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逆血苍生 > 第三百二十九章第二座石碑
  二人刚刚穿过那条裂缝,眼前一阵恍惚,蓦地就出现在了一处陌生的环境。

  还未来得及看清周围的景象,便听一个熟悉的苍老声音笑着道:“公孙前辈了得,带着白小友一起,也能这么快过那土关,老朽佩服!”

  话音刚落之际,二人眼前的恍惚这才消失,一眼看见不远处盘膝坐在地上的老者章汤,还有那阴郁青年也在,便是一惊。

  白歧自恃,自己二人穿过土关的速度已是足够的快了,除了赶路花费了大半的时间,战斗都是速战速决,前后总共也就不到半日的功夫。

  况且,白歧的战力不消多说,虽说境界只是筑基中期,全力爆发后,完全相当于一个筑基大圆满修士。

  再者,还有一个公孙延在旁,白歧怎么也没想到,凭自己二人,也没能快过这章汤,简直不可思议。

  诧异过后,白歧亦看清了周围的环境,又是一阵惊异。

  脚下是一处平台,大小不过十余丈,显得平整,前方以及左右两侧,全部被一种诡异的灰色雾气弥漫,隐隐能看到,那雾气中时而闪过道道禁制光芒,还有灰色的闪电或聚或散,充斥着毁灭般的力量。

  再回头一看,石壁已经消失,唯有五个发光的门户,呈现五种不同的颜色,恰好与五行对应,如悬浮在虚空中一般,与脚下石台接壤,而二人正是从右数第二个门户中迈出,一脚便踏在了石台之上。

  此刻章汤和那阴郁青年,皆席地而坐,位处左侧靠着石台边缘的地方,满脸笑意带着慨叹,面向二人抱拳。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到来,显然还都在各自的关卡中。

  公孙延亦微微一笑,随意向着章汤拱拱手,“客气客气,章道友才了得,竟最先到达,老夫惭愧!”

  “哈哈~运气而已,前辈过誉了!”章汤大笑,红光满面,“前辈在土关内遭遇的什么,老朽不知,但我所进入的火关,只有一条火湖,并无太大的凶险,前辈请看这是何物?”

  说话间,章汤一翻手,红光一闪,一颗圆溜溜的火红珠子出现他的右手,外形上和之前那避水珠相似,散发的波动却有些差别。

  “此物是”公孙延一挑眉,灵识扫过章汤的右手,装出一副诧异的样子。

  “哈哈~区区辟火珠而已,借此物,晚辈侥幸安然度过那火关!”

  “原来如此!”白歧和公孙延皆是了然,公孙延道,“章道友的准备,果真充分十足啊,这可不是什么侥幸和运气......”

  “前辈不知,晚辈有一喜好,擅收集一些奇淫巧技功用独到的法宝,没想到居然能派上用场,赶在前辈之前通关,前辈可莫要怪罪!”章汤揶揄道。

  “哪里哪里,自然不会!”公孙延亦哈哈大笑。

  一番客套后,二人亦远离后方门户,选择了一处盘膝坐下,各自取出一枚丹药吞服,吐纳着恢复损耗的修为。

  章汤也闭目,不再开口。

  二人在土关内的消耗不是很多,仅仅小半个时辰,便先后苏醒。

  睁开双眼,白歧打量着周围的雾气,脸上带着丝丝惊奇和谨慎,灵识也探出,观察了起来。

  越是观察,白歧越是心惊。

  灰雾蠕动,变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时而如张牙舞爪的恶兽,时而还会幻化出几张类似面孔的事物,却始终弥漫在石台周围。

  石台范围的十多丈之内,一丝一毫的雾气都无法侵入,好似被某种独特的规则阻隔,形成一道明确的界限般。

  仔细感受着,白歧发觉,从周围雾气内的禁制上,传出的波动,连他都感到心惊肉跳,至少也是金丹以上强者布置而成。

  还有那丝丝如电芒的灰色雾丝,也都恐怖无比,威力惊人。

  沉吟着,白歧微微皱眉,随即神色一动,随手打出一道灵光。

  灵光呼啸,化成匹练,当即轰在那诡异的雾气内,却在刚刚接触到雾气的刹那,便被吞噬,消失得没有任何征兆,直接湮灭于无形。

  见此,白歧的双眼,瞳孔皆是一缩。

  “白小友莫看了,此地禁制,我等在座合力都是破不开的!”察觉了白歧的动作,章汤睁开双眼,沉声说道。

  “多谢前辈告知,那既然破不开,又该如何通过此地?”白歧先是客气的一抱拳,随即疑惑道。

  “老夫也不知,”章汤摇了摇头,一脸的沉就,“先等其他道友都通关,再一起想办法吧,或许等所有道友都通关,会有其他的变化也说不定!”

  “若是通不了呢?”一旁沉默良久的公孙延,突然插嘴说了一句。

  章汤一愕,眼神闪烁了几下,如在考虑着什么,随即皱眉道,“按公孙前辈之前的推测,还有我等亲身度过土火二关的经历来看,这关卡的难度并不十分的大,最多多耗些时间罢了,应该不用多虑吧!”

  说是这么说,其语气中也带着不确定,似有些担忧。

  三人再次沉默,后方五道门户发光,周围的雾气依旧翻滚,隐隐散出的压抑,将这片静谧营造成淡淡的恐慌,令人大气都不敢喘。

  四人盘膝坐在石台上,其中三人皆在皱眉,似考虑着什么,白歧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却说不出这不对劲在何处,一边注视着周围,眼角的一丝余光,却落在那阴郁青年身上。

  自从白歧之前似无意中看到一丝不同后,这阴郁青年便再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始终双眼呆滞,面无表情,和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

  但白歧仍然有些放不下,始终在注意着此人。

  时间仿佛变得异常缓慢,短短两个时辰,好似比数日还要久。

  约莫两个时辰过后,蓦地几人神色一动,纷纷转头看向后方。

  那里的五个门户中,最右边一个门户突然青光大亮,一道黑袍笼罩的干瘦身影,夹杂着一声长笑,由虚凝实,渐渐呈现。

  “哈哈~老夫终于出来了!”

  虽未看清相貌,听声音就知是谁。

  此人便是之前进入木关的廉浛。

  然而就在这时,章汤背后的一块地方,爆闪出一团禁制符光,疾速闪烁了几下,轰然爆开,其下泄出红黄绿三色光芒。

  透过三色光芒,白歧一眼看见,竟又是一座古朴的石碑,仿佛被禁制掩盖,突然出现某种变故,展露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