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一符封仙 > 第一百九十一章邪修出没
  她刚做完这一切,数十条红色火蛇便扑了过来。

  只听一阵“砰”“砰”乱响,赤色火蛇纷纷被绿色盾牌弹飞了出去,偶尔有几条漏网之鱼,也被挡在光幕外面,没有伤到妖娆女子。

  连续弹飞数十条赤色火蛇后,绿色盾牌的光芒也随之暗淡下来。

  趁此机会,红色火龙再度朝着妖娆女子扑去,尚未近身,一股炽热之气便扑面而来。

  看到红色火龙扑来,妖娆女子毫不犹豫将手中的碧绿短剑往前一抛,嘴唇飞快的蠕动起来,接着一道法决打在短剑上面。

  碧绿短剑滴溜溜一转后,光芒大涨,微微一颤后,化为一轮车轮大小的青色圆月,将妖娆女子挡在后面。

  红色火龙毫不犹豫的扎入了青色圆月之中,“轰隆”的一声巨响传来,青红两光一阵交织后,红色火龙瞬间就溃散而灭,而青色圆月的光芒也迅速暗淡下来,一个模糊后重新化为了碧绿短剑的模样。

  妖娆女子单手一招,碧绿短剑便飞回了手中,她的目光往剑身上面一扫后,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碧绿短剑的光芒暗淡无比,剑身上面更是多了几个黄豆大小的豁口,一副灵性大失的模样。

  这件顶阶法器碧月剑是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数次帮助她斩杀强敌,如今连敌人的衣服还没碰到,就已经被毁掉了,这让她心疼不已。

  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轮黄色土锥又朝她射了过来,数量有五六十枚之多。

  半空中,背剑青年见此情形,眉头一挑,低声说道:“此人身上带着这么多符篆,未必是这个妖妇的同伙,没我吩咐,不得对此人出手,先查清楚再说。”

  其他人听了,都表示赞同,王长生前后丢出的符篆起码值四百多块灵石,杀人掠货的邪修未必会这么奢侈。

  山谷中,看到密密麻麻的土锥袭来,妖娆女子脸色大变,绿色盾牌只是一件中阶防御法器,她可不相信凭借一件受损的中阶防御法器能挡下这轮攻击。

  只见她手掌一翻,一颗红色圆珠便出现在手中,她眼中闪过一抹不舍之色后,将这颗红色圆珠丢了出去。

  红色圆珠跟一根尖锐土锥相撞,“轰隆”的一声巨响,一团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淹没了所有的土锥。

  见此情形,妖娆女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就在这时,“嗖”的一声破空声响起。

  一道半丈长的巨型风刃从巨大火光之中一闪而出,巨型风刃的速度极快,眨眼的工夫就到了妖娆女子面前,狠狠的劈在了她身前的绿色盾牌上面。

  挡下数十条火蛇后,绿色盾牌的防御能力已经大不如前,巨型风刃劈在上面后,只支撑片刻便碎裂而开。

  没了绿色盾牌的阻挡,巨型风刃撞在了女子身外的光幕上,连续劈碎三道光幕后,巨型风刃也溃散而灭。

  此时,妖娆女子脸色十分的苍白,脸上冒出了许多冷汗。

  她还没顾得上擦掉脸上的冷汗,一道刺眼的金光从对面激射而来。

  见此情形,她急忙将手中的碧绿短剑抛了出去,化为一道青芒直奔金光而去。

  “铿”的一声金属相撞的声音传来,只是一个照面,青芒便被击飞,化为一柄短剑插在了右侧的石壁上,失去了青芒的阻拦,金光直奔妖娆女子而来。

  妖娆女子脸色大变,嘴唇飞快的蠕动起来,身体骤然泛起点点青光。

  就在这时,她站立的地面突然变成了松软的泥沙,双脚当即陷了下去,泥沙直接淹没到她的膝盖。

  妖娆女子一惊,尚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金光已经到了跟前。

  金光轻易就洞穿了她身上仅剩的一道光幕,并绕着她转了几圈。

  妖娆女子骤然发现,身体被一根金色铁索缠住了,动弹不得。

  见此情形,王长生微微一笑,抬头往高空望去,开口说道:“几位师兄师姐别误会,小弟也是太清宫的弟子,大家都是同门,”说罢,他摸出身份令牌往高空抛去。

  背剑青年单手一招,便将王长生的身份令牌摄入手中,目光一扫,点头说道:“不错,这是本宗弟子的身份令牌,不过仅凭一块令牌,证明不了什么,若真是同门师弟,还请阁下拿出确凿的证据。”

