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天书科技 > 004打个赌吧
  “咱们千里迢迢飞来京城真的是因为你要参加一个中西医擂台赛?”飞机在京城机场降落后,刚刚从王正宇口中此行真实目的霍广博怪叫道。

  “这不挺好,正好还有二天假期,我们还能利用上参加一个如此有意义的活动,你应该觉得很荣幸!”王正宇没好气的答道。

  他本身就对中医不感兴趣,一路上还有霍广博在一边不停的唠叨。更重要的是,就连飞机票都是用他的银行卡付的帐,如果参加这个擂台赛出了什么意外,拿不到奖金,他这个学期的生活费就只剩下个位数了。

  虽然二十万看起来比他银行卡里的贰仟来块钱要多上不少,可没有拿到手上的钱,王正宇总有种镜花水月的不现实感。

  “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你懂个p的中医啊!再说别人中西医打擂台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么?值得你专门飞到京城来?”霍广博继续孜孜不倦的质疑着。

  “难道我以前真的没告诉你,其实我出生在中医世家么?”

  “哦,十个小时前你说你是鬼谷子的后人,现在告诉我你出生中医世家,等会你会不会在告诉我其实你是外星人啊?”霍广博抬杠道。

  “我就知道你不信,难道曾经我的低调都是种罪过么?”王正宇也完全放开了,开始随口跟霍广博斗起嘴来,已经快要走到出口,王正宇的心也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你?低调?表个白都敢在寝室楼下嚎叫的**也敢自称……”霍广博的话突然一顿,跟着人整个人都停下了脚步,只是傻呆呆的朝着出口外望着。半晌才惊奇的开口道:“那些人不会都是来接你的人吧?难道你特么还真是中医世家出生?还是特么的重名?老先生?应该是重名吧?”

  霍广博这一愣神的功夫,王正宇也看到了接机口外的情景。很显然天书口中那个叫张大同的老中医很看重他,此时接机口外竟然拉起了一道足足有六米长的横幅,上书“热烈欢迎中医隐世世家第十三代传人王正宇老先生抵京!”|横幅下已经聚集了二十多个中老年男人,正一脸期盼的朝着出口处翘首以待。他们身旁甚至还聚集了不少游客,正在一旁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

  看到如此大的阵仗,王正宇也是觉得有些醉了,当下也顾不上回答霍广博的问题,更没有立刻出站,匆匆的丢下一句,“哎呀,你先等等我!我上个厕所先!”便径直转身头也不回的朝着洗手间标志指向的方向走去。

  没有回头,所以他没能看到霍广博在他身后,凝视他背影的古怪表情。

  王正宇很惶恐。

  对于一个前一天还是一个普通大学生的少年来说,接机处这大阵势足够让他的小心肝超负荷运转了。当然惶恐更多的来源于未知。他不知道那本天书跟这些中医沟通了些什么,能让这么多人干巴巴的守候在这里,甚至还夸张的弄出一道横幅。

  所以他觉得很有必要先跟天书沟通一下,在去跟那帮明显跟他会有很深鸿沟的老男人们打交道。

  走进卫生间,王正宇走进了最深处的隔间,飞快的拿出了手机,压低声音叫道:“天书,出来!”

  “什么事?哦,算算时间,你现在应该已经到京城了!怎么,那个张大同没有来接你么?”手机屏幕飞快的亮了起来。

  “来了,不止一个张大同,起码来了二三十个人,还挂了条横幅,热烈欢迎中医世家王正宇老先生抵京,你到底跟他们聊了些什么?你难道没有告诉他们我不是老先生,只是个学生?关于中医我什么都不懂,你让我怎么应付?”王正宇抱怨道。

  “哦!我只是以你的名义在网络上回答了他们些问题,顺便引申出来指点了他们一点点而已。所以说经验主义要不得啊,我忘了交代你的年纪跟身份,他们就以为你是老人家了!不过我觉得你不需要在意这些细节!”天书道。

  “那我怎么跟他们打交道?他们问我问题我怎么回答?”王正宇急道。

  “放心,有我在!你只需要吹吹牛,装装b就行了!吹牛,装b总会吧?装的越高大上越好!牛皮吹爆了也有我帮你顶着!当然,是在那些公开宣称中医是伪科学的公知面前!”天书不以为然道。只是王正宇却觉得这货的语气越来越像网络潮人了。

  “这样就够了?”

  “这样就够了!”

  “你知道的!你的要求跟我低调的性格有很冲突!”

  “既然这样我就不为难你了,反正来都来了,我随便找个人去参加擂台赛也是一样的,不过到时候那二十万的奖金跟你就没太大关系了!”

