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谋入相思 > 第234章 密密麻麻
  屋中的人都是往窗户看去,一只犹如拳头大小的蜘蛛缓缓爬进来后,接着后面跟着更多……

  嘶嘶……

  飞速从大门处蜿蜒爬行进来的细小青蛇吐出蛇信子进来,齐越脸色一惊,瞬间让出了地方,接着便是更多蜿蜒爬着吐着蛇信子的青蛇进来。

  这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变,燕玦目光微沉的看着一脸淡定的小无忧,好似这件事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一般。

  眼看着一只青蛇朝着小无忧爬去,燕玦上前两步打算制止,墨梅突然开口,“五毒簪与五毒虫自来都是一体,小公子从出生后,有五毒簪伴身,这些毒物不会伤了小公子。”

  果然,燕玦深深的看了一眼墨梅,收回开始挪动的脚步。

  齐越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主子,刚刚主子是要保护小公子?

  慕容枫婲看着这一幕,目光微闪,这一切的事情,待慕容井迟痊愈后,她在去找百里卿梧算账。

  墨梅眼神轻扫慕容枫婲,随即上前往小无忧走去,接着从腰间去写一个有些大的荷包,若是细看的话,能清晰的看到荷包在蠕动。

  下一刻,拉开荷包,一根一根在扭曲着身体有着无数只脚的蜈蚣被撒在慕容井迟的脖颈已经肩膀上。

  接着,墨梅又是取下另一个荷包。

  齐越震惊的看着墨梅,王妃身边的姑娘随身携带的东西都是这些毒物吗?随即侧头看向脸色依旧平静的燕玦,看来这世上除了王妃能让主子立马变脸了没有事情能让主子脸上有别的神色。

  一只一只雏幼的蝎子被精准的撒在慕容井迟中五毒针的地方。

  墨梅说道:“小公子,你养着的这些雏蝎子要喝了这些毒血便能长成剧毒之物。”

  小无忧把手中的五毒簪放进锦囊中,说道:“这位叔叔运气很好呀,这种月份没有蟾蜍,恰好娘亲把丹砂代替了蟾蜍,虽然丹砂也是猛性药物,但也不算剧毒,这些小东西足以让这位叔叔痊愈。”

  墨梅淡笑,便抱起姜无忧,看了一眼已经在啃噬慕容井迟脖颈处的那些毒物,夸赞的说道:“小公子真聪明,师父教一次便懂了。”

  “实在是娘亲制毒不怎么行。”小无忧双眼弯着,黑黝黝的霎是可爱,看着墨梅师父,继续说道:“师父,以后别教娘亲制什么毒了。”

  “好。”

  燕玦的视线一直在小无忧的脸颊上,他从未有想过,有朝一日他燕玦也会有子嗣,从未有过,从未有。

  然而,在他没有想过这些的时候,他的子嗣却是长了这般大,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长了这般大。

  一个百里卿梧就已经让他缓了三年才重新提起三年前落下的脚步,看着这张稚嫩的脸,燕玦的内心深处好似有什么在生根,然而,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哇,师父,你看蝎子肤色更是幽暗了许多。”

  稚嫩的声音拉回燕玦的思绪,接着,快步的走出了厢房之中,

  齐越立即跟上。

  慕容枫婲也是想跟上去,然而因着不放心慕容井迟便留了下来,看着那个酷似燕玦的孩子,慕容枫婲目光转向小榻上慕容井迟的身上。

  看着那密密麻麻包围着慕容井迟脖颈已经肩膀的毒物,慕容枫婲微微的往后退一步。

  这种场面着实有些渗人。

  墨梅把慕容枫婲的神色收尽眼底,目光微微一暗,这个药王谷慕容家的姑娘与苏家的曼歌姑娘差之的不止千里。

  “师父,这位叔叔快好了吧。”

  正是墨梅在沉思的时候,小无忧的声音响起,让墨梅回神,目光又是看向慕容井迟,轻笑,“慕容姑娘,以毒攻毒后,慕容公子体内的毒素你应该能清除到慕容公子痊愈的吧。”

  慕容枫婲淡淡的看了一眼墨梅,才是看向小榻上脸色缓和许多的慕容井迟,说道:“我弟弟这笔账一定会去找百里卿梧算清楚的。”

  墨梅轻然一笑,并没有接慕容枫婲的话语,小心的放下小无忧后,把荷包拾起,那些比刚刚要大了许多的蝎子以及蜈蚣又是快速的回到各自的荷包中。

  直到墨梅拉紧荷包,也能清晰的看到荷包表面蠕动着的画面。

  “小公子,我们走吧,我们得提前到府上,不然姑娘先回府看见你我们不在府中,会担心的。”

  “好。”小无忧看了看小榻上的蜘蛛,在环视房中的时候,却是没有看到那个很是霸气的叔叔,眼中闪过浅淡的失望,便拉着墨梅的手,说道:“走吧,师父。”

  因着小无忧身高的原因,墨梅并没有看到小无忧的脸色,拉着小无忧的手往厢房外走去。

  慕容枫婲听着悉悉索索的声音后,便转身看着那些毒物随着师徒二人,也跟随的出了厢房之中。

  连忙往小榻上的慕容井迟走去,没想到有这一日还是到来,以前娘便说过,能和苏家的人僵持,千万不要和欧阳家的人似为敌人。

  因为欧阳家虽然没有涉及江湖,但欧阳家的毒是威慑天下的。

  只是,百里卿梧的儿子和欧阳家又是什么关系?就连欧阳家仅有的五毒簪都是在那小孩的手中。

  百里卿梧离开的这三年中又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连最后一只的蜘蛛爬出厢房后,慕容枫婲的视线看向慕容井迟脖颈处那些密密麻麻被啃噬的地方,甚至有些还带着污血的坑坑洼洼。

  慕容枫婲重新握上慕容井迟的手,脉象从刚刚的虚弱到现在的强劲的跳动,让慕容枫婲的心彻底落下。

  接着,慕容枫婲从衣袖中摸出一只细小的琉璃瓶,从琉璃瓶中倒出一颗细小的药丸,喂进慕容井迟的嘴里。

  “今日百里卿梧伤了你,你该是和我站在同一个阵营了吧。”

  然而,这边走出厢房的齐越一直跟在燕玦的身后,直到前面的人脚步停下,他的脚步也是停下。

  “本王是否要把王妃一事处理好后,才继续进行本王的计划?”

  齐越眼神中有着微微的惊讶,毕竟这是主子第一次问他,然而齐越却是说道:“不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