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万千宠爱[快穿] > 第73章 千娇百媚7
  “父皇,儿臣与朝灯相识多年,自幼年您将我送往朝府,儿臣便与朝灯约定将来非他不娶,”少年说着,并拢双手行礼,言辞真切诚恳:“还望父皇成全。”

  坐上的天子眉头微蹙,姜明月乃他唯一认定的继承人,这么多年,也从未见他对谁动心,眼前朝家的二公子即使再诱人,与江山比起来,还是得往后放。

  听见帝王心音,姜明月将头埋得更低,做足了孝子模样。

  “儿臣从小到大从未向父皇恳求一物,唯有此事,还请父皇恩准。”

  良久的沉默后,姜王终是淡淡点头。

  “罢,朕准了你便是。”

  “谢父皇,”姜明月眉梢带上喜色,见朝灯不动,神色宠溺地唤他一声:“阿灯,还不快谢父皇大恩。”

  “多谢陛下。”

  朝灯垂下双目,再抬头时,含笑看了眼身着龙袍的男人,果不其然见他在一瞬间攥紧了手心。

  姜明月掩去眸底晦暗,复又简短商议时间,确信帝王虽有反悔之意、却也自断念想后,便领朝灯出了大殿。

  离开正殿,姜明月拉紧了他的手不发一言,等回到东宫,将门锁上,少年一把抱起朝灯上了锦绣大床。

  不轻不重的巴掌落在朝灯臀上,少年对着那两团嫩翘软肉又打又揉,直弄得他蹬腿扭腰。

  “小明月……!放开我!”

  妈的,一个两个都喜欢打老子屁股,有意思吗。

  [很有意思。]

  听见脑海里的声音,朝灯一愣。

  怎么感觉……

  他丢掉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啧了声:[有意思个p。]

  “你方才笑什么?”一个轻拧,一掌湿液弄得明月双眸愈发深暗:“你没看见父皇眼睛都直了?”

  “姜明月!”朝灯想踹他,却被对方擒住小腿,啪啪几掌又落下来:“你……啊!……别打了…小明月!”

  “灯儿哥哥太勾人了,”少年赞完,忽然停了动作,唇覆上来亲吻:“只对我笑,嗯?”

  “……你…呜。”

  舌尖相互摩擦,那头拉扯的力道弄得他舌根酸疼,少年的吻太过凶悍,未能吮完的口涎差点把朝灯呛住,偏生后脑那手狠狠抵着不让他逃脱分毫,他身体不好,只觉呼吸跟不上来、头脑也开始眩晕,他的手指在姜明月后颈抓挠,软绵绵的,倒像是奶猫儿在撒娇。

  姜明月毕竟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一个深吻已让他难以自持,想起先前拍打时那盈盈弹动的触感,他将朝灯压在身下,低语道。

  “好灯儿,拿腿给我夹夹,等成亲那夜我才动你。”

  “……”

  你,十三岁,就,睡了老子,装什么清纯。

  见他不动,姜明月手脚渐渐不老实起来,舌头包裹住耳垂那团小肉,吐息之间,桃花眼里笑意深切。

  “成亲那日,灯儿婚服下要穿得艳些,”少年边说边情意绵绵亲吻他的脖颈:“肚兜和薄纱,定会很美。”

  太子大婚的日子定在半月后,京城的裁缝连续数夜制出婚服,繁琐饰件更是层出不穷,姜国上下都对太子取男子为正妻颇为震惊,不知从何时起,街坊间开始流传二人的爱情故事,在知晓太子与其妻自幼相识、情投意合多年不移后,大多数女儿家为之感动啼泪,平常人家遥隔数年不变初心尚属难得,何况皇宫贵族,据闻太子多年从未纳妃,可想而知这般行为从何而来。

  得了眼线反馈的消息,姜明月以手敲击桌台片刻,对等候自己命令的下属略加夸赞后,便让后者退去。

  当初派人有意传播他与朝灯之事,并适着民众口味对故事做了调整,再加上天子赐婚、众臣祝福,不出所料引来大众赞扬,得了民心,也就无人再能撼动这桩婚事。

  终于,他快彻底拥有那个人了。

  碍于礼教规矩,喜轿应从朝府抬至皇宫,成亲那日,朝秉之看着数日未见的二子凤冠霞帔,十里软红迎送,双手不觉紧握成拳,在他即将有所作为时,体内蛊虫疯狂蹿动,逼得朝秉之险些喷出鲜血,苗夫人更是早早就被锁在了房内,见他这般,姜明月早些吩咐过的护卫阻拦在侧,男人只得怨毒地看朝灯在喜娘服侍下覆上盖头,抬脚踏入喜轿。

  花轿一路稳行,街边不知有多少姜国国民竞相观看,莫不是有护轿的将军侍卫,人潮定能将这支迎亲队伍冲散,毫无征兆的,那花轿小帘被只细细长长的手掀起,一张稠艳若繁樱的小脸从里边露出大半,得以窥见的民众俱是一惊,未婚的太子妃这般举动实乃有违礼教,但那模样当真担得起倾国倾城,无怪乎太子心念多年。

  群众的骚动来得突然,护卫队勉强维持场面,朝灯将小帘放下,外面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