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万灵主宰 > 503.第503章后手!
  这一个字,声量绝对谈不上大,可是刚一从梁榆口中传出,却是犹如徒然化作了雷霆之主的号令一般,引得天上闷雷作响,电光闪烁,威势骇人。

  反观郑素,在听闻梁榆面带笑意地说出这个字眼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怔了一怔,旋即下意识地想道:“又来这一招?”

  之前梁榆与元天一战的时候,就已经试过舍弃花费了不少苦心凝聚出来的九色光印,现在他的这么一喝,显然又是要将这一场僵持推向终局。

  可是这么一来,被梁榆抽取了不少的天雷之力,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虽然对于郑素来说,一只巨大的花凤被毁去同样是受损不少,但相较于梁榆而言,还是占优的一方。毕竟她可不需要利用这一个天然的牢笼来困住自己啊。

  想是这么想,只是事实上,当梁榆声音落下的一瞬间,这一把巨大的雷霆大刀已经是光华大放起来,所以不容郑素思量太多,就蓦然化作一阵光芒,将整个天空占据。

  “轰隆隆!”

  就在雷光将花雨吞噬的时候,引起的巨大轰鸣之音一样是将下方有些看得呆住的学院弟子拉回到现实当中,在一惊之下,更是有不少关注了上一轮比试的人发现,眼下的境况和同元天一战的时候有着那么几分相似。

  “不会吧?梁榆师兄又是这么白白浪费了辛苦凝聚出来的手段,改为化去郑素师姐强横的一击?但是这样一来,无论怎样看,都是梁榆师兄吃亏啊。这等赔本的生意,如何做得!”一名内院的弟子忍不住说出声来。

  “等等!事情可能和我们想象的不太相同都是说不准之事。因为依照我的观察,梁榆师兄一路过关斩将至今,依靠的除了强大的实力之外,还有不弱的心智。这样的人物,说是会在如此重要的比试之中胡乱为之?我可是不太相信啊。”不过前者才刚刚说完,后脚就有一名看起来颇为机警的男子摇头说道。

  “嗯……关于梁榆师兄突然的这一下,我感觉除了是将郑素师姐反扑的攻势暂且打断之外,还有就是天上的雷霆之力作为这一个天然营造而成的牢笼,不容有失。故而以退为进,也不失为一个上上之策。”众人之中,也有不少目光锐利之人,仅是思量了少许,就猜出了一点梁榆的用意。

  ……

  总而言之,在梁榆肆无忌惮地又来了这一出以后,本来是由于愕然而寂静了好一阵的观众席,总算是被点燃了起来,纷纷讨论个不停。

  一些陌生的学院弟子尚且如此,作为与梁榆相熟的友人之一,许静和姚雁从中感受到的惊讶,绝对要比旁人只多不少。

  在她们的记忆当中,梁榆绝非一个行事鲁莽之人,但是这接二连三地打到一半又重新开始的势头,倒是有些不能理解了。

  “难不成梁榆兄的这种做法,还有什么旁人不知的深意不成?”许静眉头浅浅一蹙,如是想道。

  “这个可能性是有的。静儿,你记得梁榆兄他通常在人前都不会使出太多厉害的手段,而现在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想,他应该是在一次次的对碰之中,悄然将某种可怕的灵技施展出来,然后给这一场比试来个一锤定音!”仿佛是猜到了一些什么的姚雁,忽然这样说道。

  不止是许静和姚雁二人,就是陆牧几人在看见梁榆这般做法之后,尽管还看不清天空上边的情形,都是不禁议论了一番,不管是为了符合周围的气氛也好,还是作为友人需要彰显出他们之间是熟悉也罢,反正总觉得要说上一说就对了。

  “杨冰,你说梁榆兄是不是有着想要通过这一招,然后快速分出胜负的意思?”迟疑了一下,陆牧忍不住这样说道。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边,梁榆不是无缘无故就进行某种事情之人,他要么不动,一动就是有着绝对的理由和原因。所以在自己看来,梁榆这一回,又是不知道要打什么主意了。

  虽然如此,但无论如何,都绝对是围绕着击败郑素这一点来展开的,此事无庸置疑。

  听到陆牧这般问法,杨冰同样是沉吟了一下,而后点了点头,开口回道:“梁榆兄这一举动,蕴含了某种深意可以说是绝对之事的了。但究竟为何般,这一点我倒是猜测不了。雪儿,你怎么看?”

