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崩坏纪元 > 第二百九十章异常现象
  夜幕降临,冷鸢坐在军帐中处理着一份份文件,最近战事频繁,她又屡屡亲临前线,所以积累了一大堆。

  这时,一名士兵走了进来,敬了个礼,将一份报告递交给了冷鸢,说:“将军,这是李瞬笙上校传来的报告,加急文件。”

  “恩?”冷鸢接过了报告,有些疑惑,李瞬笙现在应该在统筹后方补给线,怎么突然传了份加急文件,莫非是后方出了什么事?

  冷鸢打开了报告,仔细阅读起来。

  李瞬笙的报告中并没有提到后院起火的事,相反,后方很安稳,各个部队已经慢慢协同完毕,有序地向冷鸢靠来。

  不过,李瞬笙在报告中提及了一个现象:叛军城市的城墙没有变异生物入侵的痕迹,而且是一座都没有。

  众所周知,立方体每个月会释放一波“崩坏”,带来疾病,瘟疫,还有大量凶兽,一部分凶兽可能会袭击城市,共和之辉城市的生命之墙正是为此而设立。

  因此,在常年战斗后,生命之墙基本都会布满伤痕,叛军城市虽然没有生命之墙,但依旧建有普通城墙,肯定也免不了被凶兽攻击。

  一座城市因为运气比较好,从来没有受到过袭击也就算了,所有叛军城市的城墙都没有入侵痕迹,这是怎么回事?

  冷鸢看着这封报告,眼中隐匿着幽幽的寒芒,她将指尖燃至一半的雪茄掐灭,随后把报告送进了碎纸机,平静地说:“这件事我知道了,让李瞬笙不要操心,做好他自己的工作。”

  “是!”

  待卫兵退下后,冷鸢扫了一眼桌上剩下的文件,全都是老元帅传来的电报,内容都是令其退兵,语气从好言相劝到强硬威胁,屡屡攀升。

  冷鸢连看都懒得看,直接全送进碎纸机,随后走出了军帐。

  在山头上,冷鸢扫了一眼烽火连城的营地,走下了山,在军营中巡视着。

  将军亲临军营巡视,这种事情非常罕见,多少跟了冷鸢好几年的鹰旗军老兵都没见过,一个个兴奋地挺直了腰板,冲冷鸢敬礼。

  更罕见的是,冷鸢见到属下敬礼居然一一对他们点头示意,这更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兴奋之余,士兵们不禁也有些疑惑,将军今天是怎么了?白天大胜叛军,不应该高兴才对吗?为什么有点...

  失落?

  那种略带一抹无奈与悲凉的眼神,好像是即将要失去什么...

  冷鸢路过一处营地的时候,突然将目光投向了边上一名士兵。

  那名士兵一感受到冷鸢的目光扫来,顿时绷紧了身体,站得笔直,在隐隐龙威下动都不敢动一下,溢出的汗水很快就在额上结成了冰碴,掉落棉绒领子上。

  冷鸢看了一眼这名士兵胸前的标志,那是临安军区的标志,她稍微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会,问道:“中校,你是老猫?”

  老猫激动得都要抖起来了,想不到自己的名字居然有幸被鹰将记住,他顿时敬了个军礼,大声道:“是!”

  “过来,聊聊。”冷鸢勾了勾手指,向着前方走去。

  走到一处安静的角落时,冷鸢停了下来,看着双手不知往哪放的老猫,短促地一笑:“别紧张,就随便聊聊,不用这么严肃。”

  虽然冷鸢是这么说了,但双方实力和军职差距巨大,真让老猫露出在军区里的痞性是不可能的,他能做的也只是让自己身体放松一些,嘴上还是恭敬地说:“将军,有什么想问的?”

  “临安军区最近如何?”

  跟上级对话必须如履薄冰,谁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老猫也就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将军,您是指哪方面?”

  “任何方面,刘少将最近如何?”

  “刘少将...”一提起刘少将,老猫就想到他那肥肚油肠,尸位素餐的模样,巴不得直接在冷鸢这里告上一状,但又怕留下打小报告的坏名声,只能干巴巴地敷衍道,“还行,军区在他的指挥下井然有序。”

  冷鸢突然低声嗤笑起来,嘲讽道:“中校,我有这么可怕吗?吓得你真话都不敢说?”

  老猫顿时不知所措,冷鸢很快便说:“算了,说说别的吧,军区是不是来了一条狼崽子,叫洛忧?”

  老猫好奇地抬起头,说:“没错!将军知道这个人?”

  冷鸢的身躯微微发颤,低沉地笑着,笑声隐约有些瘆人,暗紫色的眼眸闪过些许寒芒:“见过一面,你感觉这个人怎么样?”

  一提到洛忧,老猫来了兴致,没好气地笑道:“凶得狠!刚来就打掉一个老兵的耳朵!后来带他出勤,这只狼崽子直接捣了叛军指挥部,活捉了一个中校回来,升了上尉。”

  “这次北伐,怎么没有带他来?”

  老猫感慨道:“这只狼崽子是个好苗子,但为人处世,大兵团作战经验还是嫩了点,我想着这次北伐太凶险,万一他折损在这,那可是一大损失,就把他留在了基地,等以后慢慢培养,翅膀够硬再让他出来。”

  冷鸢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中止了关于洛忧的话题,转而幽幽地问道:“你有家人吗?”

  老猫一愣,不知道为什么问这个,他老实说道:“没有,这辈子就把命留给国家了。”

  冷鸢恩了一声,也不知算不算赞赏,她随后又问道:“出来这么久,要不要给基地里的弟兄报个信?”

  老猫憨厚地一笑,说:“不用了!现在敌人已经被打得溃不成军,相信战争很快就要结束,到时候我带点东西回去看他们便是。”

  冷鸢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神秘色彩,在夜光的映衬下于瞳中幽幽闪耀,微笑道:“是的,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了,很快...”

  飕飕寒风从两人边上刮过,老猫被吹得不自觉虎躯一颤,当他看向冷鸢时,赫然发现阴霾不知何时遮住了月亮,冷鸢的脸在黑暗阴影中模糊不清,唯有一双暗紫色的眼眸寒芒幽幽,令人不寒而栗...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