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第二七二章 河边偶遇
  张云燕见绿无暇突然不见踪影,有些吃惊,哥哥怎么转眼间就不见啦?他为什么不辞而别呀?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妹妹,哥哥还有急事,不能耽搁,日后再会了,多保重吧!”

  云燕还是看不到绿无暇的身影,立即回应:“哥哥,后会有期,要保重自己!”

  “妹妹不要忘了,你答应不会拒绝哥哥所求的,可要言而有信呀。”

  云燕笑了,说道:“哥哥放心,妹妹一定言而有信。”

  空中没有了声音,没有绿无暇的身影,也没有鹦鹉飞翔,不知道美丽的精灵去了何方。

  张云燕想起来了,方才见到的那只身体硕大的绿色鹦鹉,就是绿无暇。他的原形那么靓丽,化作的男子也这么英俊,就是人类之中也难见到这么美的男子。

  她能和绿无暇结为兄妹,十分高兴,希望日后能常相聚,互相帮助,增进友谊。

  云燕四处巡视,没有见到救命恩人。

  她很感激,也很惊疑,绿无暇来无影去无踪,尽管武艺还欠火候,敌不过“御龙三怪”合力攻击,本领也非同一般,自己远不及呀。哥哥的确不同凡响,修炼有成,不愧是数千年的精灵。

  她觉得,那位恩人太年轻了,也是修炼没有那么深厚的缘故吧。

  恩人已经离去,张云燕有了失去感,不知道日后何时才能相见。她希望能尽快见到刚认识的异类哥哥,增进兄妹俩的友谊。

  绿无暇已不见踪影,云燕不再多想,也不再耽搁,抱着孩子走了。

  路上,张云燕想起方才的遭遇,依旧后怕,要不是绿无暇相救,必被“御龙三怪”欺凌,或许此时已经死去,孩子也会死在那里。

  云燕非常感激绿无暇的救命之恩,不止保住了自己的性命,还有孩子,可谓恩重如山,如何报答都不为过。

  她不知道绿无暇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也愿意为恩人尽一点儿微薄之力。她想好了,不管是什么事情,一定尽力而为,让恩人哥哥满意,自己的感恩之心也能有所安慰。

  张云燕想起在阎府的遭遇,依旧心有余悸,觉得是个奇迹。她本是必死之人,想不到能挣脱绑绳宰杀阎小鹏。

  她多亏内外力气大增,否则休想把牢牢的木桩拔起来,也不可能挣脱绑绳。她不知道力气增大的原因,不知道该向谁道谢,只能把感激之情放在心里。

  张云燕出了阎府,本以为能顺利地离去,哪知又遭遇了妖怪独角龙和火流星,自己和小燕妹妹险些被怪兽和妖鸟吃掉。

  云燕更觉意外的是,迷魂散既害了自己,也帮了她。活阎王用此物把她抓住,险些被仇人凌迟活刮。哪知,她又用此物迷昏了独角龙,将妖怪杀死,终于和小燕妹妹死里逃生,还救出了那些可怜的孩子。

  这些经历变化莫测,很有戏剧性,也很有残酷性,仔细想来令人费解。

  不管怎样,张云燕又逃过了一次必死的劫难,总算活下来了,又能继续完成肩负的使命,为远大的志向努力征战。

  在这次报仇的经历中,云燕宰杀了不共戴天的仇人阎小鹏,还灭了阎家一门,让那个罪恶之家再也不能危害四方,欺压穷苦百姓。

  她险些死在活阎王刀下,也险些被独角龙和火流星伤害,不但身体受伤,精神也遭受重创,有些疲惫不堪。

  她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家乡连湖村,在家乡故土休养一些时间,让亲情友谊来抚慰伤痛的心灵,安抚久别的思乡之情。

  张云燕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少路,烦乱的心情有所释放,渐渐地安稳下来。她望着周围的景物,思绪又回到童年。

  童年的家乡、童年的伙伴、童年的欢乐、童年的记忆……如电影一样在脑海里闪现。她为之快乐,为之思念,为之痛苦,为之渴望……

  太阳已经落下去,西边的红霞渐渐地暗下来,黄昏的田野难得见到人影,除了虫鸣,寂静无声。

  张云燕望着黄昏的景色,思绪还在童年的记忆里。

  忽然,她感到腹部有些温热,低头一看,原来孩子尿在了身上。

  她无奈地笑了笑:“小家伙,你可是一点儿都不糟蹋呀,把这些宝贝都送给阿姨了。”

  哪知,孩子对她咯咯地笑起来。她也笑了,忍不住亲了一下。

  张云燕见不远处有一条河,一边走一边说:“瞧你小手小脸多脏呀,阿姨给你洗一洗吧。洗完后,咱们找个地方吃点儿饭,再好好地睡一觉,明天阿姨就带你回家去了。”

  她来到河边,给孩子洗完手脸,又把尿湿的衣服洗了洗。

  张云燕望着渐暗的天空,抱起孩子正要离去,忽然听到哭泣声,不由得站住了。

  说话声传来,听起来是个男子:“唉,我孤苦伶仃,被恶人欺侮,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呀!这日子太难过了,又这么受罪,还不如一死了之……”

  哭泣声听起来在不运处,张云燕疑惑地望去,有树丛遮挡看不见。

  忽然,“噗咚!”一声响,她被惊醒,不好,有人投河啦!

