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神门 > 第九百零六章归来吧,滔天的怒火
  魔族副都统感受着断臂带来的强烈痛楚,一只拳头也猛的一紧,他要将这份痛楚加注在方厚德和秦雪莲的身上。

  一步一步,魔族副都统也开始朝着方厚德和秦雪莲还有小萝卜走了过去。

  走得不算太快,但是,却让小萝卜心生警觉,第一时间便反应了过来,小小的身体更是直接挣脱了秦雪莲的怀抱。

  “坏人,你不要过来!”小萝卜两只小小的手臂护在秦雪莲的面前,幼稚的脸上多少也有了一丝颤粟。

  “孩子他娘快带小萝卜走,我来挡住这个恶魔!”方厚德自然也注意到了靠近过来的魔族副都统,手中反握的尖刀紧紧的藏在身后,牙关更是咬得极紧,身体直接就拦在了小萝卜和秦雪莲的前面。

  “哼。”魔族副都统冷哼一声,脚步加速,只是一个闪烁间便已经到了方厚德的面前,嘴角更是勾起一抹冷笑。

  而这一切落在轻衣的眼中,也让轻衣的神情剧变,布满鲜血的脸上,看起来有着极度的不甘和绝望。

  “不!!!”轻衣想冲过来救方厚德,可是,越是心急,露出来的破绽便也越多,几乎是在一瞬间,两根长枪便同同时刺在了她的大腿上。

  剧烈的痛苦,让轻衣的身体整个裁倒在地,但这一次,她却并没有去用拳头轰杀魔兵,而是死死的盯在魔族副都统手中的那把长刀上。

  长刀举起。

  带着刺目的光芒和灼热的气息,升腾着熊熊燃烧的赤红色火焰,让周围的空气都发出咝咝的声音。

  “恶魔,我跟你拼了!”方厚德望着头顶上方升腾着火焰的长刀,心里要说没有一丝害怕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都阻止不了他出刀,因为,在他的身后站着的是他的妻子,还有一个只有不到六岁的孩童。

  作为一个男人。

  他如何能够在这个时候畏缩?

  即使,明明知道是死路一条,即使,明明知道出刀与不出刀并没有任何的区别,他的刀也依旧刺了出去。

  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魔族副都统的心脏处刺出。

  不过,现实终究是残酷的,事实证明,轮回境与普通村民之间的差距,真的已经无法再用差距二字来形容了。

  一道光芒从魔族副都统的身上一闪而过,方厚德手中的尖刀便掉落在了地上,连想握紧的可能都没有。

  “叮!”一声脆响,传入到方厚德的耳中。

  这让方厚德的眼睛瞪得有些血丝,望着掉落在地上的尖刀,又望了望依旧在他头顶上方升腾着火焰的长刀。

  痛苦,绝望。

  “就算我站在这里,你也伤不到我,这种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绝望?呵呵……”魔族副都统笑了,笑得非常的森冷:“好了,你的生命到此便结束了,当然了,你可以放心,你的妻子很快便会下去陪你的!”

  魔族副都统握着长刀的手微微一紧,然后,目光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后被围住的轻衣,口里也再次发出一声冷喝:“受死吧!”

  “呦!”就在这一瞬间,一声嘹亮的兽鸣声也响了起来,那是一种极富穿透力的声音,震动着苍岭山与十里八乡。

  ……

  距离北山村三里处的位置。

  方正直的身体直接就顿在了原地,因为,这声嘹亮的兽鸣声实在太近了,近和就像是在他的耳边响起。

  “凶兽?为什么会有凶兽?!谁……是谁?!北山村,是北山村的方向……”方正直微微一顿后,脸色也突然一变,眼睛在一瞬间也变成了红色,一种如同鲜血一样的红色:“爹……娘!”

