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超能神警 > 《超能神警》第四百一十五章这个春节有宁慧终
  燃放完烟花爆竹,人们纷纷返回家中,到家后,赵美宗从厨房里端出来八个肉盘,猪脸、猪耳朵、猪肝、牛肚、烧鸡、酱牛肉、猪蹄、腊肉,接着又端上来一碗鸡肉和一碗鱼,这是农村的年夜饭,十道菜,寓意十全十美。

  把菜端上桌,宁慧打开一瓶五粮液,帮凌旭和凌春生把酒烫热,然后亲自给二人斟满酒杯,帮二人斟完酒,宁慧去厨房帮忙,此时,赵美宗和凌灿正在厨房里煮水饺,看到宁慧进来了,赵美宗让宁慧去屋里坐着,说厨房里脏,

  可是宁慧却不在乎,坚持要在厨房帮忙,待水饺煮好之后,宁慧把水饺端到里屋里,酒菜和水饺全都好了,接下来便是一家人吃年夜饭了,凌春生打开电视,找到央视春晚频道,虽然现在的春晚跟以前没法比了,但凌春生依旧离不开这个节目。

  吃饭间,凌旭聊到了自己的工作,他告诉父母,自己从季南市调回州城市了,新职位是霖晨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年后就去报到,听到这个消息后,包括宁慧在内的人,全都吃了一惊。

  宁慧吃惊是因为她了解体制内的职务分工,区公安分局比县公安局要高半格,因此,区公安分局的刑警大队长,应该是正科级,凌旭年纪轻轻居然当上了正科级干部,而且还是那种实权职务,宁慧心中着实感到震惊。

  不同于宁慧的吃惊,凌春生夫妇是赶到高兴,他们不知道刑警大队长是什么职务,只知道凌旭是从老家上班了,原来,凌旭村庄所在的位置,正巧是霖晨区境内,属于霖晨区云头镇管辖,凌旭从霖晨区公安局上班,等于是从家门口工作。

  以前凌旭在季南市工作,离家实在是太远,所以一年也回不来一次,现在凌旭调回老家上班了,以后就可以经常回家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凌春生高兴的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招呼大家吃菜。

  聊完凌旭的工作,又聊了聊凌灿的学业,最后,赵美宗把目光放在宁慧身上,问宁慧老家是哪里的?家里几口人,从哪里上班?听到这个问题,宁慧有些怔神,她不知道自己该如实说,还是该隐瞒一些,所以把目光转向了凌旭,让他给出个主意。

  凌旭也没想到老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感受到宁慧的目光,他想了想之后,没敢把宁慧的真实背景说出来,当初父母听到莫晚晴家里是经商世家之后,觉得双方家境差距太大,说什么也不让他跟莫晚晴在一起。

  晋西宁家的势力比起莫家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是让父母知道宁慧是晋西集团董事长的千金,而且还是晋西集团的总经理,恐怕父母更不答应了。

  想到这儿,凌旭胡乱编造了一番,说宁慧老家是晋西的,家里四口人,父母健在,下面还有一个正在读书的弟弟,至于工作嘛,目前她在晋西的一家私人公司上班,职务是公司里一个主管。

  听凌旭这么一说,凌春生夫妇不疑有他,全都相信了凌旭的话,通过短暂的接触,他们对宁慧十分满意,虽然感觉宁慧的老家离州城市有些远,但是想到现在的交通这么发达,从晋西到州城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二人也就释然了。

  吃过晚饭,一家人闲来无事,凌春生自己坐在椅子上看电视,而赵春宗则找出麻将,招呼凌旭、凌灿、宁慧陪她打麻将,看到母亲的兴致这么高,凌旭便找出椅子陪母亲打麻将,见凌旭坐下了,宁慧也坐到椅子上码牌。

  因为凌旭老家有拜年的习惯,初一凌晨天不亮就要去村里跟长辈们拜年,天亮之前必须得回家,为了不耽误拜年,所以大多数人选择通宵打麻将。

  每当这时,一家人便聚在一起玩牌,他们的赌注也不大,只是象征性的意思一下,比如凌旭一家人,他们每一局的输赢是五元钱,不论是胡的什么牌,一局就是五元。

  打麻将时,众人一边聊着家长里短,一边看着手里的牌,那种感觉十分温馨:“孩子他爸,村里小卖部的老张来家里要钱了,过年了,过几天你把老张家的给账结了,赊了人家一年账,我都不好意思去他儿买东西了。

