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永镇天渊 > 第二十四章八十二万诸世界之主
  这个世界,满载着垃圾和残渣。八一?中?文网

  所有人都庸碌无为,麻木不仁,扮演自己的角色,顺应他人期待而活,就和木偶一样。

  “你们知道吗?西城区的那场连环杀人案又有新的受害者了。”

  z国n市,八月中旬,下午四点,夏日的酷热感还未消去,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有一伙看上去大概十六七岁的学生站在树荫下,喝着饮料,相互聊侃着。

  一个长过肩的少女手中拿着手机,面色神秘的对着身旁的朋友们说道:“听说死状非~常凄惨呢,内脏也都被……”

  “哎呀,赵冕你说这个干什么!”

  轻呼一声,一个黑长马尾及腰的女生重重的拍了下这个叫赵冕的女生的肩膀,打断了她的言,责怪道:“明明知道我最害怕这种事情还老说,你一个女生为什么会喜欢这种猎奇的东西……小心以后找不到男朋友!”

  “毕竟是兴趣爱好啊,我以后可是打算去当法医的!”

  没有丝毫愧疚之色,赵冕将自己被拍的散乱的长理顺,神色一正继续道,“小柳啊……据说那些死者的内脏一点也不剩,被完美的摘除了呢——你害怕不害怕啊?哈哈哈哈。”

  说完,她便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也不管旁边闺蜜羞愤的捶打。

  “杀人案啊。”

  一个身材高大,比在场所有人都高半个头的男生听到了这个,他原本正和自己的朋友绍苍聊着有关于游戏竞赛的事情,不过现在被女生们的话题吸引,过来插了一句话:“我家就在西城区,附近认识的人都说是有犯罪团伙蓄意杀人取内脏,贩卖给那些有需求的有钱人。”

  “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指不定就是单纯的变态杀人案而已,没那么多内幕的。”有人皱眉反驳。

  “政府也真是的,半点也不作为,这都死了几个人了?还没把凶手抓住。我们交税可不是为了让这种凶手逍遥法外!”也有人冷笑嘲讽。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气氛变得火热,大家都很喜欢用这种血腥猎奇的事情冲淡枯燥无味的日常,就连之前那胆小的马尾女生也加入了话题。开始分析为什么凶手单单取走内脏,而不是把尸体一齐处理掉。

  “说起来,高川呢?他家里不都是警察吗?”

  在讨论的中途,绍苍突然想到了自己那寡言的好友:“他肯定知道一些内情。”

  “今天他没来,说是身体有点不大舒服。”

  某个知情人回答了一句:“真想问就打个电话吧。”

  “也对。”

  点点头。一旁的王征也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他干脆的拿起手机,拨打起了电话。

  “王征?找我什么事?”

  电话接通,从彼端传来了一个听上去有点低沉,闷闷的青年声音:“你们不是去外面玩了吗?怎么还有闲心找我。”

  看样子是真的感冒了

  这种沉闷的鼻音的确不是作假,感觉打扰了别人休息的王征感觉有点不大好意思:“啊,没什么,就是想问一下,有关于西城区的杀人案,你知不知道一些内情啊?毕竟你家都是警察。有什么消息你肯定知道。”

  “杀人案啊……”

  音线拉长,电话那头高川的声音变得意味深长起来,“这事……砰!”

  “等等,我这有点事,等会再说。”

  视角转换。

  在宽大米色的房间内,所有的物事都被打翻,桌子和柜子扫到一旁,空出的地板中央,有一个似乎是用水银画出的繁复法阵,而在这个法阵的核心处。有一个被尼龙绳牢牢绑住的中年男子。

  他的嘴巴被胶布黏住,只有脖子眼睛能够自由的活动,这个中年男子原本一脸绝望如同一坨死肉一般,但在听见了有人打电话后。心中便生出了一丝微小的希望,于是便立刻开始奋力挣扎,出‘呜呜’的声音,企图让电话那头的人察觉。

  “砰!”

