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道辟九霄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太上证道(中)
  裂缝最终形成一扇暗金色的门户,里面依稀传出一阵脚步声。好几个披着斗篷的年轻人向外走来。

  “你们也接到任务了?相信你们也明白,‘太上证道’不好对付,你们也别贪心,咱们必须齐心合力。”

  “我单独行动,你们别碍事。”

  “我的目的是道祖宝库中的仙丹,没兴趣。”

  几人分歧各异,其他几位同伴根本没打算联手,让最初开口商议联手之人一阵尴尬,心中暗暗感叹:“一盘散沙啊!看样子,你们根本不清楚这个副本的恐怖。”

  当几人走出去后,突然看到堵在门口的皂服男子。

  “我去,怎么还有人专门防着我们,不是说道祖手底下没有他方宇宙的人吗?”

  可惜,他们的话并没有传播出去。因为宇宙的不同,这些堪比天人的魔修开口说话,在姬飞晨听来便是一顿叽里咕噜,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

  但察觉这些人的实力后,姬飞晨马上动手。

  他抬起衣袖,天空中云雨迷蒙,一道道银线挥洒而下。

  对雨师而言,“雨”无疑便是最佳的武器。只不过手指轻轻一勾,满天细雨便冲着对面五人席卷。

  其中一人脸色微变,双手结印聚拢五行大道。可因为法则的不同,他的力量在这方宇宙施展时,有几分晦涩。等他凝聚防御光盾的时候,云雨水线已经形成绵绵无尽的水网罩住几人。

  “变!”他后退一步,施展替身术以幻影替代本尊,向后方连退七步。而那几个同伴似乎也各有手段,从姬飞晨最初的包围网中逃走。

  “这家伙是道君还是大圣?”

  几位魔修惊疑不定,上下打量姬飞晨。

  得道祖相助,姬飞晨法力充盈,加上他的境界,可媲美真正的道君大圣,对付这几个天仙道行的小魔修不过举手之劳。

  可就在他准备继续下手时,旁边不少神魔的目光看向这里。他们并没有看到魔祖开启的门户,只看到一尊雨师神魔操控漫天云雨对周围的人动手。

  “咦?竟然是一位水属的神魔?不过怎么会帮炼气士?”

  就连那些悄然附身的道君大圣,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是一尊先天大圣吧?居然明目张胆帮助炼气士,就不怕巫教魔祖怪罪?

  感受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姬飞晨幽幽一叹。以他为中心,云雨化作无数把飞剑射向周遭的巫教神魔。

  姬飞晨擅长群攻之术,在后世创下的“万剑诀”可是众多剑仙争相效仿的原典。他这次以水御剑,那些神魔连带他们的信徒统统被水光剑影绞碎。一里之地,除却他跟五个魔修外,再也其他人。

  “倒是一位脾气大的道友。”两位降临的道君大圣笑了笑,不再关注姬飞晨,而是假借炼气士的名义,帮道祖对付巫教神魔中的高手。

  而那些神魔在围剿炼气士的同时,暗地里也开始勾心斗角。一位神魔好不容易击碎一座仙阵,某位积怨已久的敌对神魔便悄然潜伏过来,在他背后全力一击,将这尊神魔重创,然后丢到炼气士的仙阵中绞碎。

  “敢情,这巫教之所以阻道失败,都是被自己人弄死的?”姬飞晨一边应付五个魔修,一边关注远处的局势。看到巫教神魔在击杀炼气士之余相互暗算偷袭,他嘴角抽搐。算起来,死在同伴手中的神魔似乎比被炼气士击杀的数量还多。

  可很快,姬飞晨便看出门道。很多无故横死的神魔被人偷袭,有些事仇家所为,而有些并非单纯的仇家。而是某些上位神魔以秘法干扰那些仇家的心智,让他们放下对魔祖的畏惧,放下对炼气士的清算,率先对付自己的仇敌。

  “是巫教其他道君出手了!”为了剪除魔祖的羽翼,那些借故不来的巫教高手暗中借此机会对巫教神魔下手。还配合其他大圣道君打算帮道祖证道?

