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 > 第1816章错点了鸳鸯谱
  柳雅刚才把自己摆的那么高,这会儿又说是要认错,倒是让皇上很意外。不过也对柳雅要说的话满是兴趣。

  柳雅故意默默地停了一会儿,低着头,双手放在身前紧紧攥在一起,很紧张的样子。

  皇上从龙椅上低头望下去,只能够看到柳雅低垂的眼睑和微微咬唇而鼓起的两腮,像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受了委屈。

  这不禁让皇上想到了皇宫里那几位娇嗔、乖张的小公主。皇室的公主哪一个不是娇生惯养着,谁会有这样的表情,还如此委屈的认错?

  想到这里,皇上不由得笑了,道:“行了,雅儿你先起来说话吧。你既然叫朕一声父皇,澈也那么疼爱你,父皇不管怎么样也都不会怪你的。”

  说罢,又示意旁边的宫女搬来一张小凳,放在了柳雅的旁边。

  柳雅这才谢过了站起身,又朝皇上福了福,坐在了小凳子上。这才开口道:“父皇,雅儿是想说……我错点了鸳鸯谱。”

  “错点鸳鸯谱?”皇上琢磨了一下,问道:“你说的是三皇子和米伊娜公主的事情?”

  “是。”柳雅认真的点点头,道:“当初就是我向皇太后建议,请皇太后保媒,为三皇子和米伊娜公主指婚的。只是我没有想到,天泽国不但不感激我们的圣恩浩荡,居然还引出这么多事情来。早知道这样,我就建议皇太后把米伊娜公主囚禁起来了。”

  皇上听了也是叹了口气,道:“这件事确实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当初也以为这是个很好的建议,可以促成两国交好。只是现在看来,天泽国还是别有用心啊。”

  柳雅立刻就道:“父皇,天泽国别有用心,可他们毕竟还被压制在边界以外。怕就是怕有人里应外合,这就等于是在自己的胸口上放了一把刀,谁碰一下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比喻让皇上深吸了一口气,可是又无奈的摇摇头,道:“雅儿多虑了。朕想,咱们云穹国上下一心,是不会有人心存恶念,有意向着外人的。”

  柳雅扁了扁嘴,道:“若是真的如此就好了。只是,我今天和卡鲁扎发生冲突,难道不是有人给他撑腰吗?要知道,卡鲁扎敢在宫里放肆,必定是有恃无恐。估计他会觉得,就算是被抓了,也会有人为他求情,最后他还是一点事都没有。”

  皇上听了一怔,已然明白了柳雅这话里的意思。

  却也正是好巧不巧的,内侍总管进来通禀:“皇上,皇后娘娘和三皇子殿下求见。”

  “好,让他们进来吧。”皇上听了眉头也是一皱,看向了柳雅。

  柳雅此时已经站起身来,朝皇上福了福身,用不大的声音,极快的语速说道:“皇上深思,切莫纵虎归山。何况,澈马上就要去天泽国了。”

  说完,柳雅退到了一旁。示意那宫女再把凳子搬走。

  那宫女刚刚把小凳子移开,皇后和三皇子就进来了。不过沧千澈却没有跟着。

  柳雅看了一眼,然后走过去道:“雅儿给皇后娘娘请安。雅儿也要回去了,不陪能多陪陪皇后娘娘了。”

  “嗯,回吧。”皇后并没有留她的意思。其实皇后还担心柳雅在这里多说话,她要和三皇子保卡鲁扎的事就难办了。

  柳雅又向皇上施礼,然后就退了出去。

  沧千澈就在外面等她,脸上带着小,走过来把柳雅的手拉住了。

  柳雅朝沧千澈暗自竖起大拇指,道:“真好,时间掌握的刚刚好。”

  要不是沧千澈有意把皇后和三皇子在外面拖住,柳雅也不会有时间在里面和皇上说这么多的话。

  也算是心有灵犀、默契非常,沧千澈放皇后进去的时候,正好柳雅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皇上心里正在打鼓却还没有琢磨明白的时候。

  皇后进去之后并不提及卡鲁扎的事情,或许事情还会有转机。

  但只要皇后和三皇子一开口为卡鲁扎求情,那不管皇上现在作何处理,哪怕就是暂时卖了皇后的面子,那隐患也已经埋好,柳雅这暗招算是成了。

  沧千澈也是有分寸,他之所以没有跟着皇后一起进去,也是为了让柳雅找个借口立刻出来。

  这样皇后不管是被皇上怼了,还是皇后本来就有心刁难柳雅,都不会有机会了。

  这才真叫是珠联璧合、天衣无缝、夫唱妇随呢。

  两个人高高兴兴地出了皇宫,柳雅就让沧千澈送她去雅府了。该准备的东西都在雅府,柳雅本来也是要和程先生最后商议一下的。

  回到雅府,小树儿没在。一问才知道,小树儿已经出城去迎接柳达成和柳絮人、春妞他们了。

  柳雅就问道:“今天就能到了吗?”

  管家道:“并不能。不过有消息说是已经到了望京镇。公子是去望京镇接迎他们,估计明儿就一起回来了吧。”

  柳雅点点头,道:“也好。小树儿去望京镇,还能和嘎子聚一聚,在那边玩儿上两天也是正常。”

  转而,柳雅就让沧千澈自己先歇着,她去和程先生准备明天手术的事情。

  沧千澈就问道:“雅儿,明天由我陪着父皇,那我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柳雅听后一笑,道:“你的任务可是除了我和程先生之外最最重要的。不过现在不急,回家我慢慢给你说。”

  说完,柳雅就去找程先生商议了,两个人一直忙到天黑,才把要准备的东西和手术过程全都安排了一遍。

  事无巨细,一点点的疏忽都可能酿成大错。柳雅做了这么久的医者,连皇太后她都治过,可是如此认真的对待还真是头一次呢。

  好在气氛并不紧张,柳雅也尽量让程先生能够放松下来,告诉他不要在意是给谁治病,只要努力把应该做的事情做到最好,就一定会成功的。

  和沧千澈回到太子府已经是夜里,晚饭也吃过了,两人就直接回了房间。

  沧千澈毛手毛脚的把柳雅拉进怀里,坏笑着问道:“雅儿,你不是说我还有很重要的任务吗?我们现在做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