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朝露 > 81.第 81 章
  此为防盗章  他清一下嗓子,端起一杯水润喉,等到嘴里滋润了,转手拿起筷子,直接从梁瓷吃剩下的面碗里挑出一根面条。

  李容曼觉得这个动作有些暧昧,梁瓷不说是就见过几次面的男人,不熟?这都共吃一碗面了,还能陌生到哪里去?

  她很怀疑梁瓷,觉得梁瓷有所隐瞒。

  梁瓷这厢只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王鸣盛没说什么,也没嫌弃,她不至于像个情窦初开的花痴少女一样多想,更不会胡乱猜测。

  梁瓷视线追着他,面条被含进嘴里几厘米,他轻轻动了动嘴,应该是舌头在翻卷,她觉得这可能是个细致活儿,需要的是耐心和技巧,否则稍不小心就会把面条扯断。

  在场的人都屏住呼吸,鸦雀无声,齐刷刷盯着王鸣盛的嘴巴。

  梁瓷觉得他的唇很薄,是那种巧言善辩的唇形。

  下一秒他就完成了动作,展示给大家看。耳边响起笑声鼓掌声还有口哨声,他在很短的时间内打了个结,很完整很利索,就跟平常用绳子打出的结一样。

  她略微吃惊,不确定他的唇是否巧言善辩,但很显然舌尖是巧舌如簧的。

  高司南起哄刚才要第一个试王鸣盛的男人:“刚才的话还算数吗?要不要咱们立马腾地方?”

  对方笑不可支,一边佩服王鸣盛一边给自己找台阶下:“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就看盛哥什么意思。”

  耳边有人起哄:“盛哥,你就收了他吧!”

  王鸣盛没他们重口,推辞:“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还是你们谁来收了他吧。”

  你来我往想让,谁都不是来实际的料。一众姑娘们在一边看好戏,被逗得直笑。

  梁瓷心中其实还是有不痛快的,任哪个已婚妇女,过生日丈夫不在身边都不会特别痛快,尽管她把情绪隐藏的很深,把离婚这件事说的潇洒轻松,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样子。

  她其实有些害怕众人看她的眼光,也怕有人会问一句生日一年就一次,高教授怎么没在。

  往常节日她都比较低调,这次高司南主动安排了饭局,还联系李容曼通知了学校里的同事。

  她碰了些酒,人有些失态,和李容曼相互搀扶,低低的说:“我今天很开心,你们陪我过生日。”

  李容曼问:“你真开心吗?”

  梁瓷有些恍惚,收住情绪不去多想:“开心,特别开心。”

  李容曼:“让我一个外人怎么说,到底开心不开心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梁瓷声音有些软,“是啊。”

  李容曼问:“他还是那个德行?”

  梁瓷勉强露出笑容:“有些人天生如此,攀过这个山头,却还想攀别得山头,这山望着那山高,不知道满足。”

  李容曼:“那你赶紧打算起来。”

  梁瓷:“我准备全权委托给律师,学校最近太忙,分不出那么多精力。”

  李容曼:“那也好,别拖了,女人没几年青春可以耗。”

  王鸣盛走在前面,已经把车开到方便上下车的地方,等搭便车的人上车。

  酒足饭饱,他们换地方到两个路口远的地方唱歌,走过去有些远,开车有些近,那边停车位少,就商量着几个人拼车过去。

  李容曼看见王鸣盛落下车窗,直接拉着梁瓷往他那走。梁瓷上谁的车都可以,也没在意。

  走近,定睛一看,王鸣盛。

  后座已经上去两人,王鸣盛往梁瓷这看:“副驾驶空着。”

  李容曼往王鸣盛脸上瞄几眼,回身问梁瓷:“你坐哪?”

  梁瓷答:“我都行。”

  李容曼对她眨眼:“那我副驾驶?”

  梁瓷愣了一秒,意识到李容曼心思不纯,莞尔一笑:“可以。”

  李容曼忽而想起方才酒桌上一个小细节,向她确定:“真可以?”

  她被问的一头雾水,眉皱了皱眉,反问:“有什么不可以?”

  李容曼这才安心,直接走到副驾那边,拉开车门进去。

  梁瓷后一步上车,随后车子缓缓启动,她有些心不在焉,望着外面冬日的街景出神。

  耳边是王鸣盛跟李容曼的尬聊——

  “我叫李容曼,木子李,容易的容,轻歌曼舞的曼,还不知道你贵姓?”

  “……王鸣盛。”

  “我是梁瓷的同事。”

  “喔,幸会。”

  “在哪高就?”

  “自己开店,小本生意。”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