  仔细想想,道祖证道之后便有人跟魔祖打擂台。在两方相争之时,他们便可以从巫教脱身,再也不用给魔祖打工。当然,若可能的话,或许还能在魔祖无暇分心时顺利证道。

  “所以,道祖证道这件事背后有太多推手了。天母娘娘之所以此刻开蟠桃宴拖住魔祖本尊,恐怕也打算助道祖一臂之力。还有这些炼气士之所以能获取先天之宝,和积累雄厚的法力。没有天母等大能相助,根本不可能啊。”

  “你这家伙,到底要不要认真跟我们打!”姬飞晨一边想事,一边跟五个魔修见招拆招,这种轻慢态度终于将五人惹火,施展他们从其他宇宙带过来的底牌。

  噗嗤——一道幽紫色的魔火烧灼姬飞晨的食指,并从手指不断向整个手掌蔓延。那火燎燎的刺痛传递到元神,让姬飞晨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这团魔火的威能并不算太大,对他的神魔之体不过仅仅烧伤皮肤,但那股痛楚实在难熬。

  “便是陈愈的十八重地狱之苦,也不过如此了。”

  姬飞晨不知,这是他方宇宙中的一种毒火。并非杀人夺命,而是借万灵之苦为薪,专门对人施加痛苦的刑罚之火。

  他目光一变,玄冥大道喷涌道炁,手指冒出白雾寒光,将毒火悉数冻结。

  “你们想要我认真?”姬飞晨突然笑了。他这一笑,方才施展毒火的那位魔修脚下蓦地一凉。寒冰从下方蔓延,不过眨眼功夫便把整个人冻成冰雕。

  玄冥神光,极寒至阴之力,岂是一般天仙能受得了的?

  “第一个!”姬飞晨收拢神光,身后二十四诸天中有一尊道人跨界而来,那道人身法迅疾,眨眼功夫便出现在第二位魔修面前。他手掌如刀刃,汇聚无量光辉劈碎第二位道人。

  魔光刀,十二魔龙神兵之一。姬飞晨以肉掌为体,是玄冥为魂,模拟自家真器施展刀罡光刃,轻描淡写间击毙第二位魔修。

  第三位魔修被道都天中的三光道人以净水溺死。

  第四位魔修被一道玄冥神雷轰杀。

  第五位魔修被一团玄冥神风吹散魂魄。

  不过弹指功夫,五人便统统殒命,只留下五本小册子飘在原地。

  击退这几人,姬飞晨并没有欣喜,默默望着黑洞,里面还有一个人没有现身。

  “阁下,这样能出来了吗?”姬飞晨盯着黑洞,但里面寂静无声,根本没有人回应。

  见状,姬飞晨上前收起小册子,翻看查阅后他顿时乐了。

  “敢情,这还是任务书?”

  这些小册子上面将这几个魔修历来完成的任务全部记录在案。

  其中一部开端这样写道:“大魔头成长系统。初始任务,杀死两个自己的直系血亲,踏上逆天修行之路。”

  “系统?”姬飞晨不断往下看,在这本小册子上记录魔修从入道以来完成的所有任务。每完成一个任务,便记录一些积分,然后可通过积分和魔祖进行奖励兑换。而在那些主线任务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副本。比如“太上证道”。魔祖往这段历史派遣眷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小册子上,赫然标记着“第二十四次”。

  “魔祖这是将‘太上证道’当做一个游戏副本,不断带领弟子们刷boss,积累经验吗?”姬飞晨脸色不妙。原来除却建立魔教培养弟子这种道统传承模式外,魔祖居然这么与时俱进,还自己制作“任务系统”,在其他宇宙不断培养眷属?

  再翻阅其他几个小册子,大致上的内容类似。也都是魔祖向魔修颁布任务,然后诱导他们越走越偏,直至彻底沦入魔道。

  倏地,黑洞中传出一阵声响。姬飞晨抬头一笑:“怎么,阁下舍得出来了?”

  “我不是早就出来了吗?”那声音并非从黑洞传出,而是在姬飞晨背后……

  最初被冻成冰雕的魔修!

  姬飞晨脸色一变,向前迈出一步:“万水千华!”一步跨出,他身形散化为无数水光,避开后面激射的毒镖。

  等到安全地带,姬飞晨扭头望去。冰雕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神态阴鸷的年轻男子。

  “原来你从一开始,便假扮天人进入这方宇宙。”姬飞晨心中一动,恍然道:“哪怕你贵为他方宇宙的道君大圣,进入这方宇宙也会有一段虚弱期。所以,要假扮身份度过虚弱期,解析这方宇宙的法则。”

  “没错。”男子露出淡淡的笑容:“不过有件事你猜错了。并非伪装,而是替代。”他袖袍中飞出一只只血手,姬飞晨连忙闪避开,而那些血手从他旁边擦过,直接探入黑洞,抓出一个斗篷人。此人面容和最初施展五行秘术的魔修一模一样,显然这才是正主。

  “杀人替换吗?”姬飞晨手指连点,身后二十四诸天同时显化,二十四位天主吟唱大道玄音,形成一重重仙音龙吟炸碎空间。

  道君袖袍中的血手拍碎身边的斗篷人,以斗篷人的精血散化为血雾,重新修补空间。一层层蛛网向着四周蔓延,抵消天地对他的排斥,让他稳稳站在太上境之中。

  男子不慌不忙:“我要收到太上仙境的压制,而你似乎并非真正的道君,而是被人赋予一定法力?那么,你的法力总有消耗完的时候。”

