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我杀了法爷 > 第四百零八章:我讨厌孩子
  ?一?天蒙蒙亮,永望镇的旧广场上,一个壮汉的雕像伫立在那里,这是一位打败了巨人的英雄的雕像,林雷站在地面看了许久,总觉得他很面熟。

  “哦,对了,英雄殿!”

  他猛地一拍脑袋,想起自己曾经在英雄殿看过这个人:“原来那里面的真是英雄啊!”

  “英雄殿和女武神殿的每个成员都有自己的传说。”

  乔茜冷声回答,这是一个常识。

  “你看够了没有,我们早点回去吧?”

  “别,我还要继续逛逛!”

  林雷挥着手在永望镇逛了起来,昨晚的战斗结束后,他出人意料的没有返回铜蓝庄园,而是跑到附近的永望镇,装扮成人类四处逛了起来。

  “你到底想做什么?”

  乔茜追了上去:“万一铜蓝庄园被攻击了怎么办!”

  “他们现在就在被攻击。”林雷头也没回:“那些法师有联系我,他们有安度恩伺候,让我不用回去添乱了。”

  铜蓝庄园的法师们正在积极的修炼白毛剑法,他们还巴不得林雷晚点回去呢!

  “他们撑得住吗?”

  乔茜有些怀疑。

  “没问题,他们就跟狐狸一样狡猾,死前肯定会向我求救。”林雷到处寻找早餐店:“你要是担心就回去,我这里不需要你。”

  乔茜的表情微微一沉:“你不是要我当你的将军吗?将军怎么会抛下君主一个人。”

  林雷猛地停下脚步。

  “这么说你答应了?”

  他回过身,两眼发光的望了过去。

  乔茜脸色微红,冷哼一声转移了视线。

  “你别搞错了,我是有条件的,你必须告诉我你害怕什么!”

  但她还是表现的很硬。

  林雷哈哈大笑:“我什么都不怕!”

  “他怕露脸。”

  耳环突然出声。

  林雷的笑声戛然而止:“老师,你……”

  “他从小就戴着面具,脸就是他的弱点。”为了得到乔茜的效忠,耳环出卖了林雷:“你要想报仇,揭开他的面具就行了!”

  林雷浑身一僵。

  乔茜看向耳环:“这听起来匪夷所思。”

  “对嘛,我也这么想,哈哈!”

  林雷身体一松。

  “但我相信它。”

  乔茜转头看向林雷。

  “什么!”林雷吓了一跳。

  “现在我——完全信了。”

  乔茜再次确认。

  林雷表现的太明显了,虽然有点匪夷所思,但他过去的确从来没有在公共场合摘下过面具——这就是他的弱点。

  乔茜有办法证明这点。

  “我不用你告诉我你的弱点是什么了。”她注视着林雷的眼睛:“你把面具摘下来,在这镇子里走一圈。”

  林雷马上意识到这是激将法,如果他不愿意摘下面具,弱点就被证实了。

  他叹息一声,真是太天真了,不就是摘面具吗?她真以为他不敢摘啊!

  林雷伸手捏住面具:“你确定要我摘?我这么做了,你就必须为我效忠了。”.

  他的眼睛里闪着戏虐,乔茜一时有些动摇,难道自己搞错了?

  “……你摘……”

  但最后,她还是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林雷把面具摘了下来。

  “看吧,愚蠢的女人,这下你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可怕的错误了!”摘下面具的林雷忍不住大笑,单纯的家伙实在太好骗了:“老师,干得好!”

  耳环一点也不高兴,反而为之气结,它没想到林雷竟然真的摘下了面具,而且里面——竟然还是面具。

  “你没事戴两块面具做什么!”

  “这不上战场吗?战场容易出现意外,多准备一块肯定没错!”

  林雷摸着下巴回答,为了防止面具被人撕裂,他可是做足了准备。

  “呵呵……呵呵呵呵呵……”乔茜额头冒出青筋,冷冷的笑了起来:“很好,你赢了,我一定好好的当你的将军!”

  虽然被耍了,但她发现耳环说的没错,脸蛋就是林雷的弱点。

  来日方长,知道了弱点,她还怕制不住林雷?

