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兵甲三国 > 第九章剑气如虹
  “二百四十七、二百四十八、二百四十九、二百五、二百五、二百五……我擦,这不是玩我,怎么到二百五就停了!”

  远远躲在背后的公孙白,全副武装的端坐在路旁的一个土坷垃上,正在兴致勃勃的看着兵甲币的飙升,嘴里念念有词。

  抬起头来时,只见两队兵士之间的距离已不过五步之遥,即将发出激情四射的碰撞。

  “张禹,武力值68,智力值60,统率值62,政治值60,健康值88。”脑海里传来系统的回应。

  我勒个去,这家伙绝逼是信了春哥啊,除了健康值都在及格线上,没有一门挂科的。

  哈!

  吴明马去如风,手中的长刀如同闪电一般劈向张禹。

  当!

  双刀相交,火星四溅。

  两人武艺旗鼓相当,但是张禹的膂力明显强于吴明,吴明的身子连连晃动了几下,差点跌落下来,然而骑兵巨大的冲势却令张禹被撞得连连后退了六七步。

  砰!

  健马撞入黄巾军丛中,千钧的冲势撞得几名黄巾军直接飞了起来,摔落在背后的人群之中,接着刀势如风,一名黄巾军被长刀借着马势劈飞了脑袋。

  下一刻,百名北平军已经杀入黄巾军丛中。

  这不是一场同档次的厮杀,队形散乱、衣不蔽体、兵器落后且浑身伤痕累累的黄巾军根本不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北平军的对手。

  嚓!

  一名北平军手起刀落,一刀将一名黄巾军的头颅削飞,接着又举刀劈飞了一名黄巾军手中的长刀。

  噗!

  就在此时,一名黄巾军瞅准机会,手中的长枪刺中了这名北平军的腹部,粗劣的的枪头竟然未刺穿北平军士身上的皮甲。

  下一刻,那名北平军哈哈一笑,手中长刀已经轰然砍落,劈在偷袭的黄巾军头上,那名黄巾军带着不甘的神情惨叫着倒了下去。

  喀!

  一名拿着柴刀的黄巾军,柴刀刚刚劈出,便已被面前的黄巾军一刀劈中刀柄,只听一声脆响,那一尺长的木制刀柄便被锋利的刀锋砍断,拿着手中半截木柄在发呆,接着被一刀劈中脖颈,鲜血喷涌而出。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黄巾军便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杀!

  吴明纵马在敌群之中横劈乱砍,所向披靡,眼见贼军头目杨鑫举刀劈伤了一名北平军,不禁勃然大怒,一提缰绳,对着杨鑫疾冲而去,手中的长刀高高举起,划出一道夺目的光芒狠狠的劈向杨鑫。

  当!

  躲闪不及的杨鑫手中的长刀被击得飞了起来,接着又被吴明的马头撞倒在地,急忙就地一个打滚,翻身就要跃起。

  就在此时,头上传来一阵骏马的嘶鸣声,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等到他惊恐的抬起头来时,两只高高扬起的马蹄已轰然踩落,狠狠的蹬踏在他的胸膛上,随着一阵胸骨碎裂的声音,杨鑫便像死狗一般瘫倒在地。

  嗷~

  在人群之中左冲右杀的张禹眼看自己的部曲在精锐的北平军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心中不禁大急,猛然抬头看见坐在后面数十步远的公孙白正好整以暇的端坐在一个土堆上念叨着什么,仰天怒嚎一声,手中的长刀倾力挥出,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直奔公孙白而去。

  “不是这鸟术士,老子今日何至如此大败,先杀了这鸟术士再说!”

  张禹望着悠闲自得的公孙白,忍不住怒发欲狂,如同一只怒狮一般疯狂的迎着公孙白冲了过去。

  武力68的壮汉发起疯来,根本无人可挡,眼看张禹便已杀出重围,恶狠狠的扑向了尚在数兵甲币的公孙白。

  “公子,小心!”马背上的吴明惊骇至极,嘶声大叫起来,刹那间魂飞魄散,鞭马如飞,连连撞倒了几名己方的士兵,疯狂的追向张禹。

  “快救公子,快!”那些北平军士们也惊恐的发现了危急情形,纷纷调转身来,一窝蜂的扑了过去。

  “哈哈哈……居然是公孙瓒的儿子,老子这把够本了!”狂奔中的张禹听到背后的声音,瞬间明白了这么回事,忍不住疯狂的大笑,满脸的狰狞之色。

  终于,公孙白离他已经只有十步之遥,拿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手足无措的指着他。

  “去死吧!”

  张禹听到背后的马蹄声如风而来,拼尽全力疾奔几步,然后一个虎跃而起,提起长刀对着公孙白恶狠狠的一个扑击,当头劈落。

  就在刀光即将劈落那一刻,公孙白手中的长剑终于迎了上来,张禹嘴角带着一丝讥讽的神色,就面前这细皮嫩肉的公子哥,还想挡住他的倾力一击?即便是吴明也挡不住这一刀!

