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国军悍将 > 第二十三章 雨夜枪声
  紫阳寨坐落在一个如葫芦口一样的谷口,两边是山,而后面则是一条布满荆棘的小路。

  夜幕降临,在距离紫阳寨五公里的苗河乡,一支队伍刚刚赶到这里,约有六百多人,这是四十九旅最精锐的四个连,特训连,军官预备连,新编连,旅部直属连。

  这是全副武装的精锐部队。特训连此时飞爪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了,为的只是凌晨的行动。

  紫阳县双桥镇,约有二千人在轻装前进,这是四十九旅二团的兵,在团长李洋带领下,向着约莫十五公里外的紫阳寨前进,二团的任务就是协助一团合围了紫阳寨,白寥的胃口很大,他的目标是一个紫阳寨的人也不放过。

  紫阳县深磨乡,又一支约莫两千人的队伍在轻装前进,这是四十九旅一团的兵,目标是十公里外的紫阳寨,这次一团担任主攻,赵信很从容,在信阳的时候,一团也剿过不少的绺子了,有哪个能逃出生天的?

  紫阳寨中,史铁柱站在寨门前,总感觉空气有些燥热,这令到他很不舒服,这天,要下雨了吧?

  “老夏,晚餐准备得如何了?”史铁柱问身边的卫兵老夏说道。

  “连长,准备得差不多了。”老夏说道。

  “走,咱们吃饭去。”史铁柱笑着对老夏说道。

  凌晨时分,大雨瓢泼,掩盖了许多声音,包括走路,说话。

  “真是天助我也,这个时候来一场大雨。”白寥微微一笑。

  一团已经到达了指定位置了,距离紫阳寨一公里,军官连带着两架马克沁重机枪去了侧山一条小道上(注:侧山的小道不等于寨后的小道)。

  其实,用一个旅四千六百人对付一个一百余人的山寨,确实有些小题大作了,但用刘建辉的话来形容的话,那就是:“你可以骂我无耻,你也可以说我无聊,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你绝不是我的对手,和我四十九旅做对手?**算老几啊?”

  凌晨两点三十分,时间到了,特训连首先行动,特训连连长张漫宇一马当先,一个倒钩挂在了寨壁,因为大雨骤降,寨门上站岗的人都去睡觉了。

  张漫宇上得很容易,没遇到一点阻碍,山寨的大门打开了。

  和以前一样,剿匪战斗开始的信号是一朵烟花,一朵璀璨的鲜花,一种催人命的烟花。

  一声枪响,同时一朵烟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绽放出她最美的那瞬间,一场针对紫阳寨的行动开始了。

  一声枪响把沉睡中的史铁柱惊醒了,他的反应很快,马上拿起他的驳壳枪,拿起了他随身携带的匕首,他可不糊涂,钢一连的弟兄不可能无缘无故开枪的,只有出问题了。

  李漫宇刚刚打死了一个出来撒尿的人,因为那个人发现了他们,必须开枪。

  一声枪响,把寨里的所有人都惊醒了,他们和史铁柱的动作是一样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是士兵,是陕军的精锐。

  这一声枪响,寨外的一团士兵发起了对紫阳寨冲锋的号角。

  所有人都冲下楼了,不过却是一片混乱,有的人一下楼,一颗子弹就穿过了他的身体,失重般的摔在了地面上。

  李狗子是钢一连的老兵,他来钢一连两年了,这两年他在生死里跌打滚爬,钢一连接到团座的命令在这紫阳县的深山中做起了土匪的勾当,他以为,这只是很简单的差事而已,没想到今晚听到枪响跟随战友一起端起了枪,刚下楼,一颗子弹就跟他的太阳穴打了进去……

  然后,没有然后了,李狗子永远也没有然后了,铺天盖地的黑暗在他的笼罩在他眼前。

  “中央军!”黑暗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史铁柱听到这话之后,纵身在二楼跳下。

  史铁柱朝着寨门的方向就是几枪,然后大声喊道:“诚子,你带你的人顶住,排骨,你带你的人跟我来,其余的人,跟着汉牛冲后寨突围!在后勾山集合!”

  混乱中的“绺子”,马上分出了二十多人出来顶住四十九旅的火力,有十来个人跟着史铁柱跑向侧山小道,而其余的六十人则跟着汉牛跟后寨突围去了。

  钢一连的士兵行动起来是雷厉风行的,他们相信他们的连长,也相信连长的判断力,事实上,史铁柱的所作的决定是十分正确的,分头突围,这样才能把最大的有生力量保存下来,但史铁柱这一次失算了,他没想到,中央军会准备得如此齐全,连后寨也布置了如此多的兵力。

  一出后寨的钢一连的士兵们便迎来了枪林弹雨,人是一拨一拨地倒下再也没有站起来……

  史铁柱让弟兄们先进球侧山小道,他自己最后自己留在了最后,不为什么,他是连长,他要让弟兄们先走,他是连长,有义务为了弟兄们能够活下去而抛弃自己的生命,他相信,只要钢一连还在,还有种子,他死不死都行,反正,陕军钢一连还在!

  跑进了侧山小道约有七十米以后,密集的枪声在史铁柱前方响起,史铁柱一急,爬上了小道的两边的山壁,跑走了,连同史铁柱,整个陕军的“钢一连”只有三个人跑出的重围。

  这朵在雨夜中绽放的烟花,见证了一幕,紫阳寨完了,钢一连完了,程城和吴世勋制定的计划完了。

  ……

  四十九旅,死两人,受伤十三人。

  紫阳寨,死八十三人,三人逃生。

  ……

  一星期后,西安绥靖公署第一团团部。

  满脸颓废的史铁柱出现在了第一团的团部,史铁柱一见到吴世勋,立马跪了下去。

  史铁柱这个铁血汉子终于流泪了,他哽咽说道:“团座,我史铁柱对不起你啊,我把‘钢一连’给断送了……”

  “什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听到这话的吴世勋不由着急起来,这“钢一连”可是他第一团的骄傲啊,假如就这么完了,他的脸往哪儿搁啊?

  “团座,是我史铁柱御下不力,在一个星期前遭到了中央军刘建辉第四十九旅的突袭,我第一连,仅有三个人逃出,我有罪啊!”史铁柱哽咽着说道,任谁忽然之间失去了差不多一百个兄弟,都会伤心落泪吧?

  吴世勋的脸上阴晴不定,他心里已经大为光火了,他的精锐,就这么完了?

  吴世勋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心机简单的小六子了,他知道他不能责怪得太过史铁柱了,是史铁柱带出了那支“钢一连”,假如连史铁柱也死了,不太寒了将士们的心吗?

  ……

  (未完待续。)

  ————————

  两天后,恢复一天两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