  她的想法一眼就被林雷看出来了。

  他心情愉悦的收起面具,心里一点也不担心,想摘下他面具的人多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根本就无所谓。

  林雷开开心心的寻找早餐。

  “老板,给我来最好吃的!”

  他找到一间面包店。

  “好嘞!”面包店老板给林雷拿来两人份的面包,然后提醒他:“客人,你小心点,镇里的卫兵会检查戴面具的人。”

  “没问题,我见过了。”

  林雷一脸不在意的结账。

  永望镇防御森严,但林雷已经隐藏了自己的耳朵,还把眼睛和头发的颜色变了,从外表看,怎么都只是一个人类。

  这座小镇根本就没有能够识破他和乔茜伪装的人。

  “给,填填肚子。”

  林雷出门塞给乔茜一份面包,然后接着四处乱逛起来。

  “你到底在做什么?”

  乔茜不明白他为什么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们对新人类的了解太少了。”

  林雷回答,他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观察一下新人类的生活状态。

  在镇里见到的景象让他有些意外,除去眼睛都是红色的之外,新人类的生活看起来和过去并无太大的区别,甚至也不能感觉到他们很狂热。

  “你觉不觉得这里的居民和跟我们战斗的人有点不一样?”

  林雷询问乔茜。

  乔茜点头:“气息完全不同。”

  不是有点不一样,而是完全的不一样。

  她在战场上遇到的新人类都是完美的士兵,不惧死亡、勇猛直前,忠诚的执行任何命令,就连死前最后一刻都保持昂扬的斗志,战斗状态比狼人还要狂热。

  但奇怪的是,每次战争结束前,新人类的状态就会崩溃,每次的撤退都会非常混乱。

  “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乔茜问道。

  “有点头绪。”

  林雷带着她来到一个花园,这是永望镇最佳的地点,他们能在这儿欣赏小镇全貌,还能看见小镇里面活动的居民。

  “你看那些花。”

  他突然指着一些木屋。

  永望镇分布着很多古老雅致的木屋,许多木屋的窗台上种着花朵,流露出一份宁静与闲适。

  “你觉不觉得奇怪?”

  林雷问道。

  乔茜仔细那些花朵,忽然一愣,眼睛扫过整个小镇:“这些花怎么都一模一样。”

  整个永望镇栽种的花朵竟然是同一种,如果说这是他们的风俗,那明显也不对,因为有很多窗台的泥土才刚刚翻新,种花的时间并不长。

  “有一个地方的花生长的特别好,应该种了好几年。”林雷把视线放向半山腰上的一座小城堡:“你说那里住着谁?”

  “当然是镇长了。”

  乔茜理所当然的回答,那座城堡是小镇里最好的建筑。

  “原来如此……”乔茜突然明白了:“是镇长下令栽种这些花。”

  “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

  林雷摇头,早不下令晚不下令,偏偏在最近下令——难不成喝了药剂之后,镇长突然想把永望镇变成旅游景点?

  乔茜有点不悦:“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雷不卖关子了。

  “我怀疑新人类的意志可以互相传染。”

  “传染?”乔茜眉头微皱:“你是指瘟疫的效果还在人类身上持续发酵?”

  “对。”

  林雷点头。

  法芙娜药剂的瘟疫让人类变得狂热和极端,妖精们的研究认定这只是一次性的效果,人类只能沉浸在一种极端当中。

  但他现在开始怀疑这个判断,新人类也许是集体陷入了对消除普通人的狂热中,但在没有见到普通人的时候,他们表现的似乎并不狂热。

  林雷觉得,法芙娜药剂的药力被魔王隐藏了一部分。

  “新人类也许还在进化,他们的意志还在相互影响。”林雷看着城堡:“准确一点来说,他们中的强者也许能把自己的意志灌输给弱者。”

  乔茜倒吸一口凉气,要是真是这样,那事情就太可怕了。

  强大的新人类可以从意志角度完全掌控其它人。

  “你没发现吗?我杀了他们的指挥官后,他们的眼神就变了……”林雷回忆昨天的战斗,在他杀死特林的那一瞬间,战场上的新人类出现了几秒的安静。

  然后他追杀其它指挥官,整个战场就崩溃了。

  “你怀疑他们在战场上也会被控制?”