  就在他挣扎的时候,一只穿着普通黑色运动鞋的脚狠狠的踩在他的头上,中断了他的嘶鸣。脚的主人似乎很是不满,所以又用劲碾了碾,勉力抬起头,中年男子看见了一个身体笼罩在阴影中的青年正在用冰寒无比的视线注视着他,而一股来自食物链上端的威压让他的**开始痉挛,然后彻底虚脱。

  “真是麻烦……”

  将手从电话的通话口拿开,高川重新露出了微笑,和电话那端的友人说道:“虽然我爸妈说这事不能和外人讲,但我也可以透露一点内情,和报纸说的不一样,那些人一个个都是被虐杀至死,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血肉模糊,腹腔也是彻底掏空,一点肉渣也没有——也是不知道那凶手究竟是怎样的心理变态才能干出这种事情。”

  虽然脸上露出了微笑,但他的眼神却是冷酷无比,叙说着血腥的事件的同时也是这样一股轻松,似乎在开玩笑的语气,假如不看他的周围,倒还真像一个正常的大男孩。

  不久之后,高川挂断了电话,他蹲下身子,抓住中年男子的头,将其头颅抬起,强迫他直视自己的双眼。

  看着这男人恐惧的眼神,这个青年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李德志,西城区正辉地产营销经理,家住桃园小区九栋6o2,有一妻一女,平日生活和谐,没有任何出轨或者会造成家庭不稳定的因素,生活幸福美满,一切安好。”

  高川平静的叙说:“你肯定在想,为什么如此平凡普通的你会遭遇这种事情?明明什么都没有干,却要被我杀掉?”

  中年男子虽然不能说话,但却拼命的点头,他如今已经不奢求能存活,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现在,我就告诉你真相。”

  高川没有玩弄他的想法,他直截了当的说道:“你早就已经死了。”

  在中年男人陡然睁大的双眼注视下,青年冷酷的道出一切的真相:“李德志,作为人类的你早在五年之前就已经死亡,自那时起。你的灵魂被来自深渊的怪物吞噬,躯体被占据——如今正在聆听我诉说的,并非是‘李德志’此人,而是深渊邪魔为了潜伏。用他的存在残渣做出的‘保护壳’。”

  “你以为你是无辜的善良,可实际上,你是潜伏的邪恶,而我,才是真正的正义。”

  面露诧异之色。似乎是想笑,又想要哭,名为李德志的中年男子疯狂的扭动身体,他用憎恨的眼神看着眼前的青年,他才不相信这荒诞无稽的……

  ……

  等等……

  喉咙鼓动,声带想要振动出声音,有什么东西从精神的最深处,残渣的中心升腾而起,被某种力量遮蔽的记忆回到了思维的表层。

  男人突然回忆起了五年之前,‘自己’死亡时的景象。

  比黑夜更加深邃的黑暗从虚空中的裂缝里涌出。将行走在小巷中的自己包裹,无可名状的邪恶侵入身体,将灵魂和内脏吞噬一空,它把人类的**作为孵化的器皿,用灵魂的残渣做出了‘现在的李德志’这样的外壳,保护孵化前脆弱的自身。

  啊……原来如此……我……早……

  思维坠入混沌,中年男人脑海中出现了妻子和女儿的笑容。

  真……遗憾啊。

  ‘李德志’的灵魂断断续续的蹦出最后一点属于人类的意识,而随后,伴随着一声如同玻璃碎裂的声音,阴影蔓延。从身体深处涌出的黑暗接管了这具**。

  “灵魂外壳崩溃?这样我就没有顾忌了。”

  看着‘李德志’的表情逐渐从崩溃恢复正常,身体上也开始出现了一些奇异的纹路,黯淡的光芒闪动间,黑气如雾飘荡。将整个房间笼罩,高川也收起了厌恶的眼神,严肃的启动了布满地板的法阵。

