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邪剑诸天 > 第五十七章 大隋落幕
  第五十七章大隋落幕

  在无数宫殿残骸激起的烟尘之中,还没有等四圣僧松一口气,只见那宫殿废墟之上,一声轰鸣之音当中,一道身影破开残骸,冲天而上,而后傲然挺立,正是这位被斩断国运天柱之后,自身魔气暴走而被击伤的杨广!

  此刻自残骸之中脱身的杨广,在烟尘之中行走,而每一步的迈出,其身上覆盖的天魔气便好似加薪之后的火焰,愈加高涨,原本因国运天柱被斩而低迷的力量,此刻,竟然再一次的回升了,魔气灌注之下,魔胎变得真实,与杨广相合,威势更是达到了巅峰,其一步步行来,好似巨魔踏步,大地龟裂,地面颤抖。

  “有孤王在,大隋的江山怎么会灭亡?孤王在大隋的天下就在!谁敢反对,谁又能反对!”

  煌煌魔焰之中,杨广龙行虎步而来,虽然此刻其龙袍碎裂,帝皇冕冠也是残缺不全,但是其身上的帝皇威仪,以及天魔霸道之气,却是反胜此前,席卷四方,直压的他面前的四圣僧连气都有些喘不过来了!

  莫说是那真气损耗七成之多的帝心三人,便是此刻佛胎加身的道信,亦是为杨广的威势震慑,但是略一分神之后,便立即站到了杨广正前方,阻拦住了他的魔势的侵袭。

  “怎么可能!大隋的国运天柱,已经地底龙脉,都已经被袁天罡等人斩断,你身为大隋帝王,与它气运相连,休戚相关,天柱折断,龙脉断绝之下,气运反噬,你就是不死,也绝对是重伤,如今怎么会平安无事,甚至修为还恢复到了巅峰!”

  那帝心等三人虽然全身脱力,但是眼界却是都还在,此前,苍穹落下惊雷,击断了杨广身上的真龙位格,位格破碎为蛟龙之命,杨广被气运反噬而身躯僵硬的异样,他们又怎么会不了解?

  “你们这些死秃驴,败我大隋江山,坏我大隋气数,实乃是天下硕鼠,万死也不足惜,带着你们的遗憾去见佛祖吧!都给孤王去死!”

  没有任何的预兆,杨广没有任何想要给他们解释的念头,在暴怒之下,一拳已经轰出,力量之大强,虚空亦是被击出了无数的涟漪。

  “给孤王败吧!”

  嘶吼咆哮,杨广浑身的天魔气,混合着一种如地底深处的大地动脉,苍茫厚重的气息,霸道的将咬牙硬钢的道信击飞了!

  “一群不忠不义,祸乱天下的贼秃,你们死不足惜!”

  又是一拳,杨广没有管那三个瘫倒在地上的帝心等人,而是天魔踏空急速,追着道行便是天魔四蚀的凶恶吞噬,一股邪恶到了极点的天魔气,一下子就冲入了道信的身躯之内,便是其加持在外的佛胎,亦是无法隔绝,这一股天魔气,却是有别于其他,在入体的瞬间,如跗骨之蛆,疯狂的啃食着他的一切!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如此做。”这一股天魔气入体,不过是瞬间,道行便感知出了这天魔气之内附加的那种力量到底是什么了,但是道行却是不敢相信,杨广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怎么敢!”

  “你竟然将大隋最后散乱的龙脉,以及天柱残骸给吞噬了,原本大隋还有一丝希望,但是,但是,你竟然亲手将大隋最后的希望给毁灭了!”

  而听到道行的话,帝心三人无不勃然变色,看着杨广的目光之中,带着无限的惊恐。

  原本大隋的国运天柱被折,地底龙脉被断,但是大道四九,尚留一线,杨广也只是由真龙降格为蛟龙命格,但尚有大隋余晖在身,如果能度过今日,杨广未尝没有再立天柱,成就真龙的可能。

  但是,随着杨广吞噬天柱残骸,散乱龙脉的这一破釜沉舟的举动,大隋的最后气数亦是彻底的没有了,今日之后,那怕杨广未死,天道也不可能放过他,吞噬一国气数,这是何等大的业力!

  “孤王在,大隋就在!只要孤王度过此劫,就算大隋没有龙脉,没有国运天柱,孤王也能再立新朝,做那王朝祖龙,若孤王不在了,还要这大隋有什么用?”

  听着杨广那“宁我负天下人,而不教天下负我”的枭雄宣言,在场的四圣僧,为之气结的同时,亦是为杨广的决心而震撼,为其气魄而佩服。

  杨广一步迈出,伸手之间,魔气纵横,一下便把道信连同他身后的三位都是卷了进去,却是要连锅端,斩草除根,结束今日的乱战!