  “我觉得,梁榆这一下子,可能没有大家想得意义那么深刻,仅仅是表面的意思而已。咦?你们两个怎么这般看我?”说了一下之后,梁雪猛地发现身旁二人正眼神古怪的看着她,所以不由得意外地问道。

  闻言,陆牧和杨冰却是没有说话,只是这么看着梁雪而已,看了一下,又是二人重新交流了一起,不理会一旁有些茫然的蓝衣少女。

  观众席上面都是这般的景象了,那么坐在殿堂之中的学院长老看到的东西,不可能会比学院弟子的要少。

  “梁榆这小子……无端端又来一招虚虚实实,着实是不好对付啊。之前和元天一战的时候,他已经是用过了这样的手段,所以眼下又来一次,个中含义究竟是和先前一样,还是另有深意,都是值得对方猜测的。难缠的小家伙。”摇头说完,王长老不忘给梁榆补上一个评价。

  “哼!狡诈的小子。”同样是看出了梁榆用意的沈长老,真是想要代替郑素上去和梁榆一战,好好教训一番这个害得他近来打赌只输不赢的小子啊。

  “话虽如此,但这个梁榆,倒是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机灵之人。都是看出了和郑素的手段相比,实际上他凝聚出来的这一把雷霆大刀价值略逊于对方,这么同归于尽,可能连郑素都没有考虑到,吃亏的实则上是她呢。”不远处,和王长老等几人相熟,并且时而参与讨论的白衣老妪,这一回,还是说了一说。

  “这个样子很正常吧。不然你们还觉得,梁榆不久前和袁星、罗晨还有元天的胜利,都是偶然之事么?在这小子当初去天元禁地而且还平安无事地归来的时候,我就看出他有些不凡。你说一个寻常弟子,压根不可能在采得那么多灵草灵药的同时,还安然归来的吧。要知道在天元禁地里边一分宝一分险,贪得无厌仅是自寻死路的一个下场。嘿,这个梁榆倒好,不仅一下子弄了上百株珍稀药材回来,还整个人好好的,比我还要精神,实在是怪事一桩了。”听到几人的议论,萧长老嘿嘿一笑,又参与进去道。

  当然,这一番话,除了夸奖梁榆以外,萧长老还想要侧面体现一下他的目光不错。当初就知道这小子不错,想收到座下。

  至于为什么最后没有完成这等结缘之事,在一个二个你问我问之下,萧长老还是吱吱唔唔地将原因一笔带过,使得听闻之人都不禁面色古怪起来。

  因为个中牵涉之人,他们不是没有听过,反而院长的两个亲传弟子在天罡学院高层里面的名头大着呢,说毫不知晓就是假的了。

  即使是周捷这等苦修之辈,在听到梁榆和萧长老的收徒之事会告吹,是与那个少女有关的时候,都是不由得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没有太多的理由,只是这二女的来历,不要说是天元域,即便放眼阳州,都是值得目光凝重的存在。

  说着说着,在场的诸位长老自然是不忘时常看上一看作为这一场比试主角之一的授业之人。

  袁星,罗晨以及元天,身后均是有着势力,这一点不假。

  首先袁星所在的袁家,不要说在天罡学院的管辖范围之中,就算在天元域里边都是素有名气的家族。而且他的兄长更是内院天罡榜排名绝对靠前的可怕存在,性子和名字相称的袁烈,兄妹三人一个比一个更要护短。

  当时梁榆击败袁星,袁烈就提出要找他算账一番,最后由于内院的另外一些强者纷纷相劝一二,这一件事方才作罢。

  否则的话,依照袁烈的个性,就算背负一个以大欺小的名头,都要和梁榆战上一场的了。并且要顺便将他在袁星还有袁嫣身上留下的债务,一次过讨回来,分量不轻。

  罗晨,他所在的罗家,实际上在天元域里面地位有些特殊,似正非正,似邪非邪,有点让人琢磨不清个中虚实的感觉。但唯一清楚的是,这一个家族……很强!

  虽然明面上已经是站在了七大势力这一边,可是偶尔还是会有罗家和天元域黑暗世界之人来往的消息传出,使得这一处势力在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之余,旁人更是不敢随意与之交恶,唯恐一不小心掉落到某个漩涡之中,从而无法爬出,致使硬生生地被抹去存在。

  现在梁榆不但是破了罗晨的五指大罗天,而且还送了不轻的伤势给对方,由此来看,和罗家的关系,可以说是只坏不好了。

  元天,关于他的事情,在天罡学院当中知道的人一样是颇为不少,而这个男子的天才,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最主要的,还是他背后的元家在多年以前,可是出了一个名为元王的恐怖人物。

  曾经有人这样说过,在这个天元大仙出走,蓝王不再的年代,若是生出元王这样的人物,绝对是一统天元域的势头,没有一丝意外!只是因为,这个人叫做元王!