  符文一个个亮起,炽白色的光芒遍布房间,将所有的黑气压回了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人躯,这些绳索完美的束缚住了所有力点。任凭这深渊中的附体邪物有通天之能,也没办法用这躯体干出任何事。

  “你的灵魂,我就收下了。”

  双目中闪烁着黑紫色的光芒,高川一步一步走向被法阵牢牢压制的‘李德志’,现在,这个中年男人的肉身已经出现了种种异变,畸形的肉条和节肢突破了衣物,刮擦着地板,略显肥胖的躯体已经彻底兑变成了丑恶的怪物。

  “要是人类的外壳没崩溃,我也没办法直接‘狩猎’你的灵魂。”

  手中升腾起灵光,高川毫无犹豫,径直抓向动弹不得的怪物头部,而这怪物因为畸变的身体,已经快要挣脱绳索的捆绑,周身弥漫的黑气也逐渐压倒阵法的光芒。

  但被青年手中的灵光笼罩后,黑气被消融,它渐渐停止了挣扎,不多时,这怪物的肉身就彻底失去活力,而一个硕大的红色光团便出现在了高川手中。

  迷恋的看着手中的光团,高川回过头看着脚下已经彻底变为邪物的**,不由得叹了口气:“又要把这些畸变成怪物的多余**给切掉,我也不想把尸体搞的那么凄惨的,可要让警察看见这种东西……”

  摇了摇头,他便将那红色的光团一口吞下,在满足的表情中,黑紫色的纹路蔓延,庞大的灵能强化高川的身躯,提升他的力量。

  黑暗中有两个紫色光点亮起,闪烁的光芒间,一个悠悠的声音传出。

  “下一个猎物,是谁?”

  ……

  这是人类和妖魔同处的星球,邪神通过邪教操纵人间,来自深渊的怪物潜伏在人的身体中,于阴影的内侧玩弄心灵,而外星的来客隐藏在人群中,观测这个疯狂的世界。

  高川,一个普通的学生,因为在旅行途中,遭遇了邪神信徒的祭祀,因某些意外,拥有了吞噬灵魂变强的能力。

  自此之后,他便四处寻找,狩猎邪魔和罪人的灵魂。

  对于眼前的任何非人之物,他不介意用最邪恶的手段,也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无论是虐杀,陷阱,伏击还是突袭,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做出。为了变强,为了……

  正义。

  以正义之名,杀戮异类,和遍布全球的普通驱魔人不同,他乃是此世唯一的‘邪神猎手’

  ========================

  天空赤红。空气中弥漫着血和铁的味道,耳中充斥着厮杀的战吼和武器相交产生的嗡鸣声,绝望的濒死惨叫和攻城武器的轰鸣响彻云霄。

  高川睁开了被血痂遮住的眼睛。

  这场攻城战已经持续了三个黑夜和白昼,双方没有停歇哪怕是一刻,城墙的边缘已经被滑腻的血液铺满,到处都是残缺的尸体,腐臭的肉块和着内脏涂满了每一处砖石。

  血在燃,铁在烧,食腐的乌鸦和秃鹫在高空环绕鸣叫,扰乱人心。

  “这群残渣……”

  呼吸着再也熟悉不过的血腥味。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为战而生的男人用已经嘶哑了的喉咙迸出响彻军阵的怒吼,从短暂的昏迷中苏醒,高川的双眼中有赤红色的火焰燃烧,战意沸腾,他从身旁拔出一把长枪,义无反顾的朝着最前线冲去。

  “随我——冲锋!”

