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少帅 > 第3884章 乌云压顶
  下午两点,戴公馆。

  刚刚睡了一个午觉起来的戴公公,就见到宗协会一名助理站在门口,他微微皱眉挥手让她进来,还没开口询问,后者就把一份文件递交给戴公公:“会长,中央来了电话,希望你参加例会。”

  “例会?”

  戴公公神情一愣,随后拿过文件扫视:“我已经很久没有参加过例会了,那帮老头跟我也没什么好聊的,中央怎会还要我参加例会?”说到这里,他手指轻轻一挥:“你回去吧!我知道了。”

  宗协会助理微微低头,随后一脸恭敬离去,就在他身影消失在戴公馆后,书房闪出一个微微皱眉的中年男子,戴公公在沙发上坐下来,捏着中央要求参会的记录,淡淡一笑:“会内出事了?”

  “会内没出事!哦,不,早上有一点小事。”

  冒出来的中年男子呼出一口长气,一脸恭敬的汇报:“苗疆那边有两个小教派打了起来,死伤十三个人,不过已经被我们分会低调处理完毕,只是这点小事,中央不会让你过去参会问责啊!”

  戴公公微微眯起眼睛,淡淡追问:“为何打起来?”

  “为何?”

  中年男子有些诧异的望了主子一眼,老人一般都不会理睬这些小事,除非是少林方丈跟峨眉师太火拼才会有兴趣,想不到今天对小冲突心血来潮,当下忙出声回道:“双方庙堂被泼了东西。”

  “墙上还流下诋毁字眼,最后还公然落款肇事者名字。”

  中年人脸上划过一丝苦笑,声线平缓补充:“所以双方召集上百名教徒火拼了一场,附近警察赶赴过去时已经倒下七八人,鸣枪警告也没用,如非分会精锐出手,双方怕要打一个至死方休。”

  “不过事情已经压下来了,双方情绪也安抚了。”

  中年男子颇为自信:“不会再闹大事情。”说得这里,他微微偏头道:“虽然说这是十年来第一件宗教激烈冲突,但中央应该不会因这点小事情特意怪责你,更不会在每月例会上质问你啊。”

  “难道是看我久未到场,所以就让我露露脸?”

  戴公公把文件丢在茶几上,双手拢拢头上银白的头发,随后呈现出一抹和蔼笑意,打趣开口:“或者是你于宗海‘死’了之后,没有人去聆听中央的指示,所以上面就要我这老骨头过过场?”

  中年男子苦笑摇头,双手一摊回道:“我有安排的!我已经安排了人员每个礼拜向******委汇报宗协会状况,******从来没有任何异议或者不满,反而让我们自主做事,因为他们相信戴老。”

  “相信我?这就是客套话了。”

  戴公公脸上划过一丝讥嘲,语气平淡开口:“与其说他们相信我戴公公做事,还不如说他们不想碰宗协会这摊子,全天朝最吃力不讨好的部门莫过于宗协会,因此他们是能不负责就不负责。”

  中年男子没有接这些话,只是叹息一声道:“事实或许如此!不过这样也好,让我们能够自由自主,不需要被中央和各方束缚太多,如果宗协会真来几位大老爷,组织的日子就会难过了。”

  说到这里,他话锋偏转:“戴老,这例会可能就过过场。”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戴公公靠在沙发上,枯瘦的手指微微一抬:“宗海,备车!我去中南海溜达溜达,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顺便见见那些还不死的家伙,更重要的是,我要提提子嫣让他们心理有所准备。”

  “戴老,要不你还是别去了?”

  中年男子看着有些咳嗽的老人,声音恭敬开口:“这例会纯粹就是大家聚聚,探讨一些尘埃落定的事情,你去到那边纯粹是干坐两个小时,不由让人找个借口推掉它,或者让其余兄弟旁听?”

  “电话都打来了,总还是需要走一踏的!”

  戴公公摆摆手:“毕竟我几近一年没去例会,很可能是上面怕引起闲话;至于让人旁听更不妥,那会显得我过于自大,在这个圈子中混,不需要太多人敬重你,但绝对不能让太多人敌视你。”

  “戴老,我还是坚持不要参会。”

  中年男子咬着嘴唇思虑一会,随后很认真地开口:“除了每月例会无聊之外,更重要的是事出常态必有妖,我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总之心里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你最好不要参加这个例会。”

  “你在家看着,我去去就来。”

  戴公公扶着沙发缓缓起身,随后就颤巍巍的走向门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年岁大了,还是最近无聊太多了,一个小小例会我跟你闲扯半天,多大的事,被你搞得像是去鸿门宴?那是中南海。”

  “能有什么危险?何况我要提提子嫣。”

  说完这话,戴公公就径直领着数名保镖离去,中年男子脸上相当无奈,他努力深呼吸几口气,想要用戴公公的话说服自己,可是心里却依然怦怦直跳,他犹豫了一会,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小心驶得万年船!

