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武能上马定乾坤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遗失之物
  云舒殿已经关闭两日,少岸尊者也是等得有些急了,虽然并没有畏惧叶子昂背后之人,但是一点都不关心还是不太可能的。若是真要开战,怎么也得做好万全准备。

  而这时,少岸尊者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周遭三城,苏曲铭自然是前来道贺。

  “少岸大帝能够掌握天地法则、统治莲花池、可谓是可喜可贺。”苏曲铭说着恭维话。

  少岸尊者的脸上却没有什么愉悦之色,当时若不是苏曲铭没有抓住猴子,他也不必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强行进行仪式:“侥幸成功了而已,何喜之有?”

  苏曲铭自然知道少岸尊者的不愉快来自哪里,连忙陪笑道:“少岸大帝福气高照,怎么能算是侥幸成功?古语有云。”

  “收起你的客气话吧,如今其他几人尚不知去向,你好生留意一下,只是本帝一人而已,还是不够保险的。”少岸尊者说道,若是能有两人获得天地法则的力量、或者是他再获得一些力量,那便不必畏惧对方了。

  “这个我还是有一些调查的,美女蛇这个名字,不知道大帝是否有所耳闻?”苏曲铭问道。

  “美女蛇?可有人在她身上看到过蛇相?”少岸尊者问道。大勇身上有过狗相,那人身上有过猴相,若是这美女蛇身上有蛇相出现,那便应该是百魅蛇没错了。

  “并未有人看过,但仅仅是这个名字,就引人生疑。再者她的战斗方式也容易让人联想到蛇的姿态,尤其是捆绑之后,更是像蛇一样活动。”苏曲铭说道。

  “此人现在何方?若是到了生死关头,本帝便不信她不显露本相自保。”少岸尊者说道。

  “应该正在战斗塔之内,据说前几日才登上了七层,此时应该不会出来。”苏曲铭说道。

  “好,本帝这就去看看,若她真是百魅蛇,那本帝的势力便会再次加强,也就不必担心叶子昂背后之人。”少岸尊者说道。

  两人稍微商议一下,便一起去了战斗塔。看到是少岸尊者前来,所有人都毕恭毕敬,不敢有一丝逾越。哪怕少岸还是一个普通的地武境,也有着地武境的规矩,更何况此时他已经掌握住天地法则,整个莲花池无人能出其右。

  两人径直上了七层,稍加询问,才知道美女蛇早已离开。

  “会不会是因为听到了什么风声,所以才早早离开?”苏曲铭怀疑起来。

  “若是他们之间有所联系,也许会是如此。你速速派人前去调查,不能让她离开我们的掌控范围。”少岸尊者说道。

  “好,我这就去处理。”苏曲铭说道,心中也是暗怀鬼胎,此时少岸能对他吆五喝六,说到底还是实力的关系,反正仪式的事情他也是知道一点,等到捉到美女蛇,无论如何也要用来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

  少岸尊者有些沮丧,毕竟本来的希望却突然断了一半。现在只能看叶子昂背后之人的力量了,而且云舒殿闭门的消息,也让他有些踌躇。若是能够不战,还是不战的好。

  此时的叶子昂经过多次战斗,已经是身心疲倦了,他的能力是这里最弱的一个,哪怕身体素质强大,也承不住这样的折腾,脑袋发昏的他坐在座位上便进入了梦乡。

  “彩衣尊者是吧?”蔡子衿微微一笑,闭上了眼睛,说道,“那就让我好好看看吧,忘记一切的你,要如何才能离开?”

  说完这话,蔡子衿便消失不见。

  这是子衿和彩衣大帝之间发生的故事?叶子昂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不解,莫非这是子衿的回忆,而自己的梦境和这回忆连到了一起?自己和子衿融为一体,就算是部分回忆互通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好俊俏的女子,看着彩衣的容貌,虽然有些模糊,却也是让叶子昂感慨一声。叶子昂见识过不少美女,或者说修士世界本来就是一个美人辈出的地方。但是能够和彩衣媲美的,也就只有寥寥几人而已。

  这时彩衣的突然回眸,让叶子昂心生胆颤,这个样子,似乎就像是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一样。可是这明明只是子衿的梦境,事情发生之时,自己怎么可能存在?

  “子昂,明白了吗?”蔡子衿突然出现在叶子昂的面前,和他对话,而此时出现的蔡子衿,和刚才消失的蔡子衿分明是不同的,一个是神魂姿态,而另一个则是回忆之中的景象。

  “什么意思?”叶子昂问道。

  “我一直不明白那一下回眸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却突然想透了,她一定是看到了什么,而那个什么,就是你我。”蔡子衿很是严肃,丝毫没有之前调戏叶子昂的笑意。

  “不可能,那个年代,我还没有出世呢,更不可能在这里出现过。”叶子昂说道。

  “不,我们再重头开始。”蔡子衿说道,两人重新进入梦境,而这次两人则是出现在不同的方向,彩衣回眸的方向也是不同。

  “这~”叶子昂有些不懂,这难道是蔡子衿的潜意识影响下的结果?