  云燕急忙放下孩子跑去查看,见河里有人在挣扎,立即纵身跳下去,飞一般地游到那人身边,抓住后送到岸上。因为救得及时,没有淹着。

  她很感慨,多亏又有了鱼儿般的本领,否则能否救活此人,还很难说。

  投河之人看上去四十岁左右,身体消瘦,穿着普通,一看就是平常百姓。

  那个人看着张云燕,不但不感激,还很不瞒:“姑娘,你救我干什么呀,我不想活了,不要管我,我不想活了……”

  张云燕劝道:“叔叔,无论有什么难事,都要想开一些。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再艰难也要活下去。人呀,来到世上不容易,这辈子不会顺顺当当的,总会有艰难困苦的时候。无论有多难,也要挺住,什么样的沟沟坎坎都会过去的,可不能自寻短见。”

  那个人哀叹一声,泪水流下来。他告诉张云燕,自己实在没有活路了,求死已是唯一地解脱。

  此人姓王,人们叫他王老三,爹娘已经去世,成家后娘子也病故了,没有再娶。他无儿无女孤身一人,靠种几亩地为生,日子还过得去。

  王老三为人忠厚,性情懦弱,不招灾不惹事,和乡亲们处得很和睦。

  他的生活理应平静,哪知道,经常被村里的恶棍赵黑子欺侮。他对那家伙既憎恨又畏惧,也很无助,只能默默地忍受。

  提起赵黑子,此地没有不知道的,无人不恨他。那家伙年近三十,独自一人,整天吃喝嫖赌不务正业,家里的财物田产挥霍一空,前两天又把房子输掉了。

  赵黑子横行乡里,经常去王老三家混吃强要。王老三不敢招惹,只能忍气吞声任由欺侮。

  昨天,赵黑子因为赌博输了房子,很沮丧,为无处可住发愁。

  今天下午,他见到了路过的王老三,便打起了鬼主意。

  他来到王老三家,一口咬定爹爹曾借给王家十两银子,至今未还,本金加利息已有二十多两。

  他目露凶光,声称不能再拖下去了,现在要清算老辈子的这笔旧账,既然没有银子偿还,就用王家房屋田产顶账。

  王老三很吃惊,也很害怕,知道是讹诈,又不敢顶撞。他眼含泪水,只能辩解哀求,让赵黑子看在是乡里乡亲,放过自己。

  赵黑子一心要夺取王家的房屋田产,哪管王老三死活,一顿拳脚把他赶出家门,然后心安理得地住下来。

  王老三无处可去,又没有地方申述评理,没有能力要回自己的房产田地,独自来到村外树林里。他越想越伤心,不住地悲泣落泪。

  有生以来,他胆小怯懦,想起王家的过去和坎坷的一生,悲痛不已。他孤独无助,心冷身寒,对没有亲情的世道很畏惧,对艰难困苦的生活已经厌倦,想一死了之。

  父辈留给自己的房屋田产已经被恶人霸占,他一无所有,吃住没有着落,孤孤单单,实在没有办法活下去了。

  他越想越悲哀,既痛苦又绝望,认定只有一条死路可走了,也是最好地解脱,于是毫不犹豫地投河自尽。他没想到,又被张云燕救上来,才免于一死。

  云燕听了王老三地哭述,很气愤,决定为他讨回一切。

  忽然,孩子哭起来,她心里一惊,急忙跑去查看,见一只大黑狗正向孩子走去。她急了,大喊一声冲过去,一把抱起孩子,瞪着那只大黑狗。

  那只黑狗没有跑走,一脸凶相地朝张云燕吼叫,看架势,随时都会扑过来。

  云燕一边哄着惊吓的孩子,一边挥刀驱赶。

  就在这时,有位男子一边跑一边喝止黑狗。

  张云燕看着那个男子,黄昏中不是很清楚。

  此人有二十多岁,年轻力壮,带着钢刀和弓箭,背着野兔山鸡等猎物,看样子是打猎归来。

  那个人急忙赔礼道歉,又自我介绍。他叫李有田,家在石河村,平时种地,闲暇的时候进山打些猎物填补家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