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十年一品温如言 > Chapter 11 你是谁我不是谁
  思莞和思尔回到温家时,阿衡已经睡着。她以为自己会失眠,结果,那一天是她来到温家,睡得最安稳的一天。

  没有做梦,没有烦恼,没有恐惧。

  大概是平安夜的作用,平平安安。

  清晨时,她起来得最早。下了楼,张嫂依旧在辛勤地做早餐,厨房里很温暖,飘来阵阵白粥的甜香。

  阿衡吸了一口香气,耳畔传来张嫂哼着《沙家浜》的熟悉调子。她笑了,看来思尔也随着思莞回来了,要不然,张嫂不会这么高兴。

  门铃叮叮地响了起来。

  张嫂一进入厨房,基本上属于非诚勿扰的状态,自是不会听到门铃声。

  阿衡小跑着去开门,是邮递员。

  有人寄来贺卡,收件人是:云衡。

  再简朴不过的卡片,粗糙的纸质,粗糙的印刷,小镇的风格,温馨得可怕。

  一笔一画,干净仔细。

  云在的字,一向写得不好。他常年在病床上,没有几日能练字,就连上学,也是听听便罢。

  眼前的字,依云在的病情,也不过勉力才写成如此深刻。万幸,与阿衡不同——他十分聪慧。

  “云衡,我十分之恨你。”

  她眨眨泛红的眼睛,鼻子发酸。

  “可是,抵不过想念。”

  合上卡片,眼泪掉了出来。

  这么巧,千山万水,卡片在圣诞节送到了她的手中,上面却印着:新年快乐。

  应了谁的景,又应了谁的心情?

  她的在在,和她一般土气,一般傻。不晓得洋节日,却估摸着时间,在很久以前寄出,期冀着1999年开始之前,那个固执地被他写作“云衡”的姐姐能收到他的新年祝福。

  一张卡片,乌水至B市,又经历了多少风尘细雨,大雪云梦,才成这般珍贵?

  有个少年,缠绵病榻,闭目思量,多久,才成这两行字!

  思莞拉着思尔的手下楼时,阿衡正在吃早饭,低着头,沉默的样子。他的心有些难受,不晓得说什么。

  “阿衡。”思尔小声略带怯怯地开了口,她在刻意讨好阿衡。

  思莞心疼思尔,嘴角有些苦涩。

  阿衡抬起头,看着那个女孩白皙小巧的面庞,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思尔,吃早饭。”

  思莞松了一口气。

  “思莞,也吃。”阿衡弯了弯眉,面色沉静温和。

  思莞想起自己在教堂说过的话,当时头脑发热,为了安抚思尔,但却在潜意识中伤害了阿衡。

  万幸,她听不到。

  只是,回来时,书桌上削好的苹果让他措手不及,益发愧疚。

  “阿衡,昨天的苹果,我吃了。”思莞脱口而出。

  阿衡笑了,点点头,拿起身后的书包,轻轻开口:“我今天,值日,先走。”

  思莞想说些什么,嘴张了又合,生出了无力感。

  高一的下学期,阿衡在转来的头一次的期末考中一鸣惊人,拿了年级第三,班级第二。

  在西林考了年级前三是什么概念,傻子都知道,B大没跑的。至于思莞,照常的年级第五,从高一到高二,挪都没挪过位置。

  温家全家,都被阿衡的好成绩吓了一跳。不过,终究欢喜。家中有个这么争气的孩子,谁不高兴?况且还是之前基本上被盖了“废柴”印章的傻孩子。

  温老笑得合不拢嘴,逢人就夸,看着孙女,怎么看怎么顺眼;温妈妈也会在寒假带着阿衡转转B市,买些零食衣服,算是奖励;思莞虽然惊讶,但是想到阿衡平时学习用功的样子,也就明白了。

  思尔自圣诞节后一直都住在温家,温老一直含含糊糊,没有表态,温妈妈和思莞乐得装糊涂。

  只是阿衡有些尴尬,她的房间本就是思尔的,思尔回来了,她是搬还是不搬?

  思尔从小身体底子就差,她睡在临时收拾好的客房,没多久就因为室内空气湿度不够,暖气强度差了些,生了病。送医院打了几针,回来之前,医生嘱咐要静养。

  而后,思莞在阿衡房间外转悠了将近半个小时。

  阿衡一早知道门外有人,听着脚步声更确定是思莞。等了许久,也没等到他敲门,阿衡便开了门。

  思莞止了脚步,轻咳一声,走到她面前:“阿衡,你住在这个房间,还习惯吗?”少年小心着措辞,不经意的样子,眉却蹙成一团。

  “房间,太大,不习惯。”阿衡微笑,摇了摇头。

  “那……给你换个小点的房间,成吗?”思莞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小心翼翼地问。

  “好。”阿衡笑开。

  思莞眼睛亮了,嘘了一口气,酒窝汪了陈年佳酿。

  “思尔,什么时候,回来?”她的声音糯糯的,唇虽很薄,笑起来却不尖刻。

  “今天下午。”思莞开口,却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现在,能搬吗?”阿衡把半掩的房门完全推开。

  那里面,几乎没有她存在过的痕迹,依旧是思尔在时的模样。床脚,整整齐齐地放着两个行李包。

  她早已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佯装不知地静静等待。

  思莞的眸子却渐渐变凉,他所有的铺垫,所有的话,所有的忐忑不安,此刻显得凉薄可笑。

  他一向不敢如家人一般,错判阿衡的笨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