  双手紧握长枪,他咆哮着冲向了前方的敌阵。

  战斗,仍未结束。

  ……

  景林34年,圣战最终战。

  是役。于帝国征西大将军高川的带领下,异族腾蛇部王都被攻破,这是八部异族最后的一座大城市,自此八部异族联军被完全击溃。再无反抗之力。

  伴随着惨烈的屠城,持续了九年的西征在如同河流般流畅的异族血液中落下帷幕,近乎所有青壮年的死亡将原本繁盛的异族打回千年内最弱小的状态,只能隐居在原始密林之中,而异族共主,天祸帝在城破之时。于皇宫顶部,大笑着将身上的铠甲褪去,这个老人任由镶满骨珠和宝石的皇冠跌入泥泞,自己点起了焚城的大火,自灭于这滔天烈焰。

  帝国也因为死去了太多青壮年而陷入了衰落,在战后开始恢复性的繁衍生息,不过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因为牧场和耕地的增加,底层民众也大多拥有了自己的土地,因为生活质量开始变好,人口的增加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二十年过去,帝国国力日益升腾,探险队探索的区域也逐渐扩大,直到有一日,新的异族被现,那是被命名为龙人的怪物,在压倒性的单体武力下,帝国的探索队被屠杀一空,尸体被啃食,骨头被嚼碎吞入,半点残渣也没有剩下。

  和平相处的可能性被龙人抹消,战争再次开始,而又一个新的时代也因此展开。

  龙人实力强劲无比,它们有强壮的体魄,达的文明,除却不甚团结外,一切都远人类,在连续的战败通告打击下,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帝国大元帅府,唯一的不败英豪居住的地方。

  可高川,因滔天的荣耀被所有人敬畏和崇拜的称呼为‘战神’的男人,却在自家府邸的地下密室中,痛苦的挣扎。

  “又有新的战争了……你为什么这么抵触?这一切不都是你想要的吗?征服,战斗成就了你,屠杀,纷争诞生了我……你我本为一体,我们合一,才是真正的神明,永胜无败,永存不灭。”

  赤红色的光芒闪烁,一个蛊惑的低语环绕这个帝国战神的心灵,在无数死者亡灵中诞生的伟大而邪恶的心智轻声对男人诉说,如同最友善的友人一般。

  “闭嘴,你这恶魔!”

  双目中闪过狂乱的忿怒和清明的挣扎,高川握紧了双拳。

  “你休想侵蚀我!”

  ……

  这是满溢着战争和厮杀的世界,在没有尽头的无限大6上,人的帝国和异族的部落互相征伐,而来自天空和地底的怪物窥视这富足的一切,阴谋和邪恶的低语流畅,诞生在死亡和屠杀中的邪恶神明渐渐觉醒,准备以‘英雄’为载体,操控万物。

  高川,百战不殆的战神,历经无数大战,夺取了所有的胜利,举国上下。无论男女老幼贵贱尊卑,哪怕是皇帝也会为他弯腰,向他致敬。

  但他的心灵无时无刻都在和来自这未觉醒的神明意志争斗,不敢放松一刻。

  在如此挣扎中。高川依旧带队征战,将毁灭带给所有非人异族,杀戮,战斗,征服。讨伐——大屠杀,铸京观,万人坑,身高过轮尽数杀尽,血液浸透土地,怨气冲破天际,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和征服,杀戮和死亡之神越强大,哪怕是高川也无法将其压服。

  战争。

  唯有战争,从未改变。生而为战的战士,和诞生于死亡的神明,两者的争斗,将持续到一方彻底消失为止。

  ==========================

  天劫之音震破四海,于九天之上的凌霄高天,无尽神雷轰鸣翻腾,青蓝电光照彻八方。

  一位道人傲然立于虚空之中,周身环绕无数玄奥符文,万千法阵从中涌出,抵御一道又一道的灭运劫光。

  苍云界。碧落海之主,天渊道人高川的名号在此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作为这一界域仅存的三位四阶地仙中的最强者,只要度过这一次上清真源灭运神雷天劫。他就能突破此界诞生来无人能度的天华道关,进阶为诸天万界百万年也难出一个的五阶天仙。