  “时不我与啊!如今吞噬龙脉与天柱残骸,孤王才勉强恢复到巅峰,但是天道不在孤王,若是今日不能一举打断这些潜龙的气数,孤王怕是,唯有……”杨广眼角余光看着洛阳城上空,重新出现的乌云,心底却是不无担忧。

  “天魔四蚀!”

  下一刻,四声闷沉的痛呼几乎同时响起,除开有佛胎加身的道信之外,另外的三位只觉的自己精修数十载春秋的浑厚根基,连同他们精纯的真气,以及精神,就像是漏气的气球,被抽空了一般,流入了杨广的手掌之中,便是道行此刻已是神魂动摇,勉强抵抗着!

  道信看着帝心三人那不断流失的精气神三宝,身躯外貌,已是不断的衰老,却是看得眼角崩裂,强催佛光,却是还未死心。

  “阿弥陀佛,今日舍生,为我佛礼赞!!!”

  道行整个身躯,好似火焰一般熊熊燃烧了起来,竟然一时之间压制住了杨广的天魔气侵蚀,一步之下就已经来到了杨广面前。

  碰!碰!碰!

  轰!轰!轰!

  “礼赞南无世尊如来,愿我来时,佛光如旧,愿我来世,皈依佛门!!!”

  掌拳之间,道行的身躯好似陶瓷一般,出现了一道道裂痕,但是在道行舍生之下,好似亦是天数使然,原本威猛霸道的杨广,身上的气息却是突然出现了紊乱,而后,闷响不绝于耳,不过几个呼吸,杨广却是身形凝滞,连连被道行击中,片刻之后,杨广的七窍之中,却是不时有紫血流出,其他身后的魔焰之中,一道如蛟似龙的无形之气在魔焰之中奋力挣扎,便是魔胎亦是镇压不住。

  这却是反噬来了,纵使杨广以原始天魔魔胎吞噬了大隋的龙气与国运,来弥补自己在天柱龙脉皆断之后的反噬所受到的重伤,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虽然是天子命格,但是龙气亦是有灵的。

  如此暴力的吞噬,又怎会不引起龙脉的反击?要知道龙脉乃是天地的一部分,天道岂能放任杨广掘了自己的根。

  “阿弥陀佛!!!”

  见到如此情景,嘉祥、帝心、智慧三人,皆是心有感悟,竟然不在抗拒,直接放开了自身对肉身的控制,转瞬之间三道加起来足有数甲子的佛门至纯真气,就直接冲入了杨广的身躯之内,此刻杨广魔胎要镇压龙脉,却是无力洗练帝心三人的真气,不等被魔胎吸收炼化,好似一个个深水炸弹一般,在杨广的体内发生了最是激烈的碰撞!

  “可恶,可恨!”

  杨广的身上魔功,佛气,龙脉,三者之中,佛气与龙脉合力,与杨广的魔胎相抗衡,以杨广的身体为战场,不断地交战,却是直把杨广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便是六阳魁首,也大有冲击的四分五裂之势!

  “杨广,任你修为绝世,神通无敌,但是神通不敌天数,还是请你归去吧!这个世界不需要你这样的魔,更不需要你这样的帝王!”

  望着与自己相处了几十年的老友,接连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便是身躯也是一个个化作飞灰,道信强忍着心中的悲痛,达摩手汇聚着佛胎最后的力量,一掌就落在了杨广的六阳魁首灵台之上。

  “阿弥陀佛!!!”

  道行亦是化光而逝,佛光涌入,与杨广体内的佛门真气遥相呼应,于刹那之间,就在他的体内爆裂开来!

  “孤王是杨广,是原始天魔,岂会败在你们这群贼秃的手里!”杨广咆哮之音响彻了天空,便是外侧的乱战亦是为之一滞。

  “杨广,佛敌!请你败亡吧!!”

  佛光与魔气,在这一刻,好似烟花一般爆炸,一种撼动整个行宫的爆裂声,卷过整个行宫大地!

  “杨广陨落了!”

  这是所有听到道行最后遗言之人心底的念头。

  剧烈的爆炸冲击声响,瞬间响彻整个洛阳,而在声响之中,中原大地苍穹之上,原本相互纠缠,杂乱到了极点的气机,以及气数,却是徒然一震,与顷刻之间,蹦散了开来。

  那象征着大隋的龙气,却是彻底的消散了,一颗斗大的星辰,在白日之中坠落,此等异象,却是伴随着一声悲怆的龙吟,落下了帷幕。

  “可惜了,杨广!”

  在洛阳行宫的地底之下,消失了许久的林东来,却是站在了一方祭坛之上,看着天地之间消失的龙气,目光幽幽,神色寂寥,带着无限的可惜,发出了一声惋惜的长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