕我们在这里的布置,已经被敌人知道了。他们动用炮兵,是想将我们的防御工事全部催毁!”

  “你是说,他们在城中的侦察兵,泄露了我们的布防情况?可他们怎么通知的呢?”

  “电台!他们在城内,肯定有秘密电台!”

  猜测到城外步兵迟迟不肯进攻,却动用炮火打击,就是为了催毁他们临时构筑的防御阻击工事。负责阻击的小鬼子,最终只能选择避让炮火,逃出炮火打击范围。

  听着城门街道传来再次传来的炮击声,已经将小鬼子巡逻队清理干净的胡彪,带着一个排左右的部队,终于抵达严阵以待的日军守备司令部外。

  将两个作战班派出,负责封锁守备司令部左右两则的街道,胡彪把先前从军营缴获的迫击炮拎了过来,架设完毕道:“开始炮击!”

  “是,队长!”

  随着架设好的六门迫击炮,同一时间向小鬼子的守备司令部开炮。待在指挥部的武田大佐,也在拼命中外界联络,希望能从附近调集援兵过来增援。

  很可惜,早前派出的守备部队,此刻大多都处于被围歼的状态中。等六枚炮弹,在守备司令部爆炸开来。正在城门口阻击的日军,也彻底的傻眼了。

  “八嘎!司令部遇袭!怎么办?”

  一边是已然洞开的城门,一边是守备司令部跟武田大佐的安危。这种左右为难的抉择,也令负责城门阻击的日军左右为难,不知应该保那个才正确。

  可很多日军在听到身后传来的爆炸声,就已经意识到,这次他们真的在劫难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