  乔茜一阵吃惊,但转念一想,这确实不能完全的否定。

  如果按照林雷的说法,指挥官没有撤退的念头,新人类是绝对不会撤退的——但这点符合乔茜的观察结果。

  在很多次的战斗中,指挥官没有下令撤退,新人类都没有后撤。每次战斗的溃散,都是由撤退命令发出以后才发生的混乱。

  “不、不对……这还不能肯定。”

  乔茜打消自己的念头:“我们需要继续调查。”

  “当然得继续调查,就算意志可以传播,现在应该也不成熟。”林雷说道,如果真的和他猜测的那样,新人类会变得非常可怕——说不定完全沦为魔王的棋子。

  但他从天空城的情报看得出,新人类还没有被魔王控制。

  文森国王还在挣扎,其它国王说不定也是一样,他们都在往安瑟平原走来,林雷驻守在这里,多半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走吧,回去吧!”

  林雷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带着乔茜走出小镇。

  然而在路过一间木屋的时候,两人突然听到了一阵啼哭声。

  “婴儿。”乔茜的视线转向木屋:“你对这个有兴趣吗?”

  “当然。”

  林雷毫不迟疑闯进了木屋。

  木屋二楼的房间里,几个人类正在撕扯。

  “让开、让开,让我杀了这个杂种!”

  “冷静点,这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

  “药剂、快把药剂给他喝!”

  就在他们争吵的时候,林雷一个闪身冲了进去,轻而易举的抢走了婴儿。

  “你是谁!”眼睛通红的男人质问林雷:“快把我的孩子放下!”

  “我觉得你们应该冷静点。”

  乔茜用剑从背后抵住了男人的脖子。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怎么样?”乔茜询问林雷。

  “是好消息。”林雷看着怀里的小家伙笑了起来:“蓝眼睛。”

  乔茜神色一喜,这的确是好消息,蓝眼睛就证明了法芙娜药剂不会被传染到未出生的婴儿身上。只要再过一代,人类又会变成原来的样子。

  但她的表情很快又沉了下去:“现在判断还为时尚。”

  “你说得对,这孩子在药剂生效之前就存在了。”

  林雷点头,这个婴儿还不能证明法芙娜药剂无法遗传。

  但他是个非常好的研究对象,带回去交给法师们研究,就能知道这几天里,母亲喝下的药剂对孩子的影响。

  “你们是谁?”

  男人出声问道。

  林雷看向他,他眼睛里的红光时而亮一点,时而暗一点,脸上的表情也在变化,似乎在和内心的杀意作战。

  “他快撑不住了。”

  乔茜说道。

  林雷点头,男人的杀意正在狂涨,过不了多久,他就会不顾一切的杀死他手上的孩子。

  “你别管我们是谁,你们会把这个孩子带入地狱。”林雷抱着婴儿走出房间:“我把他带走,他才能健康的活下去。”

  他突然停下脚步:“对了,你是他父亲,你给他起个名字。”

  男人眼中的红光猛地爆发,他咬着牙,紧紧的忍耐着内心的杀意。

  “特斯拉,他叫特斯拉。”

  “特斯拉?”

  林雷一愣,他第一次见有父亲给孩子起电动汽车的名字——不过说起来,这颗星球也没有人知道电动汽车。

  “好名字,我喜欢,我会他培养成优秀的驾驶员。”

  林雷说道,将来宇宙航行,他肯定需要很多驾驶员。

  “将军,我们走吧!”

  林雷叫着乔茜离开了木屋。

  乔茜收起双剑,和林雷一起走出小镇:“你打算亲自培养这孩子?”

  “怎么可能。”

  林雷笑了笑:“我家孩子已经够多了。”

  他有成千上万的熊孩子,怎么还有空去做这么闲的工作。

  “我打算把他交给那些法师,你要是有兴趣,我也可以把他交给你。”

  “算了吧……”

  乔茜看了一眼林雷:“我讨厌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