  ……

  北山村中。

  魔族副都统的刀静静的停在了方厚德头顶上方的一寸之处,赤红色的火焰依旧在上面熊熊的燃烧着。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

  诡异的寂静中,无论是魔族副都统,还是魔兵和村民们,甚至连轻衣都抬起了头,看向头顶上方。

  因为,在他们的头顶上方,此刻正停留着三只巨大的身影,宽大的翅膀展开,几乎可以遮挡日月。

  那是三只通全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凶兽。

  每一只凶兽的腹部都有着厚厚的白色鳞甲,而在凶兽的后背上则是长满了流动着光芒的金色羽毛。

  可以看得出来,这些金色羽毛都极为不平凡,顺着凶兽的后背,一直延续到尾部,最后,带出两条长长的尾羽。

  金翎凤羽兽!

  禽中之王,展翅间便可以扶摇千里。

  虽然,金翎凤羽兽被划归为凶兽,但是,每一只金翎凤羽兽都有着近乎于妖王一样的实力,在整个世界中的数量更是少之又少,传闻整个世界存活下来的金翎凤羽兽总数量都不会超过五只。

  而现在,在北山村的上空,在他们的头顶上方,便停着三只巨大的金翎凤羽兽,这让人如何不惊?

  当然了,这不是最主要的是。

  最主要的是,在三只金翎凤羽兽的后背上,还站着三个身影,这才是最夸张的,要知道金翎凤羽兽除了实力近乎于妖王之外,性情更是傲慢无比,就连圣域五门的门主,都未曾有过一人有驯服金翎凤羽兽的经历。

  “全军撤回血影城。”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从金翎凤羽兽后背发出,平静中带着一种让人不敢抗拒的威严。

  “全……全军撤……什么意思?!”魔族副都统的神情一变,望着金翎凤羽兽上站立的一个包裹在黑色斗蓬中的人影,一时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事实上,他其实还没并没有确认出眼前三个身影的身份,如果刚才的那一声尖锐的兽鸣声是从北山村的村外传出,他手中的这一刀就不可能会停,但是,这一声兽鸣却是从苍岭山的方向传来。

  而且,在兽鸣声响起的同时,三只巨大的金翎凤羽兽便已经从苍岭山的上空冲出,然后,到达了他的头顶上方。

  太快了,快得即使是有着良好心性的他,都不得不震憾,甚至于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但这些显然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在声音传下来的同时,三道身影便已经从金翎凤羽兽的后背上跃了下来,然后,稳稳的落在了他的面前。

  落下的夕阳,还剩下最后一道余辉。

  淡淡的金红色光芒洒在三道身影的身上,在那黑色斗蓬上,蒙上了一层如同金纱一样的光辉。

  而与同时,站立在最前方的身影头上的罩着的斗蓬也缓缓落下,现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世面容。

  如画般的柳眉下,凤目清彻,目光如水。

  这是一张美到让人窒息的脸庞,即使上面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也依旧让人心颤到无法呼吸。

  魔族副都统呆住了。

  当三道身影站在金翎凤羽兽的后背上时,他确实是没有看清楚,但是,当黑色的斗蓬落下,他如何还认不出站在面前的是谁?

  云轻舞!

  魔族少主云轻舞!

  一瞬间,魔族副都统的身体也直接一软,连想都没有想便直接半跪在了地上,额头上更是落下如雨的汗水。

  而这一切,云轻舞都没有多看一眼,她只是将目光看向方厚德,又看向秦雪莲,最后,落在了小萝卜的身上。

  “这么小就这么勇敢,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姐姐吗?”云轻舞看着小萝卜捏紧的拳头,嘴角不经意间也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你……你是坏人吗?”小萝卜看了一眼云轻舞嘴角的笑容,倔强的脸上也慢慢的松懈了下来。

  “坏人?嗯,这个问题……其实我也不知道,你看我像不像坏人?”云轻舞听到小萝卜的话后,也再次问道。

  “你不是坏人!”小萝卜肯定道。

  “噢?为什么你觉得我不是坏人?”云轻舞似乎有些诧异。

  “因为,你和他们不一样,他们的额头上都有魔眼,而你没有,所以,你应该和我们一样是好人!”小萝卜再次说道。

  “没有魔眼吗?”云轻舞的目光微微一滞,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你不是坏人,那……你是来救我们的吗?是不是正直哥哥让你来救我们的?他为什么还不回来?”

