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极品剑师 > 第一百二十七章结束与开始
  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遍体鳞伤,女的更是昏迷不醒,此刻正被那男的扶着。

  李贤有些愣神,不仅是因为现在来了人,更是因为这两个人他居然都认识,男的自然是安子墨,女的不是当初束温人一战之后送自己回洞府休息的甜美女子还会是谁?

  笑花同样愣住了,只因他看不清安子墨的修为,虽然此时安子墨遍体鳞伤,但他却保不准别人就真的像李贤等人一样,失去了战斗力。

  他有些僵硬的笑道:“朋友,你是来杀新界开启者的吗?”

  安子墨冷冷的望着笑花,摇头道:“我是来找我朋友的,但貌似你并不是我朋友。”

  “得,你们朋友好相聚,我就不奉陪了。”

  说着,笑花身影一晃,朝着黑铁面具奔去,他居然还想趁机取走面具离开。

  安子墨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淡淡道:“你再敢前进一步,就是死。”

  笑花是个爱惜生命的人,不然也不会委曲求全的在顾千手底下阿谀奉承那么多年,于是在安子墨说出了那句话之后,他果然停在了原地,动也不动。

  安子墨笑道:“你是个聪明的年轻人,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还想留些力气照顾我这些朋友呢。”

  笑花闻言,眼神却是一阵闪烁,虽然心里仍然想着大胆一试,但事情关乎自己的小命,他还是放弃了这冲动的念头。

  微微一躬身,他这才缓缓的离开。

  “你小子真是及时雨,不过这么多年不见,你小子这唬人的技术倒是见长。”

  刘盛见笑花终于离开,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这才有气无力的望着安子墨,这时候他还有心情开玩笑,倒也算是个心宽的人。

  还没等安子墨出声,李贤却笑着道:“只因他本来就没有唬人,他说的都是大实话。”

  刘盛瞪眼,望见安子墨此时的样子,满脸都是不信。

  安子墨却笑道:“李兄好眼力,居然被你看穿了。”

  李贤苦笑道:“这是自然,不然那食人花海你过不来,要知道你身上的上可不是那些食人花留下的,受伤之后还带着个人到此,自然不是一个区区清虚境能够奈何得了的。”

  束乐半来时虽然杀出了一条路,但是不多久,食人花再次填满了那条路。

  安子墨笑而不语,而刘盛则是一脸恍然。

  这时候,远处终于传来了打斗声,三个清醒着的人都不经暗自松了口气,只因这时候,笑花才是真的离开了,李贤与安子墨在演,刘盛自然也是在演,但他那憨厚的样子,除了演无知,还有什么比这更合适?

  安子墨气息顿时紊乱,不但手里的美女倒了,他自己也倒了下去。

  李贤笑道:“看来外面还有敌人。”

  安子墨无奈道:“要是你们知道那敌人是书圣,你们一定会更加惊讶。”

  李贤的确很惊讶,要知道书圣可是很恐怖的,但现在安子墨却活着来到了这里,那只能说明安子墨居然战胜了书圣,恐怕这世上,不管是谁听了这消息都会感到惊讶的。

  刘盛就很惊讶,他恨不得立即跳起来,来表现自己的惊讶,但现在他却只能瞪着眼睛道:“你居然能够打赢那个变态?”

  安子墨有些得意的笑道:“不然,你以为他会让我活着来到这里?”

  李贤讶然道:“那他人呢?”

  安子墨惋惜道:“跑了,要不是关键时候来了一群小喽啰阻挡,我真非杀了那小子不可。”

  “哦?他又是犯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居然连你这样的人都想要杀人?”

  李贤实在很惊讶,要知道,他可听说,安子墨长这么大,只杀过一个人,那还是当初慧院大考时,为了守住令牌,才不得不杀的。

  安子墨恶狠狠的说道:“那小子非但不想着杀死新界开启者,反而要为虎作伥,想要与其合作,从而得到新界内的资源,而且他算计你们,算计周院,更要命的是他居然还打女人,用人面兽心形容这家伙,我都觉得是在侮辱兽的品行。”

  李贤一愣,皱眉道:“他与新界开启者合作,算计周院,这些事情倒是有利可图,但是他为何要算计我们?要知道,我们与他真可说是无冤无仇。”

  安子墨盯着李贤,道:“说的准确一些,他主要为的还是你。”

  李贤默然,只因他已经想到了其中的原因,书圣不会平白无故的想要将自己怎么样,而自己与其接触的时只是在慧院,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慧院的传承,因为只有这样的巨大利益,才会引起像书圣那种自认高高在上的人的注意,只是书圣又是如何知道,慧院的传承是在他的身上?

