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武侠之长生路 > 385死去的人
  林长生诧异道:“路过?你是说火云沟?”

  水云点头。林长生暗骂一句,道:“走,我们去看看。”

  “好吧!”

  出了城,二人快步往火云沟走。到傍晚时分,正好来到这里。此时,正是火云沟人多之时,不说人山人海,但一眼望去,也是密密麻麻攒动的人头。

  在水云的带领下,二人很快就到了一家客栈外面。她道:“这就是我们水家以前的祖地。”她指着客栈后面,道:“那里本来有一条小道,但我们水家迁移后,这里就废弃了,小道也长满了杂草树木。”

  林长生点点头,道:“你父亲除了交代你来这里一趟,可还有其他的交代?”

  水云皱眉想了一会儿,道:“没有。他只是告诉我要来这里一趟。”

  林长生暗道:“只是来一趟,莫非这里有什么明显的标志,可以让她知道不成?”他道:“走,我们进去看看。”

  进入里面,与其他客栈也没什么不同。林长生打量了一番,微微摇头,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特殊来了。他转向水云,见她正盯着一旁挂着客房牌子的墙壁出神,诧异道:“怎么?有发现?”

  水云皱着眉头,道:“我也不能确定,但那个牌子……”手一指,林长生也看了过去,那牌子上写着“天字号乙”,他瞧了几眼,也没看出不对啊。

  水云伸手把腰间一摸,摘下腰间锦囊,道:“你看……”打开锦囊。里面有一块玉牌,上面也写着“天字号乙”的字样。

  只听水云道:“这是父亲在我嫁给欧阳青衣时送给我的礼物。”

  林长生翻看着玉牌,道:“走,我们去看看。”走到柜台前。他道:“小二,天字号房间可还空着?”

  小二道:“您来的瞧,还有两间。”

  林长生道:“好。就要两间。”

  “好咧!”

  很快,二人就进了房间,待小二离开。林长生马上出了房间,进入水云的天字号乙中。他问道:“怎么样?有发现吗?”

  水云摇头,目光依旧在巡视着房间。林长生也看了起来,但这房间与他所住的没什么不同。看了一圈,二人都没发现不对的地方,暗暗对视一眼,诧异不已。

  莫非,玉牌所说的并非是房间?

  林长生低头思考着,他踱步到窗前,推开窗户。望着外面山林,道:“这里,是客栈后身。水姑娘,那后面可是以前的山中小道……”

  水云走来,望着外面想道:“我只是听父亲说过,并没有记忆。但从四周的地势看,应该是那里。你是说,秘密可能在山中。”

  林长生道:“那范围就大了。不过我们怎么也得进去看看。”

  水云点头,道:“好。等大家休息了,我们就行动。”

  林长生笑道:“不。我们现在行动。”

  水云愣了愣,林长生解释道:“现在人们都在外面,不正好是行动时间吗?”

  水云恍然,道:“是了。我忘记外面的奇观了。那我们现在就走。”

  二人从窗口跳出,翻过院墙,走进林间。客栈后山比较崎岖,是斜向上的山峦,若想辨认几百年前的小道,却是不可能了。两人只能靠着猜想,一点点的往里走。

  行了也不知多久,二人只觉前面空间一空,四周山峦自动往四面延伸,形成了一个如院子般大笑的山坳。

  水云突然叫了一声,道:“这里……我认得这里……”

  林长生道:“你见过?”

  水云点头,有些激动道:“在我们家后院,就有这么一片地方。布置的几乎一样。你看四周的树木,看似杂乱无章,但连在一起就是一个‘水’字。”

  林长生眨了眨眼,目光一一扫过四周,脑海中自动出现景象。果然,从这里的树木看,除去一些枝枝叶叶,就是一个水字。

  他低声道:“看来秘密就在这里了。”

  水云熟悉的走在林间,林长生一看她动作就猜到她可能想到了,漫步跟在她后面。很快,水面停在了一比较空的地方,这里只有一片草绿,没有树木。

  只听她奇怪道:“这里是一个地窖啊,怎么没有?”