  “就是,若你杀了本宗弟子,自然也会有本宗弟子的身份令牌,若是阁下证明不了你的身份,那么只好随我们走一趟,”一名黑脸男子开口说道。

  听了此话,王长生点了点头,他嘴唇微动,手指一弹,一道青光一闪而出,直奔高空,最终射进了身份令牌之中。

  身份令牌微微一颤,光芒大放,“嗖”的一声,从背剑青年手中飞了出去,回到了王长生的手中。

  “本宗弟子的身份令牌都滴入了持有人的精血,除了令牌持有人,别人是驱使不动的,这一点,相信几位师兄师姐应该明白,当然了,若是诸位还不信,大可以对那妖妇用搜魂之术,真相也就大白了,”王长生指着被捆妖链锁住的妖娆女子,解释道。

  妖娆女子闻言,刷的一下,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她没想到,王长生竟然是太清宫的弟子。

  听了此话,背剑青年等人驱使灵禽落在了山谷之中,背剑青年向王长生走了过去,脸上露出一丝歉意,开口说道:“原来是同门师弟,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还请师弟不要怪罪。”

  “无妨,小弟离宗历练,没有穿本宗服饰,师兄误会也是很正常的,”王长生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背剑青年等人闻言,恍然大悟。

  “师弟若是历练的话,可要小心一些,前段时间不知从哪里流窜过来一伙儿邪修,专挑落单的修士下手,本宗两名穿便服的筑基修士也死在这伙人手中,”一名黑脸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口提醒道。

  “邪修?”王长生闻言,眉头挑了挑,这一路上,王长生经过不少魔道宗门的地盘,若是穿着太清宫服饰,说不定会被魔道修士追杀,此地没有魔道宗门,穿着便服倒不合适了。

  “周师弟说的没错,是有邪修出没,不过我们已经找到了他们的老巢,诛杀了他们的头领,可惜被部分人逃掉了,这个妖妇就是其中一个漏网之鱼,师弟若是历练,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背剑青年点了点头,提醒道。

  “多谢师兄提醒,对了,不知这个妖妇要如何处置,”王长生点了点头,将目光投向了妖娆女子。

  “敢对本宗弟子下手,自然是杀无赦。”

  背剑青年话应刚落,“嗖”的一声,一把黑色长剑剑鞘飞出,化为一道黑芒,快速朝着妖娆女子斩去。

  “不···”妖娆女子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头颅便被一切而下。

  将妖娆女子的头颅斩下后,黑色长剑转了一圈,飞回了青年身后的剑鞘之中。

  “啧啧,这位师兄是千剑一脉的吧!千剑一脉的御剑之术果然玄妙无比,”王长生见此情形,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啧啧称奇道,用手单手一招,捆妖链便化为一道金芒,回到了他手中。

  “嘿嘿,为兄不过学了一些皮毛而已,好了,客气话就不多说了,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师弟路上小心一些,最好穿上本宗的服饰,此地都是正道宗门,没几个人敢对咱们太清宫的弟子出手,”背剑青年嘿嘿一笑,语气一转,提醒了几句后,便骑着红色巨鹰离开了。

  王长生望着背剑青年等人离去的背影,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据他所知,兰州和青州大大小小有几十个宗门,不过都是正道宗门,太清宫也有几处分舵建在青兰两州,这样的话,穿着太清宫服饰赶路,亮明身份,确实方便一些。

  既然得知有邪修出没的消息,王长生也没有继续呆下去的心思,他换上太清宫服饰,右手一扬,赤灵舟脱手而出的浮现在身前,身形一闪就上了赤灵舟。

  “起,”随着一声落下,赤灵舟快速升空,王长生一道法决打在上面,赤灵舟便化为一道红光,消失在天际。

  ······

  宁州,伏魔山。

  王家祠堂,王家一众族老共聚一堂,坐在首位的正是王明远。

  王长生拜入太清宫之后,再也没有人能撼动王明远的族长之位,借助太清宫这杆大旗,王家的势力飞快的增长,如今,提起伏魔山王家,岳阳郡修仙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三弟,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王明远冲王明战说道。

