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盖世巨星 > 第50章、让它们吠去吧!
  路上,陈盈盈一直低着头,似乎心事重重。

  盖伦不禁笑道,“怎么了?上学的事儿让你发愁了?”

  “不是!”陈盈盈摇摇头,“只是突然发现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现在根本没有这么多可能!”

  “是吗?”盖伦得意道,“那你该怎么谢谢我啊?”

  “你想让我怎么谢啊?”陈盈盈嘻嘻一笑,突然转身倒退着走路,同时挽住了盖伦的胳膊,以防跌倒。

  盖伦装作一脸正经道,“以身相许呗!还能怎么着?”

  “切!”陈盈盈吐了吐舌头,“想得美!”

  “咦!你不是之前在家才答应的么?晚上……”盖伦坏笑道。

  “答应什么?我是说晚上也不行!哈哈!”

  说完,陈盈盈笑着撇开盖伦,朝前跑去。

  盖伦恍然大悟,“好啊!你耍我!”

  当即朝前追去,两人跑着跳着,一路前行。

  ……

  黄金周第三天,下午。

  蓝莓音乐节现场。

  盖伦唱的是开场,此时阳光毒辣,也没多少观众到场。

  现在仅有的一些人,还支着遮阳伞晒太阳。

  蓝莓音乐节已经举办了十余年,不像理想音乐节才刚刚开始第二年,所以蓝莓音乐节的主办方腰板更硬一些,而这场活动也成了很多户外音乐节爱好者习惯性的聚集地。

  一点整。

  舞台装备好了,盖伦等人看了一眼台下,十根指头可数的过来的人数,但也没办法,安排就是这安排,谁让自己不火呢?

  于是转身对阿凯说道,“开始吧!”

  第一首歌《我怀念的》,抒情缓慢,反正现场就这现场,唱摇滚再嗨,再想带动气氛也就这些人,条件有限,还不如唱抒情歌。

  这边舞台上盖伦一开唱,不少人的目光转了过来。

  但是却没人靠近舞台,就那么或坐着、或靠着、或躺着听歌。

  紧接着《背叛》、《曾经的你》、《那些花儿》三首唱完,观众才渐渐多了一些,但也可以看得到边儿,总共也就上百人。

  和那天的理想音乐节比起来,这人数差得太远,原本还想和陈盈盈再次演绎一遍《One-Night-in-Beijing》,最后看这情况还是算了,全程唱的都是抒情慢歌。

  半个小时的时间匆匆结束,盖伦最后说了句:“谢谢大家!我叫盖伦!再见!”,然后下了台。

  那一边儿,主办方很不满意。

  “这就是盖伦?这就是前天在理想音乐节上,下午也能嗨翻全场的什么天才歌手?”负责人说道。

  身边一个员工随即附和,“听说他那天在理想唱了不少摇滚,今儿这是怎么了?难道瞧不起我们蓝莓音乐节?”

  有一个员工替盖伦辩解了一句,“呃,可能是人太少吧?况且咱们也没有跟他沟通过……”

  负责人冷哼一声,“那也不能一首摇滚都不唱吧?唱抒情歌去看路演就好了,跑音乐节来干什么?他演出费多少,给他扣一半!”

  大家瞬时静了下来,员工们互相看看,谁也不知道盖伦的出场价是多少。

  最后,大家的目光落在了负责人的秘书身上,她是这次音乐节的统筹,哪位嘉宾多少钱请的,最后都由她负责核算。

  这位秘书想了半天,才小声道,“他好像不要钱,是易达送过来,让免费唱的!”

  “呵呵!果然免费没好货!”

  听到这话,负责人呵呵笑了起来,之前的愤怒也变成了轻视。

  不过下一刻,不知那位员工突然叫了一声,“咦?现在网上都是关于盖伦在理想音乐节上表演的新闻!”

  当下又有人叫道,“不过还是有人骂他!”

  “什么?”

  在场的员工纷纷拿出手机开始刷微播,连负责人也用平板上各大门户网站看新闻。

  此时,盖伦在理想音乐节唱“京剧摇滚”的消息,又一次在一定范围内刮起了一阵旋风。

  然而这次并不是易达请了什么水军,而是源于理想主办方自己在微播上主持的一个话题,请到过现场的观众说出自己最喜欢的音乐人,或是某一首歌。

  很多第一天下午在现场的观众,都纷纷把自己拍的视频放上了微播,其中最多的就是《One-Night-in-Beijing》这首歌的视频。

  随着话题关注度越来越高,很多没有在现场听过这首歌的网民,在看完这首歌的视频后,也参与了进来。

  当下,盖伦和他的“京剧摇滚”立即冲上了热门话题榜。

  “天才啊!上次的流行说唱风还没让人消化,这次又弄出个京剧摇滚,下回是什么?谁能预测?”

