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明医天下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截胡
  听说张佑再次遇刺,李文进顿时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自嘲的一笑道:“瞧咱家,你这不好模拉样的站在这儿么,看来没事……刺客呢?又被他跑了吧?”

  “这回那刺客可没跑成,被大人一枪射中了胸口,大人刚给他做完手术,现在还昏迷着呢。”李妍插话道,由于有旁人,是以言语间称“大人”而不名。

  张佑笑着摆了摆手:“先不说他了,义父,刚才您骂张鲸老匹夫,他怎么惹你了?”

  “还不是因为兵仗局掌印这个位置,原来掌印的那个老钱昨天晚上突然得了暴病,半夜就被送进了安乐堂,得到消息之后,本来咱家琢磨着你一直捣鼓火器,想推荐李春明去当兵仗局的掌印,谁承想张鲸老匹夫倒是耳目灵通,没等咱家跟太后开口,先去找了皇帝……”

  “他推荐的谁?”张佑一阵感动,笑着打断李文进问道。

  安乐堂是专门医治内官的地方,就在北安门里,不过高等的宦官有了病一般都由御医医治,兵仗局份属二十四衙门,权势颇重,掌印钱公公竟然连夜被送进了安乐堂,想来得的定是某种急性传染病。

  张佑没怎么跟这个钱公公打过交道,对此倒没有什么感觉,他更关心是谁接任了钱公公的位置。

  “还不是他的大义子,掌家刘呗,他们弟兄属他混的差,这次张鲸将他从内府供用库调出来,算是弥补他了。”

  “原来是那个笑面虎。”张佑皱了皱眉,以前钱公公掌印,需要火药钢铁之类的,只要自己一个条子就成,如今换成刘,怕就没这么轻松了。

  他有些遗憾,不过,眼见李文进仍在生气,不好雪上加霜,安慰他道:“算了义父,截胡就截胡吧,以后有的是机会,正好我也想入宫找娘娘呢,您来的正好,有件事儿,还是先跟您商量一下吧。”说着一顿:“此处人多不便,咱还是去书房说罢。”

  “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进了书房,李烁亲自给李文进奉茶后退了出去,端茶轻啜,李文进这才问道。

  “好事,一件事关咱们大明国运的大事!”张佑微微一笑,说道:“您还记得前些日子我托您找到那两种高产作物吧?有消息了……”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好事儿,利国利民,太后断无不同意的道理。”听张佑详细说了一遍遇到亚尔弗里德兄妹等人的过程后,李文进点头称善,接着话锋一转:“就只一样,你不说这两种作物你也没有见过实物,乃是从书上看到的么,别不远千里的弄了来再不长,南橘北枳嘛,到那个时候,你可得做好被太后取笑的准备。”

  张佑笑了笑,并未和李文进争辩。

  ……

  太后果然没说别的,痛痛快快的给了张佑一道懿旨。至于抓住不留行客的事情,由于尚未确认幕后的主使是谁,他并未告诉李太后万一那人和李太后有什么特殊关系呢?没的打草惊蛇。

  出宫时正好碰见兰琪进宫,张佑见其神色不善,急忙迎上前打听:“怎么了琪姐姐,不会是又回张府来着吧?”

  兰琪匆忙摇头,想了想,又叹息着点了点头:“跟张鲸吵了一架……算了,不提了,你这是……?”

  “姐姐,你就是不听我的话,这种人,早点儿跟他分开算了。”张佑答非所问的说道。

  兰琪幽幽再叹,先扫一眼张佑身旁默默不语的曹爱金,又看了看旁边的春杏跟夏荷,摇摇螓首,说道:“哪儿有你说的这么简单……行了,不跟你说了,你忙你的去吧!”

  “你……我真是被你气死了!”眼见兰琪转身就走,张佑忍不住握拳狠狠挥了挥。

  兰琪的身子略怔了一下,并未回头,很快就拐进了东华门。倒是夏荷跟春芳,边亦步亦趋,边回首张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佑总觉得春芳的表情有些意味深长。

  “老匹夫,抢我兵仗局掌印的位置也就算了,居然又欺负兰琪,你特么等着,迟早有一天老子宰了你个够娘养的。”

  得不到兰琪的支持,张佑也不好主动跟张鲸撕破脸,暗暗发了半天狠,眼见天色已晚,想起怀里的懿旨,不再逗留,上马往回驰去自始至终曹爱金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张佑忍不住开始怀念李妍在自己身边的日子,甚至想,若是没抓住不留行客就好了,现在倒好,危险解除,再不好强留李妍在自己身边了。

  下午郑爽带了银票回平谷筹备钱庄的事宜,李妍则准备和张夫人一道回一趟宣府。

  晚饭很丰盛,张佑破例喝了点酒,算是给李妍送行。

  “不用送了,又不是不回来了。”离开的时候,眼见张佑送出大门老远仍旧不想回去,李妍忍不住也有些淡淡的失落,只是却并不想表现出来。

  “再送一截儿吧,到前边十字路口我就不送了。”月华如水,照在已经恢复女装的李妍身上,愈发令她美的惊心动魄。

  “真是个傻孩子!”李妍并未留意张佑的目光,笑了笑,没再劝说,默默的往前走。

  视线追随着她扭动的屁*股,一时间,张佑也不知说什么好,也沉默了下来。

  终于来到了张佑所说的十字路口,李妍穿蹬上马,居高临下的说道:“明天一早我就和张夫人离京,今日就算辞行了,你就不要再来送了。”

  张佑点了点头:“一路顺风,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有机会的话,去看看霞儿,她在宫里边儿其实很孤单。”沉默片晌,李妍丢下这句话后,再不迟疑,纵马冲了出去。

  蹄声远去,直到李妍曼妙的倩影消失在月色之中,张佑才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转身回府。

  “大人,您和您姑妈的感情真好。”玛丽居然还没有休息,张佑刚进大门她便迎了上来。

  张佑笑了笑,说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

  “睡不着,我是特意等着大人您呢?”

  “哦?”张佑惊讶的挑起了眼眉。

  玛丽露出整齐而又雪白的牙齿,笑的十分灿烂:“您的格物所令我十分震撼,我想问问您,能不能让我也加入进去啊?”

  “加入当然没问题,不过,你能不能跟我说说玛丽女王?”张佑毫无困意,看着身姿丰润的玛丽,忍不住再次想起了那位历史上鼎鼎大名,艳名远播却又一生悲情的玛丽斯图亚特。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