  他不经有些疑惑的望着安子墨,道:“貌似,小安子你知道的东西可不少?”

  “虽然我们已经很亲近,但你也不用叫我叫的这么肉麻吧?”

  安子墨有气无力,道:“我知道的东西的确不少,只因当初慧院解散之时,吴胜那个老家伙居然看上了我的刀,于是我便成了他的徒弟,知道一些本不该知道的事情,的确不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李贤点了点头,情绪这才放松不少。

  刘盛无奈道:“看来我当初被迫离开后,发生了一些让人惋惜的事情,不然我怎么会已经不知道你们两个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了?”

  李贤与安子墨对视一眼,纷纷会心一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慧院新院长的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现在摆在李贤他们面前最大的困难却不是多想别的,而是该怎么逃离这里,估计那些闻讯赶来的修士,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就会赶到,到时候发现这里居然没有什么新界开启者,却有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待宰羔羊,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好在,刘盛有两个不错的亲兵。

  王猛与刘开,这时候已经去了刘盛身边,忙前忙后,更是一阵嘘寒问暖。

  李贤望着刘盛,道:“我们这些人来自各州,难免待会儿遇上自家的仇人,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的好。”

  刘盛自然知道李贤现在望着他是个什么意思,于是很上道的点头道:“这是自然,王猛,你去将那两个倒地昏迷的男的背起来,刘开你就背我。嗯你们两个家伙,自然是各自扛着各自的女人,这我可真的是没办法再带人了。”

  李贤倒是的确不打算让别人随便的背梅逸,但刘盛这话说的也......哎,懒得跟着家伙争论。

  他扭头一望,果然安子墨也是一脸无奈的表情,不经笑道:“怎么样,能行不?”

  安子墨苦笑道:“不能行也得行,而且必须要快,要知道那些闻讯而来的家伙可不一定都是善良之辈,况且,我们要是不赶在那个年轻人杀死食人花之后出去,估计以我们现在这样的战力,也出不去。”

  李贤点头道:“所以,走吧。”

  于是几个人,强自打起精神,顺着刚才笑花开出的道路,离开了顾千的驻地,当然幻光镜与黑铁面具是一样都不能少,幻光镜重新交给了刘盛,而李贤现在作为一个不属于任何势力的人,自然将那面黑铁面具保管起来。

  ......

  束飞章的尸体仍然没有起死回生,但是血池内的生机却越来越浓,不过相信这样的状态也不会持续太久,只因束乐半为他准备的一百来人血食,现在仍然活着的已经不足十个,他们目光呆滞的躺在死人堆里,实在已经跟一个死人没什么两样。

  突然,岩洞中多出了一团灵光,而后一闪便没入束飞章的尸体内。

  不多时,那本该已经死透了的束飞章却蓦然睁开了眼睛,而后血池内的鲜血疯狂的朝着束飞章的身体汇聚,那原本还活着的几个人,更是在这眨眼间便被吸干了体内的血液,成了真真正正的死人。

  整个过程持续了不到一刻钟,血池内的血与生机在不剩一丝一毫,而那束乐半留给自己儿子的心血同样被一同吸收。

  此时的束飞章再不似原本的阴险狡诈,反而给人一种和蔼可亲之感,但配合着他身后的死尸,看起来却是难言的诡异。

  他呐呐道:“本以为兵解之后,又要花费很多的时间来重修,但却没想到这里有一具现成的上好躯壳,这束乐半也真够蠢的,人死又怎能复生,他这样不顾代价的用生机堆砌,就算成功,得到的也只会是一个没有思想的魍魉。”

  “不过,我倒是得好好感激他,不然修到离尘境还真会浪费我很多时间,况且没人能够保证重修之后不会发生意外。”

  他顿了顿,接着面色难看道:“李贤,虽然你这次并没有让我变的更惨,但我们这仇算是结下了。”

  他从束飞章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件崭新的衣服,运行元力震散身上的污垢,这才穿上衣服,身影一晃便离开了岩洞,自此束飞章正式复活。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