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来自扉页世界的自述 > 第六十二章、透明世界
  “这、这是白奎因吗?”荀璃从没听说过白奎因还有长剑形态,从心底产生一丝怀疑,之前那把雪白的短刃究竟是不是白奎因,毕竟荀璃实际上从未亲眼见过白奎因,只是大概的知道白奎因的特征与能力。

  “怎么?换个形态就不认识了,白奎因从来不是什么短刃,这才是白奎因的本来面目。”塔克洛伊端详完手中的长剑,看向一脸疑惑的荀璃说道。

  “可我所知道的白奎因一直就是短刃的形态,为什么……”

  “在六百年前,大海的深处出现了一个邪恶残暴的海底国度,因其位居东方,所以被大陆人们简称为东海,东海之中又分五重海,一重比一重深,这五重海统称为重海黢渊,而统治东海的就是海王。”塔克洛伊不紧不慢的讲起了历史。

  “东海?这我也知道啊,海王率领他的部队妄图征服大陆,最终被各国的军队联合消灭了。”荀璃赶紧打断塔克洛伊,她可不想听塔克洛伊的历史课,不然恐怕又会像之前喂鸽子一样,耽误时间。

  “不,并没有消灭。”塔克洛伊摇了摇头后继续说道:“消灭只是为了平复大陆人们不安心理的一种说辞,那个时代正是战火纷飞的年代,东海这个势力顶多也就比肩当时大陆的一个小国家,但他们的族群却非常强大,每一个战士都能以一当十,大陆的各国开始陆续的在乱战中被东海所打败,这才令剩余的国家警醒起来联合对抗东海这个闯入者,此时的大陆力量与东海的对抗僵持不下,甚至还有败退的迹象,至此有人提出擒贼先擒王,大陆的联合军把目标锁定在了海王身上,但想刺杀海王谈何容易,唯一可以接近海王的办法就是依靠白奎因的能力,正是为了刺杀海王,才将白奎因改为方便刺杀的短刃,可是东海这个族类,每个人的皮肤都披有坚硬的鳞甲,海王更甚,白奎因的锋刃无法伤及海王一毫,所以才转为封印,白奎因成功的将海王封印在了时间的裂缝中,但白奎因也随之落入了时间的裂缝,东海的部下失去了海王的领导这才老实的回到了东海的深处,而白奎因的长剑容器则一直藏匿在凯撒国王的王座的椅背中。”

  “就算是为了解释白奎因,也不用说这么细吧。”荀璃翻了个白眼说道,心里想着还是被塔克洛伊上了一课。

  “因为算算日期,海王应该早在几十年前就从时间的裂缝中解放出来了,东海没行动吗?”

  “没有啊,你算错了吧。”

  “不会错的,海王一定早就出来了,因为你看,白奎因已经从时间的裂缝中出来了,说明那个封印早就失效了,海王越不行动,越令人担心,他肯定是在养精蓄锐,同时筹划一个更可怕的阴谋。”

  “这件事确实很严重,但我更看重的是现在。”

  荀璃单手向上一扬,塔克洛伊的四周瞬间升起四面黑玻璃墙,塔克洛伊又被关在黑盒之中,原来之前平铺在荀璃脚下的黑色玻璃全都渗透到了大地中,一直说话的塔克洛伊也疏忽了铺在荀璃脚下黑玻璃的消失。

  “当然,就算东海再次行动,也不是我们能阻止的,现在该轮到你们担负了。”从黑盒中传出塔克洛伊平静的话音。

  荀璃知道黑玻璃关不住握有白奎因的塔克洛伊,现在要想打败塔克洛伊必须使用更大范围的攻击,让塔克洛伊无论闪到哪里都仍处在攻击的范围之内,荀璃双手合十在胸前,手中闪耀出黑色荧光,等待着塔克洛伊的下一个动作,荀璃知道白奎因是不能连续闪动超过两次的,只见前方凭空一道闪光,塔克洛伊从黑盒中闪出,黑盒则继续化作液体融入地面之中。

  这时的荀璃摊开的手心中出现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黑色玻璃球,荀璃用手一弹,黑玻璃球飞向塔克洛伊的方向。

  接近塔克洛伊后的黑玻璃球如同一颗微型炸弹瞬间膨胀爆发,高速旋转着朝向四面八方生长出无数根大型黑色尖刺,空间中的雕塑,树木、路灯和其他的等等装饰全部都被击毁的无一幸存,本就被破坏的已如同遗址的凯撒公园这一下彻底的沦为了一片废墟,而塔克洛伊躲在无数根黑刺相邻的狭窄空隙中,并无大碍,塔克洛伊等到黑色的尖刺全部攻击停止后,才安心的从中闪出。

  荀璃继而左手掌心向上一抬,从整个空间的地面中依稀的向上浮起大面积的黑色颗粒物。

  “就是现在,这回看你往哪躲。”

  算准塔克洛伊已经连续闪动两次的荀璃胜券在握的左手用力一握拳,整个空间中所有细微的黑色颗粒像之前的黑玻璃球一样膨胀爆发,无数根似是黑线的长刺在空间中串联,而且为了防止塔克洛伊会再次移动到荀璃的身后作为安全屋,这次荀璃连自己这一方向都充满了黑刺,不过这些黑刺自然伤不到全身包裹着最顶级魔法玻璃的荀璃。

  当黑色颗粒全部爆发后,这层的空间已被无数道黑线般的刺所连接填满,连视野都被完全的阻碍住了,荀璃和塔克洛伊谁都看不到谁。

  待黑线同时全部收缩后,荀璃发现塔克洛伊周边的黑色颗粒似乎并没有生长,而塔克洛伊安然无恙的就站在之前的位置上,一步未动。

  就在荀璃再次激活塔克洛伊方向的黑色颗粒时,荀璃发现塔克洛伊手中的白奎因向外散发着白色光芒,然后每一根刺向塔克洛伊的长刺都在触及到塔克洛伊之前就停止了生长,甚至还开始回退。

  “完全体的白奎因不仅可以控制物质移动,还可以令其倒退。”塔克洛伊解释道。

  “……”本以为胜券在握的荀璃再一次经历失败,噘着嘴,一脸的不开心。

  “要想打败你,我还需要另一把剑。”塔克洛伊说完,空着的左手从身旁凭空一抽,一个紫色的剑柄握在了手中,没有剑刃,只是一个细长的剑柄。

  而当塔克洛伊握住剑柄的手一发力,剑柄上部分向左右两边打开形成剑格,从剑格中间窜出一道白色的光刃。

  “这把是用自身的恒力化作光刃的恒力剑之一。”

  “不用每次都说明,我又不是没见过。”

  “是吗,来喽。”塔克洛伊左手恒力剑、右手白奎因。

  荀璃知道塔克洛伊要闪过来,在左手中偷偷的藏了一颗黑玻璃球,就等着塔克洛伊过来的瞬间,把黑色玻璃球近距离的按在塔克洛伊的身上,爆发炸裂。

  一道闪光,塔克洛伊瞬间来到荀璃的面前,荀璃左手将黑玻璃球推出,塔克洛伊则右手白奎因一抬,一道白光率先吞噬掉荀璃,荀璃发现手中的黑玻璃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