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麒麟诛胡传 > 第8章 剑,斗笠,黑衣人——江湖
  念吴睡去之后,张一良又听到那叮叮当当的声音。他确定,客栈不远处有人在干仗。睡也睡不着,于是就起身把襦裙穿好,悄悄打开房门,打算到客栈外面去看看。

  摸黑走木梯的时候一不小心打了个滑,张一良差一点摔了下来,情急之下用力一跳,竟从二楼直接跳到客栈大堂的桌子上。落地前张一良往上一提力,脚步轻轻贴在木桌上,稳稳当当。

  我去,老子真会轻功了。太tm爽了。张一良心理嘀咕道。

  此时店小二正趴在银柜后面睡着,张一良出了客栈,瞧瞧四周,没人,于是想再试试轻功。跳了好几次,却都没有飞起来,只是比他往常跳的略高一些。

  宝宝不开心了。张一良自言自语道。他循着声音绕过了两条街,远远看到一群黑衣人围着一个手持铁扇的男子,在一家妓院的屋顶上对峙。

  张一良悄悄躲在一头石狮子后面,一阵阴风吹来,妓院门口屋檐下的灯笼被风吹的左摇右摆,一只壁虎在灯笼上爬行,壁虎的影子投在妓院门板上,随风摇摇晃晃。

  青莲阵。为首的黑衣人话音刚落,屋顶所有黑衣人立即形成了一个莲花一样的战阵,将那持扇之人围在垓心。随后,黑衣人们动静协调,错落有致,一会儿看似一朵绽放的莲花,使那持扇之人无处可击;一会儿又似花瓣收缩,将持扇之人包住;一会儿又像是风吹莲花转动,绕着那持扇之人挥舞利剑。

  那持扇之人应对沉稳,不露出一丁点慌张,更没有任何破绽。群剑刺来,他却凌空轻跃,站在剑上;黑衣人们反应也是极快,第一梯队被破解,第二梯队立即翻身扬剑劈来,持扇之人一个灵蛇晃脑,又都躲过了;第三梯队六七人已从高空御风而来,那持扇之人使出了一招千魂出窍,动作快似闪电,叮叮叮叮,手中之扇已打弯几把劈来的宝剑,六七黑衣人胸口皆已吃上一掌,落屋顶之上,滚摔到地面。

  屋顶还在战斗,地上几个黑衣人边擦拭嘴角的鲜血,边匍匐到墙根运气疗伤。

  一受重伤的黑衣人对刚刚爬过去的黑衣人道:这鬼面书生不愧为江湖一流高手,一手千魂扇,竟无懈可击。看来只有等师父与那玉带水仙打完才能来帮忙收拾这书生了。

  那刚爬到的黑衣人有些失望,道:那玉带水仙,杀人剜心不见血,师父未必斗得过她。

  杀人剜心?张一良听到这个词便联想到他的无名师父。会不会是那玉带水仙杀了他师父全家?他心中琢磨着。

  黑衣人们追着那持扇之人跳到另一条街道继续打,这边落地的黑衣人短暂疗伤后也都轻功跳上房顶,继续追那持扇之人去了。张一良又隐约听到女子对话的声音,于是沿着这条街继续往前走。街道的尽头是一个码头,再过去便是一片辽阔的湖水。

  两个女子分别站在两条小木船上,看样子刚刚打完一阵,正在中场休息。

  左边木船上的人,一身黑衣黑裤,头戴斗笠,背挂披风,一手持剑,一手持鞘,眼睛直勾勾盯着前方。

  右边木船上的人,头上盘一个天鸾簪,身着软银轻罗百合裙,腰系流光宝玉带,在夜色之下显得格外清晰,双手抱臂,侧着身子,并不正面与黑衣人对峙,不可一世的傲气不免多吸引了张一良的眼睛。

  她们都是女的。

  赵王司马伦终要引来外敌,祸害中原,你等英雄豪杰,为何却要助纣为虐?黑衣女子道。

  城都王司马颖也不是什么好人,你们蜀中四怪为何要保他?白衣女子反问。

  司马伦乃鸡鸣狗盗之徒,却要激起江湖风波,今天就让我为武林除害。黑衣人说完举剑跃起,飞向白衣女子,奈何两船之间距离稍远,黑衣女子不得不中途降落,两脚轻轻踩水,继续轻功扑去,一剑扫向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却不纠缠,翻身一闪躲到黑衣女子身后,欲将强袭一掌,黑衣女子双腿劈叉,躲过那一掌,掌风击中水面,溅起高高的水花;没等白衣女子收回手掌,黑衣女子上身一仰,剑气已生,剑锋直切白衣女子的手臂,那白衣女子的衣袖竟是割不裂,原来她顺势将剑锋之力化解掉了。