  显然,天书这是在忽悠王正宇了。

  要知道对于外星的智慧生命来说,对于自己的**以及私人财产跟权利是非常看重的。像光波这样的智能产品,一经认主,除非是主人赠予或者继承,是绝对不能自主另选主人的,这才光波本身的程序中有着非常严格的限定。否则这个外星产品也不会休眠二千多年,才被王正宇重新唤醒。

  王正宇没有产品说明书,自然不知道关于这道光波的各种限制,所以当下便急了。

  “我只说跟我的性格有冲突,又没说不去?再说,我是心脏好才勉强接受了你的存在,你这样蹦到外人面前,不把人吓死才怪了!好了,不就是装b么?我去还不行!不过你可得帮衬着点啊!露出马脚了,你可别怪我!”

  “放心吧,有我在,没问题的!”说完,手机突然猛的爆出一簇白光,王正宇只觉得眼睛被光一晃,随后无数关于中医的知识,像是涨潮般疯狂的涌进他的脑海,他的头部更是一阵犹如被撕裂般的剧痛。

  “啊!”王正宇刚受痛叫出了声,头部突如其来的疼痛便突然缓解,脑海中开始闪现成体系的中医知识架构。

  “这样学东西可真够快的!懂了这些我明天就能在擂台赛上胜出?”王正宇捂着头闷声道。

  “当然不可能,根据明天的赛程安排,是要证明中医可以通过把脉确定女人是否怀孕。这可是个需要经验的活。给你输入这些知识,只是让你不会在那些老中医面前露出马脚而已。”天书不屑道。

  “我很奇怪,为什么鬼谷子没有以医术闻名!”自觉无趣的王正宇转移话题道。

  “医者仁心,不是什么人的心态都能当好一名医者的。更何况当年那位忧心天下,主要精力都放在天下大势上,所以他钻研的是兵法,纵横,谋略,跟阴阳卜算天下大势上,哪里还有精力去学医?”

  天书微讽道,说完有继续道:“同样,你也不适合学医!你连个纯粹的好人都不愿意当,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好医生?一个纯粹的好人不一定能是好医生,但是一位好医生,首先得是一个纯粹的好人!知道为什么现在医患矛盾那么突出么?网上论述的体制关系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社会的价值观让纯粹的好人越来越少了,所以好医生当然就更少了!”

  一个外来的智能生命,肆意嘲讽华夏现状,多少让王正宇有些不舒服,却偏偏无法反驳。这让王正宇很恼火,最后只能郁闷的结束了交谈,“那就这样吧!我先出去了!”

  ……

  此时,机场外,霍广博已经装作看热闹的凑在了一群老中医的身边,一本正经的冲着正一脸焦急的不停朝机场内张望的老中医开口搭讪道:“我说,这位老先生,你们挂的这道横幅有点不妥啊!”

  “嗯?”老中医一脸狐疑的侧头望向身边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蹿到自己身后的年轻后生。

  “不瞒您说,我是以卜算名震大江南北的江相派第十三代传人,我看到你们挂的这道横幅,突然觉得不妥,临时帮你们算了一卦,发现你们这道横幅,恐怕会得罪高人啊!”霍广博做出一副高人的样子,神神叨叨的说道。

  “去去去,小朋友一边玩去!”霍广博身边的老中医瞪了胡言乱语的霍广博一眼,不耐道。

  “哎,我好心指点你们,你们还不领情,罢了,你们这么多人,枉费我的好心了!”霍广博一脸的世外高人状。

  老中医已经懒得理霍广博,到是老中医身后一个大概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或许是等的无聊了,接了句:“哦?那这位小先生,不妨说说我们这道横幅哪里不妥了?”

  霍广博就怕没人理,有人搭腔,这货马上来劲了,“横幅哪里都好,就是多了一个字!”

  “一个字就能把王老先生得罪了?敢问多的是哪个字?”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继续问道。

  “好了,刘大夫,你跟这个小孩子较什么真?”老中医不耐道。

  “张大夫,反正王老先生还没来,等着也是等着,且听听这位小朋友也无妨嘛!”刘大夫笑道。

  “是啊,听一听吧,事实马上就能验证嘛,不是?”霍广博也在旁边道:“其实,你们这到横幅就错了一个字,就不该加一个老字,根据我的卦象,你们等的这位,年纪应该跟我差不多才对,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五岁!所以,你们这加个老字,实在荒唐啊!”

  “哈哈……”

  霍广博的话一出口,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我说你们笑什么?难道不信我的挂?”

  “小朋友,到别处玩去!这位王老先生绝无可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怎么,你们不信我说的?”霍广博最后很认真的说道,“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