  一劫鬼仙,二劫人仙,三劫神仙,四劫地仙,五劫天仙

  鬼仙阴灵出窍。人前显圣化身千万,人仙**不朽,滴血重生千年不死,神仙呼喝风雷,上入九天下入幽冥,地仙与世长存,万物不灭灵格不坠,天仙高于万物,操控天道另创界域。

  作为四阶地仙,哪怕是作为天道显化的道劫也难彻底杀死高川,最多也就是将其灵格打落,暂时让其衰落为三阶神仙境界,更何况作为苍云界有史以来的最强者,天渊道人的一手真符天阵扬名万万界域,几乎可以模拟天道逻辑,演化诸界生灭,早就无限接近于五阶天仙,抵御这区区雷劫压根不成问题。

  能让他皱眉的,唯有其他的两位四阶地仙。

  苍云道宫。

  统御苍云界八万万子民的庞然大物,九成修士出于其中,掌握了几乎所有修法的传承,修炼要诀,有近万人仙,数百神仙维护其统治,两位四阶地仙,苍论道,云证尊分治天地已有十万年之久,这一界域就是以他们的姓为名。

  每一位凡人都要经过道宫的筛选,有天赋的就被吸收,没天赋的就为有天赋的服务,新鲜血液源源不绝,让道宫渐渐壮大,成长为令其他世界也忌惮无比的怪物。

  而高川生于渔村,父母早亡,其人天赋秉异,自幼聪慧,少时观海潮起潮落,便领悟波涛真义入道,结合道宫四散于民间的各类术法传承,自创一手忘川归潮升天道录,十五岁渡劫成就鬼仙,二十四岁成就人仙,七十一岁证得神仙位格,然后于碧落海开宫传法,自号天渊道人,有教无类,在道宫的压迫下步步求存,勉力在两位地仙互相的明争暗斗中取得一线生机,并于二百九十三岁浴四劫天雷,逆天道灵潮步入高天,成就不朽不灭地仙灵格,被尊为碧落忘川不灭真仙,正式有了和道宫正面对抗的本钱。

  千百年来,高川带领碧落海一地之力,和占领近乎整个凡世资源的道宫对抗,阴谋诡计,人心莫测早就彻底看透,如今,一千六百五十四岁的高川,以前所未有之‘低龄’,破天道奥秘,临摹根源逻辑,将欲成就凌驾万物根源之天仙道果。

  奈何,似乎有许多人都不想看到这一幕。

  寒光闪烁,一道遮蔽苍天的剑芒破开青色穹顶,露出黑色的虚空,剑芒划过的周边,大道纹理破灭,法规失效,符文阵法之力尽数湮散,哪怕是天雷也在不甘的扭曲后消失。

  辉光亮起,于大地万万尺之下,苍云界地心融核的最深处,升腾起的赤色神光跨越空间,携带着一个世界旋转轮回的力量,震碎虚空,朝着雷劫的最中心,天道升华之处煌然而去。

  唯真力极论天道,天剑仙苍论道,万物轮转证法尊,宙法仙云证尊。两大四阶地仙抛开了过往的一切矛盾,朝着这个前所未有的大敌,联手出击!

  “来得好!”

  丝毫不惧,高川面对着千百年来的老对手。不由得冷笑一声,他顶着上清灭运天劫,毫无惧色出手回击,随着潮鸣圣音,千万符文浮起。化作如潮阵海,苍云界天道开始震颤,出了惧怕之声。

  “时空增压。”

  时空扭曲,压力飞升,在无限增加的时空密度前,哪怕是能够斩裂世界的天剑,贯穿天地的神光也无法突破,伤害到就在咫尺之外的高川。

  “高川,你是我见过的最为天才的人,以不到两千岁低龄便能破开天华道关。进阶天仙道果,让我这个老头子觉得十几万年都活在了狗身上……本来我们能成为朋友,甚至追随于你,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摄取时空轮盘,化入己身!”

  一声苍老的声音沉吟于天地间,而另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也同时出现:“时空轮盘让你能以地仙灵格获得天仙道果之力,控制时空轮转,可这也让我苍云界失了升格之机,再也无法成就大千世界之阶,你损害了这苍云界近十万万民众的利益!”

  随后。两者声音合二为;“今日我等便要为了天下黎民,于此将你击杀,复归时空轮盘!”

