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一十七章从容斩敌拂衣去(第三更求订阅!)
  是日。

  冷霜映月,浮空生光。

  寒晕自窗中透过,落在庭中,大小如轮。

  风一吹,若飒然有声,自地上来,杀伐激荡。

  “咄,”

  金牛王知道他和孽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担心外面之事,故而不惜元气,连番爆发,终于炸开重重叠叠的镜中世界。

  哗啦啦,

  金牛王一跃而出,目光一横,正好看到庭中景象,登时眼睛瞪圆。

  只见陈岩头上星冠如火,持剑而立,剑身上一抹血光,冷若冬水。

  孽王静静地仰卧在他的脚下,桃红水裙铺开,流苏徐徐而动,如同鲜妍的团扇,多了三分平时没有的娴淑,只是眉心的血莲花,触目惊心。

  剑光、血光、松光,三者交射。

  腾腾沉沉的杀音自心底生出,铮然耳鸣。

  “不好,”

  金牛王大叫一声,他真没有想到,孽王居然这么快就让对方斩杀。

  哗啦啦,

  就在金牛王出现的刹那,早就通过自身道器看得清清楚楚的陈岩,转身,抽剑,一声长啸,森森然的剑气倏尔斩出,呼啸如霜雪。

  哗啦啦,

  剑光一闪而至,轻轻一跃,化为上千个大小不一的光环,大小不定,有形无形,似幽谷中出岫的云,像山口外吹来的烟光,千姿万态,变化难以形容。

  “啊,”

  金牛王知道到了生死危机时刻,咆哮一声,双手一掰,硬生生将头上的牛角掰了下来,然后如同舞动双节棍一样,带起连串的音爆。

  噼里啪啦,

  金牛王这一发威,气势鼎盛,漫天的剑光碰到牛角,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一个接一个的被反弹回去。

  “哼,”

  陈岩冷哼一声,掐了个道诀。

  哗啦啦,

  下一刻,

  被反弹回来的剑光表面光华一闪,倏尔转向,再次斩向金牛王。

  和上一次相比,这次的剑光数量不少,而且经过反弹之后,弧度更是难以捉摸,上下左右,飘忽不定,好像一阵风把烟光吹开,似幻是真,可有可无,变幻不定。

  叮叮当当,

  金牛王仰天咆哮,再次施展牛角抵御剑光,可是这一次明显可以看出,他的气势比上一次弱了不少。

  “咄。”

  眼见如此,陈岩毫不犹豫,五指一伸,使了个九宫缚仙圈,顿时一个半透明的光环从天而降,里面九个古老的篆文沉浮,字字如斗大,绽放无量光明。

  一招得手,陈岩的攻势连绵不断,双目一凝,一道雷音凭空炸响,浩浩荡荡,蕴含煌煌天威,震慑妖邪。

  “啊,”

  金牛王连番拼命后,气势回落,而又接连中招,只能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拼命挣扎。

  “斩。”

  陈岩不再给他机会,用手一引,无形剑悄然无息地斩出,快逾雷霆,只见白光一闪,金牛王已经尸首两分。

  噗通,

  金牛王仰天栽倒,伤口处平整如磨,没有半点鲜血冒出。

  “大功告成。”

  陈岩一口气斩杀两名妖魔之中的王者,长出一口气。

  也就是他根基深厚,凝练出法身之后,法力雄厚到惊人,又参悟出血海之主的法门,能够吞噬魔狱气机转化为灵气,要是换个人下来,肯定不可能办到。

  冥狱黑海的力量,天生就对修士非常不利,汪容甫任两名妖魔这么嚣张而不敢下来斗法,就是如此。

  哗啦啦,

  陈岩祭出化神戒,将两具妖魔之身收起,这可是真正的天材地宝,回去之后,要有大用。

  “咄,”

  陈岩做完这个,还不肯善罢甘休,心念一起,无形剑倏尔化为万千的剑光,纵横而出,悬在魔宫之上,如日月一般,映照四面八方。

  哗啦啦,

  剑光四面游走,将整个连绵的宫殿中的景象照出,然后传到陈岩的识海。

  “好。”

  没用多长时间,陈岩就通过剑光,找到妖魔藏宝之地,然后飞身到达,全部收敛一空。

  “收获不小。”

  陈岩看着自己化神戒中堆积如山的各种材料、丹药、法器,笑了笑,这样的魔宝虽然他不能用,但可以出售给天工院,用来换东西。

  哗啦啦,

  收拾完毕,陈岩纵起剑光,无形剑裹住身子,冲着一个方向而去。

  哗啦啦,

  剑光分开黑水,晕开大小不一的水花,生成,幻灭,最后消失。

  只是喝其他地方相比,这里的黑水黑的不见底色,幽幽深深的色彩之中,给人一种心悸之感。

  是的,心悸,恐惧,担惊害怕。

  如同是真正死亡的黑色,吞噬所有的光、热,还有生机。

  陈岩皱着眉头,法力运转,震开周围令人难受的气机,继续下潜。

  半个时辰后,陈岩停下身子,踩着无形剑,看向前方。

  汩汩汩,

  深邃不见底的幽井向上冒着黑水,看似只有百亩大,但每一个吞吐,都会喷射出密密麻麻的妖魔。

  因为这不是简单的井口,而是另一个危险到极点的世界的入口。

  下面就是让人谈之色变的冥狱黑海。

  陈岩站在远处,感应着井口深沉到极点的恐怖气息,原本的打算马上烟消云散,这样的东西,不是自己能够封印的。

  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自己还远远不够格。

  或许只有元神真人,不惜消耗元气,才能成功吧。

  想到这,陈岩不再犹豫,一拨剑光,往上走,回转地上。

  这一战,一举击杀了两名妖魔的王者,摧毁了他们布置的要塞,已经大获成功,没有必要再节外生枝。

  还是先回到地上,解决上面的问题再说。

  汩汩汩,

  离开的陈岩并没有发现,不知何时,幽邃的井口上浮现出一株宝树。

  宝树高有百尺,开有细细密密的晶花,丝丝缕缕的流光垂下,如玉幢宝盖,叮当作响。

  一个少女坐在宝树下,面拢轻纱,身姿曼妙,好似养在深闺中足不出户,娇娇弱弱。

  叮当,

  少女伸出纤纤玉手,轻轻地碰到了看似无形实际上是世界屏障的井面。

  咔嚓,

  刹那之间,天地规则如斯响应,自中间裂开一圈又一圈的纹理,看上去似乎要随时破碎。

  “还得一段时间呢。”

  少女发出一道笑声,道,“不过也用不了太久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