  白衣女子一只手化解剑锋之力,另一只手已朝那黑衣女子脖颈后面击了一掌。随后白衣女子也轻功跳起,踩在黑衣女子肩上,踩飞了他的斗笠,跃到黑衣女子原来那只木船上了。显然,这白衣女子功夫更胜一筹。

  素闻浣花剑法变化无常,空灵缥缈,浣花妖姬陈师姐难道不能让在下领教领教么?白衣女子挑衅道。

  玉带水仙向来用鹤鸣九天剑作恶江湖,难道今日改用掌法了不成?黑衣女子挨了一掌,但想来没有大碍,站起来继续对峙着。

  我且问你。白衣女子似乎严肃起来了,继续说道:你们蜀中四怪,为何偷袭琅琊宗,诛杀琅琊门徒?

  那么你们仙鬼双侠又因何屠杀哑人村?黑衣女子道。

  果真是这玉带水仙杀害我师父。张一良躲在湖边街道旁的货柜里,暗自决定要找机会干掉这玉带水仙。

  两人互相责问,萧杀之气愈盛,那玉带水仙猛一跳,跃入空中,转眼已出现在黑衣女子上头,人没落地,掌气袭来。嗖嗖两声,浣花妖姬用剑划开那剑气,自己的招式也已架起来。只见她左手握拳,食指和中指伸直,右手持剑后收,未等那玉带水仙落地,浣花妖姬的宝剑已经逼来。

  玉带水仙的注意力都在浣花妖姬的剑锋上,才避开这剑锋,浣花妖姬的左手两指竟似锐利之剑戳向玉带水仙的腹部。玉带水仙来不及避开,但手已经抓到自己的玉带,只一转身,玉带变成宝剑,叮一声将浣花妖姬的手指击开。

  鹤鸣九天剑果然非同凡响。那穿黑衣的浣花妖姬道。

  浣花剑法也非比寻常。玉带水仙答。

  没等玉带水仙站稳,浣花妖姬下盘扎稳,左掌内收,右手持剑在船边朝着水面迅速转圈,呼啸之声响起,那宝剑竟如龙卷风似得卷来一团水,只一提,那水竟变成数十把冰剑飞向玉带水仙。

  啊!那玉带水仙略惊,道:浣花神蜂剑

  没错,这便是浣花剑法第三招第二式,浣花神蜂剑。浣花妖姬打出神蜂剑之后,自己持真剑凌空飞转,刺向玉带水仙,像一枚螺丝钻入木头中。玉带水仙挥舞着她那薄如刀片的玉带剑,叮叮叮打下了几枚冰剑,却敌不过数十把冰剑在自己身边呼啸,只好双手一展,跃到水面,踩水跳到岸上来。

  那神蜂剑竟像一群马蜂一样追逐着玉带水仙。水仙在岸上一边面对着飞来的冰剑叮叮叮的打击着,一边向后退,恰好朝着张一良这边来。

  机会来了。张一良兴奋异常。

  还剩两三步的距离,玉带水仙却站在原地继续击落冰剑,马蜂一样的冰剑已被击落打扮,只剩几把,张一良觉得再不出手就没机会了。于是从那货柜后窜了出来,用尽全身之力,在那玉带水仙身后猛击一掌。

  那一掌力量之大,张一良自己都无法相信。双手打出的这一掌,竟将玉带水仙打出去数十米远,直接把她打到湖中心,没入湖水之中,影子都没看到。

  此时,浣花妖姬已在岸边,看到这一掌也着实吃惊,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操起宝剑,从张一良斜前方刺来。张一良没有江湖经验,又是个神经大条,还沉浸在为师父报仇的欣喜中,并不知道那浣花妖姬会来刺他。

  剑锋只有十步距离,张一良才看到,躲避已经来不及,剑已经到眼前。张一良心想,完了,完了,要告别我的穿越生涯了……

  叮叮叮……张一良一睁眼,浣花妖姬的宝剑竟被什么东西打落了,浣花妖姬手臂也中了一招,殷红的鲜血立马滴滴答答掉在地上,她并不了解情况,以为中了埋伏,落荒溜走了。

  张一良才想回头,就被人抓住手臂,拉到街巷之中。

  这人正是唐门的唐夕。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