  “是,二哥,”王明战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翻开手上的一本账册,开口说道:“本月出售灵药五十五株,收购二十株,都是百年份以下的灵药,盈利三百二十一块灵石,出售法器二十三件,收购九件,盈利三百七十一块灵石,丹药出售三十颗,收购二十颗,盈利一百三十五块灵石,符篆出售九百六十五张,盈利七百三十五块灵石,本月总盈利一千五百六十二块灵石,同比上个月,增长了两成。”

  王明远听了此话,点了点头,将目光投向王明智,开口说道:“大哥,你来说说咱们这个月的开销吧!”

  王明智应了一声,站起来说道:“制符堂本月消耗五百二十打空白符纸,炼制符纸的材料一共花了三百七十五块灵石,应该发放给族人的灵石是五百四十五块,另外,李家现任家主七十大寿,咱们送去了一份贺礼,价值一百块灵石,总计一千零二十块灵石。”

  “这么说来,咱们这个月只赚了五百四十二块?”一名独臂老者开口说道,听其言语,似乎还嫌这个数目太少。

  “九叔,这个数目不少了,这些年咱们家族的势力扩展了数倍,又诞生了二十多名有灵根的族人,每个月的花销有一小半都花在了这些族人身上,等他们成长起来,咱们便能再度扩充势力,”王明智笑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每个月的花销这么大,嗯,看看这些族人有没有制符天赋,若是有,则送入制符堂学习绘制符篆,”独臂老者建议道。

  “侄儿明白,”王明智点了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略一犹豫,开口说道:“对了,再过半个月就是二弟的五十大寿了,咱们要不要大肆操办一下。”

  “大哥,不用大肆操办吧!这样花费太大,咱们自家人庆祝一下就可以了嘛,往年不也是这样过的么?”王明远闻言,皱着眉头说道。

  “二弟,这你可就错,往年也就算了,这次是你五十大寿,意义重大,再说了,咱们的姻亲每年都过大寿,咱们的贺礼也送了不少,总该收一些回来,再说了,这也是扩大咱们王家影响力的一次机会,怎么能放过呢!”

  “是啊!二哥,五十大寿必须大肆操办,咱们的店铺也可以借你五十大寿这个名头,搞个小型拍卖会,促进商品的销售,好处多多啊!”王明战跟着附和道。

  “明智和明战说的不错,明远,你五十大寿确实应该好好操办,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是咱们王家的族长,若是连五十大寿都不操办,未免让人小瞧了。”

  “是啊!明远,应该好好操办。”

  “我同意七哥的建议。”

  “好吧!办就办吧!这件事就交给大哥了,”王明远听了这些话,想想确实有道理,便应了下来。

  众人再聊了一下细节,就分手离开,各自行事了。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离开祠堂后,王明远去了王长生居住的院落。

  房间内,王明远望着一副画像,目光有些失神,画像之中是一名稚气未脱的少年,正是王长生。

  由于太过于思念儿子,王明远便画了一副儿子的画像,挂在儿子的房中,不时过来看一看。

  望着儿子的画像,王明远喃喃自语道:“臭小子,一走就是十多年,连爹的五十大寿都不回来,也不知道你在太清宫过的好不好,”说到最后,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之色。

  儿子拜在太清宫门下,身为父亲的王明远打心眼里高兴,可是儿子常年不在身边,连五十大寿都未必能赶回来,这又让他有些失望,鱼与熊掌,果然不可兼得。

  第二天早上,一队手持金色请柬的王家修士离开了伏魔山,直奔与王家交好的修仙家族而去。

  七天后,伏魔山现任家主将要举办五十大寿的消息就在宁州各地修仙界就流传开了,和王家交好的修仙家族纷纷派人上门恭贺,王家开设的店铺也趁机举办了一场小型拍卖会,吸引了不少人前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