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衡门之下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因着栖迟这一场病,回程这一路行得很慢,在驿馆里拖了两日不说,每每车马上道几个时辰还会停顿休息一番。

  眼下,又停在了道上。

  眼前就一条道,左右都是坡地荒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若非为了休息而休息,可真不是个适合停顿的地方。

  罗小义坐在枯草地上,冲着旁边笑:“三哥可真够疼嫂嫂的,要在往常,咱们一个来回都走下来了。”

  他琢磨着,之前的事一定是都过去了。

  此行带他嫂嫂出来一趟,可真是带对了。

  伏廷坐在那儿,仰头灌了口酒,塞上酒塞时扫他一眼:“管好你自己的事。”

  罗小义的笑顿时僵了,知道他三哥说的是什么事,伸手摸着鼻子,无言以对。

  伏廷平常不说这个,都是男人,犯不着说这些风花雪月的是非,今日也是难得将他一军。

  将完他,也就起身走了。

  栖迟刚从车里下来,秋霜和新露都在旁跟着,李砚也迎了上来。

  “姑姑竟还没好透,这北地的天也太狠了。”他担忧地看着姑姑的脸,依偎到她身旁来。

  栖迟拢紧身上披风,摸一下他头,身上的确还有些无力。

  眼睛看着这辽阔的地方,再听了他的话,她不禁就想起了伏廷曾说过的那句:可知道北地的厉害了。

  她轻叹一声,心说可不是,小声嘀咕:“早知还不如不来这里了。”

  “那你又为何要来?”忽然就被接了话。

  栖迟转头,看见说话的伏廷。

  李砚见到他来就走开了,新露和秋霜也一并退开了去。

  只是病中的一句牢骚语,不料竟被他听到了。

  她是长远思虑过后才决定来的,又岂会因为一场小病就生出退却。

  她眼睛游移开,不看他,低低说:“随口抱怨一句罢了。”

  伏廷也没在意,他过来本也不是为了说这个的。

  见她脸上还有病色,语气不觉就轻了:“为何要下来?”

  栖迟看向他:“想走动一下,已在车里闷了一路了。”

  伏廷听她语气,竟觉出几分可怜来了,不像是在车里坐了一路,倒像是被关了一路,不免好笑。

  他看一眼左右,说:“走吧,别太远。”

  栖迟踩着干枯的茅草走出去,走得很慢。

  伏廷在她后面跟着。

  头顶有日头,照下来,拖出人的影子。

  男人的影子斜长的一道投在身侧,栖迟看见了,故意用脚踩了上去。

  那位置,似是正好踩在了他肩上。

  她有些想笑,有意无意地朝后看一眼,问:“瀚海府在哪个方向?”

  伏廷伸手指了一下。

  栖迟顺着他指的看了一眼,除了荒野,什么也没看见。

  “你没看错?”她故意问。

  伏廷看着她:“这是我的地方。”

  是了,没错,这里是他的天下。

  她早就听说,他最早的战功也是在这里立的,一战破千军,扬威万里,直至官拜大都护。

  她踩着步子,在心里说:这里,迟早也会是她的。

  又往前走一段,她脚下踩着的影子停住了。

  “可以了,回去吧。”他忽而说。

  栖迟回头,看了一眼走出来的地方,说:“我才刚走了几步。”

  “有风。”

  她只好点头,知道已经让行程落下许多了,万一再叫病加重了更麻烦,转身回去。

  经过他身边时,特地停一下,看他一眼说:“谢夫君关怀。”

  伏廷看着她擦身而过,站在那儿,扬了唇角。

  知道她那恭谨都是做出来的。

  栖迟已经走回去了。

  风吹一下,前面地上的茅草都被吹得摆动起来。

  伏廷朝她刚才站的地方又看一眼,倏然脸色一凛。

  他几步走过去,身一侧,凝神细听。

  栖迟正准备登车,忽听一阵呼嚎,不知是从哪个地方传来的。

  转头就见一旁众人原地拔起,迅速上了马背。

  伏廷大步过来,眉峰下压,眼神锐利如刀。

  他手挥一下,一队人无声而出。

  剩下几人守在车旁。

  他翻身上马,看一眼栖迟:“在这里等我。”

  话未尽,马已纵出。

  从未见过如此阵仗,新露和秋霜一左一右立在栖迟身后,都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