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太古狂魔 >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沐丹师!
  当初,秦宇在天荒主城凭借天旨大杀四方,威慑群雄时,鹿麒麟就在天荒主城看着,那一战,可谓惊心动魄,让鹿麒麟震惊之余又激动万分。

  秦宇或许不知道,那一战对外来者的意义有多么重大,那一战让仙之天地的所有外来者扬眉吐气了一番,让仙之天地的妖孽不在和以前一样轻视外来者。

  可以说那一战让所有外来者的地位上了几个台阶,令仙之天地的妖孽不敢在轻视外来者。

  所以,秦宇之名在外来者,特别是青年妖孽中很有声望,甚至鹿麒麟听闻有诸多青年妖孽想追随着秦宇,只是苦于秦宇已经销声匿迹了。

  而这次,秦宇出现在大荒战神殿,并且以少殿主身份出现…更让外来者妖孽振奋。

  前段时间离开仙之天地时,鹿麒麟就听闻了有诸多妖孽在赶往大荒战神殿,试图拜入大荒战神殿之中。

  除此之外,在大荒战神殿外门之事后,整个大荒战神殿内外门都在议论着秦宇的身份以及温夕道长老的身份,那时候,鹿麒麟听闻了太多太过关于大荒战神殿等等传闻。

  这些传闻让鹿麒麟很是震惊,诸如身为少殿主的秦宇乃大荒战神殿身份最高者,甚至日后会执掌大荒战神殿。

  虽说大荒战神殿在九大仙域并没有根基,但大荒战神殿中诸多内门强者有着很多势力都和九大仙域的顶级势力有着密切的关联,就如温夕道长老这般的不在少数…

  而鹿麒麟听闻,温夕道背后的家族……可是有活着的圣境!

  正是因为在大荒战神殿听闻了太多的传闻,以至于,在秦宇面前,鹿麒麟不敢有任何的傲气,有的是敬畏以及敬佩,甚至……崇拜。

  之前看到秦宇动用神魂链锁时,鹿麒麟以为自己是眼花了,而随之,秦宇和刘元龙一战,才让他真正确定这名为李有才的弟子就是名震仙之天地、九大仙域的九极使君,大荒战神殿少殿主秦宇!

  看着鹿麒麟激动的模样,秦宇淡然一笑,道:“在这里,我叫李有才,而且我也不想让他人知道我的身份,不管是在哪里。”

  虽说有温夕道出面,但这个身份毕竟有些特殊,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秦宇也不想暴露。

  “嗯,我知道的。”鹿麒麟点头,又道:“对了,李大哥,飞龙那里你就别放在心上了,麒麟保证他再也不会来打扰李大哥了。”

  秦宇目光微眯,淡淡点头,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沉吟片刻,道:“王天罡长老和那武烈交战,应该没事吧?”

  虽然王天罡有些不靠谱,可毕竟这次他是为自己出手,所以,秦宇也不想他有个三长两短。

  “没事的,李大哥,在极道圣宗里还没几个人敢让王长老吃亏,你不知道……说起来,武长老其实怕了王长老的…”鹿麒麟道。

  秦宇闻言这才放下心来,便朝着擒龙峰山腰走去。

  “李大哥,你知道吗?我鹿麒麟这一辈子敬佩的人很少,但你绝对是一个……”鹿麒麟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确定这不是梦,确定秦宇竟真是极道圣宗弟子,鹿麒麟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

  与此同时,极凶圣域,南部大城,天泽主城,某个客栈!

  “沐霖丹师的爷爷已经仙逝了,听闻是三味丹铺下的毒手…可惜了啊,沐丹师这些年来没少为大伙炼制丹药,就因为他的手工费比三味丹铺要少一半,抢了三味丹铺的生意才惹来的祸事。”

  “哎,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三味丹铺的背后是三味丹宗?三味丹宗虽不是大宗,但其传承来自极凶圣域南部大宗天火道丹宗,有天火道丹宗这颗大树,大家也都是敢怒不敢言啊。”  “不是呢,我听说是沐丹师的炼丹天赋极高,在曾经有极凶圣域顶级宗门天地造化宗的丹师看上,想带回天地造化宗,但沐丹师为了能够好好陪他爷爷并未答应,不过,听说那名丹师给沐丹师留下了令

  牌,那时沐丹师想修炼了,可以去天地造化宗找他。”

  “对,我也是这么听说的,好像就是因为天地造化宗的强者,才让三味丹铺不敢动沐丹师丝毫,否则,早就将沐丹师赶走了。”

  “哎…以前还有沐老爷子牵扯着沐丹师,如今沐老爷子仙逝,只怕沐丹师尽孝之后便会离开了…日后大家想要炼制品级较高的丹药只怕要缴纳费用要昂贵的多了,可恶的三味丹铺。”

  …

  客栈里众多修为较低的修士议论纷纷,言语中都带着一份惋惜和不忍之意。

  在客栈靠窗部位,一名样貌普通的女子正静静的品尝着美味,这女子虽然样貌普通,但如果有人仔细看的话,能够发现她双眼很美,带着别样的魅力。

  听着众人谈论,女子美目中露出了一份诧异和好奇,女子沉吟片刻,朝着旁边桌椅的的一名中年修士问道:“这位道友,不知那沐丹师在何处。”

  “离开天泽主城一直往南约莫五百里处,清源江边会有个小村子,你去那里打听下就知道了。”那中年修士看了眼女子道。

  “多谢!”女子说完便留下了一颗下品仙石离开了。

  半日后。

  清源江畔的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一名俊俏青年头戴白巾,双膝跪在地上,满脸泪痕,目光无神的望着面前的黄土堆积而成的坟墓。

  “小子,时间到了,七天了,现在可以跟我们走了?”

  就在这时,两名修士踏空飞来,落在了俊俏青年身边,看着俊俏青年,那名是身体健壮,脸上有着一道狰狞刀疤的男子话语粗犷道。

  俊俏青年置若罔闻,只是望着坟墓,如行尸走肉。

  “直接带走!”另一名身体消瘦,身着黑袍的银钩鼻中年男子冷漠的撇了眼俊俏青年,突然开口。

  那刀疤男子点头,直接大步一迈,出现在俊俏青年身后,直接扣住了青年的肩膀想强行带走。

  俊俏青年浑身气息绽放,奋力挣扎,想挣脱刀疤男子的手。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若非是李丹师点名了要你做丹仆,否则你早就跟你爷爷去下面汇合了,我们已经等了你数日,不要得寸进尺了。”刀疤男子冷笑说道。

  俊俏青年双眸深处拂过了浓浓的怨毒和恨意,但都被他完美掩盖,他知道现在不是这两人的对手,就算报仇也要隐忍,想到此,他放弃了挣扎,嘶哑道:“在给我半个时辰。”

  “一息时间都别想,还半个时辰??”那刀疤男子冷笑,直接掐着青年的脖颈,如掐着小鸡般便欲踏空离去。  “请问,哪位是沐霖沐丹师?小女子姓庄名莲,久闻沐丹师炼丹造诣极高,恳请沐丹师帮我炼制一炉丹药,价格嘛…如果能用两个人头来抵,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就在刀疤男子欲带走俊俏青年时,一道悦耳如黄莺般的声音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