  此刻,戴公公正遥望着渐渐远去的戴公馆,脸上闪过一抹看不透的落寞,他忽然发现自己走的有点仓促了,应该给金鱼再喂一次食物,给花草再浇一次水,甚至应该找文子嫣再吃一顿大包子。

  老人叹息一声:“遗憾啊。”

  他抬起头,远方天空正飘来几朵乌云。

  与此同时,中央办公室先后接到两个电话,原本中午就要回来天朝的一号首长和任老,在临上飞机前都遭受到炸弹言论威胁,为了安全起见,两人都只能改期再回天朝,所以不参加今月例会。

  华基伟听到消息后微微皱眉,随后就让人去京城机场协查,竟然国外发生针对性危险事件,那么难保京城机场没有隐患,毕竟现在是钓.鱼岛的敏感时刻,谁知东瀛右翼分子做出什么龌蹉事。

  “三点的例会推迟半小时,让他们先在会议室聊着。”

  华基伟对着秘书淡淡开口:“我要处理一些事情。”接着他瞄了一眼今天将会出席的参会成员,神情微微一愣:“老戴不是一向不来参加例会的吗?怎么今天也过来?他是不是有什么要事?”

  “名单是中央办公室提供的。”

  气质不凡的女秘书忙回应:“可能是他想见见大家。”接着她微微偏头:“也可能跟早上的宗教冲突有关,我中午跟你汇报过,苗疆死伤十多名人士,这是天朝十年来第一起宗教冲突事件。”

  “也许戴老是怕大家担心,所以过来说清楚。”

  华基伟轻轻点头,扫过半米高的文家叹道:“这老家伙,有清闲不享受,还有兴趣来参加例会,折腾什么宗教冲突,改天该把他抓过来帮我审批这些文件,算了,不说他了,你去做事吧。”

  秘书微微鞠躬,随后就离开办公室。

  时钟指向二点四十分,戴公公车队驶入了中南海,当他走入会议室时,全场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就齐齐大笑了起来:“老戴,几百年没见你出现了,还以为你吃了千年灵芝,突破修仙去了。”

  “天上日子不好过啊。”

  戴公公涌起一抹笑意,看着王华华开口:“所以我下来找你了。”

  昔日军中大将王华华站了起来,拉开椅子开口:“找我啊?好啊,来,坐这里,咱们哥俩谈谈如何修炼,你每天接触三山五岳的人,肯定有不少长生心得和灵丹妙药,拿出来便宜下各位兄弟。”

  其余人也都笑了起来,纷纷附和:“千万不要独吞。”

  在会议室笑声不断时,门外悄悄驶来七八部任家车辆。下午两点,戴公馆。

  刚刚睡了一个午觉起来的戴公公,就见到宗协会一名助理站在门口,他微微皱眉挥手让她进来,还没开口询问,后者就把一份文件递交给戴公公:“会长,中央来了电话,希望你参加例会。”

  “例会?”

  戴公公神情一愣,随后拿过文件扫视:“我已经很久没有参加过例会了,那帮老头跟我也没什么好聊的,中央怎会还要我参加例会?”说到这里,他手指轻轻一挥:“你回去吧!我知道了。”

  宗协会助理微微低头,随后一脸恭敬离去,就在他身影消失在戴公馆后,书房闪出一个微微皱眉的中年男子,戴公公在沙发上坐下来,捏着中央要求参会的记录,淡淡一笑:“会内出事了?”

  “会内没出事!哦,不,早上有一点小事。”

  冒出来的中年男子呼出一口长气,一脸恭敬的汇报:“苗疆那边有两个小教派打了起来,死伤十三个人,不过已经被我们分会低调处理完毕,只是这点小事,中央不会让你过去参会问责啊!”

  戴公公微微眯起眼睛,淡淡追问:“为何打起来?”

  “为何?”

  中年男子有些诧异的望了主子一眼,老人一般都不会理睬这些小事,除非是少林方丈跟峨眉师太火拼才会有兴趣,想不到今天对小冲突心血来潮,当下忙出声回道:“双方庙堂被泼了东西。”

  “墙上还流下诋毁字眼,最后还公然落款肇事者名字。”

  中年人脸上划过一丝苦笑,声线平缓补充:“所以双方召集上百名教徒火拼了一场,附近警察赶赴过去时已经倒下七八人,鸣枪警告也没用,如非分会精锐出手,双方怕要打一个至死方休。”

  “不过事情已经压下来了,双方情绪也安抚了。”

  中年男子颇为自信:“不会再闹大事情。”说得这里,他微微偏头道:“虽然说这是十年来第一件宗教激烈冲突,但中央应该不会因这点小事情特意怪责你,更不会在每月例会上质问你啊。”

  “难道是看我久未到场,所以就让我露露脸?”

  戴公公把文件丢在茶几上,双手拢拢头上银白的头发,随后呈现出一抹和蔼笑意,打趣开口:“或者是你于宗海‘死’了之后,没有人去聆听中央的指示,所以上面就要我这老骨头过过场?”

