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他从火光中走来 > Chapter 06
  r06

  夏晚被呛了。

  脑海中迅速对南初做出判断——这小姑娘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好对付。

  她做事善于计划,面对突如其来的对手,她需要时间思考,待烟雾散尽,小姑娘的脸更为清晰。

  南初不是攻击性的长相。

  娱乐圈很多女明星的长相都带有攻击性,特别是上了妆之后,可气质却是各种傻白甜。

  南初恰恰相反,她眉眼清淡,皮肤细腻,脸型偏圆,轮廓弧度很柔和,是一种清淡的美感,她的攻击性只有给对方下马威时,才会显现。

  就比如刚才——

  夏晚隔着透白的烟雾,也感觉到了南初那个眼神。

  好像猎手,看到猎物时一瞬间的精光。

  冷静、狡黠、志在必得。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妖精说话了。

  “前年。”

  夏晚没隐瞒,甚至语气里还有些隐隐的得意。

  虽然南初漂亮,身段也好,但至少在时间上,她赢了。

  她先来的。

  一瞬静默。

  夏晚去看南初的神色,她闲适地靠在琉璃台上,细长的指尖夹着一根烟,眉眼温顺,嘴角始终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

  门外传来一声大吼:“你们俩掉进去了?!”

  是林启。

  南初最后抽了口,把烟掐了,按灭在洗手台上,丢在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转身洗手,对着镜中的夏晚说,

  “夏医生,我十六岁就认识他了。”

  说完抽了张纸巾,擦干净走出去。

  身后的人,如遭雷击。

  ……

  南初一走出去,就看见门口站着两人。

  林陆骁抱臂靠墙,一只脚勾着,侧眼往她这边睨一眼,很快收回。

  林启一个健步窜到她面前,跟个小猴子似的,在她身边左嗅右嗅,“烟瘾犯了?”

  南初推开他,口气不耐:“你比沈光宗还管的宽。”

  林启跟上去,在南初耳边喋喋不休:“上次在米兰跟你说的,你又忘了?!你身体不好你还抽烟!”

  南初皱眉,“……”

  “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哪有那么多烦心事!?”

  “……”

  “是不是又看微博了?”

  “没。”

  “那些人还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你跟这儿气自己划不划算啊你?赶紧给我把烟戒了!”

  南初简直想拿个塑胶带给他嘴封上,“沈光宗上身啊你!?”

  林启恨铁不成钢,在南初手臂上掐一把,“你不戒就不给你吃我的生日蛋糕!”

  林启嗜蛋糕如命,能吃他蛋糕的人也不多,南初算一个。

  可到底是男孩,下手没轻没重,又掐一把,“戒不戒你?!”

  南初打开他的手,脸色低沉。

  林启是知道南初这人,随和的时候说啥都可以,不轻易生气,真要把她弄生气了,冷暴力技能解锁,十天半个月都别想找到她。

  少年彻底被唬住,嘟囔:“凶什么凶。”

  夏晚跟在后面出来。

  林启跟南初走在前头,林陆骁插兜闲散地走在后头,他人高大,比两人都高,背影笔挺,腿长,但不细,黑色长裤裹得腿型匀称,有力不粗壮。

  林启跟南初说话的时候,他眼神很淡,嘴角有弧度。

  她连忙紧跟上去,低声叫他:“林陆骁。”

  他漫不经心地:“嗯。”

  “你跟南初以前认识?”

  夏晚说话时,拿余光打量他,仔细观察他的神情。

  林陆骁低着头,听到这话,嘴角的笑淡了,渐渐敛住,很轻的嗯了声。

  夏晚:“怎么认识的?”

  “一次意外。”

  林陆骁显然不愿意谈太多。

  “哦。”夏晚叹息。

  林陆骁看她一眼,“她跟你说什么了?”

  夏晚浅笑:“听她口气挺暧昧的,我以为你们俩……”

  话说一半,夏晚故意没说下去,悄悄挑着眼去看他。

  林陆骁嘲讽地笑了下。

  夏晚又说:“她真的很漂亮,就是爱抽烟,你要跟她熟,就跟她说说,抽烟对身体不好的。”

  林陆骁:“不是很熟。”

  “噢。”

  四人回到包厢。

  点了蜡烛,把蛋糕切了,其余的抹在林启脸上,完事儿,准备收拾东西回家。

  夏晚问林陆骁:“你开车来没?没开我送你?”

  被一旁准备去卫生间洗脸的林启听到了,说:“晚姐,你走你自己的,我让司机来接了。”

  夏晚又看向南初:“南小姐,我送你吗?”