  “小萝卜,不要再说了!”秦雪莲看着魔族副都统脸上的汗水,又看了看周围魔兵们眼中的神情,也一把将小萝卜重新拉入怀里。

  “原来你的名字叫小萝卜?嗯,很好记的名字。”云轻舞听到秦雪莲的话后,也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朝着小萝卜眨了眨眼睛,接着,目光也转向秦雪莲和方厚德:“秦阿姨,方叔叔,你们好,我叫云轻舞。”

  “云……云轻舞?!你……你是云轻舞?我听正儿提起过你,你不是魔……魔……”秦雪莲在听到云轻舞的话后,脸色也猛的一变,身体下意识的便往后退出一步,神情中更是惊骇无比。

  “方正直提起我吗?他是……”

  “参见少主!”

  云轻舞的话还没有说完,周围的魔兵们也终于从震憾中反应了过来,几乎是一瞬间,便全部半跪在地。

  而这样的一幕,落在方厚德和轻衣还有北山村的村民们眼中,便绝对是让所有人都震憾的一幕。

  “少主?!”

  “她是魔族的少主!”

  “恶魔,她……她才是真正的恶魔!”

  “啊……我要杀了你这个恶魔,就是你侵占了我们大夏的土地,残害人类,恶魔,我要杀了你!”

  村民们震憾,叫喊。

  可是,他们又怎么可能靠近得了云轻舞,在一名村民激动的冲向云轻舞的瞬间,村民身边几名半跪在地的魔兵也直接站了起来,一脚便将村民踢倒在地,手中的长枪直接就朝着村民的咽喉刺了下去。

  “住手!”云轻舞的声音再次响起。

  长枪停住,停在了村民咽喉不足一寸的位置,森冷的寒光刺痛着村民的喉咙,让村民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可是,这并不能制止村民最后的呐喊。

  “恶魔,你们这些恶魔,杀了我吧,我不怕死,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你们这群恶魔拼了,我要跟你们拼了!”

  “拼了,跟他们拼了!”

  “她们都是一伙的,全部是恶魔!”

  当村民发出最后呐喊的时候,其它的村民们也变得越发的激动起来,毕竟,当魔族少主云轻舞这几个字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后,已经足够让他们失去控制,在绝望中做着最后的挣扎。

  村民们奋然站起,不管身上有没有伤势,都强撑着拿起了被打落在地的武器,一个个神情愤怒。

  而魔兵们自然是不可能让村民们靠近云轻舞,即使,云轻舞现在的态度并不明确,即使,云轻舞喊着住手。

  可是,他们的职责便是保护云轻舞,又怎么可能去顾虑其它?毕竟,在他们的心时,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这些山村的村民们靠近云轻舞一步的。

  “敢对少主不敬,找死!”

  “一群刁民!”

  “全部去死吧!”

  魔兵们同样拔出了武器,在他们的心里,敢于对云轻舞不敬,这就是最大的罪过,他们又怎么可能再对这些人类的村民们留手。

  “谁敢动手,全部军法处置,定斩不饶!”云轻舞的眉头一皱,身上也暴发出一种无形的气势。

  “嘎嚓!”魔兵们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整齐划一,没有一个魔兵再有任何哪怕一丝的动作。

  即使,他们的面前正有着一把斩下来的长刀。

  “咔嚓!”

  “咔!”

  一把把长刀斩在魔兵们的盔甲上,发出一声声碰撞声,甚至还有几个村民的刀直接就捅进了魔兵的身体。

  可是,却依旧没有一个魔兵再动。

  “传我命令,全军撤回血影……”

  “云轻舞!!!”就在云轻舞的命令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一个嘶裂般的声音也从北山村的村口响了起来。

  接着,一道几乎尖锐到了极致的气息也袭了过来,那是一抹妖异如血一样的紫色流光,从村口的方向过来,拖出一道映亮天际的明亮残影,以一种足以撕开空间的速度,直刺云轻舞的咽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