  故而,如今元王即便逝去多年,但在传说他还留下了让元家经久不衰的手段之下,时至今日还是没有太多人敢于与这一个家族相争。

  不过相较于罗晨的伤势,梁榆对元天的下手要更为狠厉!简直就是想要废了对方一般,令人心惊胆战。

  可是和以上三人有点远水近火,还有力所不及相比,郑素身后的依仗周捷可是来得利索得多了。

  郑素,正在天际之上与梁榆比拼,而周捷,恰恰就在竞技场的一座殿堂之内,隔空观看。

  以一名第二步之修的实力,哪怕是现在,想要阻止竞技场内任何一场比试,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即便是斩杀其中一样,都是同样的便利。

  梁榆与郑素之间有着不少恩怨,这一点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了,若是郑素胜了,可能还好说一些,不管怎么说,以这一种女子高高在上的姿态,就算是赢了对方,都不屑于干出太出格的事情。

  但是万一最后胜出的是梁榆嘛……却是让要这小子注意一下出手的分寸了。一些小伤小痛还算好解决,如果真的以对待元天的势头来对付郑素的话,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因此,周捷的一举一动,都是需要有意无意地关注一二的。

  不然梁榆真的干了出格的事情,周捷绝对又是紧随而上,到时候场面可就不好收拾了。

  以防万一,还是在观看比试之余,多加留意为好。

  另一方面,半空之上。

  在一阵被雷光轰得支离破碎的花瓣逐渐散开之后,两道对峙着的身影便是徐徐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郑素眉头微微皱起,看着这个男子,有些想不明白对方的做法究竟是为了哪般。记得在比试的开始之前,二人就提过了当初一次碰见的约定。

  一个可谓是赌上了二人往后修灵之路的约定。

  犹如涅磐之劫,若果不是趟过,在火焰之中涅磐重生,就是浴火而亡。

  既然如此,那么梁榆的一切,不是应该为赢下这一场比试而服务么?

  这样的话,又为何频频做出超乎常理之外的举动,难道他不想胜了?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故而,郑素才会感到奇怪。因为梁榆之前一直做出的举动,都属于正常的范畴之内,直到刚刚的徒然舍弃雷霆之力,才是似乎又要开始和袁星、罗晨以及元天几人一战之时的诡异。而且,每当这一种诡异出现,他的对手……必败无疑!

  想到这里,郑素不禁双目微微凝起。

  见状,梁榆脸色不改,事实上心中倒是有着几分窃喜。因为这一次他的举动,真的仅是如众人想到的一样,没有太多的深层含义在内。

  不过恰恰就是表现得好似没有深意一般,而且有了先前几战显露而出的实力作为铺垫,所以郑素就算想到个中奥妙,还是不得不防,从而造成一方轻松应战,一方小心紧张,久而久之以后,率先露出破绽的,绝对是后者而非前者!

  虽然这样的结果起初并非梁榆的预料就是了。

  想完,梁榆五指猛地一动,飞快地在胸前结起了一个特别的印法。

  这一个印法看起来简单自然,但细细品味的话,倒是可以感受到里边隐约透着的大道之音!赫然是地级的存在。

  随后,一阵滚滚而动的属性之力,便是自梁榆的躯体朝外喷薄而出,飞快地在他的身旁,在他的四周,凝聚起来!

  这一股波动,和先前梁榆施展的一切强大手段相比,都是毫不逊色,不用多说都可以知道又是一个杀招!

  “这就是你的后手?”扫了一眼不知道为何有些枯黄起来的花瓣,郑素眼眸一闪,淡淡问道。

  “或许吧。”没有说是,但又没有说不是,梁榆仅是咧嘴一笑,如是说道。

  在梁榆的一笑之间,凝聚在他附近的灵力一样是迅速地变化着,原先四散在空气之中的风属性之力以及土属性之力,刹那之间就被这一股波动吸引而起,不断在呼啸的同时,聚拢在一起。

  一缕缕深黄色的大地之力,将一股股象征了天空之辽阔的狂风包裹在内,并且不断地相互交缠,彼此挤压,隐隐间,使得周围的气氛不禁变得压抑了起来,仿佛里面就要生出某种惊天之物一般。

  “轰!”

  很快,已经被压缩到极致的两种属性之力猛地传出一阵低沉之音,仿若雷鸣。而且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天际之上,滚滚乌云之中,恰好有着雷光闪烁而起。

  下一霎那,这两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