  “可笑,倘若我高川进阶天仙。莫说是一个时空轮盘,哪怕是创造新界域也是随手而为,到那个时候别说是让苍云界进阶大千世界,哪怕是那洪荒主界之位,说不定也能争上一争。”

  高川不屑一顾:“你们说白了就是不想屈居我下,实话实说都不敢。就想着占大义,修仙之人这番心性,难怪十万年都还在地仙高阶缩着。”

  “不必多言,如今我的境界远高于尔等,哪怕是顶着天劫打你们两都无所谓,别在乎什么面子,想要赢就一起上吧!”

  ……

  诸天万界,无数界域,世界和世界之间互相吞并争斗,修者模拟天道,增添位格于自身,甚至于虚空自开新界,携带一界之力步步上升,朝着传说中的洪荒主界之主的无上根源宝座前进,真正的仙人依靠的并非是一人之力,而是一界万族汇聚为一身之力。

  高川,生而知之的天才,自幼脑中就有无数修炼之法,似乎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中的自己传来的记忆,在这能力的帮助下,一路破关升阶,终升华为天仙道果,自开碧落界,号天渊道主。

  天仙并非是终结,而是起步,唯有吸纳诸天万界的所有界域之力,方能从开始的小千世界逐步提升为中千,大千世界,然后就是无尽多元,横跨时间长河的洪荒主界。

  永恒。

  高川道人永恒的故事,还在继续。

  ==================================

  每一个心智都有其逻辑上的不足之处,都有着自己的局限,都会有一个名为极限的死胡同。

  好比生存在原始丛林的部落,他们就算是能继续存在一万年,也一样是原始部落,因为他们的生存环境局限了他们的思维逻辑,部落时代就是他们的极限,是他们的死胡同。

  这一局限,对于已经到达了星际时代的种族,对于已经可以肆意在星河中游荡的创主,也是一样的。

  横跨无数银河,名为邪魔创主的存在已经到达了极限。

  诞生于一个单体宇宙的它。可以无限的扩张自己的力量,每一天都能比前一天更强,没有界限和尽头,但即便是如此,作为一个伟大的心智,它也摆脱不了宇宙的限制。

  它到达不了那最后的一步。

  名为真无穷的境界。

  宇宙中的粒子数量,是可以数尽的,哪怕是下切到最基本最基本的结构,那也是可以数尽的,而可以数尽这件事本身,就意味着宇宙本身也不过是近乎无限的有限,不管粒子总数是十后面有七十八个零还是一百七十八个零,这些粒子可以进行的排列组合的可能性也是有限的,只不过因为其数量大到不可思议不可想的地步,所以才被称为无限,多元宇宙也是一样,哪怕是有无尽宇宙生灭沉浮,在时间的最低界限处,存在的宇宙总数也是有限,可以被数清的。哪怕是单单是将它们一一点数的时间就足够让一个宇宙热寂坍塌,又爆炸重生数百万个来回,那也是有限的。

  所谓的终极,便是越这些看似无限的有限。成就全知全能,真正无穷无尽无界无垠无边无际之不可说境界,越不完备的逻辑,证得真正的无穷。

  现在,无限多维中。创主高川正在通过主神这个筛选器,观察无限平行世界中,属于自己的无限可能性。

  “这些还不够,我应该增添一些变数,才能获取更多的信息,更快补完自身。”

  思绪流传,横跨多世界的创主朝着时间线上又迈出了一步,他震动因果,种下种子。

  ……

  一号宇宙,时间轴人类联盟。

  自从科技突破。能让人穿越世界,探索其他平行宇宙时,人类的展就突破了一个又一个的界限,无延迟量子通讯,无限真空零点能,跨星际传送,恒星战舰,一个又一个新明,一套又一套大杀器源源不绝的产生,如今。起源于一号地球的时间轴人类联盟已经探索了三十九个世界,占据一百九十六个河系,总人口二十万兆,在时间管理委员会和心灵改造仪的控制领导下。所有人都励精图治,奋向上,朝着宇宙的尽头和时空的彼端探索征伐。