  听说镇上农资商店的化肥又涨价了,咱家去年从那里赊了一车化肥和尿素,估计也得按照现在的价格支付。哦,对了,粮所里的老柳传来消息,说年后麦子涨价,每斤涨价两毛多,过了元宵节,你赶紧把麦子卖了,能多卖好几百呢。”

  “嗯,知道了。”凌春生盯着电视,随口应付着老伴的话,根本没有把老伴的话放在心里,看到凌春生的反应,赵美宗叹了口气:“唉--------以前我说句话,老家伙马上就去办,现在老了,我说话不管用喽。”

  看到赵美宗自哀自怨的表情,凌旭几人全都露出了笑容,他们也不插话,一脸认真的看着手里的牌,或许是宁慧不熟悉州城这边打麻将的规则,她一晚上总是在点炮,而且光点赵美宗,把赵美宗高兴的合不拢嘴。

  “嫂子,你是不是故意给我妈点炮的啊?怎么你老是给她点炮呢?不行,爸,你坐到我的位置上替我,嫂子不懂咱们这边的玩法,我从嫂子后面帮她看着点。”说话间,凌灿把凌春生拽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她则坐在宁慧旁边教给她打牌。

  虽然赵美宗叫不动凌春生,但是凌灿一句话,凌春生随即放弃了自己钟爱的春节晚会,跑到凌灿的位置替她打牌,打了几圈后,还是宁慧点炮,只不过胡牌的对象又多了个凌春生,凌灿从宁慧旁边看了半天,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狐疑:“没打错啊,怎么老点炮呢?”

  “我也不想点炮,可是没有办法。叔叔阿姨的手气太好了,好手气预示着好运气,看来过年之后,叔叔阿姨一定会事事顺心的。”宁慧笑着说。

  宁慧的这番话,把凌春生夫妇逗得哈哈大笑,全都十分受用。

  宁慧在码牌的时候,凌旭就悄悄观察着她,宁慧码牌的手法十分专业,一看就知道是行家,按理说不可能一晚上光点炮,后来凌旭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将异能开启。

  异能开启后,凌旭数了数顺序,然后把宁慧该摸的牌全都挑了出来,看完之后,凌旭又看了看父母面前的牌面,他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把牌面复原后,凌旭悄悄做了个手脚,把宁慧要摸的牌给换掉了,接着,他将异能解除。

  解除异能后,凌旭一边打牌一边观察宁慧,当轮到宁慧摸牌时,只见她摸起一张麻将,也不用眼看,而是轻轻用拇指抚摸牌面,接着,她脸上露出一丝意外。

  随后宁慧将那张麻将牌摆到面前,略带疑惑的瞅了瞅这张牌,把这张麻将竖到自己的牌里,又从牌里抽出一张没用的给打掉,结果她打出来的这张麻将,正巧点了凌春生,看到这儿,凌旭全明白了。

  打了两圈,凌旭说自己有些累了,要回房间休息,凌旭的老家共有三间卧室,凌旭一间,凌灿一间,凌春生夫妇一间,宁慧到来后,赵美宗拿出一套新的被褥,让宁慧跟凌灿在一个屋里。

  回自己房间之前,凌旭悄悄塞给宁慧一个物品,然后低声说了句:“谢谢。”说完,凌旭回自己房间了。

  低头看了看凌旭塞给自己的物品,原来那是一张麻将,一张本该被宁慧摸走点炮的麻将,举着麻将看了看,望着凌旭离开的背影,宁慧娇嗔的噘起了小嘴,低声嘟囔道:“我说牌面怎么被人换了呢?原来是他干的,臭家伙,什么都瞒不过他。”

  嘟囔完,宁慧拿着脸盆去打水,洗漱干净后,她跟着凌灿回房间休息了,她得赶紧睡,因为过几个小时,凌旭和凌灿去村里给长辈们拜年,而宁慧也想跟着去……(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