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魔剑之饮血剑 > 第795章血龙声响
  这种情况使得卓亦凡寻找起来很是方便,不大一会就将其中一个房间翻了个遍,只是很可惜毫无饮血剑的踪迹。

  他不甘心,于是又走进另一个房间,同样的情形再次上演。

  卓亦凡在锻造阁内开始寻找其他可能隐藏饮血剑的地方,甚至连放置烧炭的地方,他都不放过,可是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饮血剑究竟藏到哪里了呢?”他自言自语道,目光如炬般不停扫视着锻造阁内可疑的地方。

  “对,饮血剑会不会藏在熔炼飞天陨石的熔炉里面?”卓亦凡显然想到了更加可疑的地方。

  他现在还记得,当时用那口祖传熔炉没有熔化掉飞天陨石,转而采用从巴山借来的神农鼎来熔炼。巴山的神农鼎非常神奇,威力无穷,鼎腹暗红,内壁刻有百兽千草,最后硬生生的将飞天陨石熔化掉了,借助它的帮助,卓嵩才铸造成功饮血剑。

  他快速朝那几口祖传熔炉走去,此时它们还安静的伫立在原先的地方。卓亦凡四周看了看,以此回想当初铸造饮血剑的景象。虽然这几口祖传熔炉没有熔化掉飞天陨石和九龙吸血禅杖,但是它们却能够唤起卓亦凡当时的记忆碎片。

  他朝祖传熔炉里面用手摸去,里面漆黑一片,除了灰什么都没有。

  “小娃子,你不能熔了禅杖,这是我们唯一的立足的物件,你不能……”

  忽然间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卓亦凡不禁打起了冷颤,因为锻造阁里并没有其他人。

  “我们山洞见过的!”

  声音再次响起,他禁不住东张西望起来,想弄清楚声音从何处传来。

  “小娃子,你快让他们停手,禅杖的熔水不多了!”

  “啊!可恶,可恶……”

  声音持续不断,卓亦凡只感觉头皮发麻,两耳轰鸣,意识越来越模糊,呼吸愈发微弱。

  “哈哈……我们又回来了!”

  “还不错,小娃子!又给我们换了一个容身之所。”

  “啊……这该死的石头比禅杖能量还大……啊,我们被禁锢住了……”

  卓亦凡简直要崩溃了,这些声音是如此熟悉,他好像以前听过一遍。

  他开始四周又望了望,声音却没有了,锻造阁里此时静悄悄一片,只有他狂飙不已的心跳声。

  卓亦凡使劲抚了抚不平静的心绪,他感觉自己的头发也已经竖直了起来,他还是紧张不安的朝四周张望。

  可是回应他的依旧是寂静无声,还有漆黑的夜色。

  良久,他才想起来,这些话是他和父亲卓嵩铸造饮血剑时,用神农鼎熔化九龙吸血禅杖和飞天陨石时听到的声音。

  “难道饮血剑里面真有那九条血龙?”卓亦凡自言自语道,此时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饮血剑那么厉害,不仅仅有飞天陨石,还有那九条自称是上古幽冥的怪物。

  只是眼下这个当初铸造饮血剑的地方并没有它的踪影,他失望的又在锻造阁里翻找了一遍,依旧毫无收获。

  夜色愈来愈深,锻造阁也越来越安静,时间如流水般快速逝去,这让卓亦凡不得不离开,赶快去其他地方寻找。

  “该去哪里找呢?对了,爹的书房,我还没有去看。”卓亦凡暗忖道。

  于是他开始朝父亲卓嵩的书房走去,那个书房是他小时候很不喜欢的地方,却被父亲强迫看书,待了很长时间。

  此时的书房尽管还是书房,但是里面的格局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卓亦凡只能靠记忆来回想它当初的模样,以此来推测可能藏有饮血剑的地方。

  “计谋之用,公不如私,私不如结;结比而无隙者也。正不如奇;奇流而不止者也。”

  来到书房之后,这句话忽然在耳边响起,它是鬼谷子书上的一句话,父亲卓嵩死时在手里紧紧攥着的纸页上,就是这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他又暗忖了一番,还是不得其意。

  于是卓亦凡开始在书房里翻找起来,最先找的当然是那些陈旧的书柜,他不停用手探查着里面是否有像剑一样的东西,接着则在书房的暗格里寻找。

  良久,虽然不停翻找,可是依然毫无收获。

  他又在心里默念起那句鬼谷子的话,忽然间,儿时的一幕场景出现在脑海中。

  那是他七八岁的样子,有一次父亲卓嵩让自己读书,由于贪玩,没有背会一篇文章,于是父亲就发怒了,气得他撕下了一本书的纸页,咆哮着非要惩治自己一番不可。

  于是他被父亲拽到卓剑山庄几间旧宅里,那个地方通常情况下是不被任何人允许进去的,因为一直传说里面有诡异之事发生。

  而卓亦凡和卓异还有吴安,年纪小时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经常偷偷溜进去,这一点父亲卓嵩是不知道的。

  所以,为了惩治自己,卓嵩将卓亦凡拉进了旧宅,本意是用吓人的地方好好吓唬一下自己。为了不继续惹恼父亲,卓亦凡只能硬着头皮背书,只是那么奇异的地方,卓亦凡自然毫无心绪去背书,而是偷偷摸摸的朝四周乱看,这样一来,原本很简单的文章,他却无法背会。

  这样更加激怒了父亲,他记得卓嵩发疯一样的撕着一本书,只是不停的扯着书角,就像父亲死时手里扯掉的书角一样。

  “莫非饮血剑藏在旧宅里?”卓亦凡喃喃自语道。

  只是那个地方他和家丁们以前已经翻找过了,并没有找到,当然因为害怕里面的诡异,大家翻找的没有像其他地方那样仔细,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

  只是回想起以往两件撕书的事是如此相像,卓亦凡越发觉得饮血剑就藏在旧宅里。

  于是他收摄心神,开始朝旧宅走去,尽管里面的恐怖气氛他能想象的到,但是此刻为了找到饮血剑,他也不惧邪魅之事。是啊,命都快没了,还担忧什么鬼怪呢。

  在去的路上,他脑海里不断浮现以前进去旧宅时的场景,里面充满了阴森可怖的气氛,不过儿时倒是没有觉得,只是现在想想有点害怕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