  “地窖?”林长生心思一动,沉下心神,力量开始向下延伸。很快,他只觉下面一空,精神力量飞速涌了进去。

  他道:“下面是空的。”说着,体内劲力往脚下涌去,轰的一声,他脚下草地顿时开裂,露出一个大坑,而他自己则飘飘落在坑沿。

  二人对视一眼,林长生当即跳了下去,水云也紧跟在后。二人先后落地,林长生目光灼灼的看着四周墙壁,最终停在东面墙壁上。

  他指着那里道:“你看那里……”

  水云靠近细看,轻轻念叨:“天字号乙。”她一喜,拿出玉牌,印了上去。玉牌一放入里面,咔的一声,二人脚下晃动,只觉下面土地缓慢降低,直到降了一个身位,二人后面露出一个亮堂的洞口。

  看着隧道四周,墙壁上却是镶嵌着一些水蓝色的晶石,把漆黑的环境照的通亮。

  水云当先走了进去,林长生跟在她后面,也就十几步,前面就是一空,是一个不小的石洞。仔细看去,石洞前面拜访着一个香案,香案上是密密麻麻的灵位,这是水家先祖的灵位。

  “啊……”水云陡然叫了一声,林长生顺着她目光看去,却见一旁有一透明棺醕,里面横陈着一女子尸身。二人靠近,他有些诧异道:“这女人……”这女人好漂亮。皮肤白皙,还透着一丝红晕,看来根本不像死人,反倒是如一个熟睡的二十来岁姑娘。

  哪知水云却吃惊道:“这……这是我水家先祖。”

  “先祖?”林长生怪异道:“你不会说,这女子是欧阳老祖的夫人吧?”他语气颇为怪异,但水云却点头确定道:“正是先祖。我曾见过先祖的画像,与这人一模一样。”

  “这……”林长生吃惊的看着馆内尸身,暗道怎么可能?怎么年轻也就罢了?可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相比他的吃惊,水云在吃惊后却是好奇的打量四周,很快目光就落在了香案上,那里摆着一个木盒。她走进打开木盒,发现里面有一封信,信上写着“我儿水云启”。

  水云惊喜道:“是父亲留下的……”她的声音惊醒了林长生,他马上看来,见她正拿着一封信阅读,也走了过去,站在她后面观看。

  “云儿,你来此地,必是为父出了差错。你要小心欧阳家的人。我叫你来此,是为了交代我水家最大秘密。我水家先祖当年嫁给欧阳豪,本意是为了发展家族,但不想欧阳豪心思狠辣,暗地里吞了我水家诸多宝物,发展起了他欧阳家,却又置我水家于不顾。”

  “先祖气氛下,曾想过离开欧阳家,但当时欧阳豪武功惊人,先祖怕欧阳豪对付我水家,只得屈辱委身。但为我水家,先祖曾盗来一物,我水家先祖也从中领悟出了水家神水功。可惜,神水功不全,注定为欧阳家所克。”

  “水家先辈为摆脱此等局面,屡次与欧阳家联姻,就是为欧阳家水神功。但欧阳家看管严格,非嫡系、天资出众者不可得传水神功。”

  “今,你若得水神功,但与神水功、黑水诀齐修,合成鲲鹏化羽术。待你神功大乘,纵不能报复欧阳家,也可使我水家传承不断。”

  “还有切记,那与我交易之人,必为欧阳家之人,你要小心,不要被他发现。”

  ‘欧阳家之人?’林长生目光闪了闪,水澈的说法与他所想一般,只是水澈怕不知道,那人已得了鲲鹏化羽术吧。

  他看着有些伤感的水云,问道:“水姑娘,你这几代不知都有水嫁给了欧阳家?”

  水云道:“有一个叔婆,还有一个婶婶。对了,欧阳擎天就是我婶婶的儿子。”

  “欧阳擎天?”林长生一愣,想到了刚来时听到的那个名字。可能是他吗?可能是这个死人吗?

  此时,水云又道:“说来欧阳擎天这一脉与我水家也是有缘。除了婶婶,我水家还有两位先辈嫁给了他这一脉。”(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