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天书科技 > 006小试诊脉
  “等下,到了会议室,你直接提出帮这个张大同诊脉!”

  突然从脑海传来的声音,吓了王正宇一跳。

  王正宇刚刚表现出的淡然,当然不是胸有成竹,而是无欲则刚。

  虽然他对这场擂台赛二十万的奖金很有想法,不过显然这场擂台赛的胜负,他得到的那本名为天书的东西更为重视。

  所以他自然相信所有的一切都会有天书安排好。果不其然,当他话音刚落,天书便在他的脑海中给出了对策。

  “好的,那就先去会议室吧,两位小兄弟随我来!”王正宇的淡然,到是暂时压下了张大同心里的不满,带着两人朝着早已经准备好的会议室走去。

  ……

  “看来明天的擂台赛,还是得张大夫去挑大梁啊!”

  “可张老已经六十高龄了,怕是会精力不济啊!”

  会议室的门只是随便虚掩着,三人刚一走到近前,便听到里面已经开始讨论上了,张大同正准备推门请王正宇跟霍广博进去,却被王正宇伸手拦阻了下,用眼神示意他暂时在外面听听。

  “哎,我就知道哪里会那么幸运,正好在擂台赛前一天突然冒出个杏林高手来,最后还不是空欢喜一场!”

  “哎,你们说那位王老先生会不会是因为怕一世英明毁于一旦,所以才只把他孙子派来了,应付一下我们算了?”

  “哎,老陈,你这怎么说话的?你忘了王老先生指点咱们的东西了?可够咱们消化一阵子了,我觉得吧,估计还是老人家年纪大了,受不了旅途劳顿之苦吧!哎,咱们中医就是太闭塞了,如果大家能多沟通交流,咱们中医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好了,我说你们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觉得啊,咱们得讨论下等会怎么跟那个小朋友说咱们还是得换人上场的事,别人怎么说也是受长辈之命,千里迢迢为了这次擂台赛赶到京城,咱们这说不让别人上就不让上了,说出去不太好听吧?而且那个小家伙到是没什么,但是咱们这么做会不会得罪了.那位王老先生?”

  此话一出,刚刚还挺热闹的房间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而站在门外的张大同一张老脸有些挂不住了,涨的通红。大老远把别人请来,结果一看是个小年轻,便各种不信任,怎么说都显得他们有些不厚道,当下便趁着里面静下的机会,重重的咳了两声,随后一把将门推开。

  “好了,让我们欢迎不远万里赶来助阵的王正宇先生跟他的朋友!”一进门,张大同便大声说道,随后便当先鼓起掌来。

  虽然对王正宇的年纪跟医术抱有疑虑,但是此时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很配合的鼓起掌来。在还算热情的掌声中,王正宇跟霍广博缓步走进了会议室中。

  “大家都是熟人,咱们也不搞会议仪式那些虚的了。不如现在就请王正宇先生,跟咱们大家简单的说两句,然后我们在一起讨论一下明天这个擂台赛的事情!”张大同说道。

  “行,那我就简单说两句!大家都先坐下吧,张老,您也入座吧!”此时的王正宇到也不在怯场。

  “首先,我很荣幸能受邀参加这次中医界的盛会,虽然大家本身想要邀请的可能不是我,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因为我已经站在了这里,而更重要的是,我将向大家证明,我有信心,更有能力站在明天的擂台赛上。”

  王正宇觉得这样做演讲简直太爽了,需要说的话,像是字幕板般直接在自己的脑海中闪现着。

  “我知道或许大家对我的年纪抱有疑虑,这很正常。不光是你们,很多患者也是这么认为。毕竟行医经验很重要,而我的年纪可能还没有在座的很多人从医的医龄久,让我代表大家、代表中医出战真的靠谱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说的再多都没用,因为我的年纪摆在这里,我的资历摆在大家面前,我的能力绝对不可能靠一张嘴获得大家的认可!所以我打算用事实来证明我究竟有没有这个本是来代表中医,所以我想现场来诊一诊脉,张老先生,您能来让小子试试手么?”

  现场所有人同时一惊。在王正宇的话音落下前,还真没想到王正宇会提出现场诊脉。

  传统的中医会诊,靠的便只身“望闻问切”四个字,而要做好这四个字,靠的又是多年的实践经验。正儿八经的可不只是验孕,身体有漾,反应在脉象区别更是微乎其微。而现场都是从医多年的老中医,在他们面前挑战诊脉,这绝对需要勇气。

  “行,既然小兄弟想为我现场把一把脉,我有什么好不同意的!正好也让大家见识一下,这中医世家的手法!”愣了片刻后,张大同最先反应过来,应声道。

  随后张大同更是直接起身,主动坐到了王正宇身侧。

  会议室里都是行家,深知切脉时要保持安静,一时间整个会议室落针可闻。

  “伸三指,同切寸、关、尺三位!”

