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天书科技 > 009赌赌赌
  京城北城医院,是京城的一所三甲医院,也是本次中西医擂台赛的举办地,跟老中医选择的酒店仅仅隔了一条街,步行的距离不超过五百米,所以早餐完后,大家选择了步行前往。

  走出酒店,已经是八点,天色却仍旧像王正宇刚起床时那样灰蒙蒙的一片。厚重的雾霾将京城点缀的犹如仙境一般。

  “以前只在网上听说京城霾重,今天终于亲身经历了一回!”王正宇看着五十米开外便迷茫的一片,不由得感叹道。

  “小兄弟平时很少出门吧?”身边的刘大夫接话了。

  “是啊!还是学生,没有长假就只能天天呆江城!”

  “那就是了!其实这霾啊,真还是京城的最够味。你们江城的霾,湿润灵秀,但没有京城味儿足量多,北河的霾粗砺豪放,可惜缺了点京城霾的底蕴。我个人认为,这霾也得讲个积淀,这京城老霾就是要比南方新霾厚重,入鼻绵柔,却不失醇厚,仔细品味还略有回甘。所以啊,以后没事多来京城品品霾,绝对没错!”刘大夫打趣道。

  “王老弟,你别听老刘在那瞎叨叨。要我说啊,京城这儿霾啊,留在外头蒙人眼,吸进身体就蒙人心。要不这京城的专家们咋会那么能折腾?今天转基因好,明天中医伪科学,老祖宗留下来一点东西,都被他们糟蹋干净了!”张老越说越怒道。

  王正宇微笑不语。

  张老这番话,显然就是针对这场擂台赛的发起者,西城医院内科主任陈建的。

  虽然中西医之争王正宇并不关心,不过作为网络上闹的沸沸扬扬的热点事件,作为铁杆网民的王正宇,自然早从网络上了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实西城医院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尤其是医院的内科,更是在全国都排的上号。所以作为医院的内科主任医师,陈建大小也算是个名人。

  尤其是陈建医师工作之余,喜欢摆弄**。多年下来,大概也积累了一百多万的粉丝。于是这货在**上宣称中医是伪科学,并宣称私人拿出十万元召中医来一场诊脉是否能验孕的擂台赛。

  此话一出,自然立刻被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热炒。于是中医们坐不住了,开始讨伐声援,如此一来二去,话题就彻底被炒开了,经过半年时间的赛事筹备跟发酵,甚至有向全民娱乐方向发展的趋势。

  所以这场擂台赛便在这种情况下,确定了时间,正式开始。而挑选在十一黄金周,正是为了让有兴趣报名参加的中医们都有时间赶来京城。

  ……

  也就是几句话的功夫,一行人便已经来到了北城医院。

  王正宇本以为他们这一行人已经够早了,可来到北城医院才知道,他们还真不算早的。虽然霾影重重,不过医院门口人山人海,媒体们的长枪短炮,却是连雾霾都遮挡不住。

  “这么大的阵仗?”王正宇突然感觉有点怯场。

  “这两天都是这样!组委会商议比赛程序用了两天,这些媒体就在这儿守了两天。你要是早两天来,每天还得被记者堵在酒店门口采访呢!”张大同解释道。

  “嘿嘿,是啊!老张作为咱们中医协会的副会长,还专门接受了媒体专访呢!王小兄弟,老张可是在记者面前夸了海口的,尤其是今天的比赛还有包括中心电视台在内的,好几家媒体现场直播,你可千万要认真对待啊,千万别处岔子,不然老张那张老脸可就没出搁了!”一边的刘大夫打趣道。

  “还有媒体直播?”王正宇愣了,他还真不知道这一点。

  自从在学校表白失败后,他就没怎么上过网。十一长假更是被霍广博直接拉去旅游,更没时间关注网络动态,所以他虽然知道这场擂台赛,却还真不知道这场比赛竟然会上电视,当下不由得忐忑起来。

  “好了,别紧张,我们进去吧!”张大同瞪了身边的刘大夫一眼,冲着王正宇安慰了句,随后当先朝着北城医院大门口走去。

  事已至此,虽然王正宇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却只能赶鸭子上架般,跟在了张老的身后,隐身在一群人中,尽量低调跟着众人朝着医院大门走去。

  或许是雾霾天遮掩了王正宇的身影,或许是他过于年轻,明显跟人们脑海中中医的形象有差距,门口处守着的媒体人到是没人为难他,倒是张老跟刘大夫被缠着回答了不少问题,一行人才在保安的帮助下,突破重重阻挡从门诊部大门走进了医院。

  医院内部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急诊跟门诊已经完全隔开,门诊这边不但铺好了红地毯,更是沿路都设置了通向比赛位置的指示牌,更有穿着礼仪服的美女,前来招呼。

  不过最让王正宇感觉轻松许多的是此时医院内的记者明显少了许多,而且这些记者明显早已经采访过了这群人,只是礼貌的打着招呼,没有过来纠缠。

  “来,王老弟,你走前面!”张老突然诚挚的邀请道。

  “别,千万别!您老德高望重,还是您老带路吧!”