  姬飞晨目光一闪,明白了几分:笑道:“至少道祖赐下的法力还能支撑一时三刻。在下雨师,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你叫我云池即可。”

  云池说话时,身边血手震动蛛网,将一条条法则抓在手中形成各类血色魔器,挥舞着各式各样的神兵砸向姬飞晨。

  “这厮作为魔祖眷属,绝对跟血海道统有关啊!”看到这熟悉的手段,姬飞晨恍惚想到自己的荒古道图。

  那道图之中封印魔祖手臂,差不多也是这等用法吧。

  “道厨天主!”一位手持仙芝的白衣天主,从二十四诸天走出。将手中仙芝一托,空中云雨化作甘霖洒入仙境。

  很快,靠拢过来的血手被甘霖融化,一一流入大地消失不见。

  “啧——”云池见自己最擅长的“千影手”不管用,马上亮出另一招。他身边涌起业火,燃烧成一片片的业火红莲。

  多么熟悉的招数。

  姬飞晨一边施展冥河大道,一边道:“阁下出自血海一脉?”

  “嗯,很明显。毕竟教祖嫡传不就是血海和冥河?”云池也盯着姬飞晨身下的冥河。冥河之中浮现黑龙将姬飞晨托起,向着高处飞去。云池不甘落后,也在血海中变出一只大蛤蟆,一蹦一蹦跳向云空。

  两人手段仿佛,皆是大圣境界,依仗魔祖嫡传和道祖施加的法力斗得旗鼓相当。约莫一日过去,姬飞晨身形一顿,身后二十四诸天的光辉渐渐暗淡。

  云池冷眉微动:“看样子,你法力消耗完了。”

  “所以——”姬飞晨和云池表情同时一变。男子袖袍中的血手凝成一支如同山峦之高的粗壮手臂抓住太上道宫。而姬飞晨将大道黄庭宝珠祭起,二十四大道玄图全部升起,对准道宫中的道祖砸去。

  “终究还是被发现了吗?”道祖静坐莲台之上,不觉露出苦笑。他身上紫气铺开,轻而易举挡住姬飞晨和云池的攻势。

  但随着黄庭宝珠和血手魔臂的出现,黄庭道君和魔祖的身影总算跨入太上道宫。

  道君:“终于进来了。”

  魔祖:“哈哈……老牛鼻子,看来这一战是本座赢了!”

  道君依托大道玄图现身,凝成黄庭神尊法相。伸手一划,从道祖体内逼出一缕流光。而魔祖依托自己赐给云池的血肉之躯重塑道身。一拳轰碎流光,击穿这一重太上道宫。

  道祖无所谓姬飞晨和云池,可面对同级别的魔祖,和一个古灵精怪成天找死的黄庭道君,这一道残念立刻被二人打碎。

  轰隆——

  整个时空随之震动。伴随道祖残念的死亡,这方上古空间正逐渐走向崩溃。但下一刻,流光重新塑形,时空又再度恢复,重演上古格局。而且这一次,世界除却排斥云池外,也在排斥姬飞晨,似乎想要把他一并从这段时光给扔出去,从道祖证道之初重头再来。

  “老爷子,在时空的领域上,你就不要班门弄斧了。”黄庭道君从容淡定,身后一道道符光演化为通天彻地的光柱,将这方时空镇压。

  而魔祖在旁点燃业火,再度上前和道祖残念厮杀。

  “果然是被切断的时空!”姬飞晨目光一闪,看向对面的阴鸷男子。云池难得的露出一个较为温和的笑容:“第二十四次,总算还是击毁这个空间。幸亏碰到一个聪明人。”

  “你们把暗示说的那么明显。二十四,表明是找我和道君联手。不过道君能这么快进来,应该也跟魔祖帮忙脱不开干系吧?”

  一开始,姬飞晨的确打算专心帮道祖应对敌人。可在半路,渐渐回过味来。

  我不是黄庭道君这一系吗?干嘛傻傻帮道祖啊?如果让道祖顺心了,我们这一系会不会倒霉?说起来,一个藏在上古时代的道祖意志,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啊。

  直到道祖将法力注入二十四诸天,姬飞晨才终于醒悟:这哪里是帮忙加持自己,摆明是控制自己的手段啊!

  幸亏云池精明,借着二人打斗之力引导姬飞晨施展冥河神通,以各种大消耗的神通将道祖的力量耗尽,才让姬飞晨摆脱控制,顺利用黄庭道图引来黄庭道君。

  “接下来,就是大佬们的交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