  不等南初说,林启又回:“我也让司机来接了。”

  夏晚:“……”

  夏晚走后。

  林启去卫生间洗脸。

  外面天色渐黑,一勾清月挂在天边。

  外头霓虹闪烁,酒店的另一边是北浔的林江,这条江有百年历史,江面上泛着大小渔船,两岸挂着七彩的灯盏,倒映在江面,茕茕孑立。

  包厢里就剩两人,两对面坐着。

  忽然静下来,就这么干瞪着看对方,气氛怎么说呢——

  有点奇妙。

  林陆骁靠在椅子上,敞着腿,低着头,打火机在他手指尖来回打转。

  南初切了块蛋糕,问他:“还吃吗?你刚刚一块都没吃。”

  林陆骁向来不爱吃甜食,头都没抬,直接拒绝:“不吃。”

  南初点头,收回来,放自己面前吃了。

  “你生日几号?”南初叉开一小块,咬着叉子,看他。

  林陆骁不说话。

  “不会这也保密吧?”

  林陆骁收了打火机,塞进裤兜里,抬头看她:“8月9号。”

  南初算了下日子,“那就是下个月?”

  “嗯。”林陆骁把话说在前头:“但我不过生日。”

  “我也没说要帮你过啊。”南初冲他眨眼。

  “……”

  你说你接啥嘴,你又说不过她。

  有了这个认知,林陆骁决定接下去不再搭理她,轻嘲地弯了下嘴角,然后去摸桌上的烟盒,直接叼一根在嘴里,又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单手虚笼着,冲南初递了个眼神,似乎在征求她的同意。

  南初比了个“您请”的手势。

  打火机瞬亮,烟头被吸燃,林陆骁深吸一口,散着烟雾,把打火机往桌上一丢,目光转向窗外。

  南初扒着蛋糕,看他。

  娱乐圈有很多长得比他好看的小鲜肉,但都没他耐看。

  林陆骁线条很硬,五官很正,抽烟时微微皱起的眉头,宽肩窄臀,他不健身,但很有肌肉,他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弓着背,腹部弯着,t恤贴着,隐约能看到腹肌线条,但不明显。

  掀起衣摆下的风景一定很可观。

  灰白的烟雾像是一层屏障。

  南初有了想法。

  她伸手抓了把奶油,腾地站起来,往前倾身伸手,就隔着一张桌子去抹林陆骁的脸。

  林陆骁反应很快,余光看到有东西冲自己过来,条件反射一把握住。

  是只女人的手。

  柔软细腻,冰凉纤瘦。

  他第一反应,怎么这么小,稍微用点力,似乎就能掰断。

  男人的手掌宽大温厚,还有点糙。

  女人的手腕细腻纤瘦,还有点滑。

  心思各异。

  “你干嘛?”

  林陆骁声音有点哑。

  南初看他表情总觉得下一秒会拎起整个蛋糕盘子扣在自己脑袋上,“抹蛋糕是惯例,这是来自寿星的祝福。”

  “接着扯。”

  林陆骁拉着她的手腕,嘲弄地看着她。

  南初大着胆子,又把手往前伸了伸,“试试?”

  腕上的力道又重了。

  林陆骁拉着她的手腕,往边上一拉,声音很淡:“闲得你?”

  南初人直接被拽过去了,弯腰弓背,领口微敞,她人很瘦,精细的锁骨下是女人姣好的勾线。

  南初平时的内衣大多款式奔放,系带的,蕾丝的,聚拢的……

  但偏偏今天要爬九盲山,穿了件运动内衣。

  胸都给勒平了。

  南初下意识捂住领口。

  林陆骁轻挑眉毛,那不屑的表情像在说——

  有东西给我看?

  南初捂领口当然不是因为怕被看,她今天要是穿件性感内衣,估计她会好好让他欣赏欣赏。

  “你那什么表情?”南初说。

  “没什么。”

  他把手松了,靠回椅子上,抽了口烟。

  “胆小鬼。”

  “……”

  “看就看了呗。”

  “……”

  林陆骁拿眼睛斜看她,“嗯看了。”

  南初:“……”

  林陆骁吐了口气,轻哧:“我以为你还是十六岁呢。”

  “……”

  你他妈说的还真是大义凛然啊!

  ————————————————————————————————————————

  今天作者有话说放这里:

  怕很多人不看作者有话说。

  是这样,我决定改个名字。

  《你来时繁星照路》

  你们觉得怎么样?

  有好的意见也可以提哦.

  反正我是个取名废~

  真的也想不出啥好的名字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