  第二十八号地球。

  每一个河系中都有一个星系作为府星系,而每一个世界都有一个都星系,二十八号地球正是第二十八号平行宇宙的府星系,作为花园星系。这里的生存条件优良无比,没有人为生存担忧,每一个人类都接受了纳米机器调制,植入了量子计算器官,有着实时跨星河通讯联网的能力,他们寿命悠长,至今为止没有任何改造者因为自然衰老而死亡。

  作为都星系的人,他们天生高人一等,是作为领导者培养的,文明作为集群的力量,越是达,系统就越是复杂,第一次技术革命只需要几个人的奇思妙想,第二次技术革命就开始需要国家支持,越往后,需要的人口就越多,一国之力,一洲之力,一星球之力,而作为时空文明,支撑这个复杂而强大系统的,正是高达二十万兆,占据数百个银河的人类集体,底层民众没有思维的自由,他们是生体机器,用来控制更多,更加低等的自律机器,作为级文明基石。

  而管理者们,也大多需要进行少些思维改造,方便真正的统治者,三百人时空管理委员会的控制。

  在这二十八号地球的一个地底改造舱内,一个十五六岁的人类男性少年体正在接受信息灌输,植入量子脑,更替纳米机器细胞等等多重改造,他是黄种人系第七十九号基因原体,‘高’系列的合成人,他的未来职务已经被确定,在改造结束后,纳米细胞将会将身体加成长,然后把他传送到二十八号世界第四银河系,管理九百六十四个矿业星系。

  时空震荡,一个种子被种下,无声无息间,思维改造被抹除,这个年轻的少年在改造舱中睁开了迷茫的眼睛,星辰在他眼中生灭,那是属于另外一个世界,和文明的道路截然相反,将无尽伟力归于个体的知识。

  他获得了真正的自由意志。

  ……

  郑朝四百八十六年,西南大旱,饥荒遍地,人人易子而食,啃吃树皮,生吞泥土。

  一个贫困的村庄,一群走投无路的流民汇聚在一起,攻破了远近皆知的大地主高家的庄园,高家庄上下被杀戮一空,尸体也被吃的一干二净。

  唯有高家幼子,高川蒙受一名借宿于庄园中的侠客的帮助,逃离了饥民的围攻,得以幸存。

  “钟叔,你说这世间总是如此苦难吗?还是说仅仅是现在如此?”

  幼小的孩童站在片草不生的山丘上,茫然的询问苦笑的侠客,他无法理解这一切生的缘由,也不愿意去理解。

  “天地轮转,阴晴雨雾,这大旱灾情,非我等凡人能够操控……”

  叹了一口气,因没办法救更多人的侠客悠悠的哀声道:“如真有仙人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想必自能让这天地焕然一新吧?”

  “是吗……”

  有些呆呆的回答道。他的双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光芒,无尽知识被灌输,跨界而来的力量改造者凡人幼童的大脑,让其能够记住。理解这些信息,就在转瞬之间,高家幼子的表情便一变再变,然后化作冷静淡漠的神色,而千日无云的天空凭空炸响雷霆。云层莫名其妙的出现,朗朗青空转瞬化作阴霾之天。

  不多时,甘露暴雨降下,在钟姓大侠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幼小的孩童冷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成为仙人吧。”

  ……

  主物质界,迈克罗夫大6。

  高·贝鲁斐库迪奥,人族中央帝国一个军功贵族后裔,他有一小块可以继承的领地,但前提是在前线立下足够的功劳。为此,他日夜磨练武技,企图更上一层楼,然后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延续家族的荣耀。

  一次和兽人的战争吸引了这个年轻的战士,他毫不犹豫的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小士官,然后,这个普普通通平凡无奇的凡人后裔一路横冲直撞无人可挡,哪怕神血贵族的后裔也不如他出彩。在最后和兽人的大决战中,高·贝鲁斐库迪奥一拳轰破兽人圣城那十几米厚的如山城门,率先冲入王庭,直接俘虏了兽人王。十三队兽人皇家重骑,二十九位兽人大祭司对他毫无办法,只能屈辱的签下臣服条约,成为人类的附属。