  中年男子苦笑摇头,双手一摊回道:“我有安排的!我已经安排了人员每个礼拜向******委汇报宗协会状况,******从来没有任何异议或者不满,反而让我们自主做事,因为他们相信戴老。”

  “相信我?这就是客套话了。”

  戴公公脸上划过一丝讥嘲,语气平淡开口:“与其说他们相信我戴公公做事,还不如说他们不想碰宗协会这摊子,全天朝最吃力不讨好的部门莫过于宗协会,因此他们是能不负责就不负责。”

  中年男子没有接这些话,只是叹息一声道:“事实或许如此!不过这样也好,让我们能够自由自主,不需要被中央和各方束缚太多,如果宗协会真来几位大老爷,组织的日子就会难过了。”

  说到这里,他话锋偏转:“戴老,这例会可能就过过场。”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戴公公靠在沙发上,枯瘦的手指微微一抬:“宗海,备车!我去中南海溜达溜达,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顺便见见那些还不死的家伙,更重要的是,我要提提子嫣让他们心理有所准备。”

  “戴老,要不你还是别去了?”

  中年男子看着有些咳嗽的老人,声音恭敬开口:“这例会纯粹就是大家聚聚,探讨一些尘埃落定的事情,你去到那边纯粹是干坐两个小时,不由让人找个借口推掉它,或者让其余兄弟旁听?”

  “电话都打来了,总还是需要走一踏的!”

  戴公公摆摆手:“毕竟我几近一年没去例会,很可能是上面怕引起闲话;至于让人旁听更不妥,那会显得我过于自大,在这个圈子中混,不需要太多人敬重你,但绝对不能让太多人敌视你。”

  “戴老,我还是坚持不要参会。”

  中年男子咬着嘴唇思虑一会,随后很认真地开口:“除了每月例会无聊之外,更重要的是事出常态必有妖,我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总之心里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你最好不要参加这个例会。”

  “你在家看着,我去去就来。”

  戴公公扶着沙发缓缓起身,随后就颤巍巍的走向门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年岁大了,还是最近无聊太多了,一个小小例会我跟你闲扯半天,多大的事,被你搞得像是去鸿门宴?那是中南海。”

  “能有什么危险?何况我要提提子嫣。”

  说完这话,戴公公就径直领着数名保镖离去,中年男子脸上相当无奈,他努力深呼吸几口气,想要用戴公公的话说服自己,可是心里却依然怦怦直跳,他犹豫了一会,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小心驶得万年船!

  此刻,戴公公正遥望着渐渐远去的戴公馆,脸上闪过一抹看不透的落寞,他忽然发现自己走的有点仓促了,应该给金鱼再喂一次食物,给花草再浇一次水,甚至应该找文子嫣再吃一顿大包子。

  老人叹息一声:“遗憾啊。”

  他抬起头,远方天空正飘来几朵乌云。

  与此同时,中央办公室先后接到两个电话,原本中午就要回来天朝的一号首长和任老,在临上飞机前都遭受到炸弹言论威胁,为了安全起见,两人都只能改期再回天朝,所以不参加今月例会。

  华基伟听到消息后微微皱眉,随后就让人去京城机场协查,竟然国外发生针对性危险事件,那么难保京城机场没有隐患,毕竟现在是钓.鱼岛的敏感时刻,谁知东瀛右翼分子做出什么龌蹉事。

  “三点的例会推迟半小时,让他们先在会议室聊着。”

  华基伟对着秘书淡淡开口:“我要处理一些事情。”接着他瞄了一眼今天将会出席的参会成员,神情微微一愣:“老戴不是一向不来参加例会的吗?怎么今天也过来?他是不是有什么要事?”

  “名单是中央办公室提供的。”

  气质不凡的女秘书忙回应:“可能是他想见见大家。”接着她微微偏头:“也可能跟早上的宗教冲突有关,我中午跟你汇报过,苗疆死伤十多名人士,这是天朝十年来第一起宗教冲突事件。”

  “也许戴老是怕大家担心,所以过来说清楚。”

  华基伟轻轻点头,扫过半米高的文家叹道:“这老家伙,有清闲不享受,还有兴趣来参加例会,折腾什么宗教冲突,改天该把他抓过来帮我审批这些文件,算了,不说他了,你去做事吧。”

  秘书微微鞠躬,随后就离开办公室。

  时钟指向二点四十分,戴公公车队驶入了中南海,当他走入会议室时,全场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就齐齐大笑了起来:“老戴,几百年没见你出现了,还以为你吃了千年灵芝,突破修仙去了。”

  “天上日子不好过啊。”

  戴公公涌起一抹笑意,看着王华华开口:“所以我下来找你了。”

  昔日军中大将王华华站了起来,拉开椅子开口:“找我啊?好啊,来,坐这里,咱们哥俩谈谈如何修炼,你每天接触三山五岳的人,肯定有不少长生心得和灵丹妙药,拿出来便宜下各位兄弟。”

  其余人也都笑了起来,纷纷附和:“千万不要独吞。”

  在会议室笑声不断时,门外悄悄驶来七八部任家车辆。

  (https://.biqugex./book_467/480773.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