  “明白了吧?我已经不知一次在这里惊醒,之后的事情怎么也想象不出。”蔡子衿说道。

  “这究竟是哪里?之前又发生了什么?”叶子昂问道。

  “子昂,我和彩衣一定在遗失之地丢失了什么东西,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蔡子衿说道。

  “遗失之地?”叶子昂有些好奇这个地方。

  “没错,我总有这样一种想法,我也好、彩衣也好,并没有真正从遗失之地出来。正因为如此,彩衣才无法突破天武境达到更高的境界。”蔡子衿说道。

  “在遗失之地遗失了某样东西?”叶子昂只是在思考,那所谓的遗失之地,究竟是什么?又是怎样的存在?

  “子昂,如果子衿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那怒焰果应该就是遗失之地附近的产物,所以,千万不要去调查,不要和遗失之地产生任何的关系,否则,你也可能无法走出来。”蔡子衿说道。

  蔡子衿只能记得,彩衣大显神威,以遗失为引,把两人带出了遗失之地,可是之前那个梦境,才让她有了没有走出来的感觉。

  “也就是说,想要见识真正的子衿,只能去一趟遗失之地了吧?”叶子昂笑道,很是危险的地方,但是既然子衿觉得她在那里丢了东西,那就找回来好了。

  “子昂,你没听到吗?子衿希望你不要和遗失之地有所牵连。”蔡子衿连忙劝道,若是叶子昂也在那里丢了什么,那就糟糕了。

  “若真是那样,你就不会和我说这件事情了吧?子衿,你也不怎么会撒谎呢。”叶子昂笑道。

  “子昂,你不要误会子衿的意思,子衿说的是……”蔡子衿连忙反驳起来。

  叶子昂长吐一口气,说道:“想了就想了,为了子衿,没有什么去不得的。”

  “对、对不起,这是子衿第一次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子昂,能够依靠的只有你了,谢子衿和彩衣一定有所关联,而且彩衣的陵墓也分散起来,子衿想要帮助彩衣找回丢失的东西。”蔡子衿说道。

  “嗯,交给我吧,总有一天,我会去遗失之地的。”叶子昂说道。

  “子昂,你会不会责怪子衿?”蔡子衿一副小女人模样,露出一副生怕叶子昂生气的表情。

  “为什么要责怪?子衿重情重义,没有什么不好的啊。”叶子昂说道。

  “那、子昂,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蔡子衿说道。

  “好啊,你说吧。”叶子昂说道,看上去像是重要的问题,毕竟蔡子衿现在显得比较严肃。

  “子衿借助你的力量帮助彩衣,你会不会有一种不平衡感,或者说,你会不会吃醋?毕竟自己的女人吃里扒外嘛,说的再仔细一点,那就是~”蔡子衿突然俏皮的问道。

  “蔡、子、衿~”叶子昂大声喊了出来,“你这个登徒子。”

  “嘻嘻~”蔡子衿掩嘴偷笑,“所以说,子昂你啊,和软脚静也没有多大区别。”

  “这是底线上的问题。”叶子昂说道,刚才蔡子衿省略了的话,他可是猜的出来的。

  “好啦好啦,对方是女孩子嘛,而且你也看到了,彩衣那么漂亮,可不会输给你的穆云烟啊。”蔡子衿笑嘻嘻的说道。

  “那也不行,这种话题决不能接受。”叶子昂坚定的说道。

  “那假如说把彩衣也收入后宫的话,是不是就没问题了呢?”蔡子衿又问道,此时叶子昂已经一步一步掉进去了。

  “等、等一下,子衿,你算计我?”叶子昂突然反应过来。蔡子衿并不是单纯的在调戏自己,而是挖了坑,可怜自己就这样跳进去了。

  “就是在算计啊,子昂,你难道没有注意吗?上一次你就已经在直呼云烟的名字了,而且这样一算,子衿自称是你的女人,你也没有反对是吧?”蔡子衿说道。

  “那是你挖的坑,我只是一不小心钻进去了而已。”叶子昂说道。

  “可是子昂,你的潜意识里还是舍不得的吧?穆云烟那丫头绝对是喜欢你的,只是嘴上不承认罢了,你这样,难道不觉得很残忍吗?你有这个实力,完全可以对两人负责。”蔡子衿说道。

  “子衿,我已经和你说过,这种话题休要再说。”叶子昂显得有些不悦,好不容易下了决定,这样坚守下去不就好了?何必踌躇不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