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异空之三国灵将 > 第五百一十三章超脱生人冢
  “你应该知道怎么打开吧?不用我说第二遍是么?”段煨冷冷的看着玄烨,若不是因为种种原因所致,他真想一剑杀了这个老家伙。

  “你只要推开大门就行,没想到你竟然拥有了赤霄剑,哎,汉室不绝,赤霄乃世间第一人族圣器,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玄烨脸上尽是颓废之象,他真的不愿意看到,如此一位小人得利,可是事到如今,自己又怎能阻拦对方?

  “哼,等与不等,皆是由你。”

  段煨转身直接推开大门,虽然真武大殿的殿门,足有六米余高,甚至已经堪比一方郡城的高度,但是就在他轻轻放在殿门前方之时,大门已经缓缓打开,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光芒散尽,如玉玉质的地面青石,散发出蓝色柔和的光芒,段煨见到如此异样的景象,心中早已忍耐不住,直接一步踏入殿中。

  就在此时,轰然之间,大门紧闭,玄烨已经不能看到段煨的身影,口中再次化为一声叹息。

  就在玄烨苦苦等待,猜测真武大殿内部,到底是如何景象之时,桥头一阵喊杀之声,也迅疾的传入他的耳畔。

  见到为首一人,手持方天画戟,身边一人持刀,一人持斧,三人合力迅速击溃敌人,而因为生死桥的缘故,段兵皆是奋力一战。

  如此拼死决战,不敢向生死桥退后之举,也让牧云歌看出一些苗头,似乎这些人对那木桥,畏惧如虎。

  “停,诸位已经是毫无生机,弓箭手准备,敌人拒不投降者,杀。”

  徐晃似乎也看出些不对,伸手一挥长斧,狠狠的劈杀了,继续欲要冲杀的敌将,口中也是爆喝一句:“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本方兵士纷纷举起兵戈,口中同时暴喝道。如此,倒是令敌人的士气,一时间大降,不少将领纷纷回首,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的迟疑。

  “诸位是谁?”就在两军对持之时,玄烨的话语从桥上传来,见到此人能够在桥上行走,牧云歌心中也泛起了嘀咕,难道说自己猜测错了?这些兵士只在守护木桥,不想让众人通过罢了?

  “在下云中之王。”这云中王的旗号,算是让牧云歌彻底打响了,哪怕你现在说是黄昏公会的会长,亦或是并州刺史,玩家与土著皆会迷惑,可是你一提云中王的字眼,世人皆知,玄烨也是满脸惊诧。

  “你是云中王?”

  “不错。”

  “草民叩拜云中王,希望你能救救我首轩村的村民,此恩此德,我首轩村民众,将永远供奉云中王千秋万载。”

  现在什么真武大帝?什么段煨,玄烨早已不相信了,眼下这位素有仁义之名的云中王在此,若是不能令对方出手,只怕段煨出来了,那便是首轩村村民临死之时。

  天道契约?那也要看段煨,能不能成为修士,一旦成为修士,那便受到天道的庇护,可曾会偏向与蝼蚁一样的贫民。

  “首轩村?你可是玄烨?”

  “啊,云中王,我就是玄烨。”满脸疑惑的看向牧云歌,玄烨顿时回转心神,明白了对方一定是到达了首轩村,这才知道自己的名号。

  “云中王,我族之人?”

  “尽是安好,此时可能已经迁徙桃林亭,玄烨村老莫要担心,这些人?”

  “云中王,可尽数宰杀了他们,这些人都是段煨的亲军,非能加入云中王麾下。另外云中王,切莫经过这生死桥,非拥帝王之气者,尽数便会成为恶鬼冤魂的傀儡。”

  “杀。”一声令下,黑龙妖骑军纷纷出手,迅速的对不足一万的兵士,展开凶猛的冲杀。如此宽阔的悬崖平台之上,如此一来倒是显得人过拥挤,不少兵士不敌,纷纷咬牙上了木桥,紧接着便化为傀儡,被玄烨所斩杀。

  见到如此之果,牧云歌确信玄烨之言,同时也被玄烨的法术所惊艳,没想到对方有这样的道法技能。

  首轩村的确失去了传承,不过玄烨未曾显露灵力,也是害怕段煨失言,趁机击杀对方之故,倒是让段煨对他,放松了提防之心。

  一炷香的时间,段兵死的死,投的投,剩余不足千人,胆颤心惊的看着眼前的妖兽军,没想到对方实力如此强悍,早知道没有一招对敌之力,还不如趁早投降的好。

  “云中王,那段煨已经进了真武大殿,咱们也赶紧离去,我欲要破坏此地风水大阵,释放生人冢那些额恶鬼冤魂,使之段煨无法走出大殿。”

  “哦,村老不必紧张,只要拥有帝王之气者,便可以通过这木桥么?那段煨是如何?经过这木桥?难道他拥有帝王之气?”牧云歌一皱眉,还真没想到过,那段煨竟然身怀帝王之气。

  “不,段煨手中持有赤霄剑,这剑乃是刘汉开朝之器,故此受到祖庙的供奉,代表的便是大汉的帝王之气,只要大汉不亡,天子是刘氏,这赤霄便是人族的重器,故此才能通过木桥。”

