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我杀了法爷 > 第三百五十一章:圣水
  夕阳消失后,圣光教堂变成了王都最明亮的灯塔。

  漫天大雪中,教堂前面的广场上吹过凛冽的寒风,打在身上如同刀刮一般冰冷刺骨。

  数千名穿着粗布的平民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十指弯曲的扶着地面,虔诚的磕着头,他们的衣服落满了沉重的雪花,却没人擦拭。

  他们不停的磕头,如果不这么做,或许手脚早已被冻僵。

  “圣灵,他们已经跪了半天了。”

  教堂里,主教跟德玛希雅报告道。

  少女透过窗户注视地面上这些虔诚的平民,许久之后,她才点头:“时间差不多了,把药剂给他们吧!”

  “是!”

  主教转身,不久之后,他走到了教堂门口。

  “信徒们!”

  他大声说道:“圣灵答应赐给你们圣水!”

  “圣灵万岁!”

  “圣灵万岁!”

  一听到获得了圣水,跪在地面的平民激动的热泪盈眶。

  圣骑士们抬来一些圣水发放给了他们。

  因为担心别人夺走圣水,这些平民没有任何迟疑就把药剂打了开来,当场喝了下去。

  一股暖流从他们体内涌出,逐渐洗刷了身体的寒意。

  “这就是圣水……”

  “我能成为圣骑士了!”

  平民们激动万分,不久之后,却是一个接一个倒在了地上。

  主教见怪不怪:“把他们带到教堂安置。”

  “是!”

  圣骑士们把躺在广场上的平民抬进了教堂。

  圣水的效果实在太强了,这些平民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完全吸收圣水的效果。

  等药效过后,他们的身体就能变得强壮,可以灌输圣光的力量了。

  主教转身向教堂里面走去,而不久之后,又一批信徒出现在广场,跪了下来。

  夜幕下,年轻的星术师远远的目睹了这一幕。

  这才是真正的邪教。

  她心里想道,她虽然不是圣骑士,但在她所有的记忆中,圣骑士从来都不是这样产生的——圣光的正义在这里被扭曲了。

  “伊芙大人,这是我偷来的圣水。”

  一个披着黑袍的法师突然出现在伊芙身边,向她递上了一瓶金黄色的药水。

  伊芙接了过来:“没被发现吧?”

  “绝对没有。”法师确信的回答,身为隐秘议会的高阶成员,他从不做没把握的工作。

  伊芙打量着圣水,好像闻到了一股轻微的骚味。它应该是和人类在怪物身上研究出来的药剂是同一种物质,圣光教堂夺走怪物,就是为了创造这些圣水。

  “这个我会交给小王子。”

  星术师把圣水收了起来,接着询问法师:“那个圣光教堂里的东西探查清楚了没有?”

  “还没。”

  法师摇头,圣水是改变人类体质的药剂,然而真正让他们变为圣骑士的是另一个神秘物品——它就藏在圣光教堂里面。

  那东西可以给人类灌输圣光,并且让他们可以使用圣光。

  圣光的施展者必须拥有崇高的心灵,这是世界公认的至理,而那个神秘物品可以把人类洗脑变为狂热的圣光信徒。

  但它太神秘了,包括那些圣光信徒在内,没人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我们只调查到,那东西和圣灵有关。”法师说道:“如果能抓住那个圣灵,说不定我们就能知道它是什么了。”

  伊芙微微皱眉,只要听到圣灵,她就会涌出异常感。

  她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却怎么也没办法探知到那个圣灵的情报,而且不止如此,奥兰卡的情报也很混乱,就仿佛是有人在特意阻拦一样。

  “他在那里吗?”

  伊芙把目光望向圣光教堂,只有星术师才能阻拦另一个星术师的力量。

  那个圣灵身边显然有一位强大的星术师,整个奥兰卡王国似乎都是他的领地。

  然而在对方没有泄露大预言之前,伊芙并不能确定那名星术师的位置,同样的,那名星术师感知到了伊芙的出现,现在也找不到她。

  “我们走吧。”

  伊芙转身离开王都,她要去跟林雷报告了。

  雪夜,马车在风雪中前进。

  林雷乘着青龙在天空飞着,张开双手大叫:“啊!多么漂亮的王国!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何其壮观!”

  “说的好像没见过雪似得……”

  车厢里,林文喝着酒叹息了一句。

  “殿下,请。”王后立刻给他添上一杯:“至高王这是在做什么呢?”

  “做媒。”

  “做媒?”王后先是奇怪,然后似乎想到什么,脸哗的一身红了:“这、这……”

  马车里只剩下她和林文两个人,其它人都被林雷赶了出去,林文这一开口,王后才明白林雷办事有多利索——就是有点大胆了。

  “殿、殿下,至高王一直都是这样吗?”

  王后红着脸问道。

  “一直都这样。”

  林文点头,只要弟弟决定做的事,很少会半途而废。

  这次也是一样,就算自己警告了他几次,他还是不死心。

  林文把酒杯放了下来:“我们是不可能的。”

  “……”王后脸色一白:“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那就应该告诉他。”林文看着她:“他打定主意给我添乱了,但只要你告诉他,他就会放弃。”

  王后轻抿唇角:“我不想告诉他。”

  “我知道我们不可能。”王后看着林文:“但我只想在你身边看着你,就像年轻的时候一样,难道这也不行吗?”

  林文的面色冷了下来:“我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人。”

  “我是笨,笨到这个年纪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王后捏紧双手,身体轻微地颤动:“我原来以为我已经忘了,但狼人入侵亚夏的时候,我心里充满恐惧,一想到我会死在那里,永远见不到你,我……”

  “够了。”

  林文打断她:“我明白了。”

  他早该明白,这个女人就是这样。

  她年轻时就多愁善感,成为王后之后,性格也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

  “如果你只想来我身边,那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林文放弃了,与其让林雷继续他的小动作,纠缠不清,不如把这个女人接过去。

  但她必须明白一个前提,她只是一个客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