  他仿佛已看到公孙白手中的长剑被击飞,头颅被砍落的一幕。

  喀!

  刀剑相交,剑光突破了刀光继续前行,直奔空中的张禹的身躯。

  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破天剑像削豆腐一般将张禹手中的大铁刀劈成两截,剑势丝毫未受到阻碍,继续前行,从张禹的肩头划过,突破了骨肉的阻挡,掠向长空。

  张禹脸上的狞笑尚未消散,便绝肩膀处一疼,接着便感觉自己突然飘了起来,就在快要落地那一刹那,他看到了自己摔落在地的那一大截身躯,然后便被无边的黑暗所淹没。

  哗啦啦!

  血雨漫天,洒得公孙白满头满脸都是,那红艳艳的血光迷乱了公孙白的双眼,那扑面而来的死亡的气息震撼了他的心灵。

  那一刹那,蜂拥而来的北平军们惊呆了,纷纷停住了脚步。

  我勒个去,老子杀人了!

  公孙白也呆住了,带着满头满脸的血珠,望着地上张禹的大半截尸体出神。

  希聿聿!

  吴明急忙勒住马脚,健马的嘶鸣声将公孙白惊醒了过来。

  这货猛的擦了一把眼帘附近的血珠,然后恶狠狠的踢了一脚张禹的尸首,怒声骂道:“草你老母的,居然想杀本公子,老子杀不死你!”

  嗬嗬嗬!

  反应过来的北平军将士纷纷欢呼起来。

  “贼首张禹被公子杀了!”

  随着如雷的欢呼声,原本还想一拼的黄巾军彻底崩溃了。

  当啷啷!

  随着黄巾军头目陈晶率先扔下兵器,背后残余的四五十名黄巾军手中的兵器扔落了一地,纷纷跪倒了下来。

  “我等愿降!”

  ************

  蓟城,广阳太守府衙内。

  公孙瓒端坐在大堂正中;左边一人,方脸大耳,五十岁左右,神色显得比较稳重和严肃,姓田名楷,现任广阳郡郡丞;右边一人,四十岁上下,全身精铁甲胄,膀阔腰圆,显得孔武有力,威风凛凛,正是白马义从的统领,骑都尉严纲;再往后一人,年龄和田楷相仿,一脸的精明之相,是蓟城令单经。

  这三人一向被公孙瓒视为心腹大将,日后更是任命此三人为三州刺史,足见信任。

  四人正在商议军政之事,突然见一人匆匆而入,招呼也不打,就直奔公孙瓒而来。

  “范方,你有何事?”公孙瓒不悦的问道。

  此人正是公孙瓒的从事范方。

  范方轻轻的走到公孙瓒,轻声的说了几句话,公孙瓒立即腾身而起,沉声喝问道:“此事可属实?”

  范方急声道:“句句属实,属下岂敢欺骗将军?”

  “这两个小孽畜!”公孙瓒满怒骂一声,紧皱眉头细细思索了一阵,立即对严纲喝道:“严将军,速点白马义从一百,随我疾往望牛山!”

  “喏!”严纲见公孙瓒语气焦急,不敢多问,立即应诺而去。

  公孙瓒又对田楷和单经两人道:“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来日再议。”

  说完便已大步疾奔出厅堂,高声对厅堂门口的侍卫喝道:“速速取我的白龙马和兵器来!”

  跟在身后的田楷和单经见公孙瓒如此焦急,忍不住轻声问范方:“范从事,何事令蓟侯如此慌张?”

  范方无奈的苦笑道:“唉,手足相残啊,蓟侯这下有的头疼了。”

  说话间,公孙瓒已然接过那杆重达四十斤的马槊,翻身跃上神骏的白龙马,一提缰绳便催动着白龙马疾奔而出,直奔大门而去。

  太守府大门外,马蹄如雷,只见上百名雪衣白马的健骑在严纲的率领之下如同一片雪白的云彩一般飘然而来。

  白马,白色的衣甲,手执银枪,左腰挎银刀,右腰挎弯弓利箭,虽疾却井然有序的队列,扑面而来的杀气,一切昭示着这只骑兵的不凡。

  虽只百人,隐然如同千万人一般,令人敬畏。

  希聿聿!

  随着一片整齐的骏马嘶鸣声,众骑整齐的勒马停在公孙瓒面前,动作如出一辙。

  “拜见蓟侯!”

  马背上的健骑在严纲的率领之下,对着公孙瓒齐齐弯腰一拜。

  公孙瓒满意的摆了摆手,手中长槊一扬:“走,随我杀往望牛山西!”

  ps:上传一周,无推荐的情况下,收藏234,作者对此成绩暂时很满意,一定会努力写的更精彩,只是请大家顺便把推荐票都给我吧,新书需要大家呵护……拜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