  “哦,这样说来,我倒是可以试试了。”

  不说自己身怀帝王玄功,便自带一丝帝王之气,单是手中掌握的传国玉玺,那可是人族世世代代相传的重器,暗含的帝王之气,可比赤霄要大的多了。

  “云中王慎重啊。”

  玄烨急忙上前相阻,可是牧云歌一脚,已经踏足生死桥之上,而就在此时,玄烨眼中却看到,无数只恶鬼怨灵纷纷,自生人冢深渊之下,迅疾的向牧云歌涌去,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哎,这云中王真是孟浪?难道说为了谋得真武大殿之宝,连性命都不顾及了么?

  可是玄烨想要救出牧云歌,还真没有其他的手段,他可以令恶鬼冤魂不能近身,也可斩杀了那些傀儡。可是若是他敢插手此事,那边会破怪了规则,无视于规则,他便要代替云中王受死,成为一尊傀儡,化为这生人冢的一缕冤魂而已。

  就在牧云歌浑身一冷之际,隐于牧云歌背后的冥蝶纹身,瞬间散发出磅礴的气势,之间牧云歌突然背后,突然化为一双对翅,迅疾的悬空与生死桥之上。

  “这,不可能?”

  旁人看不到这恶鬼怨灵,就连牧云歌也无法查看,可是玄烨却能看到。只见此时生人冢之中,无数的恶鬼怨灵,全部汹涌而上,竟然带着无比的喜悦之情,如同飞蛾扑火一般,钻进牧云歌的身体。

  不,确切的来讲,应该是牧云歌身后的那双蝶翅之中。随着第一只恶鬼消散,紧接着便是冤魂,每当一只恶鬼冤魂消散之后,如同星火一般的金色光芒,便会自天空降临,迅疾的进入牧云歌的头顶。

  “这,这,是什么手段。”

  玄烨不明白,而牧云歌更是傻眼,他的法域已经自动施展,玄烨也被一股无形的气力,直接推到了生死桥的北岸。

  “主人,你怎么弄来这么多的功德啊?”法域之中,本是站在牧云歌背后的帝王虚影,此时已经愈加的凝练,似乎这村帝王,能够演变为实体一般。

  而紫色的乾坤鼎,更是盘旋在帝王虚影四周,无数的金光,如同萤火虫一般,快速的涌入虚影之中,以及紫色的乾坤鼎之中。

  “我哪知道,外界的事情,你难道没看见?”

  “呃,刚刚沉睡一会,那个,还真是没看见,呃?噬魂冥蝶?这,主人你的命,也真是太好了,我都感到嫉妒了。”

  此时法域之中,漫天皆是恶鬼怨魂,一只硕大的噬魂冥蝶,正在极力的煽动翅膀,快速的吸收着恶鬼冤魂。而同一时间,一点点金光,正被乾坤鼎与帝王虚影吸收,见到如此的景象,方天的语气之中,都尽是惊诧与羡慕。

  “怎么回事方天?快与我说说。”牧云歌急忙传音询问,心中迫切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人,你可知道噬魂冥蝶,原本就是冥界的帝尊,当年之事,不便与主人言明,不过你只需要知道,它绝对不会害你。”

  “这我自然是知道的啊?”

  “嗯,主人,噬魂冥蝶竟然是帝尊,自然有降服鬼物之效,而且可以令恶鬼冤魂超脱轮回,不在此地受苦受难,也被冥界称之为轮回帝尊。不过想要让噬魂冥蝶施展轮回之术,那几乎想都不用想,因为噬魂冥蝶每一次施展,都会消耗自身的冥气,可以说,它若不是为了主人,只怕绝对不会施展如此轮回之术。”

  闻听方天画戟的话语,牧云歌心中顿时涌起浓浓的暖意,没想到这回消耗噬魂冥蝶的冥气,而自己却成为得益之人。

  “方天,为何我的帝王之气,不能阻挡那些恶鬼冤魂?”

  对于玄烨的话,牧云歌认为可信,既然玄烨没有欺骗自己,那问题便出在自己的身上,牧云歌疑惑的问向方天画戟。

  “哈哈,主人,的确你拥有帝王之气,可是你的那丢丢帝王之气,还不足一根头发丝呢?嗯,不过等到帝王虚影,衍生为虚体,乃至到了实体之时。主人的帝王之气,倒是可以展现威能,不过到时候,还需要有拥有帝王之重器,或是被乾坤吞噬,或是成为法域第二镇域之器,才能使之帝王之气凝练,驱百鬼、退神魔。”

  “我去,还要这样啊?我还认为只要拥有了帝王之气,那便可以通过生死桥呢?”

  牧云歌微微摇首,脸上露出苦b之色,而想到段煨手中的赤霄剑,光凭一把剑的护身,便可从容通过生死桥,可见这把剑的威力如何?看来自己这帝王之气,真是不足那一把赤霄剑,真是令人感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