  这仅仅是战神领主高·贝鲁斐库迪奥传奇一生的开始,北镇兽人,西灭亡灵。东纳矮人,南收精灵,在他的一双铁拳下,迈克罗夫大6上所有的种族都被统一在人类的帝国下,然后,他开始朝着无数其他位面进行没有尽头的征战。

  ……

  自远古以来,怪人,变异生命和天外入侵者就不停的骚扰着地球文明,一直到现代也没有任何改变,在数之不尽的怪人和变异生物的攻击下,世界政府决定成立英雄协会,从全世界召集有能力的人类,对纷乱的时局进行肃清。

  各位英雄被划分为saBcde六个等级,最低级的类似片警,最高级的等于一个集团军,在诸位被调控管理的人类辛勤的工作下,各类怪人和变异生命被一扫而空,世界前所未有的安静和谐。

  但有一日,来自另外一个星系的级怪兽前来,那是吞噬了行星的可怕怪物,在那堪比火星的质量下,哪怕是被它擦过,地球都会彻底毁灭,无数年来出现的怪人,人类,变异生命和宇宙怪兽加起来都不如它的一根小指头重。

  这是无法阻挡的末日,所有人陷入了绝望,全世界都在暴乱,自杀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剩下的所有人都在享受临死前最后的生命。

  而c级英雄,英雄名为秋山老司机的高川,他驾驶着自己那跑了不知道多少万公里的老出租车,径直开出了大气层,三秒内就到达了太阳的引力极限处,然后,这破破烂烂的老车迅变形成了一个浑身上下满是钻头和绿光的机器人,违反物理规则一般的迅变大。

  “螺旋——盖塔线!”

  伴随着莫名其妙的怒吼和莫名其妙突破天际的级钻头,能比拟星球的宇宙怪兽被干脆钻出一个大洞,然后这怪物便哀鸣着,一瘸一拐以十五倍光迅曲翘空间,逃离太阳系,途中甚至不敢回头看哪怕是一眼。

  最强的英雄,出现了。

  ……

  星际战国时代。

  在地球大灾变后,无数殖民飞船为了延续文明,脱离母星前往无数未知星球,而千百年过去,这些殖民者在其他星球上再一次的展出了繁盛的文明,随着探索范围的增加,这些文明遭遇了自己在其他星球上的同族,但两者交流产生的并非是和平的烟花,而是战争的烈焰。

  为了争夺资源,战争越演越烈,仇恨蔓延,现在整个银河都陷入了战火。

  泛亚联合会统治的一颗工业行星正在进行大撤离,这是因为aZu盟的一颗战争死星正坚定不移的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在尝试了偷袭,正面攻击,潜入,时空转移等等各类手段后,泛亚联盟也实在是调动不出一颗多余的死星进行拦截,只能暂时放弃这颗工业行星。

  而高墨川,泛亚第三机甲军中尉,他是这颗工业行星的原生人类,很明显,这个男人并不喜欢这个决定,他半点也没打算抛弃自己的家乡。

  所以,在半个小时之后,在无数量子侦查器的注视下,这个看起来平凡至极的男人抛弃自己的ms,肉身突破大气层,横渡星海,伴随着零点真空海的沸腾,一股无匹大力将aZu联盟的战争死星轻而易举的一拳打成两个小饼饼。

  银河因此而沸腾。

  ……

  无数时空,无数奇异的文明,无数特异的历史,以正常的思维无法想象的知识和信息涌入创主,大暗黑天高川的脑海中,为其完善世界模型。

  此刻,因为种下的那些种子,此刻的他同时存在于八十二万个平行宇宙中,以自己异时空同位体的视角,观察着这些世界的一切。

  恍惚之间,又是一个千年。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