  “我爸爸很喜欢听京剧,不知道他听到这首歌会有什么想法!(偷笑)!”

  “敢这么玩的音乐人有几个?”

  “那个唱京剧的女生是谁?有清晰视频吗?”

  “……”

  网络世界,有褒就有贬。

  第一个跳出来的,便是刘鹏飞。

  前日他和盖伦当面发生争执后,对盖伦就比较不爽,后来他被观众群殴,又和理想主办方谈崩,导致人财两失,心中更是对理想音乐节整体怀恨在心。

  京剧摇滚?

  流行说唱?

  音乐新流派?

  刘鹏飞坚定的认为盖伦这是投机取巧,只不过是把两个原本存在的音乐形式融合而已,又不是单独创造出一种新的音乐形式,有什么可吹嘘的?

  当下直接用自己认证的微播,发文直指盖伦,“盖伦,你这个跳梁小丑,什么狗屁京剧摇滚,这是对国粹的侮辱,是对摇滚的亵渎!滚出娱乐圈!”

  一石激起千层浪,关注麻雀传说的粉丝还是很多的,当下口水战掀了起来。

  “飞飞发微播了,啊!矛头竟然直指盖伦?”

  “看来刘老师也不太认同盖伦的所谓新音乐流派!”

  “盖伦就是一垃圾,草包!侮辱音乐!不尊重国粹艺术!”

  刘鹏飞看到一群人在他微播下面跟着起哄,当即乐了,于是又动用了小号在自己微播下高呼:“对!坚决抵制盖伦!不能让他用投机取巧,来侮辱大众的智商!”

  “抵制!抵制投机取巧!”

  “抵制!抵制盖伦!”

  “……”

  如今随着盖伦人气的增长,他微播的粉丝量已经超过了二十八万。

  这些粉丝有一路跟来的,也有陆陆续续加入的,更有只因为某一首歌而关注的路人粉。

  不过无论哪一种,当他们看到刘鹏飞的话,纷纷站了出来,对刘鹏飞发出质疑和回击。

  “刘鹏飞,你作为一个公众艺人,点名道姓的侮辱一个同行业新人,这么做有意思吗?”

  “刘鹏飞喝高了吧?这种话也敢明着说?”

  “滚尼玛德,刘傻吊!”

  “你们麻雀传奇不也是号称‘民歌摇滚领导者’吗?你们那些所谓新音乐,不也是投机取巧吗?破DJ跟摇滚沾边儿吗?每天广场上‘咚呲咚呲’都是你们的歌,听得都想吐了!”

  见到这些批评,刘鹏飞炸毛了,又发了一条微播,“那些替盖伦洗地的,真不知道你们脑子是怎么长的?我的音乐从农民工到退休工都喜欢,你们这么说是侮辱他们的欣赏水平吗?侮辱这个社会的劳动阶层吗?”

  这一下,话题立马上升到了社会舆论的高度。

  很多躲在一旁伺机观察的媒体乐了,看来明天不管是娱乐版还是社会版头条都有得写了。

  此时,盖伦对网上这些骂战全然不知。

  他从蓝莓音乐节唱完后,就选择了直接回家。

  陈盈盈今天化了妆还准备跟他一起登台,结果也没用上。

  就在陈盈盈卸妆的时候,盖伦接到了刘楠的电话。

  “喂!楠哥!有事儿吗?”

  “当然有事儿了!”刘楠急切道,“你一点儿都不着急吗?你没看网上的消息吗?”

  “什么消息?”盖伦奇怪道,“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他心里已经隐隐了预感,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要不然刘楠不会是这个口气,不过他又在怀疑,到底是什么事儿,能让刘楠都这么着急上火?

  “你自己看微播吧!不过我提前警告你,说什么话之前好好想想,动动脑子,不要乱来,注意自己艺人的身份和形象!”

  刘楠的嘱咐把盖伦弄的更懵了,只得连声说好,自己明白。

  临了,刘楠又说道,“我的歌怎么样了?”

  一说完,他又失笑道,“嗨,不着急不着急,你慢慢写啊!我反正八月份才出新专辑!”

  “呵呵!我知道!”盖伦笑笑。

  挂上电话,盖伦翻开微播。

  一登录,手机就嗡嗡嗡的响个不停,信息一角的数字在急剧上升。

  他打开以后一看,好多人艾特他,发私信给他,有鼓励他的,有称赞他的,也有骂他的,恐吓他的,还有安慰他的。

  这让盖伦摸不着头脑,看了好半天才滤清了头绪,也找了事情的原点——刘鹏飞的微播。

  看完刘鹏飞发的两条微播,盖伦不但不气,反而情不自禁的笑了。

  想来想去,发了条微播,写到:“走自己的路,让它们吠去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