  虽然张老语出至诚,显然是要为王正宇造声势,不过王正宇赶忙拒绝了。开玩笑,他此时低调些还来不及,哪想着出这种风头。

  人老成精的张老显然看出了王正宇的心情,当下也不在推脱,一马当先走在了最前面。到是负责引路的礼仪美女,听到了两人对答,奇怪的打量了王正宇一番。

  比赛会场设置在医院的六楼会议室内。踏入会场,王正宇四下打量了一番,就是普通的会议室,能够容纳二百来人,靠着主席台的前排放满了写着名字的玻璃牌的位置还空无一人,后方到是已经零零散散做了几十人。

  主席台显然经过特殊的布置,整个主席台的后方被一道厚重的帘子隔成了两半,显然那是将诊脉中医跟患者隔开的帘子。帘子的左边摆上了一张诊疗台,整个主席台两边,许多人正在紧张的调试着各种摄录设备。

  “众位这边请!”礼仪小姐微微躬身,伸出一只手,指向了主席台下的左边位置,这是给中医们预留的位置。

  “张会长,刘主任,今天来的挺早啊!”

  众人正准备一一落座,身后却突然又传来招呼声。王正宇扭头一看,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走进会场大门。

  这是个很讲究的人。

  一丝不苟的头发整齐的向后梳着,灰色的西装上找不出一丝褶皱,就连领带节都打的一丝不苟。

  “他就是这里的内科主任陈建,今天这事就这孙子闹出来的!”刘大夫冲王正宇低声说道。

  说起来,此时的王正宇对这个陈建医生可没什么好感。如果没这货捣乱,他现在应该已经安逸的呆在学校的寝室跟霍广博讨论如何闷声发大财了,哪里还需要来趟这浑水?所以顺带的,陈建那张看上去和蔼周正的胖脸,在王正宇眼里便显得分外可憎起来。

  “不早点怎么行?被陈主任这么一闹腾,咱们要不早点,还不得让别有用心的人认为咱们中医怕了?那不正遂了陈主任的心愿了?”张老甚至懒得虚与委蛇,直言刺道。

  “真理越辩越明嘛。大家既然都对中医这么有信心,正好亮出来看看,也好让咱们这些不信中医的人,也涨涨见识。如果中医赢了,这不还是弘扬民族文化嘛!”陈建到是也没生气,倒是显得颇有涵养。

  “哦?这么说,我们还应该感谢陈主任的好心扶持了?”张老反讽道。

  “张老您一大把年纪了,犯不着跟这种数典忘祖的人计较。狗咬人,咱们做人的总不能咬回去吧?等会比赛完,咱们在来看这人怎么表演也不晚。”王正宇突然插嘴道。

  虽然王正宇的确看这个陈建很不爽,不过此时他还真不想插话。如果不是一直没有动静的天书此时突然提出要求的话。

  王正宇一句话立刻刺激到了这位自命不凡的医师,刚刚还堆砌一脸虚伪笑容的陈建,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

  “张老,这个年轻人是……?”陈建憋声问道,语气更是冷了几分。

  “这位啊,是我的一个小兄弟,祖上也是中医,不瞒你说,我们一致商讨决定,今天就由这位小兄弟代替我们出战!”张老含糊道。

  “哦?不是您老亲自上阵?我说张老,你们该不会怕输不起,专门找个毛头小子来糊弄过去吧?”眼见撕破了脸,陈建便也懒得再客套,讽刺道。

  “哈哈,既然陈主任这么认为,不如咱们私下来赌一把怎么样?”张老闻言眼珠一转,开口道。

  “赌什么?”陈建反问道。

  “我这把老骨头这些年靠行医也算赚了些钱,存下来的不多,也有个五六十万,你说中医是伪科学,那感情这些年咱这赚的都是骗人的昧心钱。既然如此,这些钱我拿着也烫手,不如就拿出来都跟你赌了吧!咱们就拿五十万对赌。如果中医输了,这钱输给你,我也算是彻底干干净净了,从此洗手归田!当然,如果今天咱们中医赢了,这钱我也拿得心安理得!怎么样?”

  “张老说的好,这行骗的得来的钱,我也拿的不那么心安,不如我也拿十万出来,跟陈主任赌上一把!就是不知道陈主任敢不敢?”一边的刘大夫也立刻道。

  “对啊,要不也加上我一个?我出二十万!不过陈医生可不是骗子,就怕是骗不到这么多钱,不敢接盘啊!”

  “大家都这么有雅兴,我也一毛不拔不是显得不合群了?我出三十万!陈主任该不会连个小年轻都怕了吧?”

  ……

  一时间,一帮老中医纷纷鼓噪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