  当一切就位,王正宇的脑海中果然传出天书指点的声音,甚至生出了一副画面,画面中只有张大同伸出的那只手,甚至用红点标出了提示中寸、关、尺三个确切的位置。

  王正宇深吸了一口气,才伸出了右手,三个指头稳定的按照脑海中的示意图,搭在了张大同的手腕处。

  “让这个老家伙静心!都一把年纪的人了,遇事还这么不冷静,情绪这么激动,还把个p的脉啊!”

  王正宇还在用天书灌输的中医知识体会张大同的脉象时,脑海中突然传出的抱怨声,让他不觉莞尔。

  “张老,还请静心!”王正宇微笑着复述了道。

  张大同闻言一愣,老脸微微一红,惭愧道:“真是惭愧了!枉我活了大几十年,遇事竟然还没有小兄弟有静气!”

  虽然话是如此说,不过张大同看向王正宇的眼神却是跟刚才不大一样了。经过了这插曲,张大同也干脆的放下了心事,静气凝神的开始让王正宇把脉。

  三分钟的时间,整个会议室里一直保持着绝对的安静,众人甚至刻意的压制了自己的呼吸声,直接到王正宇的声音打破会议室的安静。

  “张老今年有六十了,还能有这副好身体,果然是中医出生,保养有道啊,不过……”王正宇先是夸了一句,后面却是欲言又止。

  在场的众人当然不愿只听一句客套话,当时便有心急的人嚷出了声:“小王啊,你就别绕关子了,不过什么到是说啊!”

  王正宇还是没有出声,只是微笑着看着张大同,直接到张大同反应过来:“没事,小兄弟,我这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也没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说,我不怕笑话!”

  “既然张老这么说了,那我也没什么隐瞒的!张老的身体情况总体不错,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张老的生活习惯很好,不沾烟酒,但您的左腿大概二十多年前被撞过,我估么着因为当时治疗的太过草率,导致现在阴雨天还会经常复发啊!”

  王正宇这番话一出,当真是语惊四座。

  只凭把脉,便能断出人的多年隐疾,如果当真判断正确,这可是现场所有人都做不到的。尤其是最近京城都是晴天,没人见到张大同的腿有什么不利索的地方。所以所有人的眼光都不由自主的望向张大同,等待着张大同验证真伪。

  实际上如果张大同不是背对着他们,只凭此时张大同此时那张大了嘴,一脸震惊的表情,他们便能猜出王正宇绝对是判断非常准确。

  “神了,真神了,小兄弟不愧是中医世家的传人,这一手切脉绝活当真是神了!我二十年前曾经骑摩托车时,从车上摔下伤了左腿,说起来惭愧,那时候为了省钱,没去大医院,自己给自己接的骨,结果落下了这个病根!”张大同愣了半晌才开口证明道。

  张大同此言一出,整个会议室立刻哗然了。

  如果不是这几天的相处让大家都基本上知根知底,如果不是天书在网络上的确显示出了极其精湛的中医医术,或许大家都要怀疑这两人是在演双簧了。

  仅凭三分钟的把脉,便能判断出患者身上的隐疾,甚至连病根的出处都分析的一丝不差,这已经不能用医术精湛来形容了,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世家子弟就是世家子弟,出手不凡啊!”

  “这才二十来岁,要是在历练上几年,岂不可以成当代扁鹊?”

  “中医王家?这么精湛的医术以前怎么都没听说过?哎,你听说过没?”

  “我哪听说过?我要听说过刚才还会建议明天还是由张老挑大梁?”

  “咳咳,好了,好了,大家静静!”最终还是张大同站了起来,冲着身后摆了摆手,随后转过身热切的看着王正宇,开口道:“不知道还从这脉象看出什么了?”

  “额?倒是还有点东西,不过您确定还让我说?”王正宇眼珠转了转,闷声道。

  “没事,但说无妨!”张大同一挥手,豪迈道。

  “嗯,张老您可是人老肾不老啊,到您这个年纪,还能基本保持一周最少三次的行房频率,当真是吾辈楷模啊!”王正宇冲着张大同比起大拇指夸赞道。

  “哈哈哈,我说张老怎么来京城参加擂台赛,还带着媳妇呢!原来如此啊,第一次见,我还说嫂子比您年轻的多了,怕是会有什么事,没想到您当真是老当益壮啊!”

  王正宇的话一出口,当即便张老的熟人调笑道。

  更多的人则窃笑不语,刚刚还沉闷无比的颓废气氛被一扫而空,除了张大同,一张老脸当真红的像猴子屁股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